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一眼就看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一眼就看穿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一眼就看穿

而上一位客人倒是位華人,葉凡不認識。不過,葉凡也微微的愣神了一下,好像此人在什麼地方見過,有點面熟。不過,葉凡搜腸刮肚,就是沒想起此人是何人來。

開飯了,倒也送上了幾瓶酒,而且,當然是茅台了。

「今天高興,有貴客來訪,不過是中午,我們每人喝上兩xiao杯就是了,怎麼樣?」總理爽朗的笑道。

其它人,國內的當然直點頭了。那些黑人身後有工作人員當翻譯,聽了后也笑著點頭,開始喝了起來。葉凡也拿起酒杯xiao泯了一口,什麼味道當然來不及嘗出來,頭微微垂著專mn聽別人聊了。

「老費,這可是好東西,非賣品的。咱們先xiao酌半杯怎麼樣?」這時,葉凡聽到鳳寶山沖自己上位的那位同志呵呵xiao聲笑道。

「那是,有錢也買不到,專供國賓的窖藏茅台,聽說,有不少年頭了,好東西啊1叫老費同志點了點頭,笑著跟鳳寶山xiao磕了半杯。葉凡此刻總算是明白了,感情坐自己上位同志的就是費青山的弟弟,費家的掌舵人,中紀委第一副書記費一桓了。看這架勢,費一桓進入九常的可能xing很大了。

不過,葉凡這一想事,倒是盯著費一桓了下呆,居然被敏感的費副書記現了。看著葉凡,親切的笑道:「xiao同志,哪裡的?」

「我……葉凡,粵東省魚桐市來的。」葉凡脫口而出,才現剛才自己盯著人家看,一時走神了。看了費一桓一眼,xiao聲問道:「您……您老就是費書記是不是?中紀委那位?」

「呵呵,算是猜對了。不過,xiao同志,你一直盯著我幹什麼,不會是我臉上長hua了吧?」費一桓居然開起玩笑來了。看來,這些領導人閑瑕時也是和藹可親的,並不像電視上見到的一臉嚴肅樣子。

「倒不是,因為,我師傅叫費方成,費青山大伯我也見過。」葉凡決定試試,xiao聲說道。

「嗯……」費一桓如此沉穩之人,那手居然微微的顫慄了一下。盯著葉凡看了,良久,才xiao聲說道:「晚上,你到楓葉灣的費家莊來,我有事問你。」

「嗯1葉凡應了一聲,這餐飯,說起來吃得相當彆扭的。葉凡就xiao泯了半杯酒,菜,自然是沒動。在碟子中夾了一塊不知何物做的東東嘗了一口,感覺還是不錯的。

走出釣魚台,葉凡才鬆了口氣。

又從皮包里掏出了總理專職秘書陳原野的名片,心裡一陣子恍惚,感覺有點做夢似的。

「仿生若夢啊1這廝故作高人相,頗為感嘆,搖了搖頭,開車走了。

晚上七點多,中央電視台正播著今天有關總理接見科曼客人的新聞。

「嗯,爸,快看,那不是葉凡嗎?」喬家大院里,喬圓圓指著電視,突然興奮得叫了起來。

「葉凡……怎麼可能……」喬圓圓二哥喬青陽不置可否嘴裡先給否定了,眼神無由的看了看電視,失聲叫道,「好像還真那傢伙,怎麼可能1

「誰騙你了?」喬圓圓哼聲道,斜瞄了二哥一眼,一臉的驕傲、自得。

喬遠山和妻子葉蓉那眼光也被吸引住了,盯著電視掃了一陣子。

「總理招待非洲客人,他怎麼會出現在身邊。而且,好像還坐同一張桌了吃飯。」葉蓉故意自言自語道。

其實,葉蓉對葉凡這個准nv婿還是較滿意的。不過,喬家是大族,規矩多。有的事,根本就是由喬家掌舵人說了算的。往往都是跟利益牽扯在一起掛勾的,自己一個nv人,作不了主。

「妹子,他沒跟你說今天的事?」喬青陽轉頭問喬圓圓道,一臉的不信樣子。

「我哪知道,咱們家又不讓他來,他還找我幹嘛,人家又不是賤骨頭,哼1喬圓圓意有所指,隱晦的把老頭子喬遠山給批評了。

「呵呵,遠山,這xiao傢伙有前途埃」喬橫山斜了大家一眼,突然笑道。

「不就吃了一餐飯罷了,有什麼?」喬遠山放下了報紙,淡淡哼道,內心,必不平靜的。

「吃一餐飯,那是跟總理坐同一張桌子吃的飯。雖說電視頭畫面就二分鐘,葉凡也就兩閃而過。不過,這就是大招牌。」喬圓圓又開始吹bang起xiao葉同志來了,也真是用心良苦了。

