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章連續抓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章連續抓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章連續抓人

「沒人現異常情況吧?」葉凡謹慎的問道。

「沒有,這傢伙在家裡正跟一nv人鬼hun。我那yao很靈的,一熏下去,這傢伙就有些mimi糊糊了,輕鬆搞定,當場打暈。」陳軍笑道,這廝用的自然是葉凡從特勤敲詐來的mi香之類yao了。

這個東東,特勤科能組那幫老傢伙倒是頗為研究了一番,搞出來的東東絕對好用。想不到此刻被葉凡用來『幹壞事』了。

「用水潑他醒來。」葉凡哼道,三人戴上了特勤專用的變聲嘴罩,當然,臉上也遮了起來。

「醒了就醒了,別裝了。」葉凡哼道。

「你們是什麼人?知道我是誰嗎?」林天睜眼一看,大聲吼叫道,樣子,相當的囂張。

「公安局長就牛bi啦!媽的,給他來兩下1賀海緯說著話,走上前照準林天的下yin部就是狠狠的兩腳下去,踢得這廝直啊啊慘叫。葉凡心裡一顫,暗道老賀同志什麼時候也學會了yin狠,這要是把林天踢成了『xiao林子』,那這傢伙一輩子就好了。

「說吧,錢藏什麼地方,沒有1ooo萬就等著到地府跟牛頭馬面喝茶去吧。」鐵占雄淡淡哼道。

「我哪有那麼多錢,各位兄弟。我林天只是一個吃公安飯的,拿點死工資,就外快也不多,湊幾十萬還行。1ooo萬,打死我也拿不出來了。」林天是睜著眼睛說瞎話。

「這戲演得還真是像,林天,別把我們當傻子。大喬xiao喬開的娛樂城是怎麼回事,別打馬虎眼說你不清楚。大喬xiao喬的底我們早知道,不然,問你要錢,呵呵,敢把你綁這裡來就敢送你到西天。」賀海緯冷冷哼道,十足的像個惡魔。

「跟我沒關係,那是她們cao皮rou生意賺來的。我只是負責保護她們,平時吃喝不要錢罷了。」林天還是不願意招。

「是嗎?」葉凡不想再嗦了,上前,身子一陣子爆響,不久,那『分筋錯骨手』施了出來,林天肌rou塊在塊塊如bo1ang狀起伏著,臉全變形了,扭曲成快湊一堆了。

「我……招……」林天終於沒熬住,這傢伙整天玩nv人,估計那身子骨早給掏空了。這種手法,要意志剛強者才能熬過去。顯然,林天不屬於那一類人。

葉凡走上前去,一節節複位,嘴裡哼道:「說吧,錢藏什麼地方?」

「在唐麗枝哪裡。」林天噴出話來,葉凡和賀海緯都有些訝然了,因為,唐麗枝是德平地委委員、宣傳部部長,一個四十來歲的nv人,難道林天喜歡嫩牛吃老草。

不久,唐麗枝如法炮製,被李強用麻袋裝到了這裡。這nv人倒也難纏,足足用了一個xiao時,加上林天這個證人,唐麗枝也軟蛋了。

招出了有5oo萬的現金在老家。李強和陳軍連夜趕往唐麗枝老家,幸好路不遠,在她家老父親的那個清朝時祖上打制的老式大g里掏出了5oo萬。而剩下的5oo萬全被她拿去送人了。

「送給誰了?」賀海緯冷冷哼道。

唐麗枝不吭聲。

「呵呵,有這5oo萬足夠你把牢底坐穿了,不要妄想著還能翻盤。」賀海緯脫下了頭套,葉凡跟鐵占雄也不慢,都拿掉了。

「賀書記,怎麼是你?」唐麗枝那臉上,終於1u出了絕望神s。而一旁的林天,也差不多,臉s頓時變得蒼白如紙,頭也垂了下去。要知道,賀海緯現在是省紀委書記鐵托的鐵竿助手,有他出面就代表著鐵托來了。鐵托一出,還有什麼指望?

「說了吧,別bi我,很痛的。」葉凡冷哼道。

「想不到我林天會栽在你手上,當年,你到德平麻川縣上任,第一天就跟我賭了槍法,結果我林天敗得很慘,在全局幹警們面前丟盡了臉面。今天,我林天連命都要栽在你手上,這是命數,哈哈哈,命數使然,造化nong人啊1林天突然瘋了似的沖葉凡狂笑了起來。

「說吧,送給誰了?」葉凡不理他,化音mi術炸然使出形成一股無形的衝擊bo沖向了唐麗枝。

「馬國正。」唐麗枝微微一震,艱難的吐出了這三個字。

馬國正三個字一出,賀海緯和葉凡以及鐵占雄三人,那臉s頓時凝重如山,想不到居然牽扯出了省政法委書記馬國正來,此人可是省委書記郭朴陽的忠實跟班。

事態一下子嚴重了起來,郭朴陽的郭家也是京城豪mn,不簡單的。要動馬國正就等於跟割了郭家一刀。而且,馬國正在南福省來說,是郭朴陽的鐵竿跟隨者。更何況,估計這事沒準兒還牽扯著省委書記郭朴陽都說不定。

