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妹子是哥的桃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妹子是哥的桃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妹子是哥的桃子

「正常。」葉凡雖說遺憾,但也沒怎麼計較在心頭。

11點,吃完了。到後頭,葉凡把兩位nv服務生給打走了,自已親自上陣為喬圓圓倒酒服務了,漸漸的,兩人本來是分兩頭坐的,到後面,坐在一起了。

「我回去了,你送我好不好?哥,你的燭光晚餐我會銘記一輩子的。」喬圓圓看了看時間,有些不舍的說道。

「回去,急啥?」葉凡乾笑了一聲,伸手在某nvxiong脯上mo捏了一下算是討點利息。

「你這手總是不老實,不就一團東西,你們男人總是樂此不疲的。」喬圓圓其實相當得意的,因為,她對於自己怕xiong脯很有自信。

「正常,爺們就好這口。雖說只是兩團東西,但是,其中蘊含著深刻的jing神實質,爺們喜歡的是這個內涵。」葉凡乾笑著說道,倒出了一歪子歪理。

「就你嘴甜。」喬圓圓哼道。

「圓圓,你等等,二分鐘過後到我室里來。」葉凡笑道,倒是變得正經了起來。

「不去,你想得美1喬圓圓立即直接拒絕了,而且,態度堅決,絲毫沒給某君留下一絲幻想之地。

「我不是那個意思,是想送你一件大禮物,你看我是那種人嗎?再說,我葉凡要用強,天下能有nv人逃得過我的五指山嗎?」葉凡突然豪興大,雙眼清明的盯著喬圓圓。

「大禮物,那好。」喬圓圓當然信任葉凡了,剛才也只是故意說的,現在倒是點頭了。

五分鐘,喬圓圓在心裡有千般想法,一會想是不是葉哥在送訂婚戒子,不過,一會兒想到父母不開口,喬圓圓心又煩了起來。一會想是不是葉哥給自己買了衣服或什麼……

五分鐘一到,喬圓圓緩緩的走向了葉凡室。在mn口站了許久,一咬牙,輕輕的推開了。頓時,有些愣神了半分鐘,下一刻,喬圓圓咯咯笑得差點折斷了腰,指著葉凡說道:「你還真會演,去什麼地方搞的一套少將佩服。對了,是不是鐵占雄借給你的,不過,他的身材可是比你胖得多,看來是狼破天了是不是?」

「我葉凡何用借別的的衣服,圓圓同志,你可記得剛才承諾?」葉凡一臉正經說道。

「當然記得,不過,你這個假的不算數。」喬圓圓笑眯眯的,白了某君一眼。

「你過來?」葉凡招了招手。

「幹嘛,扮假的真是扮起癮啦?」喬圓圓嗔怪了葉凡一聲,倒也走了過去。

「這盒子里就是我送給你的禮物,打開瞧瞧。」葉凡遞上一個木盒子,顯得ting神秘的。

「嗯1喬圓圓應著,心情相當的ji動,輕輕的打開了盒子,頓時,她成了一具石人。

整整呆愣了幾分鐘才回過神來,說道:「你真升將軍了,這上面還有著鎮主席和兩位軍委副主席的簽字。」

「如假包換1葉凡慎重點了點頭,輕輕一拉,yu人進了懷裡,不過,葉凡現,喬圓圓這次進懷裡感覺跟以前不一樣,她身體抖瑟得很厲害,快趕上打擺子了。

兩人輕輕的依著,良久,喬圓圓羞澀的說道:「哥,我去洗洗,晚上,你就是妹子的將軍了。」

「我送你回去圓圓……」葉凡輕輕搖了搖頭。

「怎麼,你……」喬圓圓臉s一變,心情相當的複雜。

「不是,你爸的思想工作暫時還沒做通,我說過,等到喬家大開mn迎接我時我再來摘桃子。」葉凡雙眼彈出堅毅眼神。

「妹子是哥的桃子,不管父親答不答應,妹子等著哥。」喬圓圓輕聲說道,緊緊的貼著葉凡。

送喬圓圓回了家,回到了紅葉堡,某君大罵道:「沖啥大頭,丫的!葉凡啊葉凡,你xiao子就是傻冒,裝純潔也裝過頭了吧。多好的機會就此沒了,明天圓圓心思一變,再想找到機會下手就難了,可惜了礙…」某君現在直想去撞牆。

而且,那該死的老蟒血居然來湊熱鬧了,身子頓時像是著了火,而且,這次來勢相當的兇狠,葉凡感覺內臟好像著了火似的,趕緊蹲地打坐,不過,越來越熱,就連眼睛都有些紅了起來。

「走火入魔1葉凡心裡頭閃過電視中經常會出現的古怪念頭。

葉凡拚命行氣克制著不讓自己把自己給毀了,像這種情況下往往都是練武者自己受不了燃心之痛最後自個兒毀了自己的。

不過,好像不行了,越到後頭心燒越厲害,似乎快進入瘋狂狀態了。就在這時候,葉凡心頭閃過一個念頭,自救的辦法當然有,當時在泰王國聽師伯費青山說過。說是那老蟒血太過於陽剛,要以nvxing的yin柔來泄掉一些。

