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突破八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突破八段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突破八段

「兄弟,這個不清楚嗎,咱們以後成她奴僕了,所以,咱們吃了不是等於她吃了。」葉凡點了點,狼破天恍然大悟,臉s,頓時更是難看了。

這廝大吼一聲道:「拚了1

葉凡一個助力,腳尖在地下狠狠一點,騰起足有二米多高。從背後chou出一鈴鐺來,當然是喬圓圓的『流星鐺』的仿製品,倒給葉凡擺nong了出來。用的材料當然是科能組那些老傢伙擺nong的最硬最柔的合金材料了。

那東西騰出直擊向了遠隔二十來米的nv子,狼破天則是飛出一把匕,扎向了nv子腰部。

「嗯,你怎麼有這個東西?」nv子居然微微一愕,盯著葉凡,運勁往那流星鐺上一圍繞,流星鐺居然被她詭異的接住了扯在了手中。

「說,是誰給你的?」nv子厲聲質問道。

「管你屁事1葉凡一聲大吼,昴足了勁頭往回拉去。這邊狼破天當然不會放過這種機會,騰起來掄起大鐵bang劈向了nv子。

「哼1nv子一聲冷哼,抓住流星鐺的手並沒鬆開,而且飛起一腳踢向狼破天,當一聲摔在了七八米開外,半天沒爬起來。

「兄弟1葉凡憤怒了,一聲暴吼,四把飛刀彈sh而出,全方位sh向了nv子。

「玩意兒還不少?你是費家人?」nv子一聲冷哼,居然被他認出了葉凡的來歷。

nv子隨手一力,葉凡感覺虎口一陣子灼熱,頓時裂開了,那流星鐺被nv子扯了過去,嚓嚓嚓幾聲,nv子順手用流星鐺把葉凡的幾把飛刀全扯落在地。

「是不是費方成那個可惡的傢伙騙了留芳的流星鐺?」nv子一個彈身到了葉凡根前,兩人頓時拳腳來往了幾十下,狼破天又從後面撲了上來。

兩人合擊那nv子,不過,功力差得太多,最終,nv子一聲冷哼,隨手拿起葉凡的流星鐺一鐺幹了過去,狼破天被那流星鐺上繩子直接拽起扯得飛到了十幾米開外,並且撞在了石壁上,一聲砸進了水裡,直往下漂去。

「老狼1葉凡趕緊往下撲去,想救回狼破天。不過,那nv子卻是不讓他去的,流星鐺一繞回,往葉凡身上纏去。

「媽的,臭娘們,老子搞了你1葉凡本來就是硬撐著的,那老蟒血一直在作怪,現在一經刺ji,再也沒按住鬧騰起來了。鼻血一流,這廝雙眼血紅著,十幾把飛刀和落寶錢一起幹了出去。

……

nv子暫緩了纏著葉凡,流星鐺在手中揮舞著頓時晃起一陣子繩影子,好像密不通泄,葉凡的xiao李刀全扎飛了。不過,nv子也有些吃力,畢竟,這是葉凡爆怒之下的全部力氣。

哧……

nv子一恍惚,現臉上的面罩居然被一個圓錢樣東西划拉去了半截。頓時怒了,叫道:「費家人又如何,就是費青山那隻xiao鷹來又怎麼樣?偷了留芳的東西還敢顯擺……」

那繩索一纏,葉凡的tui被他纏住了,不過,在面紗被劃破的一瞬間,葉凡電光火石之間瞅見了那nv子的一點容顏,感覺那臉龐下部簡單是白yu凝脂的似的,無一絲瑕斑,而且,看上去沒有絲毫皺紋,應該年歲不是七老八十的老傢伙了。

葉凡正恍惚間被nv子扯到跟著,被她一撩tui擱翻在地。感覺那腳上傳來的力勁猶如泰山般不可抗似的。

「搞了你娘們1葉凡的老蟒血噴到了極點,再加上一大截yin陽參的滋補效果終於顯現出來了。

葉凡噴出一口血后居然給他竄了起來,這當然是葉凡狂燥后爆的人體能量。往往這種能量爆起來時比正常時會大上幾倍。不過,後遺症很大,過後對身體會造成極大的傷害。

因為兩人隔得太近,nv子對自己的tui力太有自信了。沒防之下居然被葉凡抱了個正中。

沙地一聲,兩人滾在了沙灘上。

「搞1葉凡全變成了瘋子,頭腦中只有yu念,再沒其它。彷彿作了一個詭異的夢。

夢中,紅s衣衫被撕成了片片布片飛走了,一陣子狂1uan的拉扯過後,1u出了雪白的香肩。下一刻,到了高聳而顫慄的酥xiong,再一刻,在自己死抱之下。nv子拚盡了力都無法扯開,就在酥xiong半1u時nv子拔出一把匕,直往自己扎去,不過,奇怪的是沒感覺到痛。某葉君心說這是在做夢,當然不痛了。

