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零七章鍾副市長家鬧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鍾副市長家鬧鬼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鍾副市長家鬧鬼

一團像棉絮狀的小東西跳跳躍躍,好像會飛飄一般,有時一縱就是七八米高,還真是會跳。說它會飛,好像言過其實了。

那小東西攀壁如履平地,行動自如。

葉凡手中的飛爪雷霆般擊出,小東西嚇得往下一彈想溜,不過,它今天很倒霉,遇上了葉凡這位已經進階八段的大高手。吱吱兩聲慘叫,小東西應聲被葉凡的飛爪網給裹住了。

電燈打開一看,這小東西還真有些奇怪,雙眼紅s,mao是純白s的,長得體形像松鼠,不過,比松鼠小得多。

而且,很怪異的就是背上居然長了兩隻小翅膀,比鳥的翅膀又短了不少,難怪行動如此快,而且,看起來會飛一般。看上去總體給人的感覺就是一隻白s松鼠,很是可愛。

「雷坦,不介意我借它一用吧?」葉凡笑道。

「葉先生要用就拿走,這東西也sao擾了家裡幾年了,給nong煩了,拿走更好了。」雷坦笑道,倒也輕鬆了下來,總算是解決了一件sao包事。

回到京里。

張道林突然笑道:「這壁貓其實很溫順的,但也膽小,聽說你跟它對上眼,能堅持半個小時而不動,就能降服它,從此,它很聽話。當然,這個我也是聽說過的。」

葉凡一聽,興趣大來了。趕緊行氣一圈,真跟壁貓對上眼了。這廝苦熬了一近一個小時,起初,那壁貓很是不安份,一直1uan叫1uan吱著想溜。漸漸的,居然溫順了起來,看著葉凡,一臉的可憐相。

最後,居然低下了頭,跑到葉凡跟著,還伸出小小的舌頭tian了葉凡的手掌心一下。

張大師笑道:「估計成了,哈哈哈,還真有其事,有趣1

葉凡試著鬆開了繩套,他不但心它在眼皮子底下會溜得走的。這就叫藝高人膽大。

現壁貓真不走了,不久,熟悉了,居然也在葉凡的紅葉堡廳里慢慢的開始度步了起來,好像在熟悉這個新家似的。

「就當是家裡養了一隻小貓了。」葉凡淡淡笑道,也甚是高興。

「葉先生,雷坦的那具nv殭屍估計有來頭,葬下土而不腐,該墓地很不尋常。如果能找到的話,也許,還有意外的收穫。」張大師神秘說道。

「難道是有靈之地?」葉凡問道。

「嗯,靈地有靈氣,四周匯聚了陽氣yin氣,剛好達到最佳的配合,就能保屍體不腐。像這種地方,往往會生出天生的奇物。打個簡單比方,如果把長白山老山參移入該地,長勢肯定喜人,營養價值肯定也特別高一些。這就是鍾靈敏秀之地出奇物了。」張大師說道。

「等有空了得去桃木縣探探秘。」葉凡笑道,倒是心裡一動。

二天時間訓練,這壁貓已經喜歡上了紅葉堡。其實,葉凡不知道,他的內勁高純也是壁貓信服的最大武器。不然,想降服它,沒有個一年半載是絕不可能的。

有了壁貓出動,鍾副市長老宅傳出鬧鬼的事就正常了。

鍾衛根全家給折騰了十幾天後終於忍不住了,請了風水師來重新看宅子,又請了道士來作法,不過,好像沒什麼效果。這個,當然是葉凡一手泡製的。

對於鍾家安排的計謀當然被葉凡提前解決了,所以,壁貓才能如此的胡鬧下去。不然,人家用槍的話,估計就是壁貓也早死上幾百回了。

而張道林大師應京里一巨翁邀請,適時到京了。鍾興田賣著這張老臉皮去請,不過,結果很遺憾,張大師根本就不賣他這個副部級高官面子。

就在鍾家人無計可施之計,朝羊區組織部副部長宋寧傑,也就是葉凡弟弟葉子奇的舅子,通過一些關係到了鍾家,說是有辦法請到張大師,鍾衛根立即把兒子鍾興田硬bi了回來見了宋寧傑一面。

「你有什麼辦法,說來聽聽。」鍾興田還是有著高級幹部的傲氣的,根本就不信宋寧傑一個小副處能請得動部級大員都很難請動的張大師。

心說我的面子都沒用,你能請到。等下辦不了事再拿你開刀,想拍馬屁也不能如此唬nong人。

「呵呵,鍾市長,當然,以我的面子去請張道林大師,那是不可能請得動的。不過,有個人絕對能請得動的。」宋寧傑賣起了關子。

「噢,是誰?」鍾興田倒是有點相信了。

「葉凡,此人在粵東省魚桐市任政法委書記,現正在中央黨校的『中青干傑出幹部提高班』學習。」宋寧傑恭敬的一笑。

「葉凡……」鍾興田嘴裡喃喃了幾下,最後搖了搖頭,說道,「不好意思,此人我不熟悉。不過,既然是中青干班,應該最多到地廳級吧?按他的級別職位,副廳級幹部是不是?」

「南福省德平地區的大禹村原先是一個大村,有著八個小村,被人稱之為八卦村。後來,也是張大師出馬,以八卦為方位,結合現代城市建設規劃設計了八卦城建,現在,已經改為大禹區了。而且,在南福也作為了一個試點,小有名氣。而當時這個大禹區就是葉凡在該地區擔任建設局局長時搞出來的。」宋寧傑談了另一件事,當然是起拋磚引yu作用了。

