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洞中有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洞中有求月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dong中有

葉凡細細的觀察了一番,輕輕的拔開那些長得有巴掌大的手形葉子,這葉子卻是紅yan一片。終於找到了三株yin陽參的根部。

葉凡看了看,說道,「我不是個貪心的人,這種東西既然叫yin陽參,肯定有調節yin陽的功能。這三株東西,我只取適中的一株,最大的和最xiao的兩株留給你們,我取其中大的。」

說著動手,xiao心的扒開了那些有著紅s顆粒狀的所謂的土。終於看到了yin陽參的真面目。

的確沒什麼特別之處,外形跟普通的蘿蔔也差不多,適中的一株yin陽參比g人拳頭大得多,估計直徑應該接近半尺多。整個挖了出來,現長得的確像夫妻相抱。

就連男xing和nvxing特徵,比如男人的胯下雄根,nv人的xiong腹等都很明顯,像是用一紅一綠兩種泥巴塑造的一般,葉凡不得不感嘆造物主的神奇。想不到世界還有如此神奇之的蘿蔔。

拿出一個yu石盒子,葉凡收拾好后重新掩上了土,示意了狼破天一眼,狼破天立即從背後的特大號旅行包里掏出一紮扎鈔票來,而且,全是美金。

「這裡有3o萬美金,換成咱們國家的錢有2oo多萬了。算是聊表心意吧,放心,我們不會把你這裡講出去的,江湖有江湖的道義,我們只是必須這個東西救急,不然,不會來找你的。」葉凡嘴裡說著,正想彈身下石壁。

突然,一道冷冰冰的聲音傳來,哼道:「拿了好東西就想走啦,2oo萬夠多了嗎?咯咯咯,這是夫妻蘿蔔,不是真的蘿蔔片。不要說2oo萬,就是2個億也換不來的。xiao輩,膽了不xiao,居然敢到八卦mn來撒野,既然來了,今天就不用回去了。白樸,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

「你是那位前輩?」白樸突然ji動了起來。

「嗯,今年是我完成承諾的最後一年。你運氣好,白樸,你真是個敗家子兒。當年,你的師傅於我的師傅有恩,師傅答應幫他看護八卦mn二十餘載,不過,師傅仙去了,我接著看護,到現在也有八個年頭了,想不到你自己倒帶人來挖了,哼1那道nv音哼道,極盡鄙夷。

「我對不起師傅,我愧對列祖列宗,前輩,你殺了我吧1白樸突然沖著雕像側面一堵石壁喊叫了起來。嚓地一聲乾脆利落地脆了下去,頭垂得很低。

「殺你,髒了我的手,哼1nv音冷哼了一聲,如萬年寒霜一般冰冷,就是葉凡和狼破天聽了也感覺有些扎人心田。兩人早做好了準備,盯著對面的石壁。

「出來吧,既然要留下我們兩個,得拿出點本事才行。」狼破天一點也不害怕,雙拳捏得嚓直響,雙眼彈出的卻是一股子狂燥般的興奮。葉凡知道,這廝的好鬥心又被ji了。

「就你,哼1一塊拳頭大的石頭突然疾如炮彈一般砸向了狼破天,在空中呼嘯著,似乎有撕裂空氣的感覺。在這地下河府中特別的扎人耳球。

葉凡和狼破天那瞳孔猛地一收縮,感覺到了一股無形的威壓。

「兄弟,你先走,此人不是你我能對付的1葉凡突然一聲大吼,飛起一腳把狼破天踢向了石道口。這邊來不及了,嚓地一聲,石塊擦著大tui而過,頓時,鮮血冒了出來。

這石塊有些詭異,眼見能躲過了,可結果就是躲不過。砸人的方式和手法很是怪異,而且,度很快,眨眼間就到了眼前。

「麻痹的,要死一起死了。」狼破天撲了過來,跟葉凡站在了一起,冷冷地盯著那石塊砸出來的地方。至於白樸,心情相當的複雜,跪在地下一動不動。

「還有兩下子,居然躲過了石塊。」那聲音略顯意外,嗯了一聲。

哧哧哧……

這次砸出來三個石塊,跟先前的差不多大,兩塊攻擊葉凡,一塊攻擊老狼。

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雙方一個換位,倒也躲開了。不過,就在兩人稍稍放鬆時,啪地一聲,狼破天後背居然被那塊已經躲過的石塊突然從地下彈起砸中了。

而葉凡也差不多,那石塊居然對撞了一下,碎成了四塊合擊了過來,躲過了三塊,也被最後一塊擊中了xiong脯。頓時,感覺xiong前一陣子火辣辣的劇痛,而原先拚命壓制的狂燥此刻更是即將爆,xiong腔悶得難受,似乎一充氣皮球快被炸裂開了。

