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九十章總理要聽小葉彙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總理要聽小葉彙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總理要聽xiao葉彙報

葉凡倒沒去跟風,跟他一桌的兩位副部長崔一新和張瑩月見葉凡未動,兩人居然也未動。

「兩位,都不過去碰碰杯子,都是大人物名星什麼,平時很難見到的。」葉凡淡淡笑道。

「呵呵,葉組長為什麼不去?」張瑩月彎眉一笑,雖說剛4o左右,但因為是從醫生職業出來走上領導崗位的,所以,很懂得養生之道,倒也保養得白嫩嫩的。而且,這種有知識有素養的nvxing,更有一股子成熟的you人風味的。

「呵呵,我一個土旮旯鑽出來的去敬酒,招人煩罷了,還是算啦。」葉凡淡淡的搖了搖頭。

「哈哈哈,你堂堂的葉大班長人家怎麼會煩你?」崔一新也開起玩笑來了。

不過,很不幸的就是因為聲音的音量沒控制住,大了點,居然傳到了班長秦天明耳里。

他掃了掃崔一明那個半包間。這時,一旁的一位忠心下屬學員立即心領神會,站了起來故意大笑道:「剛才是哪位同學在讚美咱們的葉大班長?」

葉凡一聽就明白了,此人叫韋進,聽說在某偏僻省一個地級市當副市長。也是沾了貧困邊區的邊才入選提高班的。自然,這廝很對秦天明的眼,一直死死的跟著秦天明,成為了秦天明的左手鐵竿,實際上就是一勇敢的馬前卒罷了。

「噢,老韋,啥時葉凡同志成了咱們班的葉大班長,這個倒是奇怪了?啥時轉正的,沒聽說過啊?」出來應聲的自然是秦天明的二號跟班,此人叫馬自強,中組部幹部一局一位副局長。

崔一新一聽,那臉立即變得有些微黑了,這個,這兩個傢伙擺明了是要挑刺嘛。作為鐵道部副部長,當然也有一xiao股傲氣的,正想站出來回應兩句,不過,葉凡卻是擺了擺手,一臉淡定微笑,意思是不必介意。

「這個,當然得問問咱們的李組織了,大夥說是不是?」秦天明見葉凡那邊不敢應聲,覺得臉子掙足了,也就不想再糾住不放了。

哪知,秦天明不開火,唐林的鐵竿手下宋奇同志卻是在唐林的眼神示意下故意挑起事端。葉凡一聽就白了,知道唐林想攪局,特意挑起自己跟秦天明的戰爭繼續下去。他,無非是想當個漁翁罷了。

隨著分組搞調研跟評定等級掛勾后,班裡的形勢突然緊張了起來,各個xiao集團的關係也不那麼融恰了。不過,葉凡既然清楚,哪能讓唐林一方得逞,所以,一臉淡定的坐著,還是沒應聲。

「同志們,我來講個笑話,呵呵。」這時另一道聲音響起,自然是唐林的另一跟班許明。這廝停頓了一下,見大家的耳朵過來,才說道,「聽說以前有個秀才很正常的一個人,不過,喜歡吹牛。有時啊,吹得天都快破了。不過,有一次吹得太火了一些,居然把嗓子吹破了,這下子怎麼辦?只好去找神醫,神醫對他說啊!沒關係,成啞巴了也好,少費辱舌嘛。」

許明的話一完,頓時引來一陣子哄堂大笑,大家,自然全在笑葉凡同志了,知道許明暗喻的就是葉凡同志裝聾作啞了。

「趙將軍,過來喝一杯怎麼樣?我是xiao葉1葉凡氣了,突然大聲沖不遠處的趙括喊道,這個,其實是相當不禮貌的行為。

作為後輩,你自己過去跟他碰杯還差不多。不過,xiao葉同志就想耍橫一次,相信趙括會賣自己一個面子的。

因為,趙括先知道葉凡特勤a組副帥身份,知道他的份量。二來,趙括的兒子趙通也是軍中好手,功力剛到三段頂階,一直想進特勤a組進不去,就被卡在了四段開源的mn檻上。

趙括正為此事煩著呢?

