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一十章衝突再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衝突再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衝突再起

梅盼兒沒防到這廝在大堂上居然敢如此大膽子,好像吃了槍子兒一般,人一下子就被勒得緊緊的貼了過去。

而且,這廝故意使壞,環過去的一隻手居然往上移了很多,看上去就是半握在梅盼兒的左邊胸球上。

這下子梅盼兒可是被葉凡搞得相當的尷尬,趕緊掙扎了一下想脫開這廝的魔掌,不過,葉凡是什麼人,八段位高手。哪裡是梅盼兒這弱nv子能掙脫得開的。

「小子,敢欺負梅總裁。」這時,一聲爆喝,一條腿飛踢向了葉凡臉部,那腿練得還相當的不錯,居然能抬起那般的高。

葉凡本身就酒身酒氣的,恍惚間隨手一握拳往那腿上招呼了過去。不過,估計是酒喝太多力道拿捏有些不穩。

叭嚓一聲,那道腿影整個甩在了三米開外,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還滑行了三四米才停了下來,這『車』剎得,有點玄了。

「哎喲,你打著盧克朗了。」梅盼兒想過去扶人,不過,葉凡根本就沒鬆手,冷冷的盯著地下正在搓腿rou腿的一個高個子的叫盧克朗傢伙,估計是個英國佬,個子足有一米九左右。身材相當的壯實,臉龐也是英俊洒脫。

