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零六章大師也騙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大師也騙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大師也騙人

自然,到最後有人本想提出反駁。不過,看了一眼主席台上最正中央坐著的唐浩東校長,結果,也沒人出來反駁。姜紅也是淡然一笑,下了演講台。

不過,當第二位副班長燕飛親自cao刀上陣,他們組的調研話題是《市政建設要遵循客觀規律》。當燕飛剛講完,『紅嘴』寧紅立即站出來批駁。

該nv子說道:「世界都有規律,遵循客觀規律搞好市政建設本來無可厚非。不過,作為一個城市,特別是大城市,你們看到沒,堵車堵得讓人頭痛。如果只注重人文和客觀,忽視了這一點,市政建設將出現重大的……」

對於燕紅同志的論題,結果有三個小組代表站出來批駁。而秦天明和唐林兩組都有人參與批駁。燕飛同志,自然是一臉殭屍臉坐了下來,心裡憤怒到了極點。看了秦天明和唐林一眼,把憤怒深埋了。

當然,這個就是競爭的殘酷xing。唐林和秦天明等人各自在組內早商量好了。抓住一切漏dong,軟肋狠辣出手。

ji蛋里也要挑出骨頭來,只要該組的調研課題有mao病,就有機可尋。受到人批駁,最後啞口無言,你還怎麼得到等級高的評定?

而且,兩位組長背後勢力很大,批駁起來也是毫無顧忌。有時甚至,批駁的理由顯得有些牽強。但是,這個社會,在辯論時氣勢有時也是一大亮點。本來有些牽強的理由也變得十分的正規了。有的事,誰也講不清楚,你說有理就是有理了,無理也有理。

第四個上場的輪到葉凡同志言了,倒也是葉凡親自cao刀上陣。只見葉凡同志淡定的笑著,如風拂面而過,給人一種親切舒坦著的感覺。

這廝先面對全體領導、學員們一個深躬身,說道:「尊敬的各位領導,學友們,你們好。我是從一個山溝子里的偏僻小縣出來的。所以,我們組的調研也受了我這個組長的不良影響,帶著純樸的農民氣息。」

葉凡這種新穎的言,倒是引來了一陣子稀稀落落掌聲。不過,當大家看到唐浩東副主席都鼓掌了,後面頓時是掌聲雷動,那調研話題還沒出來,現場氣氛倒是搶先達到高其實,葉凡曉得,唐浩東會拍掌,那是對老百姓的認可,是對華夏幾億農民鼓掌,並不是在為自己鼓掌的。這個搶眼點,當然也是葉凡有預謀的熱點了。

「謝謝1葉凡巡了全場一眼,再次一個深躬身,說道:「我們組調研的課題叫做——《要塞經濟是區域展的節點。》」

「葉凡同志,你這課題使我想到了軍事要塞,不會,你們組調研的是行軍打仗吧?」這時,唐林的手下宋奇同志在唐林的眼光注視下,勇敢的打斷了葉凡的演講,才冒出一個題目這廝居然就出來反駁開了。

「哈哈哈,宋奇同志,軍事打仗也是一個課題嘛,沒準兒葉組長那一組都是軍人出身的。」『紅嘴』寧紅微笑著助威道,自然,有譏諷味道。

「同志們稍安勿躁,聽我解釋一下何為『要塞經濟』,當然,這個跟行軍打仗是有本質上的區別的。

我講的『要塞經濟』指的是在如軍事要塞一樣重要的地方或區域,此地是展開了經濟大展的繁榮地方。

比如,我們組就在南福省德平地區的麻川市調研了好幾天,對於麻川的巨大變化,同組的所有組員都是有目共睹的。

特別是本人,不敢妄自菲言,但也想說說。前年,我到麻川縣上任縣長時,麻川縣的經濟等各項指標在全省墊底。

而且,當時,麻川縣被全省人民美稱為『縣長的墳墓』。因為那個地方,上兩任縣長,一位同志現在瘋人院,一位上弔死了。

而我要去那個叫墳墓的地方,說句實話,心裡,的確有些惶然。

路是死路,不通往任何地方,前面天車山像天牆一樣讓麻川縣成了一個世外桃源。

不過,這種世外桃源並沒有陶公講得那般美好。光是天車山這jiao通桎梏每年都得吞噬十幾條人命。

而麻川縣人窮啊,窮得還在啃地瓜吃地瓜葉子。後來,天牆公路的順利開工……

麻川縣經濟得到大展,兩年時間,麻川縣成功撤縣建市,成為勾通安東、江都、南福三省的咽喉要塞。

而且,麻川縣由各項指標全省排名倒一,一舉ting進南福省前6o名。聽起來好像還是ting落後的。

但是,南福省有上百個縣,而且,僅有兩年。從中,我看到了麻川市作為『經濟要塞』的巨大拉動作用,麻川市的倔起,對於周邊幾個縣,甚至,幾個地區都有著巨大的經濟拉動作用。

