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撤地建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撤地建市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撤地建市

在筆記本上,他不僅用簡單的素描畫下了當時的場景,而且,還密密麻麻地寫滿了提問、建議和思索。

組員們都相當的興奮,這個,不光是走走逛逛,的確是現了許多的新事物,也掘出了許多的新問題。

有的問題感覺還千奇百怪的。總體感覺還是國家在某些方面的宣傳力度還是不夠,引起了下邊人的誤解。要知道,老百姓哪有那麼多空閑時間了解政策。

即便是有時間他們也在搓麻將打牌為主。所以,正確的宣傳導向非常的關鍵。特別是學校的教育,從娃娃抓起才是硬道理。

比如關於『入世』這個問題,下邊人都在喊『狼來了』。而處於最低層的小商小販們會造成一定的恐惶心理。認為是『外國人』搶了他們的飯碗。

對外商貿易經濟合作部副部長劉震笑道:「國人把外國人想得太強了,把自己貶得太低了。

狼來了並不可怕,關鍵是咱們要做好怎麼與他們相互促進,共同獲利才行。

當然,入世之初,外國商品的大量湧入,肯定會對咱們的小商品市場產生一定的衝擊。

但是,總體來說,像義烏、瑞安等地,他們已經形成了一定的小商品基礎,也沒必要如此的一聽說『入世』就恐惶是不是?咱們自己,也是有優勢的。」

「改革有陣痛,入世也一樣。起初不習慣,估計會變得有些無所適從。但是,如果我們做好了充分的準備,在逐漸的磨合,甚至衝突中,總會成熟起來的。

總不能為了『怕狼』躲起來不見狼,那樣一來,咱們又回到了清朝時的閉關自守了。

閉關自守得到了什麼好處,人家用咱們華夏人明的火yao造了洋槍大炮還不是轟開了我們的大mn。

所以,學習,借鑒,融合,轉變才是硬道理。偉人提倡的改革開放,其實就是要我們接受新理論思想衝擊,進一步堅定我們自己的思想。開拓眼界,勇敢的打開國mn,迎接世界1葉凡笑道。

「嗯,咱們這次小組方面可以以民營經濟實體為主散開去研討嘛!而且,迎接世界並不是賣國求榮,也不是引狠入室。而是共狼共舞,哈哈哈……」崔一新副部長笑道。

「入世就是個好問題,崔部長這與狼共舞講得太妙了。」張瑩月副部長有自己的看法。

「入世這個問題太多人討論了,已經是現階段的焦點。我們如果再因循守舊的討論這個問題,這次成績肯定得不了高分。

想得到高分,劍走偏鋒太過了一些。大眾化的調研材料太平庸了一些。所以,我們選的調研課題,要處於這兩種情況中間的。

既不能太生僻,也不能太大眾。麻川縣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當然,如果從jiao通家這個問題去調研,太平庸了。

誰不知要致富先修路是不是。關鍵是咱們要從平庸中去現不平庸的東西才行。這個,也許就是高人們所說的返樸歸真罷了,呵呵呵。」葉凡笑道。

「葉組長,何謂返樸歸真?」崔一新笑道。

「平凡中現偉大,最後歸於平凡,就是新理論的返樸歸真。」葉凡似笑非笑,惹得大家都笑了。

9月1o日,一行人到了南福省德平市。

聽說有這麼一個高級調研團來,德平地委書記庄世誠和專員盧塵天兩人帶著德平四套班子親自到德平市區入口處迎接,當然,這是一次非正式的迎接。畢竟,葉凡等人是以學習的名義下來的,並不是上級派下來的領導。

庄、盧兩人的心思葉凡當然懂,葉凡也有這種心思。因為,同組裡有三位副部長,還有幾位正廳級幹部。

而且,都是在部委工作的。所以,能為德平做些事,葉凡也是願意看到的。調研組在德平地委班子委員們笑臉熱情相迎下住進了德平賓館。

而且,調研組組長是葉凡,德平的官員即便是以前不怎麼待見葉凡的同志們,此刻也是倍感親切。

同時,德平的官員們也看到了葉凡的能量,想不到人家不管到哪兒都是引人注目的,在中央黨校學習居然也能hun到一個組長身份,手下居然有著三位副部長高官。

晚上,在賓館里擺開了兩張大圓桌子,其中一張坐的是調查組全體成員,庄世誠和盧塵天以及孫國棟副書記和趙車城四人作陪。

另一桌是德平地委委員班子以及副市長,還有通都、德平兩區的區委書記加上兩位區長。基本上,這兩桌人,已經把德平核心層幹部一網打盡了。

「今天,葉組長跟崔部長、張部長,劉部長等一行12位尊貴的客人來到我們德平調研,真是蓬蓽生輝,滿堂皆啊1庄世誠開口笑道,巡了大家一眼,「我代表德平市委市政fu誠摯歡迎各位遠方的客人來到德平做客。以後調研組需要德平方面配合的儘管開口,德平的同志無條件配合、支持,值此夏hua熱情似火的季節,我們同飲一杯怎麼樣?」

