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動林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動林天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動林天

「這些,我也一直在琢磨。不過,領導的意圖也是太難琢磨了。有時你琢磨錯了方向,反倒受其害。所以,度的把握,省時奪勢是相當關鍵的。」葉凡點了點頭,余光中看見庄世誠最近好像蒼老了一些,知道他為德平的事bsp再加上盧塵天也不是個示弱的專員。盧家在省里氣勢也相當的大,庄世誠也相當難做。

德平這個掌mn人,遇上一個擁有著強大家族支撐著的專員,自然是庄世誠的不幸。不過,聽說庄世誠跟盧塵天的關係表面上還行,暗地裡怎麼樣就不清楚了。

「庄書記,撤地建市勢在必行,得爭取全力拿下。」葉凡轉移了話題。

「當然,我們已經準備好,背水一戰了。這對德平來說,是個天大的機會。地區,其實,對現在的我們來說,是代表著貧困和落後的標誌。咱們省14個地區及市,有9個市五個地區。

這五個地區經濟等各項指標在全省都排在倒五的。要擺脫貧困,展經濟,先就得把地區轉換為『市』才行。

幾個字的差別,代表的德平形象,以及德平獲取的利益是大為不同。為了德平的未來,這次機會我們不會放棄,在明知不敵南嶺地區的劣勢下,我們也得力爭上遊,要犧牲,也得犧牲在戰場上。

不過,目前最嚴峻的就是一個在省里很難獲得通過。省里話了,撤地建市,南嶺、德平、三陽三個地區只推薦其一到國務院審批。所以,省里領導的意圖也相當關鍵了。

我已經跟盧專員商量過了,相信省里的盧部長會全力爭齲不過,就一個盧部長,實力也太單薄了一些。唉……」庄世誠大有深意的看了葉凡一眼。

「你是想我去說動齊叔。」葉凡直接說道。

「這事我知道很難,省里高層也有些擔心。畢竟,推舉上去的地區如果不能獲得國務院通過那是大丟省里領導的臉子了。他們的壓力也相當的大,這事一旦捲入進來。要是真的失敗了,將受千夫所指。更糟糕在省里強勢推薦的這些常委們將受到對手的強裂遣責,甚至攻擊。所以,我知道你跟齊書記的關係,但是,我不敢叫你出面去遊說一下。我是怕啊!是真怕了1庄世誠倒出了個中原為,倒也真誠。

「這個,的確有些為難他們了。如果我去說,他們看在面子上勢必答應。這樣一來,已經把他們推到火爐上燒烤了。

而你們德平,也將進入一個大火爐中,能否最終破繭成蝶,就得德平的同志萬眾一心,拿出勇氣來直擊而破。

當然,國務院方面,其實,庄書記也可以考慮去找找他了,這是大事。想必只要他肯提點一下,撤地建市,在條件允許範圍內,通過的機率很高的。」葉凡隱晦地扯到了鳳家頭上,斜了庄世誠一眼,呷了口茶,又說道,「當然,庄書記對我有知遇之恩。我的態度就是你是什麼態度我就是什麼態度。」

「謝謝1庄世誠有些感動了,說完后陷入了深思當中。一隻煙chou完,才有些苦澀,淡淡說道,「其實,我跟他的關係只是上輩人墊定的。

就是我現在這個級別職位,也不能入他們家法眼的。至少也得到副省部級了才有些份量。

不怕你知道,我在他們心中,可有可無。老人家會推我坐上地委書記寶座,也是在還我父親當年的一xiao份子情份。

這就是能力跟份量是對等的,如果我現在是南福的常委副省長,我倒是可以去京里找他了。

想必他也……怎麼說呢,說土點,就是把我當盤菜了。不然,我還是一xiao碟可有可無的酒前xiao點心罷了。當然,這個,我不能怪誰,只能說是我庄世誠太不爭氣了一些。

一個如此龐大家族。甚至一個政見集團,多少事需要他在頭腦中構思揣摩調和。

雖說他早就退了,但是,新生一代還沒成長起來,都把他看成是那一集團的掌舵人。

做大事時須得看他臉s行事,在方向xing方面,更是把他當成一指揮官了。

他,也很難。xiao事,我真不想再去擱這臉皮。再說,一個集團,資源也是有限的。要幫什麼人暫時不能幫什麼人,他們都有打算的。不可能胡1uan出手,1ang費人脈資源不說,而且,會傷害了重要成員的心理。一個當家人,真不是那麼容易做的。人前風光,人後,卻是……」庄世誠居然撂出了他跟京城鳳家的關係,可見,對於葉凡,他是相當信任了。

