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零九章霸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霸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霸道

「葉凡同志,關於你的工作安排省委組織部正在研究,你是干政法工作的,魚桐那邊肯定不用回去了,已經任命了新的政法委書記。而省委領導還沒指示下來。所以,你先回去休息一段時間,好好過年,年過後應該有說法了。」古懷瞥了葉凡一眼,淡淡說道。

「呵呵,沒什麼,我等著就是了。正好可以利用這段時間休息放鬆一下,前次破案也著實有些累了。」葉凡笑得淡然,實則,心裡早罵開了。

這些老傢伙,居然把自己給涼曬了起來。粵東省副廳級職位多如牛mao,不可能容不下自己一們人的。到底省委高層這些老高伙在玩什麼把戲,葉凡心裡沒底。

古懷看了葉凡一眼,拍了拍葉凡肩膀,突然又說道:「其實,組織部已經報到管副書記處,管副書記說是快到年底忙,所以,這事先拖了一下。你也別急,這事,年過後就能安排下來了。畢竟,快到年底了,所有人都忙不過是不是?葉凡同志,希望你能體諒一下領導的難處。」

古懷這話啥意思,傻子也聽得出來了,絕對是管一明這老傢伙在作梗了。

鳳國興臉上居然悄悄閃過一絲興哉樂禍,而曾凱,卻是表情複雜的看了葉凡一眼,嘴裡說道:「葉書記,回去休息休息也好,看我,剛從黨校回來,本想休息一下,又有得忙了,唉,天生勞碌命的……」

葉凡知道曾凱在安慰自己而並不是譏諷自己,旋即笑了笑,說道:「謝謝。」

當然,鳳國興也放了幾句屁話,葉凡告辭先走了,知道古懷還要跟這兩位新提拔的同志講一些組織原則之類的屁話。這廝心裡十分的憤怒,想去泄一下。

「老同學,別忘了晚上在黑天鵝大酒店,不醉不歸。」這時,鳳國興故意又大聲沖葉凡背影喊了一聲,明面上是提醒葉凡,實則是故意刺激他了。

「忘不了,放心1葉凡響亮的回答著,大步流星,走了。葉凡沒看見,古懷部長那臉上閃過一絲凝重,沒吭聲。

可惜的是喬圓圓也回京了。

「管一明,我記住你了。」葉凡衝天一聲大吼,震得旁邊的樹都在顫慄。本來想去找趙昌山的,不過,想了想,搖了搖頭,連著兩個晚上,假心意意的吃了慶賀鳳國興和曾凱兩人高升的酒席。

葉凡連夜、乾脆坐飛機回到了水州的楚天閣.葉府。

「盼兒,你在哪裡?」葉凡心裡煩燥,一身的酒氣。

「幹嘛,你現在才想起我,哼1梅盼兒哼聲道,看來,心裡不怎麼痛快。

「怎麼啦梅大小姐,誰惹著你了,哥哥出面扁死他?」葉凡大顯雄風,哼道。

「咯咯咯……」一連串珠串yu落般聲音傳來,差點笑得梅盼兒噎著了。

「你煩不煩,笑得這麼難聽?」葉凡直皺眉頭。

「姓葉的,你敢說我的笑聲難聽,以前你可是說我笑如黃鶯叫的。」梅盼兒果真怒了,在電話裡頭嚷叫了起來。

「算啦,不說了,煩人。」葉凡說著就想掛了電話。

「你人在京,又過不來?」梅盼兒倒也收斂了笑,說道。

「你現在哪裡,哥哥一個跟斗雲就到了。」葉凡哼聲道。

「黃氏會所,有膽變孫猴子飛過來,咯咯。」梅盼兒妖笑著掛了電話,根本就不信這廝能從京城飛過來的。再說,現在都快11點了,哪有那般巧的飛機。

「黃氏會所,什麼地方?」葉凡喃喃了一句,試著拔給了齊天,這貨居然也回家了,笑道:「哥哥也,水州鼎鼎大名的貴人娛樂場所『黃氏會所』你都不曉得,白活1

齊天這廝,一臉的得瑟在電話里叫道譏諷著小葉大大。

「噢,看來黃氏會所還有點來頭是不是?」葉凡一聽,不以為然哼道。

「黃氏會所,聽說是假洋鬼子開的。為什麼叫假洋鬼子,此人叫黃巾,自稱是粵東寶芝林黃飛鴻的不知那代旁系子孫。當然,這個是否真貨無從考證。這貨到國外留學后,國籍也變成了英國佬。

聽說此人在國內也很有後台,撤巨資全部按照國外宮庭中英國王室的氣派搞了個黃氏會所。

裡面一切用具都是直接從大英帝國搬過來的,聽說還是正宗的古董貨s。

我曾經去過兩趟,媽的,那消費,跟吃人也差不多。我不過喝了兩杯白蘭地,居然要八千塊。氣得老子差點要拆掉他那破會所。」齊天這廝居然也有些憤憤不平了。

「你小子,不會是找小姐了吧?」葉凡哼道。

「呵呵,當時僅僅摸了一把,並沒其它動作,不就一個陪酒的日本小妞,峰大屁股大點,也太貴了是不是?小日本以前搶我們的錢,殺我們的人,怎麼能給她錢賺,那錢,我是不想付的。」齊天倒有愛國情結,葉凡聽得直想吐。

