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風光的時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風光的時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風光的時刻

「也是,太貪心肯定血本無歸了。我去問問老鐵他投不投。不過,老鐵可是苦哉了,他沒有現錢,要投的話得讓他自個兒想辦法去。不然,以後知道了又得埋怨咱們兄弟沒給他機會是不是?」狼破天yin聲笑道,爾後,一臉的燦爛。

「當然,他要賺錢就得他自個兒想辦法。我現在是沒錢借給他了,包括你,別想從我身上借錢了。想占的股份大點,就得自個兒想辦法去。當然,我是不希望兄弟們因錢進了大獄。」葉凡半天玩笑,說道。

「哪能進大獄,就我老狼和老鐵這身份一亮,哪家銀行不賣點小賬是不是?」狼破天霸氣十足,笑道。看了葉凡一眼,一拳擂在桌上,叫道,「不然,得罪了老狼我和老鐵,啥行長老子定當要拿下。」講到這裡,老狼的臉變得猙獰了起來,yin森森的。

「唉,我只能為都某位行長默哀了,攤上了兩匹狼,沒法。」葉凡在xiong前劃了個十字,就差『阿mn』一下了。

這時,一年青的工作人員敲mn進來,通知葉凡總饋2還,那工作人員看了看狼破天倒是點了點頭,又看了看葉凡,沒吭聲。估計在心裡頭咕嚕,猜測葉凡是什麼來頭,好像跟狼破天很好的。

進總理的辦公室,葉凡心裡還是有些打鼓的。不過,這廝tui肚子沒chou筋,算不錯了。倒是見到鎮主席時還沒這般的怵過。

總理一臉嚴肅,看了葉凡一眼,倒是開口說道:「別緊張,坐我對面吧,就像談天一樣。」

「呵呵,我不緊張,總理是好人。」葉凡脫口而出,倒是令得總理微微一愣,那張臉孔居然微微笑了。

葉凡把材料遞了上去,又詳細的彙報了魚桐慘案的事。總理聽后陷入了沉默之中。

足足五分鐘過去了,總理又收斂了笑容,問道:「你就現這些,沒有點別的了嗎?」

這句話問得太突然了,葉凡有些措不及防之感覺。有些難了,葉凡感覺到趙昌山的意思是八八慘案點到為止。而總理的態度又不一樣,好像還想挖出點別的什麼來。

葉凡這夾心餅乾難做了,想了想,說道:「這個,是還有一些疑點,不過,不是一下子能解開的,我想,慢慢來……」

「哼!葉凡同志,做人要誠實,一是一二是二。」總理的口氣相當重了,葉凡眼皮子一跳,下了決斷之心,說道:「總理,我一向誠實。的確是有些疑點,只是還沒揭開罷了。

就是有關粵東陽田集團的事,該集團擁有多個子公司,資產達到3o個億。在粵東來說也是大型號企業了。

對於這麼一個重要企業,一年能為粵東創收大額利潤的企業。沒有證據的事我不敢1uan說話。

只是那天盧安剛在死前有跟我說到,東坡山莊管飛住的別墅下邊有奇巧。本來我已經安排人取2還,很遺憾,我被邀撤職了。」

「1uan彈琴,你葉凡同志破了八八慘案,上頭不獎你反倒撤了你,這粵東省委難道被豬油mng了心啦?」總理言詞相當的犀利,bi了過來。連粵東省委也給批評了進去。

「這個,當時我在東坡山莊的有些事上的確有處理不當之處。省委這樣處理我,我沒意見。而且,趙昌山書記另有任用我,這次不是把這麼重要的黨校培訓名額給了我。所以,也許趙書記另有考慮,只是緩衝一下罷了。」葉凡趕緊辯解一下,就怕總理一怒之下把趙昌山叫來詢問,那自己不是屎也是死了。

「昌山應該不糊塗,不過,某些同志的做法是有些欠妥了。這事我不追究了,不過,你別跟我打馬虎眼。

這事,我不會無緣無故問這話的,給你透個底子,國務院信訪辦已經收到幾十封有關反映粵東陽田集團的事。

我想,這事應該不會空xue來風的。今天叫你來,知道你在破案一頭有一手。所以,jiao待你個秘密任務,不要停手,一直查,給我查到底。

不管涉及到什麼人,給我捋出來。葉凡同志,你敢不敢承諾下來?」總理的話嚴肅有力,那身上的正氣熏得葉凡頓時有股子立馬橫刀斬貪官於馬下的衝動感。

「於國於民有利的事,我都干1葉凡一個標準警察禮,這話說得鏗鏘有力,擲地有聲。葉凡這話講得也很有水準,進退自如。只是拿出國家大義來說,以後真遇上什麼事也好有個說法的。

「好一個於國於民有利的事你就干,我,拭目以待1總理拍了拍葉凡肩膀,看了看時間,說道:「到飯點了,既然今天有客人,你也一起吧。有人問起,就說是陪同官員了。」

「是1葉凡這個字是從嗓子里顫慄著喊出來的。這廝ji動了,這個時候,tui肚子感覺好像是有些chou筋軟的感覺了。不過,這廝很快行氣一圈,跟在總理後邊平靜的走了出去。