「哪關於撤地建市,你的態度是?」葉凡點了點頭,問道,雙眼盯著庄世誠。

「幹了1庄世誠把茶杯重重地往桌上一叩,話並不重,但份量重葉凡明白。

「行,幹了1葉凡點了點頭,看了庄世誠一眼,笑道,「實在不行,算啦,到時再說……」

葉凡在臨走前打了一啞謎,令得庄世誠那本來有些悲壯的心境又被攪起了更大的風1ang。知道葉凡肯定有事沒說出來,肯定對於自己德平的撤地建市有大幫助的方面。

庄世誠當然不會明白xiao葉同志的心思了,因為,xiao葉同志的名片盒裡正躺著國務院總理秘書組長陳原野的si人電話。

這個電話,其實不是陳原野的,是總理特別jiao待的電話,是總理給的要緊的人想聯繫上他的保密電話。

所以,只要有人打來,不管什麼情況,何時何地都得接。當然,除了在飛機上了。

葉凡當然也動了這方面心思,德平的庄世誠對自己有恩,有恩就要報,這是葉凡做人的一向原則。

如果撤地建市進到了國務院審批層次,實在不行時只好借彙報案情為由頭去旁敲側擊一下了。雖說這樣子做總理肯定會明白的。但對於自己來說,可就是一個巨大的考驗了。

搞不好總理會認為自己狗咬耗子多管閑事,一靶子把自己打入冷宮很有可能,而且,機率很高。當然,葉凡也不是蠢貨,他也有兩手準備。

即便是要去當說客,自然也要有拿得出手的案件證據才會去的。至於給德平隱晦說情的事,把它變成一點擦邊球了還是行的。關鍵要看到時候時總理的心境了。

這個,也只是一個只有老天才會曉得的事了。當然,能不走這一步,葉凡絕對不會去走的。

第二天,調研組開始有針對xing的對德平展開了調查。庄世誠專派了地委秘書長鄭志明同志全面陪同配合,一切都為調研組開道。從德平領導層面來說,已經是最高規格的接待了。

中午時分,葉凡剛躺下想休息一下子,鐵占雄電話到了,破口罵道:「林天民那個老貨,真他娘的氣人。今天又跟我死扛了,還指責我怎麼怎麼的,擺的就是個老資格,媽的,真想上前一頓子拳腳幹得這老傢伙滿地找牙玩。」

「鐵哥,他怎麼會一直跟你作對,是不是有什麼事牽扯著?」葉凡有些納悶。

「跟你們粵東有關係。」鐵占雄哼道。

「怎麼又扯到粵東去了,怪事啊1葉凡心裡一動,說道。

「前次你不是帶了陳布和到京里,他不是正『代』著粵東省公安廳長一職。現在轉正的問題,還有,擔任粵東省政法委第一副書記的事在公安部有些麻煩了。

林天民指出,魚桐八八慘案生,陳布和當時在粵東,也負有領導責任。雖說現在案子破了,但是,陳布和的能力顯然不足以擔任省政法委常務副書記以及公安廳長兩職。

你知道,我是堅決支持陳布和的。本來部里沒人吭聲了,可是經林天民一攪和,形勢斗轉直下。

雖然最後經我再三言辯,部長才拍板了先擱置再議。不然,估計今天被林天民打了『一槍』之後,陳布和沒戲唱了。

雖說公安廳長的任命,這個是你們粵東本省的事。但是,公安工作的特殊xing,未經中央政法委和公安部批准,你們粵東說的也是不算數的。

只有雙方達到一致的高度,才能上位。再說,粵東是大省,公安廳長人選也的確重大,部里從來都很重視的。」鐵占雄倒出了原為。

「林天民,這老傢伙好像打不死的xiao強。老鐵,要不咱們採取些非常規手段,拿了他怎麼樣?當然,從他的侄兒林天處下手。」葉凡的口氣有些yin森森的。

「怎麼拿,你說,這次老鐵聽你的,這傢伙太氣人了,不拿不行了。」鐵占雄哼道。

「我叫人出馬,咱們隱在暗中不出面。先用特殊手法試一下,也許林天是個孬種,不經意就道出什麼來了。而且,咱們以敲詐鈔票為由頭去干,跟古墓被盜不要扯上關係怎麼樣?」葉凡出招道。

「幹了,乾死他娘的龜孫子的xiao林子。」鐵占雄二話沒說,叫道,看來,這廝被氣得不輕。

晚上,李強和陳軍二人被葉凡給招到了德平。

想不到鐵占雄真用心了,居然在晚上8點鐘就到了德平,跟葉凡si底下聯繫上后,不久,賀海緯也到了,三人靜等著深夜了。

不久,陳軍扛著一個麻袋閃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