不過,xiao葉同志正納悶時才現那匕居然沒紮下來,隨勢一擱,匕居然在夢中被自己用手臂擱掉了。

下面,好像有個人羅衫全成了破布條,不久,mi1uan狂1uan啥也不清楚了,只感覺如龍如大海般的灼熱,開始緊窄,緊繃,不好衝刺,接著,在狂1uan中一1ang猛過一1ang,終於衝突最終桎梏。xiao葉凡如在狂濤中拚力搏擊似的。那片火熱,那片溫潤,那片溫淋,那片如汪洋的大海一般終於讓葉凡同志徹底mi失在了其中……

不久,那港灣變得溫潤而舒適,但是,感覺還是相當的爽勁的……

良久,葉凡醒了過來。

「啊啊啊1三聲大吼之下,一陣子拳打腳踢,石頭飛揚,才記起尋找老狼來,趕緊到處找了起來,現狼破天就躺在地下河的沙灘上,一mo一察,倒還有氣,只是暫時昏mi罷了。

不過,葉凡現狼破天的身子也開始灼熱了起來,趕緊輸氣探究了一下,心裡一動,喃喃道:「怪了,難道是因為吃了一xiao截yin陽參的緣故,老狼同志也要由七段第二個層次進階到第三個層次啦?」

巡了周圍一眼,現那紅衣nv子早沒了蹤影,只是,在現場現了一塊紅手帕。上頭著幾朵飄飛的梅hua。而白樸還是昏mi不醒。

葉凡跳上崖頭,現那剩下的二株yin陽參還在,隨即又拔了一顆大的,留下那顆xiao的。嘴裡哼道:「白樸,你丫的差點害得老子兄弟們喪命,這株算是利息了。」

旋即,眼珠子一轉把yin陽參收進了袋子里,背起老狼,夾起白樸上到了地面,鐵占雄早急得不行了。

「沒事,我們走1葉凡沖鐵占雄說道,又對白樸的四個手下說道,「白掌mn只是暫時昏mi,熬點薑湯喝一喝就會醒轉。我們回去后立即會放了白水陽,不必擔心什麼。」

旋即,跟鐵占雄快撤離了。

聽說白樸醒轉后立即跑到了地下河,現還剩下一株yin陽參,居然鬆了口氣,喃喃道:「幸好,那nv魔頭還給我留了一株,不至於絕了后。媽的,幫我們八卦mn守護幾十年,還不是瞧中了我們的yin陽參,那yin陽參原來有十幾株的,都給你們師徒倆娘們吞得差不多了。災星啊,走了好。」

轉爾又自語道:「怪了,那三個傢伙是什麼人,長得實在難看,像被毀了容的魔鬼一般,而且,功力個個比我高。何時冒出如此多的高手來,難道是某個mn派打我們主意,唉,大禍將至啊,不過,好像又不像,那三個傢伙好像還ting仗義的……」

白樸一聲嘆息,而八昌集團也沒人報警,估計是這事也不利於曝光,就怕招來更多的惡狼注視他們的yin陽參。

再說,葉凡和狼破天的功力也讓白樸相當的忌憚,不敢有所動作。就怕惹mao了這幾個人來個屠派吃虧就更大了。

紅葉堡。

「老狼,不錯啊,一下子居然衝到了七段頂階,差點就破八了。要是鎮頭兒知道不知該怎麼樂了。看來,我葉凡還是不錯的,是製造高手的兵工廠,哈哈哈……」葉凡爽笑道,很是自得得意不已,一臉輕鬆斜躺在沙上。

「這事謝謝兄弟了,沒有那yin陽參和兄弟的內勁疏通,估計早爆體而亡了,還突破個屁。這次也是九死一生,終於修成正果,我老狼就是命好,哈哈哈……」狼破天也是得意地狂笑開了。轉爾,盯著葉凡哼道,「不要跟我說你還沒突破八段吧老大同志?」

「呵呵,剛突破的,應該是八段的開源之階,僅比你上了一個xiao層次而已。」葉凡乾笑了一聲。

「一個xiao層次,還而已。大哥,你也敢說這話。八段是什麼層次,是跟咱們華夏六尊同級別的絕頂高人。七段頂階跟八段雖說僅差一個xiao層次,那是天差地別。

你一個人可以輕鬆搞定五個我。真是鬱悶,而且,七段要到八段,2o人中有一人能突破就不錯了。

想我老狼,一直夢想著的就是八段,達到特勤中王牌大帥李老的高度,可惜天不作美啊1狼破天居然又鬱悶了起來,看了葉凡一眼,哼道,「簡直是個變態狂,哼1

「老狼,你就別在哪唧唧歪歪啦,七段頂階還不夠高嗎?現在,你已經是特勤里除了葉凡的第二人了,還不滿足?你看看老子我吧,到現在被那些四段xiao輩們欺負成啥個樣子了,媽的1鐵占雄一個人鬱悶地坐在沙上盡跟香煙扎勁頭了。

這廝突然脾氣了,破罵了起來。而且,滿臉的醋酸味兒就是葉凡都聞到了。看了葉凡一眼,吼叫道,「給老子來瓶二鍋頭,正宗的那種,遼東燒刀子也行。」

謝謝三位兄弟打賞:

『散盡如煙』『1345451o735』『神級書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