狼破天就在拐角處站著的,見葉凡出來,比了個手勢,暗示他中午一起在國賓館吃完便飯再走。

葉凡微微搖了搖頭,比了個總理請客手勢。狼破天一愕一愣,頓時,瞳孔睜大了一些,比了個『你牛bi』手勢。

到了大廳時,在一片嚓嚓的閃光燈拍照下,這廝xiong膛也ting得筆ting的——自豪啊!心裡已經開始丫丫著在電視里出現自己高大形象樣子了。

外邊已經站了許多人。國內的都是一些高官,不過,葉凡也沒認識幾個人。

倒是有個擠出了一臉笑容正跟某黑人聊天的大個子老傢伙葉凡在電視上見過,不是中紀委書記鳳寶山還是誰?

當然,葉凡這個跟班也沒有注意到他。估計,大家都把他當成總理的貼身保鏢或者工作人員之流了。葉凡今天一身薄料子黑s立領,如果再戴上一付眼鏡,倒真有股子中南海保鏢派頭。

葉凡很知趣,在進入大廳后偷偷地拉開了跟總理的距離,自然是想溜到廳里最偏僻的一個角落的那條桌子上坐下隨便對付一餐就是了。

總理坐的是中央靠廳中屏風的那張大號圓桌,這時,一個工作人員輕手輕腳走了過去,總理輕聲叮囑了幾句,那名工作人員立即在挪椅子什麼的。

廳里眾人都看見了,那名工作人員居然在總理的一桌加了一把椅子。不過,因為椅子跟椅子間的距離本來就遠,不要說加一把,就是加幾把也不會感覺擁擠的。

招呼大家按序坐下了,總理的身旁坐著的是幾個黑人,估計是科曼那個小國的領導人什麼的。

而湊巧了,加的那把椅子就在中紀委書記鳳寶山旁邊的旁邊,也就隔了一個人。不久,大家都坐了下來。

不過,當葉凡同志一掃桌子,頓時有些尷尬了。因為這種正規場合,所有的位置上都有名字的。大家都是按名入坐的,哪有空位給葉凡同志這想打秋風的人。葉凡本想撈個偏僻角落坐下隨便湊和一下,哪知人家滿桌了,總不能擠進去湊和,那也太令人厭了。

不過,這廝很聰明,趕緊又往靠牆處挪了一步,也就離牆壁更近了。而且,站得筆直的,像根電線竿子,給廳里眾位高官和客人的感覺就是——老子是保鏢!

倒也沒人注意到他,因為,廳里靠牆根處本來就站著一些沉默不語的保鏢的。不過,因為在飯廳里,倒也不多這種貨s。只是,多葉凡一個也沒人注意到,葉凡的衣服跟人家保鏢的顏s不同,人家是一身的淺黑s西裝,而葉凡的是深黑s立領。

有人掃了葉凡一眼,自然在心裡猜測了一下,覺得葉凡是不是保鏢頭頭,所以,連著裝都不一樣。葉凡被人一掃,自然在心裡爆汗了。

總理看了看那空位,微微一愕之後臉上居然笑了。放眼在廳中巡了一圈下來,不過,廳里太大了,哪能看到旮旯處的葉凡。

一位工作人員估計是總理隨身的,領導意圖理解很透徹。總理一個眼神,人家早彎腰過去了。總理jiao待了一下,那名工作人員立即找到了原先引葉凡進來的那名工作人員,叮囑了一下,兩人在廳中找了起來。

葉凡還是被現了。

「葉凡同志,總理叫你過去。」那名工作人員一臉嚴肅,說道。

「到……到那張桌子嗎?」葉凡感覺聲音好像有點帶美聲顫音了,心裡極端的鄙視了自己一聲,旋即恢復了平靜,跟著工作人員走了過去。

不過,這下子葉凡同志倒真了萬眾矚目了,廳里所有人都看了過來,有些湊一起小聲議論著,不知這小年青的是何方來頭,居然能得到總理青睞,跟總理坐同一桌子吃飯。

而電視台記者當然不會放地這個抓拍的機會,頓時,嚓嚓閃光燈全往葉凡身上招呼了過來。這廝,立即有種昏眩的感覺。

不過,幸好以前也見過幾個大人物,這廝總體表現還不錯。一直面帶一絲微笑著走向了總理一桌。當然,這微笑是硬擠出來的,早僵硬了。

葉凡謹慎的坐了下來,倒也沒人問他什麼。余光中一瞄,這廝頓時有些駭然了,現自己再往上一位坐的居然是黑青天中紀委書記鳳寶山。

謝謝兄弟們打賞:

『1345451o735』『大強1oo8o8』『神級書獃子』『散盡如煙』『sukeone1』

狗子祝你們事事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