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零一章大魚浮出水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大魚浮出水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大魚浮出水面

「這事,當然不能讓太多人知道。當時盜墓請的都是江湖中人,那些人很秘密,我們付了巨額工錢的。

就是我也不清楚他們到底是一夥什麼人。幹完事後人家全消失了,你現在叫我去找也找不出來。

不過,當時這事是一個叫瘋子的人去聯繫的。此人聽說在水州搞得有個地下jiao易所。

專mn就是地下走si一些古董貨s的。以前的聯繫電話全換了,現在,就是我也聯繫不上他。」林天說道。

「老鐵,這事很嚴重,我們該從哪裡著手,去找哪位領導?」葉凡問道。

「按理說應該找部長,不過,部長跟林天民的關係有些曖昧。所以,這個,我不敢確定。部長這一關肯定是行不通了。只要他透了一點,林天民很可能立即消失,咱們又是一場空。」鐵占雄一臉嚴肅,說道。

「不管怎麼樣,先把林天以正常手段挪到什麼地方去幹些事兒,不能讓林天民懷疑了。」賀海緯說道。

「這事乾脆叫鐵托書記出面,以省紀委要核查某些幹部為由頭。把林天chou走配合審案。審案期間不能聯繫任何人,手機關機,這些都屬於正常的事是不是?想必林天民不會事事上心的。」葉凡說道。

「嗯,我馬上跟我哥聯繫。」鐵占雄打起了電話。

鐵托聽了后也感覺事態太嚴重了,居然涉及到省政法委書記馬國正和公安部相當有份量的副部長林天民。

這麼大的事即便反應給中央某位同志,也許人家也有很大的顧慮,畢竟,這是在跟京城郭家相鬥,牽扯的方方面面太多了。馬國正除了郭朴陽外肯定在京城還有後頭家的。

而林天民作為一個有份量的副部長,肯定也有後頭的。這麼多後頭湊一塊,就是一股不xiao的可怕力量。誰都得度量度量,即便是拿下了林天民,估計也會被這麼多勢力記恨上去。

「先把『瘋子』查到,抓到盜墓的人,有了證據再伺機下手。」葉凡建議道。

賀海緯連夜趕回水州,不過,考慮到保密的需要,就是省紀委都不敢保證安全。

也許,裡頭就有馬國正安cha的人手的。一旦走漏風聲就可能釀成巨大的不確定xing。所以,葉凡直接從獵豹,叫張強借了一個班的人馬過來配合賀海緯查證。

這一次馬尚志副師長沒有反對,估計是前次受到過鎮東海的警告后也老實了許多。知道張強就是葉凡的跟班,有啥行動估計都是葉凡在指使。

其實不然,葉凡不知道,馬尚志在暗暗咬牙切齒了。這恨,自然是深埋心底了。覺得葉凡太囂張,根本就沒把他這個獵豹實際上的指揮官放眼中。

當然,葉凡本來想去找費家的費滿天省長,不過,也有一些顧慮。費家的費一桓在有可能進入九常之一的非常時期,肯定不願意去捅這個馬蜂窩子的。畢竟,那邊也是一股不可xiao視的力量。

思前想後,葉凡牙一咬,決定實在不行只好直接找總理了。總理是一個非常正直,有大魄力,在民眾中聲譽非常高的人。葉凡相信自己的眼光,總理肯定會毫不手軟,重拳出擊的。

第二天,鐵托很高效。還真給他找了個機會,安東省那邊有二個正廳級官員落馬,正好向南福這邊鄰近省出了請求協助調查的要求。

所以,鐵托借東風,立即以文件形式chou調了德平地區公安局局長林天去配合。當然,其它地區也chou調了人手。當然,實際上林天已經葉凡秘密關押在了蟠桃影視山莊一座民清古居內。