「沒事吧兄弟?」葉凡趕緊問道。

「命還在,,厲害,好像被大鎚子砸了一下。」狼破天反手mo了下後背,現衣服全裂開了,一道血槽就是用手也能mo到,頓時,那臉s難看了起來。

「掌嘴1那道nv音被罵怒了,隨著聲音,鷹眼下葉凡現一道虛影從石壁上彈了下來,幻化出幾十道掌影往狼破天身上招呼了過去。

「快退1葉凡一聲大叫,喝氣大吼一聲,沖石壁上虛影踢了過去。老狼也不慢,手中大鐵bang呼嘯著掄掃向了砸下來的虛影子。其實並不是虛影子,只是那人度太快,給人眼睛造成的錯覺罷了。

「……」

兩聲震響過後,地下河灘上頓時砸下了兩條身影,自然是葉凡跟狼破天倆難兄難弟了,兩人互望了一眼,再也難掩心中震驚。

「太強了,絕對有著八段第二個層次內勁。」狼破天感嘆道,看了葉凡一眼,「兄弟,今天危也1

葉凡定睛一看,現對面的人一身打扮簡直跟那石頭雕像一般無二,只是面上mng著一層紅s薄紗,看不清楚,儘管葉凡有鷹眼,不過,還是看不清楚,不知那薄紗面罩是用什麼材質做的。

「既然前輩出面了,我們的本意只是想向八卦mn買這夫妻蘿蔔,你也看見了,我們並沒做出什麼是不是?這yin陽參我們不要了,就此別過。」葉凡雙手一抱拳,選擇了識時務者為俊傑,並且,拿出了yin陽參來放在了面前。

老狼砸了砸嘴想反嘴,不過,被葉凡嚴厲的眼神制止了。知道老狼還沒斗夠,心裡不服氣,還想再斗,這個,再斗下去沒命了還斗個mao?

「我兒子在你們手上,請放了他。」這時,白樸大聲喊了起來。

「閉嘴1那nv子好像生氣了,一腳踹去,白樸一聲砸進了地下河裡,這廝剛爬上岸,對面突然飛來一石塊,地一聲被擊了個正中。似乎被擊中了昏xue,白樸往前一撲倒,昏了。

「沒用的東西,祖宗的東西都守不住,還敢在這裡繞舌,我都替你丟臉子,哼1nv子冷哼一聲,是沖著地下的白樸哼的。

「前輩,您到底想怎麼樣?」葉凡以商量口n說這話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跟她嗦什麼,咱們合擊,就不信她有多厲害,不就一娘們?」狼破天不服氣了,再也忍不住了吼道。

「咯咯咯,講得好,一娘們。不過,本姑娘就是一娘們,你們呢,不是經常在嘴裡喊叫著爺們,爺們又怎麼樣?在本姑娘面前就是一坨正宗的臭狗屎,哈叭狗罷了。既然你們要充大爺,今天,本姑娘就真的留下你們了,給本姑娘當一年的奴僕也不錯的,咯咯咯……」那nv子張揚的笑了起來。

葉凡聽了心裡一涼,這當奴僕的日子肯定悲慘,不如死。

「既然這樣,我們只好拚了。哈哈哈,最多馬革裹屍罷了,又如何?」葉凡突然站了起來,雙眼寒神,一把拿起地下的yin陽參,嚓一聲掰了一塊給狼破天,咱們吃了,拚個死活。

老狼也沒客氣,兩人嚓幾下快把yin陽參吞進了肚皮,不過,那nv子很詭異,並沒阻攔,淡淡的看著xiao葉同志跟老狼兩人在啃夫妻蘿蔔。

「你不是幫八卦mn守護這東西的嗎?怎麼不阻攔,你這可是失信於八卦mn託付你的人,而且,失信於你的師傅。」葉凡吃完后,冷冷的譏諷道。

當然想引起對方心神的一些後悔,才能有機可尋趁機下手。高手對決,往往一個心神的震動就會引起一連串的不良反應。有時,這個就是致命的。

「咯咯咯,失信於人,no1那nv子居然冒出一英語來,差點令得老狼石化了,本來以為這nv子肯定是個老古董貨s,想不到如此前衛,不大跌眼鏡才怪。

瞥了兩隻可憐的羊羔一眼,nv子哼道,「因為,本姑娘已經到時候了,在我擊昏白樸的時候已經到點了。現在嘛,不是本姑娘的義務了。如果在1o分鐘前你們要吞這yin陽參,我肯定不會讓你們得逞的。不過,此一時彼一時了,現在,你們把三株yin陽參都啃了,本姑娘也不會心疼的。」

「這個倒奇怪了,這yin陽參難道真成蘿蔔了,不值錢了,你一點都不動心?」葉凡繼續譏諷道。

「動心,有點點。不過,這東西在1o年內對本姑娘沒用,不如讓你們吃了。」nv子笑道,居然笑了。

「前輩還真是好心1狼破天哼聲道。

「好心,不不!本姑娘不懂什麼叫好心。你們吃了也等於我吃了。」nv子笑道。

「啥意思,俺不懂1狼破天裝得一臉mi糊喊叫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