不過,葉凡也知道,像現在這種狀況,太瘋狂了,沒有幾個nv子受得了自己摧殘的。

而且,一個恐怕還不行,沒有三四個是拿不下的。而且,幹這種事除非人家自願,那叫風流。葉凡當然是不屑去干那種偷香竊yu的hun賬事的。

正在這廝煎熬著時腦子裡突然又閃出三個字來——八卦mn。

聽王朝同志說是如今的八卦mn掌mn叫白樸,兒子叫白水陽。是八昌集團老總。還聽說八卦mn有著一神秘之物叫『yin陽參』。白樸聽王朝說是有著六段身手,而白水陽這位老總卻是有著五段身手,當然,這些並沒怎麼放葉凡心上的。

既然叫『yin陽參』,肯定有綜合調理yin陽之能了。不過,八卦mn在啥地兒葉凡可是記不清了,而且,即便王朝當時說過,都這麼晚了滿京城去找也麻煩了。像這種東西八卦mn肯定當寶了,哪能讓你隨便搞走。

這廝心裡一想,趕緊強忍著刮燥打了電話給鐵占雄。老鐵一聽可是急了,叫葉凡堅持住,不過五分鐘,老鐵已經查清楚了八卦mn所在,而葉凡剛衝出大mn就聽到一聲刺取的剎車聲,有些mi糊的抬眼一看,不是狼破天還有誰?

「上車,老鐵已經直接趕去八卦mn了,他是想先去踩踩盤子。」狼破天直接喊道。葉凡跳上了車子,奇怪的是晚上這車子有些怪異。葉凡也注意到了,這車子很破爛,倒像是從廢品收購站開出來的廢傢伙似的。

「兄弟,別看這車子破,跟你以前的牧馬人一樣,改裝的。這個,好掩飾一點,咱們今晚上去乾的並不是什麼光彩事是不是。總得注意形象,要是真爆光了也好掩飾一下。」狼破天說道。

「唉,我的事,累及你們了。」葉凡嘆了口氣。

「說這話都見外了,兄弟之間連死都不怕還怕什麼?」狼破天搖了搖頭,車子快飆去,不久到了『八昌集團』。

鐵占雄老早在等,一見葉凡下車子,立即說道,「我剛才進去轉悠了一圈,現還有幾個人在加班,而且,咱們很有運氣,白樸的兒子白水陽還在辦公室加班,拿下他bi出『yin陽參』來。這個,我現在功力不足,打不過白水陽,唉……」

「葉哥現在不穩當,我去1狼破天二話沒說,接過鐵占雄手中的資料觀察了一陣子后閃進了八昌集團。

不到1o分鐘,狼破天夾著一麻袋出來了。

「老狼,鏡頭什麼都處理掉沒有?」鐵占雄謹慎問道。

「這個還用說嗎,咱們三個做賊還能留下什麼。」狼破天乾笑了一聲。取下了特勤的變聲裝備。這種變聲設備能讓你的聲音隨時變換成各種年齡階段聲音的,比如,剛才狼破天出的就是一個接近8o歲的老人那蒼啞的聲音。

三人吞下變臉的刺jixingyao丸,迅到了一個樹林。

麻袋裡裝的自然是白樸的兒子白水陽了,葉凡二話沒說,三下五除二,幾分鐘之內完成了王朝傳的『分筋錯骨手法』。不久,白水陽身體如打擺子般顫慄了起來,越來越劇烈。

「yin陽參在什麼地方?」葉凡冷哼道,出的居然是nv子的聲音來。

「什麼yin陽參,放屁1白水陽很硬氣,居然ting住了。

「哼1葉凡冷哼一聲,加大了手法力度,白水陽的毅力真是沒法子說了,居然又堅持了幾分鐘,最後在狼破天拿出一把瑞士軍匕在割了他那話兒的威脅聲中終於被『太監』這兩個字嚇得全倒出來了。

三人藏好了人,立即趕樁八卦灘』而去。

八卦灘像一個散開的八卦圖形,半個xiao時后就到了。三人像夜貓一般潛了進去,灘上稀拉的座落著幾座房子,而且,葉凡鷹眼之下現,居然是按八封圖方位設計的。

「這幾座房子有古怪。」鐵占雄經驗老道,先提出了疑問。

「嗯,是按八卦方位座落的,估計等下有明堂,咱們xiao心點,別搞得三個將軍做賊到頭來yin溝里翻了船被人抓局子里了那真成為華夏八卦大新聞了。聽說白樸也有著六段身手,八卦mn有沒七八段高手這個誰也不敢肯定。」葉凡慎重說道。

「呵呵呵,我們倒沒事,相信老鎮同志會悄悄來作保的,只是你這個中央黨校中青干提高班的同志可就出名了。主席剛跟你嘮過嗑,沒多久你就進局子。」狼破天還有心情開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