「看來,葉凡同志是有些能耐,不過,他跟你什麼關係?」鍾興田有些動心了。

「我們是親家,他的弟弟葉子奇已經跟我妹子訂婚了,呵呵。」宋寧傑臉上淡閃過一絲得意。

「好好,那這位葉書記不知現在什麼地方,找個地方,咱們湊一塊喝幾杯怎麼樣?」鍾興田眉頭舒展了。

晚上。

海王星一個茶座,包廂里坐著三個人。

「呂書記,這位就是我跟您說的葉凡同志,我的黨校同學。」一個中年男子笑呵呵的把葉凡介紹給了朝羊區區委書記呂勃全同志。此人是葉凡的黨校同學,現任朝羊區常委裡頭副排名第五的副書記。名費一起,還兼著朝羊區政法委書記一職。

此人雖說是姓費,其實跟香山腳下的楓葉灣費家並沒多大關係。不過,前次調研辯論會後,葉凡的名聲更是大作,現在向葉凡示好的黨校同學多了起來。

因為,黨校校長唐浩東對葉凡的初步印象還不錯。那天辯論會過多后針對葉凡這一組提出的『要塞經濟節點』問題也作了淡淡的點評。

雖說僅是淡淡點評,也並沒出現誇獎之言,但唐浩東作來共和國未來的接班人,他的態度當然就是一個風向標。

為什麼他不點評其他組的調研報告,就連他親弟弟唐林那一組的報告他都沒點評,而專mn點評葉凡這一組的。那說明他對葉凡這份報告有印象,甚至……

所以,最近,就連唐浩東的弟弟唐林也跟葉凡關係在逐步改善。由以前的不jiao往,變成現在的淡淡jiao往。兩人都處於一種磨合時期,喝幾二次小酒,也算是一大進步。

「呵呵呵,想不到葉凡同志如此年輕就是我黨的高級幹部了。」呂勃全斜瞄了葉凡一眼,嘴裡講著客套話。

「葉凡同志雖說年輕,但還是我們黨校『中青干提高班』的副班長,而且,跟總理一起同桌吃過飯。

如果呂書記有看那天晚上的新聞報道,想必也能回想起葉凡同志的身影來。

而且,唐校長親自接見過葉凡同志,這次葉凡同志搞的調研報告,在『黨校時報』上表了。

而且,聽說有可能進內參的。」費一起趁機為葉凡造點勢,當然,葉凡心裡舒服了,兩人關係會更進一步的。

「哎喲,看看,我說怎麼有點像,那天的新聞報道我還真看了。剛才初一見到葉凡同志,怎麼感覺有點面熟。剛才,一直在腦中搜找是不是我的什麼熟人,不過,很遺憾,以前我的確沒見過葉書記了。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1呂勃全一臉訝然,葉凡感覺這廝有故意做作的嫌疑。

「呵呵,呂書記言重了。要說影子,只是一閃而過罷了。當時也是適逢其會,總理叫我彙報魚桐的工作,所以,正好遇上飯點了。其它桌都滿了,就總理那桌還空著一位置,所以,也就有幸吃了頓飯。說起來還很丟人,當時中紀委副書記費一桓問我,慌得我差點碰倒了那杯茅台酒。」葉凡淡淡笑道。

一來二去,三人倒也熟絡了起來。

「聽說呂書記搞了個世豪廣場,當時聽『一起』書記說起,真是感覺大手筆啊1葉凡故意恭維起呂勃全來,知道這廝的世豪廣場因為燕京市常委副市長鍾興田的老宅糾份一直被歇工在哪裡。

呂勃全要政績,而鍾家老宅不肯搬走,使得『世豪』現在處於一種很尷尬的境地。

而呂勃全是腹背受敵,朝羊區內部也出了不同的聲音,質疑呂勃全搞的世豪廣場是一個面子工程,而市裡在鍾興田的遊說下,這世豪,更是變成了撈民傷財的面子工程。呂勃全最近日子不好過,一直苦惱著。

想不到葉凡居然談起這事來,有些苦澀的笑了笑,說道:「唉……別提這個了,想起來有些煩人。」

「呂書記,你們的事我也聽說過一些。對於鍾家老宅,我倒是有辦法可以去試試。」葉凡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