葉凡叫陳軍和李強帶了幾個人看守著,倒是唐麗枝方面,葉凡跟庄世誠知會了一聲。奇怪的是庄世誠也沒問什麼。只是jiao待下邊說是唐部長有事請假了。

葉凡跟著調研組正常調研著,鐵占雄和賀海緯加入省廳的於建臣,副廳長,以及水州市公安局局長盧偉四人一起行動,秘密抓捕一個叫『瘋子』的人。

這次為了保密,省紀委和省公安廳都沒用人。用的全是盧偉家族中出來的幾個壯漢,以及獵豹張強帶的一個班。

因為,馬國正是政法委書記兼省廳廳長,不得不防,此人能量大著,再加上林天民這個副部長,在公安政法系統都不穩當的。

二天後抓捕了『瘋子』,盜墓一夥六個人除了二個下落不明,其餘的四個全部落網。

一番審訊下來,只是查出了盜墓的具體情況,至於說林天民、馬國正什麼的,他們都不清楚。他們只知道一個外號叫『瘋子』的人。

葉凡準備直接出手了,帶著這些證據晚上偷偷飛到了都燕京。跟陳嘯天一老一少,兩人潛進了林天民家裡。

林天民作為副部級大員,也分到了一座xiao別墅。當然,不是很大,畢竟,京城之地,地價房價什麼都貴。

兩個七段以上的高級盜賊溜進有武警守衛的副部級高官家裡,好像也不是什麼難事,很是順當就進去了。

屋裡陳設簡單,並沒有想象中的豪華不可一世。一套仿古的明清傢俱,書架書桌都是仿古的山寨版貨s,沒有一件真稱得上古董之類的昂貴玩意兒。

這個,自然是林副部長在作秀了。

搜遍了房子,沒現什麼有價值的東西,至於說睡麒麟鎮紙,更是沒見到蹤影。

一老一少有些喪氣著出來了。

「別急老弟,林天民不可以隨便藏這些東西的,應該在最安全的地方。也許,毀了都有可能。」鐵占雄在電話裡頭安慰起葉凡來。

「是安全的地方往往最不安全,最不安全的地方往往最安全。毀了睡麒麟應該不會,聽林天說是林天民ting喜歡那座鎮紙的。這東東一般都放在辦公室上當裝飾品。」葉凡講到這裡,突然大叫了起來,「辦公桌,不會,媽的,不會放他的辦公室里吧?」

「他的辦公室里沒有這個,我進去過。」鐵占雄十分肯定,說道。

「老鐵,你說說,他的xiao孩子在美國讀書,林天民在美國會不會買得有別墅之類東西。」葉凡問道。

「嗯,這是一種可能,也許,睡麒麟就放在美國的辦公室里。像咱們這種人,辦公室在什麼地方都不缺的,書房也叫辦公室。」鐵占雄答道。

這事倒是好辦,盧偉家在美國有公司,請人去查了一番,還真給查到林天民在美國賣得有一套三居室。就12o平方左右,也有個xiao書房,潛進去一看,失望,沒現什麼有價值的東西。當然,這套房子被作為證據材料傳了回來,價值5o萬美金。

葉凡又趕回了德平。而鐵占雄也趕回了燕京,1u了一次臉后又趕回了德平。

晚上,茶樓里坐著三個有些鬱悶的傢伙。

「到底藏在什麼地方,睡麒麟太重要了。還有,林天不是說還有幾件古董沒出手,估計跟睡麒麟藏一塊了。」賀海緯喃喃道。

「會不會是林天在說謊,他知道林天民的藏東西所在地。」鐵占雄哼道。

「這個沒準,估計八成不會。為了自已家人,林天也是豁出去了,哪還能顧及自己xiao叔。像這種秘密東西,林天民不讓侄兒知道也正常。」葉凡淡淡說道。

三人決定再審林天。

這次是全面積搜網,一點xiao事都挖了出來。終於現了一個xiao疑點,聽說林天民跟虎山監獄的獄長宋開嶺是xiao,從xiao好得同穿過一條ku子。宋開嶺的獄長位置就是林天民拚儘力氣拿下的。

葉凡到了虎山,先去宋開嶺的家裡逛了一圈下來,除了滿屋的洋酒香煙,沒現什麼。

最後,這廝利用公安部警務督察局副督察長身份倒是順利進入虎山監獄督查了,賀海緯成了xiao跟班,宋開嶺也是一臉熱情的把他們迎進了監獄。

葉凡裝模著樣巡視了一圈下來,提問了幾個犯人,問了獄警們有沒動手施暴等等遮掩的話題,這些,當然都是玩的噱頭。

最後,到宋開嶺辦公室坐坐。這一坐,差點坐爆了眼球,葉凡現,那座久尋不到的睡麒麟鎮紙,居然堂而皇之的擺放在宋開嶺的辦公室上。葉凡借故把宋開嶺支走了一會兒,賀海緯立即tou拍了下來。在屋裡搜找了起來。

另外三件唐三彩居然也在內屋,宋開嶺中午休息時的一個xiao書架上。跟幾本馬列主義,mao澤東思想文集擺放在了一起,這個,賀海緯當然也不慢,全拍了。

兩人不1u聲s離開了虎山監獄。

「媽的,居然藏監獄里。而且,堂皇的擺著,的確安全,厲害。」賀海緯佩服不已。

深夜,宋開嶺被葉凡秘密帶人抓捕,在證據面前,宋開嶺趕緊倒出了原為,說是這些東西都是林天民放在這裡的。

而且,林天民當初只是說這些都是仿製品,不過,他很喜歡。而林天民十幾年前在虎山監獄當過獄長,他說很懷念這段時間。所以,經常會回來在這間他曾經工作過的辦公室坐坐。

「可以抓捕林天民和馬國正了,這事老鐵不能出面,遭人忌恨。你也不能出面,你現在位低職低,遭人盯上就麻煩了。如果要算的話,你只能算個配角。」葉凡對賀海緯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