前段時間也給葉凡講過,希望他能用一些特殊手段助力趙通一回。不過,因為葉凡沒有雷yin九龍丸的配製yao材,所以,不敢輕鬆答應下來。

不過,此一時彼一時了,現在的葉凡手中有了yin陽參,又另當別論了。葉凡估計,搞出幾顆類似雷yin九龍丸的東東來應該不成問題,只是一個數量多少問題罷了。

趙括一聽,聽出了是葉凡的聲音。而且,葉凡叫得那般自信,趙括知道,八成是兒子的事有著落了。

所以,他沒有絲毫猶豫,沖秦天明點了點頭,爽朗的笑道:「是葉督察長啊,好久不見了,正想跟你磕上幾杯呢?正好,正好1

趙括拿著杯子過去了,非常乾脆,當地三聲跟葉凡先來了三大杯,頓時,跌碎了一地眼鏡。

而且,趙括一屁股坐了下來,有長期喝下去的架勢。這邊,自然有服務員趕緊重新擺上了杯盤碟子了。

「呵呵呵,老趙,過去了也不知會一聲。」喬橫山呵呵笑著從衛生間回來了,一看趙括走向葉凡,才現了葉凡同志。居然,也大笑著拿著酒杯到了葉凡一桌子,也是幹了三大杯。

對於喬橫山的過來,葉凡是有些莫名其妙。心說喬老頭表現有些詭異。

至於說唐林,雖說心生酸味,但是喬橫山是什麼人,哪是唐林這個只能靠著哥哥名頭的教育部副部長所能恨得起的。而且,即便是唐林的哥哥唐浩東,也是會尊敬喬橫山這種軍界牛人的。

而秦天明同志,自然也是把酸味深深的藏在了心頭深處,面上掛著擠出來的難堪的笑容。

「老趙,這位葉督察長我怎麼沒聽說過?」這時,都衛戍區司令員湯新成在隔桌笑著問道。其實,見兩位大員過去了,他自然心思也活絡開了,自然也是想去探探這傢伙底子了。既然趙括和喬橫山兩位都給這xiao年青面子,那此人肯定有不凡之處的。多個朋友多條路嘛,人哪能嫌路太多呢?

「呵呵,你不知道啊!現在告訴你,葉凡同志,在粵東魚桐市任政法委書記。

還兼著公安部警務警察室副督察長一職。年輕啊,人家才2o來歲,天之嬌子。

幾年前得到過燕副總理親自接見,昨天,開完會後我有幸得到了總理招見。

總理說啊,你給昌山傳個話,魚桐的案子破了,有功的要重獎,不能忘了這些英雄,破除這麼大的案子,不容易埃

而且,總理還提點了,說是這次魚桐市88慘案破案的大帥好像叫葉凡,雖說年輕,但年輕是最好的本錢。」趙括這話一出,滿座皆驚。

一個個同志在心裡自然酸悶了,想不到破個案子總理居然也記住了。這個,也太邪mn了一些。

不到三分鐘,過來敬酒的同志明顯多了起來。葉凡這一桌,倒成了全廳的核心。就是秦天明和唐林也挨不過大家眼神,也過來打了一輪通莊。自然,兩位同志恨得牙痒痒的。

正在這時候,李志魚組織的電話響了起來,接通一聽后立即臉1u笑意,走到葉凡一桌,湊近葉凡耳旁輕聲說道:「葉凡同志,你得趕緊回去準備一下,剛才接到黨校領導電話通知。說是明天上午總理在釣魚台要會見外國客人,中間有半個xiao時的空餘時間,他要親自聽聽有關於魚桐案子88慘案的彙報。」

自然,這次感到意外和羨慕的就是李志魚主任了,像這種事,當然不敢到處聲張了。

葉凡,只好沖大家歉意的笑了笑,早先告辭而去。而留下了一屋子猜疑的學員官員們。就是喬橫山和趙括都是有些疑huo,餘光掃了李組織一眼。不過,兩位大人物,當然不會傻到去打聽的份頭上。

一個難眠的夜。

關於明天去見總理的事,葉凡xiao心的向鐵占雄和狼破天求證過,老狼和老鐵也是多面傳授了一些注意事項。

其實,鐵占雄也沒見過總理,只是從部里聽到的一些消息講給葉凡聽了。而狼破天倒是經常會陪伴在總理身邊,倒是知道得多一些。

第二天早上,葉凡把自己搞得乾乾淨淨,拿了通行證直往釣魚台國賓館而去。在心中想象過那地兒的種種景象,到實地后才現,其實跟華夏古代皇家園林也差不多。

要說起釣魚台的歷史,燕京釣魚台可以上溯到8oo年前的金代,當時這裡位於京城的西北,名為魚藻池,水域面積很大,yu淵潭和釣魚台沒有間隔,是金、元皇帝每年游幸之地。金代章宗皇帝喜在此處垂釣,因而得名「釣魚台」。

經過嚴格的檢察驗明正身,葉凡總算是進去了。狼破天特地利用了一點xiao權利,派了趙龍出來把葉凡帶了進去。

「兄弟,其實,你完全可以亮出特勤身份,有這身份辦張特別通行證,可以在園中自由活庠爸蟹牢朗俏頤侵芯內衛局負責的,而保鏢們的頭頭們,都是特勤a組正式jing英。如果讓他們知曉了你的身份,估計那幫傢伙會掉了大牙,不然,真以為老了天下第一,牛bi哄哄的臭不可聞了,呵呵呵……」狼破天笑道。

「算啦,反正按正規渠道也能進來,還搞那些hua頭幹什麼。再說,我也不想搞什麼特殊化,一個xiao副廳,在這裡顯擺什麼?」葉凡淡淡的笑了笑。

謝謝『1345451o735』兄弟打賞。

好久沒喊月票了,各位,月半了,第二張月票應該有了是不是?呵呵……狗子乾笑一聲,月票能否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