那傢伙推開了黃巾,從地下彈了起來,手在空中伸縮了幾下,用生硬的華語喊道:「媽嚓,華夏人,咱們再來1

「盧克,算啦,他是我朋友。」梅盼兒趕緊喊道,當然是怕盧克朗成了小葉同志的沙袋了。

葉凡的真實功底子她不曉得,但是,絕對能把盧克朗揍成豬頭的。而且,梅盼兒隱隱感覺到了小葉同志心裡不爽,就怕這傢伙惹出什麼事來。

「哼,看在梅總裁面上,今天算啦。」盧克朗斜瞥了葉凡一眼,拍了拍身上有些皺巴的衣服,哼道。

「不算,不算你還想怎麼樣?」葉凡淡淡的斜瞄了那傢伙一眼,話語里極盡輕蔑,這貨晚上是存心找事。

「求你了,別說了。」梅盼兒重重地掐了葉凡一下,雙眼顯得有些楚楚樣子。

葉凡心一軟,哼道:「那算啦1

見黃總又把卡遞了上來,也就隨手拿起往錢夾子里一cha就好了。盧克朗倒是先去處理了一下,估計是『打扮』一下,剛才被葉凡nong了一下也相當狼狽的。

「你喝醉了,先喝杯醒酒湯。」梅盼兒硬拽著葉凡坐在了大堂的一個大沙上,不久,一個nv服務員遞上了一杯醒酒湯,硬bi著葉凡喝了下去。

進到包廂,現裡面有小舞池小酒吧等,一台大號尺寸等離子電視,坐著四男二nv,其中一個就是盧克朗了。

「各位,這位是葉凡先生,在粵東省魚桐市任職。」梅盼兒一臉笑容把葉凡介紹給了大家。

「小官員,坐吧。」其中一個頭染成黃s的高大男子略帶調侃味道,笑道。

葉凡一看,感覺這傢伙想找事,估計是盧克朗在搬nong是非,正想開口,梅盼兒笑道:「他叫胡峰,在歌壇相當有名氣。是金寶碟集團的台柱子,圈內人稱他為三哥。」

「噢,久仰久仰,胡歌星是嗎?」葉凡淡淡的笑著伸出手去,胡峰見盧克朗向他擠了個眼球,頓時心裡一動,手上一使勁,握向了葉凡。

因為胡峰同志平時除了唱歌外,像國術,泰拳,柔道也是他的最愛。曾經也到國術館去練過幾年,而且,有時也接手電筒演中的一些活計,聽說演的還是全武行的那種。

當然,胡峰在歌壇也只能說是小有名氣,在香港這個四大天王縱橫之地,他只能算是二流歌星吧。即便是偶爾接手演戲,也是非主角非重配角流的。

只能是演那些在銀幕上三分鐘就會被人打死或砍死的次要配角流,稱之為龍套角s也行。

不過,胡峰同志可不這樣認為,他自我感覺還是相當良好的。從來對外宣稱的就是影視歌三棲名星,牌子還是挺嚇人的。

不過,起始,他感覺葉凡的手掌軟軟乎乎還帶著一絲熱氣。感覺這姓葉的小子沒什麼能量。所以,猛地收縮手勁,以為會傳來小葉同志的痛乎聲。

不過,痛乎聲倒沒傳來。就在胡峰有些納悶想重振旗鼓再下狠手時。這時感覺有些不妙了。

居然從對方手上傳來一股子大力。那原來軟乎乎的手掌一下子變得相當有硬實,跟好像老虎鉗一般,越來越硬。

而且,那老虎鉗手掌越收越緊,胡峰感覺自己的手快碎了。臉s變得有些蒼青了起來。抬頭向老闆盧克朗露出了求救臉s來。

梅盼兒也略有怒氣,知道這廝想給葉凡一個yin手。這下子知道踢中鐵板了。

梅盼兒沒啃聲,直到見到胡峰額角上冒出汗珠子時才輕輕動了葉凡的手一下,葉凡看了看梅盼兒,淡淡一笑鬆開了手,笑道:「呵呵,胡歌星的手很有勁啊1

「哪裡,還是葉先生手力大,手力大。」胡峰臉s有些難看,苦笑道。

「葉先生在粵東哪裡任職?」這時,另一個三十來歲不到4o的老道年青人問道。此人一身七匹狼,頜下有顆紅痣。不過,此獠臉上卻是冷冰冰的,看葉凡的眼神是居高臨下架勢的。

「噢,葉凡,忘了給你介紹了。這位是水州市副市長,兼紅蓮開區區委書顧一武。葉凡同志在粵東魚桐市任政法委書記,剛從中央黨校學習回來。」梅盼兒笑著介紹道。

雙方好像都知道對方似的,葉凡心裡一動,一股子怒火頓時嚓嚓嚓直往上冒,心說,媽的,就是你老小子搶了我的位置,害得老子要遠遁粵東去。

而顧一武同志最近壓力相當的大,當初從京里部委下來,由正處提為了副廳級,掌管著紅蓮開區一百多萬人口。

當時也是想大幹特干一場,所以,家族也費了好大勁,聯合了費滿天省長,又暗中拉絡了省委書記郭朴陽,就是水州盧氏家族的盧明珠也給拉了過去。這才硬壓下了段海天、齊振濤和鐵托三位省委常委聯名提名的葉凡同志。

想不到一年多了,紅蓮開區並沒多少起s。作為省委常委、省城市委書記的段海天,那鼻子差點氣歪了。

當初自己中意葉凡,省委常委會沒通過,想不到nong了一個部委下來的人來,更想不到這廝居然只懂得部委工作那一套,沒一點下邊地方工作的實幹經驗。

所以,紅蓮開區給他搞得是一包糟,根本就無法達到段海天的期望。自然,顧一武同志也沒少受段海天的這水州一號人物的鳥氣。

而且,今年省委開常委會,一旦談到紅蓮開區的事。像齊振濤鐵托和段海天三位常委總會有事沒事的扯出來說道一番。

特別是葉凡在魚桐市破了88慘案,得到總理點名褒獎。前天的省常委會上齊振濤在『閑談中』還誇過葉凡,而段海天又在一旁嘆息。

自然,這些都傳到顧一武耳里,這廝心裡那是火冒三丈。更可氣的就是,就是費滿天省長也隱晦的批評了紅蓮開區搞得有些1uan。

所以,顧一武這傢伙認為葉凡是他的剋星,隱晦的敵人。如果沒有葉凡,自己何來這麼多的橫加指責。自然,葉凡也差不多,兩人還沒開始就已經閃冒火yao味了。

「中央黨校,我早去培訓過了。」顧一武淡淡說道,意思你葉凡自然懂,中央黨校有啥稀奇的。

「啥時候?」葉凡居然裝mi糊,大條的問道,好像不信樣子。

「呵呵,還沒到水州上任前本人就去過了。」顧一武拿眼瞅了葉凡一下,相當的自得,認為穩壓了葉凡一頭,至少,在這方面自己搶得了先機。

「噢,那個時候。估計顧副市長參加的是縣處級培訓班吧?」葉凡心裡一動,故意刺激這傢伙了。

「嗯。」顧一武又被戳中痛處了,臉差點拉長了。因為這次的『地廳級傑出幹部提高班』整個南福省就兩個名額,顧一武當然也想去了。

當然,後頭的家族也使力了。不過,這次被費滿天和郭朴陽給否定了。

聽說還有人譏笑,說是連一個紅蓮開區都搞不好,還妄想去參加沙校的jing英『提高班』,提高來有什麼用,一個酒囊飯袋罷了。

顧一武沒去成,葉凡反而去了,是不是無形中顧一武同志又輸了一截,這廝,會痛快哪才怪。

雙方開始喝起酒來。

當然,麥克鋒放在胡峰手中就有些顯擺了。那一支支歌曲唱來好像在向葉凡同志示威。這方面是胡峰的強項,葉凡倒也沒再意什麼。人都有優勢,不服不行。

不過,梅盼兒小姐對葉凡的服務太周到了一點,令得包廂內幾位男士都有些隱晦的酸味兒。特別是顧一武同志,那酸味特別的重了。

顧一武並不是京城顧家人,而他的後手卻是另有其人,聽說跟中央某位副總理有關係。顧一武的家庭在京城連二流圈都進不去,處於第三流頂峰罷了。

所以,顧家一直想通過政治聯姻達到壯大家族,擠入京城二流圈底線的奔頭。而梅盼兒就是顧一武的目標了。從歲數方面講,顧一武比梅盼兒大上三四歲,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