問清了地點,葉凡正想掛了電話,不過,電話裡頭傳來齊天的聲音道:「是不是想去逛逛,我陪你去,不過,你有錢,這賬你結就是了。」

「滾,老子會去那地方。」葉凡一聲呸掛了電話。不過,轉眼,這廝叫了部計程車直奔黃氏會所而去。要是給齊天看見,那是真的無語了。

黃氏會所,居然建在一個小山坡上,離水州城中心還有2o分鐘車程。反正葉凡醒熏熏的也沒會清東南西北,直接下車就到了mn口。

現有兩個身穿英國宮庭那種底盤特別大的花裙子小姐在mn口迎賓。而後邊,還站著兩個左右手橫。

「對不起先生,請出示會員卡?」其中一個長相相當清麗的姑娘cao著一口生硬的華語問道,倒是很禮貌,深深一彎腰,胸前兩個鼓漲的人工圓球像兩個鐵球樣展示在了葉凡跟前。

不經意,葉凡能看到姑娘的小腹部位。看來,這山寨版本的英國王室宮nv服搞得也太狗血了一些。此nv,其實是華人,但是,估計又是一個假洋鬼子了。

「會員卡,沒有,裡面有個叫梅盼兒的姑娘請我的,2號包間。」葉凡想起了梅盼兒,自然扯謊了。

「先生,稍等。」另一個姑娘笑著說道,立即掏出電話,估計查證去了。不久,傳來風情萬種的梅盼兒那妖靈樣笑聲道,「還真是你,你真飛回了啦?」

「不回來我可是不放心,怕你跟人跑了怎麼辦?」葉凡大嘴一張,笑道。

「德xing1梅盼兒白了他一眼,親密的伸手挽著他,說道:「咱們進去吧,今天請的客人是香港影視圈的。有兩個還小有名氣,等下你別像粉紅樣尖叫就是了,咯咯咯……」

「我……尖叫……這世上,估計沒有。」葉凡相當鄙視樣子,搖了搖頭,氣得梅盼兒狠狠地掐了這廝一下,嘴裡不滿的哼道,「我梅盼兒請的客人就這麼差嗎?」

「你當然不差,你請的客人,難說了。」葉凡搖了搖頭,一點面子沒給。梅盼兒小姐,自然被噎住了,乾脆不開口了。

「梅總,這位珍貴的客人貴姓?」剛進大堂,葉凡還來不及欣賞一下『黃氏會所』的特別之處。

這時,從後堂走來一位風度翩翩男子,黑頭黑眼珠黃皮膚嘴唇較厚,屬於xing感型男子。

此人顯得彬彬有禮,相當有紳士風度。該男子就是這黃氏會所的創使人,齊天嘴裡的假洋鬼子黃巾。此人看到梅盼兒緊緊的挽著葉凡進來的,微微一愕之後感覺有點意外,不由得隱晦的打量起葉凡來了。

因為,梅盼兒掌管著京城梅氏的『江南傳媒集團』,在影視娛樂圈業內相當有名氣。

但是,此nv一向冰清yu潔的,雖說人都快3o了,但因為保養得當,人看上去跟二十二三的姑娘差不多樣子,而且,在傳媒業這個作風較爛圈子內,並沒傳出跟哪個男名星男模什麼的有緋聞什麼的。

「呵呵,姓葉,我很要好的一個朋友,也是我們老梅家認的乾弟弟。」梅盼兒稍稍跟葉凡拉開了一點距離,原先跟葉凡是靠著的,現在是靠得不那麼緊罷了。不過,梅盼兒為了掩人耳目,居然說假話,說葉凡是老梅家認的義子。

「原來是葉先生,我怎麼覺得今天這大堂怎麼如此特別的亮堂,原來是有貴客盈mn。葉先生,這是本會所的白金會員卡,請收下。」黃巾敏銳的感覺到了梅盼兒跟葉凡不同尋常的關係,馬上往後一招手,一個黃頭的漂亮nv秘書,還是個英國妞遞上了一張銀白s的會員卡。

「不必了,這裡,說句實話,我消費不起,與其1ang費,不如不要。」葉凡心裡不爽,毫不客氣的微微擺手。

因為,他剛才見那男子雖說滿面笑容,但其人骨子裡的一份子輕蔑還是在不經意經顯露了出來。估計是把自己當成攀附權貴的吃軟飯的軟蛋傢伙了。

「你又生哪mn子氣,你有什麼地方消費不起的?要是沒錢,以後你來這裡全劃到我們公司賬下就行了。」梅盼兒顯然感覺到了什麼。略帶點怨氣,說道。

「梅姐,你這話我可是有些不明白了。真想把我當成軟蛋讓別人笑話嗎?」葉凡本來心裡窩火,這下子可是被梅盼,相當霸道,環在梅盼兒腰間的手一緊。

謝謝傾城一笑飛天無路散盡如煙神級書獃子幾位兄弟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