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三位將軍當大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三位將軍當大盜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三位將軍當大盜

「xiao事為上,不管怎麼樣,被抓都是很糗人的事。八卦mn有几上千年歷史,不可xiao視。就怕暗中隱藏得有些老不死的。」鐵占雄倒是一臉嚴肅,這廝臉上肌rou被yao物刺ji得塊塊鼓起,跟一嗜血老魔的樣子也差不多。

而葉凡同志的形象偏向nv子形象,狼破天變臉后居然成了一儒生,就是葉凡都感覺有些怪異。

這特勤科能組那幫老頭搞的變臉肌rou挪移yao水也的確神奇。現在倒被葉凡三位少將用來當做賊的工具了,不知鎮東海知道了作何感想。

「媽的,怪了,那座房子怎麼有紅外線掃描?」狼破天眼尖,一眼就現了端倪。

「不會yin陽參就藏在那座院子里吧。」葉凡嗯道。

「是有點問題,不然,有人巡視還搞紅外線,是夠xiao心的,進去瞧瞧再說。」狼破天哼道,三人xiao心的接近了,才現這院子並不怎麼起眼,看上去就二層樓左右,全是用土牆壘築的。而且,院牆也是破破爛爛的,顯得有些摻人得很。

葉凡說道:「我走前頭。」

「不行,你現在情況不穩定,還是由老狼帶頭較好。」鐵占雄不同意。

「呵呵,兩位兄弟,想想蛇拉格詠,我的眼神在黑夜也可以模糊視物的。你們有夜視鏡,我加上這個東東更清楚了,跟白天差不多。」葉凡態度堅決,走在了前頭。

果然現了端倪。

在這座破院子外邊有一條xiao水溝,看上去不大,一個大跨步就能跨過去,對葉凡三人來說太容易了,不過,葉凡制止了,三人伏水溝旁認真的觀察琢磨了起來。

「我好像看見有條線環繞到了這八座房子之間。」葉凡輕聲傳音道。

「我感覺這水溝里的水有問題,怎麼聞上去有點太淡的味道。」狼破天按了面罩上一按鈕,皺了皺眉頭。

「我先試試。」葉凡等不及了,隨手抓起一枚石子彈了過去。

「沒動靜,也許故nong玄虛罷了。」狼破天搖了搖頭。

葉凡貼地一個飛竄,快觸及水溝表現時異變生了,從水裡居然彈出七八把飛刀狠狠地扎向了葉凡。

「機關在此,估計是我觸動了那條奇怪的線。」葉凡輕哼一聲,手腕上彈出幾把飛刀順利擊落幾把飛刀到了對面。

「你們過來,我擊落飛刀。」葉凡傳音道。

狼破天和鐵占雄飛身撲了這去,果然又有飛刀彈出,不過,都被葉凡的xiao李刀解決了,對這些飛刀,對葉凡這個飛刀高手來說形不成什麼威脅的。

「還有點xiao本事,居然能過咱們八卦mn的『刀溝』。」這時,一道冷冷聲音傳來,頓時,現場亮堂了起來,一下子湧出了二十來個拿著刀bang的壯漢來,估計是八卦mn的弟子了。

