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零二章看小葉的面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看小葉的面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看xiao葉的面子

「嗯,這事,找誰最好。」賀海緯點了點頭,知道滋事體大,充英雄是沒用的。

「我去找人,你等我。」葉凡簡單說完后帶上一切證據到了京城,聯繫上費一桓后倒是見到了他。

費一桓在西園也有一座別墅,平時他一家人都住在這座別墅里。只有遇上重大的節日或事時才會回費家莊的老家。

當慎重地審視完一切證據材料,又問了許多問題后費一桓陷入了深思當中。

良久還沒動靜,葉凡有些不耐煩了,說道:「費書記,如果實在不行我可以從另外一處下手的。」

「你,還是沉不住氣。這樣的人我費一桓都不敢下手,還能坐這位置嗎?」費一桓淡淡的掃了葉凡一眼,有訓叱的味道。

「我……是有些急了。」葉凡臉微微有些紅了,感覺是把費一桓看得太低弱了一些。

「葉凡,有些事,你在干之前最重要的是要審時度勢,你要注意分析,琢磨一下這裡面的各方牽扯,一旦這事捅了出去,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會影響到哪些人?

這些人對你的態度會怎麼樣,這件事是否會給你帶來什麼利益。你是否能受得了這些人的反撲之力。

力不不逮之時,這功勞就得讓給別人。當然,這種害蟲必抓,不然,何以正國。

而抓的方式可以有多種方式,你可以不出面,轉手於人等等。相信這個你也懂的……」費一桓倒是一臉嚴肅的談了起來。

「嗯1葉凡應了一聲。

「你先回去,一切正常的工作,別節外生枝。」費一桓說道。

葉凡一臉鬱悶著回到了德平專心調研,乾脆不管這事了。賀海緯和鐵占雄自然望眼yu穿了。不過,三天了,京城裡一點動靜都沒有。

第四天,傳來一個令人悲哀的消息,公安部副部長林天民同志在家中病逝,享年58歲。而南福省政法委書記馬國正居然是被郭家的郭朴陽書記親自下命令,省紀委鐵托書記重拳出擊,抓了。

至於德平的林天和唐麗枝以及還有幾個xiao嘍,是被賀海緯這紀委副書記抓獲的。

「政治是妥協的藝術,我總算是明白了一點,這次的事不虧,呵呵。」鐵占雄一臉大悅,掃了還有些鬱悶著的葉凡一眼,又笑道,「老弟,知足吧,上頭不錯了。」

「不過,我有些納悶,葉凡,你到底找的誰?」賀海緯卻是一臉喜氣,雖說最後沒撈到大頭,但是,就是一個協助破案也讓老賀的檔案里增加了一筆不菲的政治成績。

至於說葉凡和鐵占雄,在這個案子中根本就是一個外人,從沒出現過。

這一點葉凡倒是很贊成,他本不想撈什麼功勞的。老鐵更是高興,因為,林天民一倒,跟他又沒扯上關係。而且,他總算是在公安部的副部長里排名不再墊底,上升了一位。

國務院辦公廳秘書二局局長錢光不虧是從那裡頭出來的,在他人指揮下,德平地委組織人馬,加班加點,完全按照他的方案重新搞了個撤地建市計劃書出來。

而這邊具體的實施項目也照錢局長的指揮快完善著,葉凡利用調研的空隙時間帶著盧塵天去了齊振濤家一趟。

「xiao子,得意是不是,到我這裡顯擺來了。」齊振濤還是躺在院中大樹下的一個竹椅子上,看見葉凡衝口而去。

「看你,一見到葉凡就這樣說他,人家顯擺什麼了。倒是你,屁大點一個官,整天就懂得訓人。葉凡,別理他。」齊振濤老婆風雅梅沒好氣搶白了老齊同志一句。

「你不懂,那xiao子有幸跟總理同桌吃飯了。晚上來不是來顯擺來幹嘛。聽說還帶了個黨校的調研團,在德平磨磨蹭蹭不知幹什麼?」齊振濤笑道,見盧塵天冒出頭來,招呼他坐下。

自然,齊家人對葉凡那種親人相見的熱情,也讓盧塵天心裡著實有些感嘆。不由得隱晦的看了葉凡一眼,感覺這xiao子好像ting有人緣的。自家侄兒盧偉跟著他hun,好像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葉凡,你跟總理吃飯啦,有出昔了。老齊,還別說,你看看,你都副部了,有幸跟總理吃過飯沒有。人家xiao葉就是有能耐。顯擺一回也是應該的。」風雅梅一邊笑著泡茶,一邊數落起自己的丈夫來。

齊振濤一下子被噎住了,半晌才有些訕訕然笑道:「還真沒這機會。唉,別說總理,就是副的也沒同桌吃過飯。」

不過,轉爾這廝又說道:「那個,只是這傢伙運氣好罷了。不過,的確有運氣。就是我們這些副部級,人家稱之為真正的高級幹部的,也沒幾個人有幸跟副總理一起吃飯了,那就更別說總理了。」

