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費家老太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費家老太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費家老太爺

「他到京城都沒跟你說叨一句?」鳳天遙斜瞄了孫nv一眼,略帶點怪異口n,好像故意在刺ji孫nv似的。

「哼,死葉凡,土鱉蛋,居然不告訴我,我……我……」鳳傾一下子被噎住了,生氣了,那xiao蠻腳狠狠地跺在了地下,還連著來了幾下。

「土鱉蛋能跟總理一起吃飯,妹子,我看你糊塗了吧?」鳳綱不懷好意地哼了一句,看了妹子一眼,又說道,「估計等下某人是坐不住了,肯定立即打電話了給那個啥的土鱉蛋子了。」

「你說誰?我會打電話給他,mn都沒有。」鳳傾像只斗ji,哼道。掃了大哥鳳綱一眼,哼道,「反過來差不多,我是什麼人,鳳家xiao姐。」

「那好,我拭目以待。」鳳綱得意的笑了笑。

「不理你了,我出去玩了。」鳳傾白了大哥一眼,出mn而去。

「我敢打賭,肯定找葉凡去了。」鳳綱沖妹子鳳傾背影,笑道。

「找就找嘛,你嗦什麼?以為我不曉得你那一點鬼心眼,無非是跟你要好的幾個孤朋狗友們中某位家族的優秀後代看上了我們家傾是不是?」鳳老突然板起了臉,冷哼出聲了。

「沒……沒有……爺,這個,我哪敢沒事找事,你不知道,這丫頭別看她善良可愛,但是,凶起來可會要人命的。老爺子,你沒看見,我這腳就被她跺過幾次,到現在還隱隱痛。」鳳綱有些心怕樣子,說道。

「活該,滾一邊去。」鳳老哼道,半閉目養神了。

第二天一上午,葉凡一到班上,感覺氣氛有些不同了,一個個同學見了他都是笑臉打招呼。

這時,同夥崔一新和張瑩月兩位副部長走了過來。把葉凡拉到一邊,說道:「剛才有十幾位同學要求加入咱們組裡,你看看,這是報名的名單,這下子倒是有些麻煩了,多出一些人怎麼安排,搞不好會得罪人。」張瑩月既有些喜s,但其中也夾雜著點點憂慮。

「崔部長,你看呢?」葉凡問道。

「按級別和職位挑算啦,現在什麼都現實。他們也不能怪我們是不是。再說,秦天明和唐林估計也是如此選人的。總不能叫咱們好的不用用差的。」崔一新直接表態了。

「不過,這次調研的地方和課題還不清楚,只有這個清楚了才好挑有利於我們的人。」張瑩月說道,倒是想得細。說完后兩人都看著葉凡,顯然聽他的了。

「我是準備去南福省我呆過的麻川縣去逛一圈,那裡有好多東西都值得我們去研究一番,你們看呢?」葉凡還是很尊重兩位副部長意見的。

「聽說你搞的天牆公路三省jiao匯點就在麻川縣,也許,那裡還真是個好地方,就去那裡了。」崔一新先表了態,張瑩月也點了點頭。

「那好,我們就按農業、工業以及旅遊三個方面去挑人了。而且,如果是從南福過來的同學更好了。」崔一新說道。

「你倆個定一下就行了。」葉凡笑了笑,轉爾又說道,「不過,對於挑剩下的同志,他們既然願意來。如果沒有著落畢竟不大好。其實,可以把他們介紹給錢青竹委員那邊去嘛!青竹同學哪我們關係還不錯。好像她那邊人員還不滿吧。」

「這法子好,既落了同學面子,也不會得罪人。」

崔一新跟張瑩月笑著點了點頭,湊一塊開始論職排級,還要把職位劃分出來,幹什麼類型工作等等,兩人忙活開了。

「哼,總理的影sh力量罷了……」葉凡在心裡冷笑了一聲心情有些複雜。

晚上。

葉凡心裡有些忐忑著,第二次到了香山不遠處的楓葉灣費家莊。

「二進宮了。」葉凡嘴裡喃喃了一句,「不知費一桓同志想問什麼?」

車剛停穩,一身潔白裙紗,美如寒宮仙子的費蝶舞正站在淡灑的月s下。那鼻尖上好似有月s在閃爍,在朦朧的月s下,她,更是美得讓人顫慄,而且,她,好像有心思,楚楚可然樣子令人愛憐。

而她的旁邊還站著兩位男子,如護hua使者一般,不是費一度和費八度哥倆還是誰?