我想,這樣的『經濟經塞』如果咱們華夏能多來一些,以它為節點,輻sh出去,就像一節火車頭,有力有利的拉動著周邊經濟展,形成它獨特的『要塞經濟區』。

同志們,大家想想,一旦全國湧現出幾十個,甚至幾百個這樣的要塞經濟區域帶,是不是全國都將進入一個高展的經濟大革命時代……」

葉凡的話倒是引起了學員們的深思,這時,姜紅站起來說道:「葉組長,你講的研究課題的確新穎,開始時我還以為是軍事要塞,你能把經濟展的節點比作經濟要塞,這個比喻很形象。不過,這種要塞經濟從何處得來,全國又能找出多少。如果遍地開hua了,還能稱之為要塞嗎?」

「呵呵,如果從純自然的節點來說,當然不多。姜紅同志,麻川縣原先能揮出『經濟要塞』的作用嗎?

不能,為什麼現在能了,就是因為各方面條件造成的。我想說,事在人為。沒有條件,咱們可以靠自己創造,哪一任為官者能抓住這一點,就可以創造奇。

你的奇也將是你檔案袋裡必不可少的成績資本。有人說當官的不能提要帽子。

不過,本人反倒認為,有了成績政績,為什麼不能要帽子。這個,完全可以理直氣壯的要求得到提拔嘛1葉凡剛講到這裡,倒是惹來了一陣子掌聲。因為,在坐的都有同感。

掌聲平息之後,葉凡繼續說道,「麻川當時一窮二百,為什麼能成為現在的『經濟要塞』,這個問題我可以詳實的答覆你。不過,現在還有好多組沒講完,我們可暫時押后,放在以後討論……」

「呵呵,葉凡同志,你們可以展開討論。調研課題的時間沒有規定嘛,一天完成,太倉促了。

可以用二天三天甚至更長的時間。只要有於國於民有利的話題,你們都可以展開討論。

最後,如果能行成效果的方案放在實踐中去實施,這才是這次調研最大的收穫。

你們是來學習討論的,有助於提高各方面能力的事為什麼不去干。這一點,學校支持你們。你們放嘴大膽的講。」這時,黨校常務副校長李濟田笑著開口了。

唐校長也點頭表示支持。

後面,在ji烈的辯論中,葉凡用他那詳細的數據,充分的論證,真實的感受,倒是使得反駁者是越來越少。就是寧紅到最後也是偃旗息鼓了。

研討辯論會jiao流了整整三天,雖說同志們都很ji烈,像拉鋸戰一般,但是,互相都頗有些收穫。

最後,評定結果出來。葉凡、秦天明、唐林、三組獲得集團全優。還是相對公平的,其中有沒貓膩,這個,自然有。

學校放了一天的假,加上星期天就有三天了。葉凡回到了紅葉堡,見張道林大師也到了。

葉凡把情況具實跟張大師說了一遍,大師笑道:「以前,我看風水都是為東家看的,想不到這次出手,卻是為了騙東家,有味道,哈哈哈……」轉爾又說道,「不過,我得先去現場實地看看再說,這騙人,也得有證據才行。不然,胡言1uan語很容易穿幫的。」

「唉,這事有些不好意思。如果因此讓大師的名頭受損,葉凡真是罪過了。」葉凡相當的不好意思,不過,跟梅從雲這口氣肯定得掙回了,人活一輩子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面子而活。面子就是臉子,沒臉子還活什麼行頭。當然,量力而行。

「沒事,風水這種東西,說句實話,有天地靈氣,萬物都有靈。現代風水,其實不是mi信,也不是玄學,而是與地理、生態、文化等專業jiao叉的一mn學科。

風水學其實大有學問的,人是自然之物,生於自然之中,當然得注意自然對人體的影響了。

而風水講究的就是人與自然天人合一,怎麼樣才能做到這一點,我們風水大師能給人選擇一處自然的好地方生活,至少,你天人合一的基礎有了。

但是,真要做到這一點,跟你的個人生活還是很有關係的。地理環境我們可以為你選擇,這是基矗但你的個人行為,我們可以建議,但無法確定。

所以,這其中有許多的不確定xing,不過,在風水一塊,至少在咱們國家,我張道林說這裡不行,那就是不行。」張大師突然豪興大。

「這就是大師權威吧。」葉凡微笑道。

「你們政fu官員不也一樣嗎?領導說行就是行,不行也行是不是?領導說你沒幹好工作,你幹得再好也得不到重用。凡是反對領導權威的,最終的下場都是可悲的,哈哈哈……」張道林心情不錯,爽朗的開起了玩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