「齊叔,當時只是沾了魚桐88慘案的邊,所以,有幸親自到總理處彙報工作。賞了口飯吃,運氣,運氣,呵呵。」葉凡雖然說得謙虛,但那一絲得意還是難以掩飾的。

「釣魚台國賓館獨特吧?」齊振濤笑道,倒也感覺神秘。

「也沒啥,跟我逛過的頤和園的景緻好像也差不多。不過,到哪裡面規矩太多,其實,也不自在。到處都有安保人員,你隨便想往哪地兒走都有人出來盤問。

有時一座樓你想進去瞧瞧,還得有特殊通行證才行。所以,在裡面差不多就是呆著等候,沒什麼味道。」葉凡淡淡說道。盧塵天也有趣的聽著,這兩貨,其實,都有些羨慕葉凡這傢伙撞了大運。個中苦澀也只有葉凡自個兒清楚了。

「你這次來應該是為了德平撤地建市的事吧?」齊振濤也沒客氣,直接問盧塵天了。

「是的齊書記,既然上面給了德平這個機會。而我們德平各方面條件也達到了,總得搏一搏是不是?」盧塵天相當謹慎,答道。

「條件達到了,有些不實吧。」齊振濤一瓢冷水就潑了下來。

「跟南嶺地區相比,我們是有點xiaoxiao的差距。但是,我們德平有自身的優勢。

比如,天牆公路三省jiao匯處在麻川市。這個,佔盡了地利。jiao通一塊,南嶺地區沒法子跟我們比了。

還有從城市建設方面看,我們大禹區成功設立也是一大優勢,大禹區在經后展開了,其帶來的經濟效益不可估量,可以有力的接動德平的全面的展。

而麻川市的貝葉yu石廊橋是軍事共建景區,總後勤部可是有定點援助的。也是一個很好的革命教育基地。

還有麻川的青霧茶,現在已經開拓到國內市場,占的份額也相當喜人。特別是蟠桃影視山莊的建立,有力的接動了旅遊和德平的各方面能力突破,還有……」盧塵天開始黃婆賣瓜了。

「呵呵,你說的這些人家基本上都有。當然,這些,好像都跟xiao葉同志有沾上一點邊吧。」齊振濤也贊同的點了點頭。

「嗯,關於這個,德平人民不會忘了葉凡同志的巨大貢獻的。市委最近準備在大禹區政fu立一雕像,準備的人選就是葉凡同志了。」盧塵天這句話爆出,差點炸mng了葉凡同志。

這廝趕緊舞了舞手說道:「不行不行!我只是幹了自己該乾的事,還立雕像,這個,太扎眼了。我說盧專員,你這可是要把我給頂到天上去,要是一不xiao心給摔下來可就慘了。」

「你錯了,不是我們地區政fu出的面。是大禹區幾萬老百姓自動捐贈的錢。

而且,地區政fu的意思是把銅雕像擺放在區政fu,不過,也有人提議擺在新落成的廣場上。

現在這個還沒定,雕像的事不容更換了,那些,也是大禹區老百姓自的行動,我們不好阻攔。

再說,人家說得好,沒有葉局長就沒有大禹區。這個,說你是大禹區的創建者也是你當之無虧該得的榮耀。說起來,我們都有些眼熱的。」盧塵天一臉正經說道。

「葉凡,不必太自謙。即便是大禹區老百姓自的,就讓他們自已去辦吧。這個,對你來說既是一座里程碑式成就,對你來說,又何嘗不是一個另類的鞭策。」齊振濤說道。

「這個,太……那個了,我怕被萬千官員們唾液淹死。」葉凡有些難為情。

「怕啥,該得的就該得,不要怕別人饒舌。有本事叫他們掙個天牆公路出來,有本事叫他們請出張道林大師,再搞個八卦大禹區出來。」齊振濤哼聲道。

「其實,區政fu正處於大禹區八卦陣的中心,所以,葉凡同志的雕像座落哪裡,也有鎮邪保一方平安的意思。就憑葉凡同志在魚桐作出的引人注目成績,說是能鎮邪也有點n合了。」盧塵天詭異的笑道。

其實,葉凡的雕像問題倒是在地委惹出了很大爭議,雕像是老百姓湊錢搞的。實則,牽頭的人就是溫寶玲和猴金安一伙人。

不過,地委某些同志還是眼熱,說了許多不中聽的話。不過,前幾天葉凡帶著黨校調研組下來,在撤地建市的關鍵時刻,葉凡的能量就出來了。

所以,前天在地委委員會上,盧塵天聯手庄世誠把這事硬xing的敲定了下來。一來是向葉凡示好,二來,當然是為了甩起鞭子驅趕著葉凡為德平撤地建市拚出全力了。兩個老傢伙算計得好,齊振濤當然也猜到了一些。

笑道:「盧部長那邊怎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