「哥哥,你來了。」蝶舞如蝴蝶般飄過來的,給葉凡開了車mn。費一度走上前來,笑道:「老爺子和家父在客廳等你,還有,燕紅伯母。」

「謝謝1葉凡點了點頭,跟著進了費家大院,剛進廳里,才現正中的太師椅上正坐著一位表情相當淡然,而感覺又相當出塵的老人。

而左下側太師椅上坐的是一個老fu人,雖說老fu人,但保養得還不錯,面s並不是十分的難看,右下側太師椅上坐著的才是費一桓。

「坐吧葉凡。」費一桓沖著葉凡點了點頭,語氣隨和。讓葉凡坐在了他對面,也就是老fu人的下位置。

「這是我爸費長天,這位是我嫂子燕紅。」葉凡剛坐下,費一桓倒是開口介紹道。

「費老好,伯母好。」葉凡打著招呼。

「你看見青山了?」燕紅急了,搶先出口了。不過,瞬間才想到這裡還有老爺子在,瞥了他一眼,有些不好意思樣子,說道,「爸,我有些急了。」

「沒事,你先問吧,都是一家人。」老爺子口氣隨和。

「嗯,是在泰王國一個叫佛摩岩的地方。當時青山大伯說是佛摩岩以前的族長於他有救命之恩,他信守承諾為該族守護了2o年。不過,前段時間已經期滿了,他已經回國了一趟。」葉凡說道,倒是老實說著,既然都是費青山的最親的家人,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了。

「他現在什麼地方,為什麼不回家?」燕紅眼圈一紅,有淚霧打轉了。

「nainai,爺爺會回家的。」費蝶舞趕緊安慰著燕紅。

「這個,幾個月前我在浦海市見過他。」葉凡點了點頭,看了燕紅一眼,「至於說他不回家,估計是現在正辦什麼要緊事?作為一個高手,2o年沒回華夏了,肯定有許多事要緊要辦的。有些事,身不由已是不是?」

「浦海,難道是去杜家。這倒奇了,杜家跟他並沒什麼瓜葛。」費一桓淡淡說道。

「倒不是,當時我去杜家,有點事解決一下,是si事。後來遇上了一個人,叫鍾阿咕,我差點被他打殘了。關鍵時刻大伯出現救了我。他說有事辦就走了。」葉凡說道。

「鍾阿咕,那老傢伙也沒死。」費老爺子突然哼聲道。

「沒有,居然在杜家裝聾作啞。一個八段不知第幾個層次的高手,居然給杜家當一看院子的啞巴工人。」葉凡有些感嘆,搖了搖頭。

「哼,還不是為了那個nv人。鍾阿咕,一代高手,居然還是難以堪破情關啊1費長天感嘆了一句。

「費老說的是李貞嗎?」葉凡也好奇杜家老一輩人中糾葛,感覺好像費老爺子知道什麼,旋即問了起來。

「嗯。」費老爺子點了點頭,看了看葉凡,笑道,「你估計是想知道杜家的一些往事吧?」

「是的,前次為了一些si事去杜家,一直有好多問題縈繞著解不開,困huo了我好久。」葉凡點了點頭。

「呵呵,說起來都是陳年舊事了。既然你是方成的義子,也是咱們費家最親的人,我給你說叨說叨,以後遇上杜家人也有個準備。」費老爺子一說,就連費一桓、費一度等人都張著耳機朵極為好奇的聽著。

老爺子泯了口茶,估計在心裡搜索整理了一下,好幾分鐘過後,才說道:「要說杜家,先得說說昔年的五極。五極其實指的就是五位高手,在咱們華夏國術界可以稱之為泰斗的人物。他們分別是武當的『太極』張無塵。此人4o年前就已經是九段位級強者了。現在,聽說已經進入『先天』化境,具體達到何種層次,這個,只是個傳說。」

「費老,何為『先天』?能否先解釋一下?」葉凡沒忍住對『先天』的渴望,問道。

「其實,『先天』只是一種對頂階強者的稱號罷了。何為『先天』,這個概念相當的hun1uan。

這麼說吧,武道到了極至,內勁可以化為能觸碰得到的實物噴於體外,由你隨心掌控用於攻擊對手,此境界就稱之為『先天』。當然,這種實體物只能感知到而看不到。

比如,我們現在打鬥,還得靠身體的接觸才能達到攻擊的目的。而先天者,他不經過身體接觸,直接可以把內勁以有形的方式使出攻擊你。

內勁化形之後,可以隨著你的心意達到至鋼至柔。硬時比合金鋼更硬,柔時比水還柔。

這種級別的高手,聽說隔空幾十米甚至百來米都能驅使著某些武器攻擊對手。

他是把內勁化為了一隻無形的手拿起,比如棍bang之物攻擊對手。其實,內勁就是一隻無形的手罷了。

當然,這種階段強者的身體機能,各方面感知都相當靈敏。聽說,就是面對現代槍械,他們也能提高躲開的機率。

當然,對於高威力的爆炸xing,像手雷等物品如果綁在他們身上炸開,照樣子能炸死他們的。

所以,他們雖強,但還是血rou之軀,並不是鋼鐵所鑄的。只是攻擊的方式改變了,能量大了不少罷了。感知和靈敏度都快了不少,是脫了人體極限的一個體能高人,而並不是xiao說中所講的能騰雲駕霧的人。

他們不可能飛行,只是身體靈活,跳躍的高度和靈活xing都強了不少。對於這個,我當年也僅僅是聽師傅說的。其實,先天強者,就是我也沒見過,唉……」費長天嘆了口氣,頗為遺憾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