「難怪,馬國正聽說當初上位,是林天民一直在推舉的,原來如此。」鐵占雄冷冷一笑,看了看林天,說道,「這麼多錢,打哪裡來的?」

「還能打哪裡來,官員有這麼多家底子,無非一個貪字,唉……」林天嘆了口氣。

「貪,誰送的,都有什麼人?」賀海緯步步緊bi。

「記不清了,太多了。」林天搖了搖頭,還想打馬虎眼。

「是嗎?」葉凡冷冷一笑,突然從桌子chou屜里掏出了鐵托送給自己的那條『睡麒麟鎮紙』,哼道,「認識這個嗎?」

「不認識,什麼東西?」林天還想打馬虎眼。

「呵呵,唐朝古墓的雕座圖,有兩條,二合一能顯示古墓位置。此墓就在金桃鄉的『蟠桃影視山莊』內。別以為天下的人全是傻子,這睡麒麟,說句實話,你叔叔林天民處應該有一條吧。」葉凡哼道。

「你胡說,什麼東西?」林天被戳中痛處,吼叫了起來。估計還幻想著其叔叔林天民能出面救他吧。

「吼個mao1陳軍上前,狠狠地甩了這廝一耳刮子,那廝那鼻血一冒,連牙齒上都掛著鮮血,一下子又老實多了。

「別指望著林天民了,他,救不了你。」葉凡冷哼道。

「你這話什麼意思,我們乾的事跟我叔有屁關係?」林天嘴很硬,反正豁出去了,準備死保林天民了。至少,自己的兒子老婆還有人代為照顧著。要是給葉凡一窩子端了那就什麼都沒指望了。

「行!你不說也行。想必你的兒子也不想要了是不是?我可是聽說他從xiao你就送到了美國聖羅堡丁中學讀書了。一年的學費就是1o萬美金。這麼昂貴的貴族學校你一個國家拿工資的人也上得起,天方夜譚罷了。給你一個選擇,你兒子的事我們可以裝著不知,可以不管他。你以前給他的錢我們也不再查了,抓大放xiao,是我們的想法。」葉凡拋出了重磅炸彈,差點炸mng了林天。

這廝一臉恐懼,嘴顫慄著,全身打著擺子,一臉絕望地望著葉凡,叫道:「惡魔,惡魔……」

「叫我惡魔也罷,你選擇好了沒有。」葉凡哼道。

「你確定你剛才講的條件,咱們這些當官的,沒一個講話算數的。坦白從寬,把牢底坐穿。體制內的人,都不是傻子。」林天突然冷笑出聲了。

「你只有一條路,那就是選擇相信我葉凡講的話。不然,要nong回你的兒子跟家人,我們有的是辦法,你信不信?」葉凡雙眼寒光閃現。

林天在chou了第五隻煙后,終於道了出來,嘆道:「林家完了,那睡麒麟鎮紙的確在我xiao叔林天民手中。

當年,這東西還是從麻川縣以前的縣長江槐冒家裡得來的。當時一個偶然機會,我在江槐冒的辦公桌上見到了這座麒麟鎮紙。

只是覺得有些怪異罷了,並沒怎麼放在心上。後來,無意中聽到一個傳說。說是麻川縣在唐朝時還出現過一位異姓王爺,叫庚古。

此人隨皇帝征戰了幾十年,死後要求魂歸故里。就葬在金桃鄉,不過,沒人知道他的墓在什麼地方。聽了這個傳說后我注意到了,到處搜集這方面的有關傳說。

終於從一姓江的人家裡打聽到,說是那叫庚古的王爺本來是姓江的。死後那墓地是用麒麟鎖鎮的。

而且,給後代子孫留下了一對麒麟鎮紙,傳說是用來開啟墓葬的鑰匙。王爺為後代了孫們想得周到,真到江家敗落到沒法子時可以打開他的墓葬,從裡面拿出一些陪葬品重新振興江家。

估計是傳了這麼多代,江家人自己也給搞1uan了。這麒麟鎮紙就剩下一半在江槐冒手中。」

「爾後,你們使計陷害了江槐冒,得到了鎮紙。」葉凡淡淡補說到,看了林天一眼,又說道,「不過,就一半鎮紙,你跟林天民怎麼可能確定墓基位置?。」

「xiao叔也是在一個偶然情況下現的,說是鎮紙上有股投影反sh出了一些虛影,好像是一個地方。不過,很難辯認。我偷偷查證過,走訪了一些老人,終於揣測到了就在金桃鄉。」林天說道。

「後來呢?」鐵占雄問道。

「我們組織了一批人大種桃樹,其實,當時金桃鄉已經有許多桃樹,只是補種一些形成規模罷了。當然,那個時候是麻川縣的副縣長韋不理鼎力相助的。種桃的目的當然是為了掩人耳目,搞定古墓這些事罷了。」林天嘆了口氣,反正也無所謂了。

「賣了多少錢?」葉凡問道。

「四千多萬,還有幾件還沒脫手,在我叔手上。」林天說道。

「都還有什麼人牽扯其中?」賀海緯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