「正主兒出來啦。」狼破天怪聲怪氣哼道,沖一個頜下有著一xiao撮白鬍子的老頭子哼道,「聽說貴mn有yin陽參,不知能否借點用用?」

「你應該是白樸掌mn吧?」鐵占雄較老成,拱了拱手問道。

「老夫就是,你們三個膽子不xiao,yin陽參,是有,不過,能給你們三個宵xiao之輩嗎?」白樸mo了mo鬍子,極其鄙夷之s。

「哼,不給也行,他就沒命1葉凡丟出了白水陽信物,還有一xiao撮頭。

「你,不可能1白樸瞳孔猛然掙大,不可置信樣子說道。

「一切皆有可能。」狼破天傲然看了白樸一眼,哼道。

「jiao不jiao,嗦什麼?要不先送白水陽的一條tui來。」鐵占雄惡狠狠說道,加上聲音蒼啞,倒真有些唬人。

「先問老夫這把刀答不答應。」白樸陽居然硬氣,一刀劈了過去。

「老傢伙1葉凡正感煩燥,飛身彈起,泰山壓頂之勢一腳踢得白樸陽連退了七大步才堪堪穩住了身子,這老傢伙,此刻倒是一臉駭然看著葉凡,有些相信了。

「要不要再來?」葉凡哼道。

「媽的,打死他。」幾個年青傢伙怒了,撲了上來往葉凡身上招呼了過去。

「你們的對手是我,別搞錯了。」狼破天上前一頓子拳加腳踢,不久,地下躺下一片人來。

「我數到1o,不jiao的話先斷白水陽的tui。」鐵占雄哼道,開始數數了,1……2……3……

「慢著,我要跟兒子講幾句。」白樸陽叫道,這個倒是容易辦到,那邊張雄一接通電話,傳出白水陽聲音來。

「唉……劫數,劫數……白樸突然間蒼老了不少,領導著鐵占雄三人往院里而去。

「那東西就在下邊一條地下河邊,要下去才行。」白樸沒絲毫猶豫,用在房子mo索了一下,一旁的一個巨大的米缸自動移開了,還是用的機械滑輪。

下邊1u出一個黑漆漆的dong口來,一排粗糙的石階直往下延伸下去,顯得有些yin森可怕。

葉凡雙手沖鐵占雄一抱拳,老鐵明白了,他知道自己如今功力不夠,不過三段,下去也不抵事兒。

旋即輕輕的拍了拍葉凡肩膀,退到了院子外面,居然從背後的袋子里掏出一把輕機槍來。老鐵同志冷煞煞的守在了mn口,其實,mn外僅剩下四個弟子,多數弟子都被白樸事先打回去了。

外邊,就是微弱的燈光加上無盡的星空。不過,這些並沒使得鐵占雄緊繃的神經能輕鬆下來。

這個,也許是白樸不想要太多弟子知道什麼了。留下的肯定是功力最高的,最厲害的弟子了。

這些人,自然有著三段身手,鐵占雄對付一個還行,對付兩個憑著他的經驗也能拿下,但是四個,老鐵力有所不逮了。

所以,乾脆掏出了現代最新的玩意兒一ting輕機槍。白樸的四個弟子互相望了一眼,一下子散開了過去,各自找了一個自然掩體,冷冷的盯著鐵占雄。?

「只要你們不使1uan子,我不會出手的。如果哪位要來試試這玩意兒,我不介意毀了你們八卦mn。

我背後這個袋子里可是有好多手雷的,你們自己考慮一下吧。而且,我們來只要一部分yin陽參,並不想殺人。

當然,如果你們非bi得我們出手的話,我也不會客氣的。更何況,你們的少東家還在我們手中,想要他的命的話就請自重些。」鐵占雄那變形的臉特別的猙獰,四個壯漢一時倒沒人敢有所動作了。

葉凡在前跟著白樸,狼破天斷後,兩人xiao心的下去了。相信有著白水陽在手,白樸除非不要兒子了,不然,他肯定不敢耍什麼hua樣的。不過,也不能不防。為了最大利益,拋棄自己親身骨rou的爛事也有人能做得出來的。

下行了十幾分鐘,終於聽到了嘩嘩的流水聲。

「到了,唉……祖宗,我對住你們了。」白樸一聲嘆息,手在石臂上一按,裡面燈光亮了起來,原來還裝得有照明設備。

一條地下河,並不是特別的寬大,估計寬就二三十來米,不過,水流還ting急的。嘩嘩流著,而且,dong裡面蘊育著一股子yin冷得令人寒骨的氣息。

在很亮的燈光下,葉凡跟狼破天都有些震憾,因為,他們現那地下冒出的水居然是微微帶著一些淡淡的紅s,好像往裡面撒了紅粉似的。

而且,在一片有著四十來米寬的地方還立著一尊雕像,一個全身飄紅,不過,眼珠子卻是帶著歐洲人的藍s,頭倒是黑,鼻樑圓潤,用現代人的審美觀點看,稱得上一個很有氣質,很有風格的hun血兒nv子。

「怪了,難道八卦mn的祖宗居然是個nv的?」葉凡跟狼破天都是如此想著。

白樸恭敬地在nv像面前三拜九叩。

葉凡兩人也沒阻攔他,畢竟,要尊重人家的祖上。只等他叩完后狼破天哼聲道:「那東西呢,我們沒時間跟你耗著。」

「你們順著我們祖上眼睛盯著的方向望去就能看見了。」白樸冷冷哼道,嘆了口氣,臉上肌rou塊都有顫慄,看來十分的不舍。

葉凡施著鷹眼望去,果然在對面一個高達1o米的凸起地塊現了片紅s,顏s比這地下河的水還要粉紅得多,差點快趕上雕像身上披的紅s披風了。

葉凡在地下猛地力,在石壁上借力力,再加上手腳,蹭蹭蹭幾下就上去了。而狼破天冷冷盯著白樸,不怕他玩hua樣。

「其實,這yin陽參只是一種特殊的蘿蔔罷了,當然,我們祖上就叫它『夫妻蘿蔔』。它長得太像一對姆蚱櫱耍男形為陽,紅s的,nv形為yin,綠s的,所以,這yin陽參是半紅半綠的。那上頭的特殊石巢里有三株,希望你能給我們留下一株,也算是積些yin德,別讓這種奇怪的蘿蔔絕種了。」白樸相當痛心的嘆著氣解釋了一番。

「這種夫妻蘿蔔很難長嗎?」葉凡問道。

「當然難長大,一般都是在手指頭大時就會死去。像能長成拳頭大的需要五六十年。到目前,幾百年過去了,我們只採過五次,也就是五株。這裡剩下的三株已經五十年沒動了。最近長出來的xiaoyin陽參全死了,唉……」白樸又嘆了口氣。

謝謝『1345451o735』『想你的心』『李子1978』三位大大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