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粵東是不是有大動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粵東是不是有大動作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粵東是不是有大動作

「葉組長,說句實話,撤地建市現在的我們正跟南嶺地區和三陽地區競爭,三地的經濟差別不是很大,各方面條件也差不多。

如果德平沒有天牆公路和麻川市的大力展,我們根本就不敢有這種奢望。

只是,此一時彼一時了。既然調研組下來是搞調研了,關於我們德平經濟展,人民生活水平,城鎮布局等方面都可以作為調研組調研的對象。

而對於撤地建市,我們地委以及行署班子集體是昴足了勁頭,爭取拿下。」盧塵天話講得鏗鏘有力,堅決的表明了態度。

「崔部長、張部長、劉部長,各位同志,你們看呢,我覺得這倒是一個機遇。既然德平正在籌備撤地建市,各方面材料肯定很齊備的,我們要借用也非常的方便,這就是一個很好的調研題材。」葉凡笑道。

「嗯,看來,我們來得正是時候啊,哈哈哈……」崔一新當然不笨,既然是葉凡在提點,自然是人家早打了招呼的。既然下來了,為德平賣些力氣何樂而不為。

而張瑩月和劉震兩位副部長都表了態附和著支持葉凡的建議,四位帶頭人都同意了,其它組員還有什麼意見,自然是鼓掌贊同了。再說,德平的領導對各位同志也不錯,像神仙一樣供著。光吃不幹點事也說不過去。吃人家的嘴軟就是如此表現了。

「唉,這事可惜了,要是早點知道的話,也許葉組長真能給你們德平一個大實惠的。

雖說撤地建市要看指標,有一定的條件,經濟和人文各方面都得達標才行。

既然南福省委都同意了你們德平地區參與競爭,說明你們已經擁有了達標的條件。

當然,達標是一回事,能否真的達成又是另一回事。但是,這其中當然也有竅mn可尋的。任何事,都是有最短的那條路的。」這時,崔一新裝著一臉惋惜樣子,說道。

「崔部長,你是想說葉組長受到總理親自接見的事?」這時,劉震副部長故意問道。

「呵呵呵,正是,想必德平的同志都看過電視了。前幾天,葉組長親自受到了總理接見,而且……」劉震講到這裡見全部眼光都盯了過來,特地停頓了一下才說道,「而且,有幸跟總理同桌在釣魚台國賓館共用午餐,可喜可賀啊1

劉震一講完,葉凡同組的同志倒沒引起什麼sao動,因為大家早sao動過了,現在心裡還是有些羨慕的。不過,德平的同志卻是有些ji動了。

只見孫國棟副書記站了起來,說道:「那還真是大喜事了,說起來慚愧,那天晚上正好我們地區電視台在調整大修,所以,停了三個晚上的電視信號。在坐的本地幹部估計沒人知道,說明我們德平的信息方面還是差了不少,地區電視台得加大拔款力度,進一步改善條件。要把宣傳落實到位……」

「唉,聽到這個消息,我有些痛心埃人言說,近水樓台先得月,要是早點給葉凡同志聯繫上就好了。只要在總理面前說出德平二字,那也是德平的榮耀。可惜了……」常務副專員趙車城差點扼腕嘆息了。

「來,我們德平的幹部同干一杯,為我們德平本地走出去的幹部葉凡同志能有這樣的榮幸同干一杯。」庄世誠和盧塵天一起站了起來,舉起了杯子,現場氣氛更是熱烈了起來。

一個個官員全火熱著心情,知道德平二巨頭其實在bang葉凡,自然是想從調研組撈到什麼好處了。

所以,這些官員全上前輪番向xiao葉同志展開了轟炸,當然,葉凡帶來的幹部他們也沒放過。只是,葉凡遭到的酒水轟炸是最ji烈的了。

「其實,我得感謝德平的兄弟們,同志們。剛才趙專員說可惜了,其實,我覺得還不晚,咱們還來得及。我給德平的同志介紹一個人。」這時,葉凡雙手輕輕一按,包廂里頓時安靜了下來,他指著一位臉s紅潤的中年人介紹道:「同志們可能不認識他,但是,我相信,他對於你們德平撤地建市肯定很有幫助的。」

「這位領導是……」盧塵天舉著酒杯第一時間就挨了過去。當然知道葉凡在拋磚引yu,肯定大有用意。

「他就是國務院辦公廳秘書二局局長錢光同志。」葉凡呵呵笑道。

下一刻,錢光同志當然也遭受到了跟葉凡同樣的命運,面對德平這些幹部們的熱情,錢光局長還有什麼話說。

醉熏熏之後答應儘力給以推薦什麼的。其實,錢光同志並不是個酒醉后就能拿下的同志,當然是故意裝糊塗,賣的是葉凡一個面子罷了。

因為,錢光同志跟中辦秘書局局長張衛清是鐵竿好友,是張衛清推薦到葉凡身前的。

其實,剛開始時聽張衛清說過後,錢光還以為張衛清想請自己照顧著葉凡這個從地方來的幹部。哪想到人家葉凡這段時間的表現太搶眼了,現在兩人jiao往,完全調了個頭,變成以葉凡為主,他為輔了。

