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零六章雷家煩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雷家煩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雷家煩惱

兩人到了朝羊區鍾興田副市長的老宅子,張大師繞牆一圈后直皺眉頭。

「要不要進去看看,這圍牆不高。」葉凡笑著建議道。

「進去看看更好,這宅子,好像yin氣真的太重。」張大師一臉嚴肅,說道,兩人尋了個沒人有樹的地方,對於張大師來說,也有著五段身手,想翻牆還是很容易的。

「果然yin氣沉重,這宅子,估計底下有個墓,而且,葬的估計是怨魂。」張大師摸了摸鬍子,淡淡說道。

「那就怪了,鍾家祖上按理說還是有點小錢的,怎麼會找個如此低劣的風水師來選宅基地,還建在怨鬼的墳堆上。」葉凡略一沉yin,說道。

「這個,並不是說鍾家祖上選的風水大師不行,恰恰相反,初始時候,這塊地也許是寶地。

怎麼說呢,你肯定有些mi糊。其實,即便是這老宅子地底有一座怨魂的墳墓,但也並不能說這塊地就不好。

初始時,怨魂有怨氣溢出,但是,因為這裡通風狀況良好,而且,yan陽高照,三水歸源。

有點怨氣全被水之靈洗凈,再加上通風狀況良好,這怨氣,那是沒留下一點的。沒有了怨氣,這塊地,的確是塊寶地。

稱之為『龍之地』,雖說不能培養出王爺之類官員,但後代子孫中達到現在部級高官地步還是有可能的。其實,說白了,就是沾了皇宮中地脈龍氣的光罷了。」張大師一臉神秘,說道。

「那就怪了,現在為何又不宜於人居住了,難道風水之地也在變換著的。」葉凡著實不明白。

「當然,天地萬物隨時隨地都在變換著。天體都在運行,靜止跟運動只是相對的。

曾經有人說過,人一輩子都無法跳進同一條河中了。想想很有道理,你想想,河雖然還是那條河,但是,河裡的水隨時都在變化著。你在上一刻和下一刻從同一地點跳下河去,河中的水早不同了。所以,不能算是同一條河了。

相對來說,還是同一條河罷了。鍾家這老宅在以前還是不錯的,mao病出在什麼地方呢,你朝大mn對面看去,肯定會現什麼了?」張道林神秘一笑,伸指點了過去。

葉凡隨著他指示方向看去,說道:「看到了一座樓,海龍大廈,難道就是它的緣故?」

「嗯,這樓高几十層,本來通達的風水之地就因這高樓的阻隔,通達之地變成了閉塞,所以,怨氣,其實就是yin氣無法即時通散而去。再加上周遭又建起了樓房,三水之源又被截斷,現在僅剩下一水了。你看看,老宅后的那條小河,現在早已不清透了,黑臭的水何能凈化怨魂之氣。所以,這裡,如果要繼續居住,除非拆了『海龍大廈』,重新歸划這條臭水河。」張大師摸了摸下巴,淡定的一笑道。還真有股大師風範。

「想不到風水之學還這般的玄妙,跟現代科學理論一結合,倒真有點道理了。」葉凡笑道。

轉爾說道:「不過,聽說鍾興田副市長的老頭子鍾衛根是個老頑固,要使得他相信,而且,要不著痕的讓他相信才行。如果大師直接找上mn去,一來損了大師威名,二來,會給鍾興田留下一個你可能是朝羊區書記呂勃全請來的說客疑問。」

「呂勃全,他想請動我,還沒那資格。」張道林微笑搖了搖頭。

「那是,不過,我們要做,當然得做得不著痕更好。其實,要解決呂勃全的問題,幫襯著我的親家,並不要這麼麻煩。不過,我覺得,有些事,盡去求人不如求自己。有些事,去乾乾,那過程其實也是人生中的一大樂趣。」葉凡吐了真言。

「嗯,葉先生的能量我猜也能猜到一些。其實,人生在世在於搏,不去搏別人事事給你鋪墊好,還有什麼意思?箇中滋味,只有自己體會到才能算是人生的經驗之道是不是?」張大師笑道。

「嗯……」葉凡點了點頭,笑道,「nong鬼生事,大師來京,哈哈哈。」

「葉先生準備怎麼行事?」張道林也有些好奇,問道。

「殭屍這種東西想必大師聽說過吧?」葉凡神秘一笑。

「呵呵,殭屍也沒什麼神秘的,只不過是沒有腐爛的屍體罷了。說起來跟埃及金字塔中的乾屍有何區別?像電影中演的會跳,會說話的殭屍,那些,當然是子虛烏有了,那是被神化了的殭屍。」張大師果然閱歷深。