「也許,他以後會遇上大麻煩的。」喬遠山淡淡的說道。

「大麻煩,不可能,什麼大麻煩?」喬圓圓心裡一急,她可是很相信老頭子眼光的。喬遠山絕不會無地放矢的。所以,一雙求救眼神看向了伯父喬橫山。

「估計跟粵東魚桐的88慘案有關係,聽說總理要聽他親自彙報。也許,今天總理聽了彙報后一高興,就叫他一起吃飯了。如果說大麻煩,這個,說不準。不過,圓圓,也不必太急,他只是個xiao人物。人家不會拿他怎麼樣的。」喬橫山也感覺到了什麼,兄弟倆互相對望了一眼,眼神中閃過一道莫名的眼神。

「嗯……」喬圓圓的好心情全給沖沒了,鬱悶開了。

「你看看,你兩個在打著啞謎,可把圓圓給nong成這樣子了。葉凡能得到總理接見,而且同桌吃飯,這是多大的榮幸。咱們華夏國這麼多官員,有幾個有這種大福氣。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們兩位爺好像都沒有過這種單獨機會吧?」葉蓉沒好氣地打擊起人來。

「呵呵,呵呵,同廳吃飯吃過,倒真沒同桌過。我是沒有了,遠山是政治局委員,有沒有?」喬橫山居然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我也沒有,雖說我是委員,但同桌吃飯,沒事湊一起吃什麼飯?」喬遠山也老實的點了點頭,也是略顯尷尬。

「哼哼1喬圓圓一時心情好轉,得意的哼了兩聲,唱著歌出mn了。

「肯定找葉凡那xiao子去了。」看著妹子背影,喬青陽不滿的嘟了一句,貌似要告狀。

「你xiao子閉嘴,整天掉二啷噹的,以後把心思給我hua在工作上去。整天就懂得在背後唧唧歪歪,有本事跟總理同桌吃餐飯去。哪怕是你xiao子坐偏廳能遠望著總理吃一餐我就滿足了。」喬遠山突然生氣了,那是毫不客氣的沖兒子就招呼了過去。

「你們兩位爺還沒同桌吃飯機會,有氣就懂得朝我身上招呼,還說我。」喬青陽嘟了一句趕緊往外溜走了。

「這兔崽子1喬遠山搖了搖頭,哥倆進了書房,知道他們倆要談正事,葉蓉泡好茶后給關上了mn。

「這事有些詭異,你怎麼知道葉凡是去彙報八八慘案的,哥。」喬遠山的臉變得凝重了起來,瞅了喬橫山一眼。

「昨天晚上吃飯,碰上葉凡了。當時趙括在一旁,說是總理有jiao待他傳話給趙昌山,也不是什麼秘事。就是誇了八八慘案的偵破罷了,要求趙昌山這個書記獎勵破案的有功人員。」喬橫山呷了口茶,淡淡說道。

「噢!我是有些懷疑,是不是總理有jiao待葉凡什麼。正因為jiao待了葉凡什麼,所以,才會安排他同桌吃飯,無非使的就是一個『恩寵』把戲罷了。」喬遠山分析道。

「有點道理,就這一餐飯,葉凡還不肝腦塗地賣力幹活。領導慣用的伎量罷了,沒啥稀奇的。只是,這個恩寵也相當的巨大的,他用心良苦了。不過,從另一方面講,至少,這xiao子很對總理的眼,是有些xiao能量。你看我們家的那幾個,唉,都沒這能量和運氣。」喬橫山嘆了口氣。

「這事葉凡估計會夾於兩難之間,趙昌山是粵東一號人物,不久將進入政治局委員會。估計是魚桐大案還有後續的事擱下了。」不得不說,喬遠山的眼光真是毒辣,從同桌吃飯這麼簡單的事上居然能揣測到這麼多道道來。

「你腦子比我好用,能琢磨出這麼多事來。不過,如果那xiao子真遇上難事,在各位高人的角逐中,很可能會yin溝里翻船。也許,這次的事會毀了他的,遠山,對那xiao子,你到底什麼態度?」喬橫山一臉認真,問道。

「xiao人物的命運就是這樣子的,一個認識不清很可能一輩子就完了。政治是生命,政治也是一種運氣。至於說對他,先看看,看他運氣如何了。這事,既然牽扯著總理過問,還有個趙家,也許,還有其它什麼家的。你說說,我能有選擇嗎?」喬遠山淡淡搖了搖頭。

喬橫山呶了呶嘴,最終嘆了口氣,沒再出聲音來。他知道,這事滋事體大,一個不慎,即便是龐大如喬家捲入進去都有可能傷及根本。

喬家並不是參天大樹,在京城,最多處於權力圈的二流圈頂峰。看到了一流圈的mn檻,但還沒機會進去。

喬家想獨自自成一家集團還有好長的路要走。這個時候樹太多的強敵,無異於殺ji取卵自尋死路了。對於葉凡的運命,喬橫山只能是默哀了。

「這xiao傢伙,越來越有看頭了,呵呵呵。」鳳家老爺子鳳天遙剛才也看到了葉凡的身影在電視畫面前晃過,嘴裡笑道。

「爺爺,葉凡現在成大人物了。」鳳傾媚眼如絲,笑眯眯的,很甜很純很可愛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