桌上頓時響起熱情的掌聲,……

碰杯聲音不絕於耳,大家同飲了一杯下來。落座后,這時,盧塵天笑道,「還是請調研組組長葉凡同志講幾句怎麼樣?說起來,葉凡同志在一年前還是咱們德平的幹部,當時葉凡同志提拔到魚桐上任時,我們德平的幹部們都捨不得埃至今,麻川縣幾十萬老百姓和德平大禹村的幾萬街民們,都在念叨著葉凡同志的好。」

又是一陣熱情掌聲,葉凡謙讓過後被崔一新三位副部長推舉了起來。

「說句實話,我是從德平出來的幹部,很捨不得德平啊!德平有我許多的幹部兄弟,更有像庄書記,盧專員這樣一心像老哥一樣照顧著我的好領導。

今天回來,看到德平完全變了樣,當我走近大禹村時,已經不敢相信那個地方就是一年前臭不可聞的垃圾村。

嶄新的高樓,清秀的景緻,乾淨而寬敞的街道,還有,一臉熱情禮貌的村民們。

不,現在不能再叫村民了,大禹村已經籌建成德平府的一個區了,應該叫他們市民了。

這一切的一切,都跟德平在坐的各位領導們的努力是分不開的。是你們用智慧和勤勞讓德平這朵hua綻開了……」葉凡一番熱情洋溢的話語,頓時把酒席推向了高bsp掌聲停息之後,葉凡看了盧塵天一眼,笑道,「改革開放以來,德平在前期並沒有取得多大的展。不過,這兩年變化是有目共睹的。我想說,它在各個方面生著顯著的變化。就像一個曾經被嚴實包裹的蠶蛹,急待破殼飛翔。聽說德平已經在籌備撤地建市,而且,規劃藍圖都出來了,不知是否已獲得通過?」

葉凡講這話當然大有目的,因為,在來之前,葉凡打了電話給庄世誠和盧塵天,才知道德平正在競爭撤地建市名額。

今年南福全省有三個地區,分別是南嶺地區、德平地區以及三陽地區三個地區在競爭一個撤地建市名額。

國務院就給了一個指標,本來,如果條件具備的話是沒有指標限制的。只是,德平這三個地區其實正經來說,還沒有完全具備國務院的撤地建市標準的。

在南福省委的強力推薦下,國務院最後也僅僅是勉強答應三個只選一個。這個答覆下來,當然引起了一陣子轟動。

現在,三個地區都昴足了勁頭想拔得頭籌。而德平地區在這三個地區里只能說是處於中流,在麻川市經濟大展以及天牆公路的大力拉動作用下,一年多時間使得德平拉近了跟處於上一位的『南嶺地區』的距離。

雖說麻川市經濟漲勢喜人,但德平太大了,落後地區極大的拖了后tui。

而跟下一位排名的『三陽地區』相比,三陽地區靠著老天給的旅遊景區一下了拔高了經濟增長率,德平,也僅比三陽地區強上那麼一點點,距離並不是很大。

所以,在三個地區的競爭之下,德平,並沒有多大的優勢。再加上德平是個內6地區,不靠海,全靠山吃山。所以,這次能否撤地建市,庄世誠和盧塵天這兩位德平的最高長官心裡沒底。

而且,德平地委班子經過商量分析,認為想壓倒『南嶺地區』的條件還不成熟,有的同志甚至認為,除非出現奇,不然,只能是天方夜譚了。

剛接到葉凡說是要帶中央黨校調研組過來的時候,一打聽到其中的組員們,庄世誠和盧塵天那眼皮子一跳,立即聞到了什麼矽以,這次二位領導才會不惜餘力喜迎一個閑散而又不是很正規的調研組。

葉凡這話出來,當然有為德平造勢的隱晦目地了。

在1983年2月15日,中央、國務院出《關於地市州黨政機關機構改革若干問題的通知》,指出要以經濟達的城市為中心,以廣大農村為基礎,逐步實行市領導縣的體制,使城市和農村緊密結合起來,促進城鄉經濟、文化事業的展。

撤地建市雖說只是換了個說法,官員級別職位也僅僅是換了個名頭,但實際上的利益和展地位卻是大有所不同。不然,為何大家競爭如此ji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