「嗯,當然了。不過,本人一個好友處到真有一具殭屍,張大師有沒興趣去瞧上一眼。」葉凡笑道。

「瞧瞧無妨。」張道林笑了笑。

兩人直接飛到了水州,直奔古留閣找雷坦去了。

雷坦還是一身清朝時的馬褂打扮,給人一種古味。當見到葉凡,那是熱情相迎。

「雷坦,這位是咱們國家堪輿界的大師張道林先生,呵呵。」葉凡笑著介紹道。

「張大師,久仰!久仰啊!想不到張大師能光臨小店,真是……」雷坦頓時一驚,雙眼頓現震驚,雙手抱拳一直說著客套話。不過,葉凡現,雷坦的態度是認真的,沒無一絲做作。

「呵呵,一個看風水,你們稱之為『神棍』的人罷了。」張道林淡淡的笑了笑。

「雷坦,你家老宅那個怪異能飛的東西最近活動情況怎麼樣了?」葉凡問道。

「活動頻率是少了不少,不過,偶爾還會來老宅子一趟。也不知是何物,因為該物對老宅也沒什麼破壞,只是喜歡偷些小玩意兒,所以,家裡人也習慣了,再沒人去理會它了。不過,我總覺得那東西神秘,到底是什麼東西,跟我家地下室的殭屍是否有關係,這個,既然張大師到了,還請解惑……」雷坦說道,並且,把那個怪異物說了一遍。

張道林聽后也臉露沉yin,良久,才說道:「此物應該是一種動物或鳥類,說是鬼魂,絕不可能。

這世上有沒鬼魂,天下又有幾個知道。年青時我倒聽說過一種動物,叫壁貓。

此物比松鼠還要小,輕如mao團,行動非常迅,用快如閃電,動如雷霆來形容也不為過。

一般都是很難抓到手的,這種小動物喜好玩耍,而且,並不傷害到什麼。不過,我也只是聽人說過,倒並沒見過此種怪異動物。」

三人直接坐車到了雷家老宅。

張大師一下車子,巡看了一眼,突然,皺起了眉頭,雷坦一看這架勢,知道肯定大師現了什麼不滿意的地方,那是趕緊問道:「大師現了什麼是不是?」

「你這老宅子后mn靠山,還是較實的。只是,你往東面看。」張道林伸指指向了太陽升起的地方。

雷坦和葉凡看了看,兩人,自然是一頭霧水了,搖了搖頭,雷坦老實的說道:「大師,我沒看出什麼來。」

「葉先生呢?」張大師笑道。

「我也mi糊,好像東面很空曠,沒什麼東西。再遠處才有一座高樓,不會是這座高樓檔了風水什麼的吧?」葉凡1uan猜了。

「呵呵,檔風水沒錯。老宅子西面有一股很大的活水,有大量的水氣投sh而來,本來,水是萬物之靈,有水很好埃

不過,這水氣是直奔東面而去的,本來大部分都溢走了。不過,給大樓一檔,又反彈了一小部分回來。

這本來是好事,說明有水來。不過,關鍵的問題是大樓反sh的水氣不是反sh到老宅子,而是在老宅跟大樓的空地上。

你們看看,這塊空地上的植物是不是長得特別的茂盛,就是源於水氣滋潤的緣故了。」張大師微笑著說道,好像,也有點道理的。

「大師的意思是這塊空地是寶地?」雷坦眼睛一亮,問道。

「孔子日: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此乃謙下之德也;故江海所以能為百穀王者,以其善下之,則能為百穀王。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此乃柔德;故柔之勝剛,弱之勝強堅。因其無有,故能入於無之間,由此可知不言之教、無為之益也。」張大師淡淡說道。

「高見1雷坦突然一個深深的躬身,行之一禮,說道,「學生明白了。」

雷坦家的殭屍冷藏在地底下十幾米深處,是一具nv屍。身體保存得十分的完好,沒有丟失什麼部位,只是乾枯罷了。

「這nv殭屍的來歷你知道嗎?」張大師也很有興趣,仔細觀察了一陣子,問道。

「聽說是出自海東市桃木縣,我還到當地去查過,具體在什麼地方清楚。因為這是人家偷盜的,見不得光,來路也頗有些複雜,所以,一時難確定。」雷坦有些遺憾,搖了搖頭。

「海東市桃木縣,盛產道家用來抓鬼的桃木劍,倒是很有名氣的。只不過現在人不信這個了,所以,那些套木倒也用處不大了,可惜了。」張大師搖了搖頭,看了nv殭屍一眼,說道,「估計此nv屍的隨身陪葬品都給人搜走了。沒有了這些證據,也很難判斷是什麼朝代之人了。」

晚上,三人睜大了眼睛在宅子里候著了,也不知那疑是壁貓的東西晚上是否會來,全碰運氣了。

一直等到凌晨三點,果然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