前幾天在燕京某個晚上,錢光跟張衛清同桌喝了點酒,感嘆這世上變化之快。張衛清聽了后隨口問他為什麼有如此的感慨,錢光才說出了葉凡最近的搶眼表現,兩人都唏噓了一陣子。

散席后,葉凡被庄書記請去了。

「魚桐大案破除,可喜可賀啊葉書記。現在又拿到了中央黨校進修名額,估計培訓完后可以更上一層樓了,三喜臨mn。」庄世誠一臉真誠的笑著賀喜了。

以前,庄世誠看葉凡,是當後輩下屬對待的。不到一年時間,葉凡的成長度之快令得庄世誠在心裡嘆息不已,只能歸根於『青出一藍而勝於藍』這句俗語了。此時此刻,庄世誠已經把葉凡提高到同等論jiao的地步了。

「破案子,是我的本職工作。至於說黨校學習,說句實話,這是人家硬塞給我的,事前我是一點不知情。至於說培訓完后提拔,只能是子虛烏有了。就我這個年齡,再上一級,至少還得等上三年五年不等了。不過,不管怎麼樣,我還是得借庄書記吉言了。」葉凡謙虛的說著。

「你沒去爭取,那這名額是粵東省委組織部給的?我可是聽說這名額不簡單,全省就兩三個名額。為此我們南福還上過省常委會討論的。就是我,也想去碰碰運氣,不過,很遺憾,最後落選了。」庄世誠顯然有些不相信。

「庄書記,您是我的前輩,我何必騙你。聽說我進黨校學習,是趙昌山書記點的將。」葉凡說道。

「噢1庄世誠點了點頭,若有所思。看了葉凡一眼,終於沒忍住記另有意思了?」

「我想也是,按理說應該是向好的方面展。不過,要說提拔應該不可能了。

即便是黨校學習完后回來也不過一年多時間,再說我政績足夠,資格的確的差了一些。

在這個論資排輩關係網佔了大頭的非常嚴重的體制生活內,想要越制,是很難的。

所以,對於這方面,我是無所謂了。安心等上幾年再說。只不過,下一步趙書記會給我一個什麼位置,我也是有些期待的。

我想,趙書記會不會叫我去海州或者深德市這些城市去擔任一任的公安局長。」葉凡也有些拿不定趙昌山的想法。

「想法在他心頭,咱們只能是琢磨了。不過,趙昌山書記這個人,從他目前的情況看,在穩定粵東全省局勢情況下穩步推進對於常委會的掌控力度,這個,就是他現階段最大的目的。

粵東,太複雜了。他是經濟大省,排名全國前三甲。粵東的省委書記必定會是政治局委員,再加上粵東緊靠香港、澳mn,地理位置也非常獨特。

所以,粵東,是兵家和政治家都要爭取之地。一個在各方都關注著的大省,當書記也是頭腦得很。

沒有大智慧,大決心的人,是很難掌控粵東局勢的。」庄世誠口氣中充滿了佩服。

「嗯,我也感覺到了一些。雖說只是觸及一點皮mao,但往往衝突起來能要人命。一句話就能捋了帽子,一件事就能惹來調查組。在魚桐,我已經被人查過好幾次了。當時的魚桐,都快成省里高層搏弈的戰場了。幸好,還行,運氣還行。不然,也許,倒下了。」葉凡心有餘悸。

「葉凡,我總感覺粵東是不是將有大事生。趙書記叫你去黨校學習,這是好事。一來代表著,他看得上你。

二來,培訓完后肯定會委以重任的。按你目前的職位來說,去什麼地方治一方平安是很有可能。

不過,粵東高層的一些糾葛,我希望你回去也多注意關注著這些方面。即便是聽來沒用,可以在心裡先作個準備。

多琢磨省里高層的心思,有助於你開展工作。也不會讓你的工作偏離了領導航線。

雖說咱們都是國家幹部,一切以國家的事為準繩。但是,國家的事終究是要以人為本去執行的是不是。

所以,要辦好事做好工作,我們先得領會領導意圖才行,有時,領導的意圖也是代表國家的意圖是不是?」庄世誠倒真關心葉凡,一字一句都飽含著對葉凡的關心。

當然,庄世誠把葉凡當成了鳳家人看待也是個原因。還有一個原因是葉凡的直拗,真誠,對庄世誠的真心也是庄世誠很欣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