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痛打一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痛打一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痛打一頓

而京城老梅家可是處於京城二流圈中流往上靠的,梅家旗下有多個公司,在軍界一塊也算是頗有能量。

顧家當然想靠上去了,就是顧家的後台,那位副總理也想得到軍界一塊的支持,壯大自己的圈子。

而顧一武本人對梅盼兒也是相當中意的,最近也一直有事沒事的往梅梅兒的江南傳媒集團跑。

不過,而且,聽說梅家正跟香港幾個娛樂集團談合作的事。而且,準備重新建設一座總部大樓,投資將達到15個億。

顧一武一打聽到當然心思活絡了,一直想把梅家跟香港合作的新公司總部拉到紅蓮開區來。

所以,顧一武是拉投資追nv人兩不誤,湊一塊了。不過,梅盼兒個人對他是沒什麼感覺的。在感情方面,顧一武同志根本就是剃頭擔子一邊熱。

而且公司總部駐地問題上,人家跟香港公司還在談,所以,暫時也還沒定。

儘管顧一武同志開出了水州最便宜的價格想拉攏住梅氏集團,而且,還有多項優惠政策,不過,梅盼兒到目前還處於考慮之中。

所以,一見到梅盼兒像個侍nv一般伺候著小葉同志這個『干』弟弟。當然,在顧一武心中認為這個『弟弟』要打個引號才對。自然冒火了,聯合了盧克朗等人,對葉凡展開了不間斷的洋酒攻擊。

不過,葉凡同志是來者不拒絕。這廝今天晚上本就想找醉,心情不爽嘛!

想不到梅盼兒有些擔心葉凡本身就喝醉了,有時還會站出來替葉凡擔待著幾杯的。

這下子,更是惹出幾位男士真火來了。正想群起圍攻時,梅盼兒接了個電話后暗示盧克朗是不是可以撤了。

不過,今天的盧克朗副總好像昴上了,無視梅盼兒的暗示,一直叫嚷著要大喝特喝,玩個盡興。而盧克朗來水州是客人,代表香港公司正跟江南傳媒談合作的事。

當然,不能得罪這種人了。所以,梅盼兒沒辦法,自己臨時頭有事得離開一陣子,只好叮囑葉凡少喝點,代自己陪大家一下。

想不到葉凡這廝很是大條的擺了擺手,說道:「沒事,梅姐,你自去,我會好好招待客人的,包你滿意。」

梅盼兒只好有些怏怏著先去處理事了,估計一個小時就能轉回來,心想葉凡拳招那般厲害,在這黃氏會所,應該不會受人欺負了。像盧克朗等人都是文明人,最多把葉凡給灌醉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事。

梅盼兒前腳剛走,屋裡眾人全向葉凡群攻了過去。當然,武器就是洋酒了。為了yin倒葉凡,這次,幾人把洋酒摻了58度的正宗二鍋頭進去,當然更烈了。

不過,十幾分鐘過後,大家都醒蒙蒙了。就在這時候,屋裡的二位聽說是歌星的nv子,其中一位叫金哲珠的所謂的韓國nv歌星邀請葉凡大大跳舞。

「請1葉凡頭腦相當清醒,知道這夥人想搞自己,當然不能示弱了,非常優雅的作了個請的手勢。

勁爆的舞曲響起,燈光也暗淡了下來。兩人在舞池中跳著,而那邊盧克朗也跟另外一個歌星跳了起來。

正在狂舞之中,突然,一聲尖利的nv聲大喊道:「混蛋,你敢摸我1

「哲珠,怎麼啦?」盧克朗趕緊問道。

「他混蛋,而牛氓,摸我1金哲珠大喊道,而且,還做出一付拚命掙扎不讓人非禮架勢。這下子可是捅了馬蜂窩,mn被推開,進來四個高大保鏢,照準葉凡二話沒說就招呼了過去。

「哼1葉凡一聲冷哼,屋子裡頓時響起一陣子啪啪聲音,不久,不知是誰把燈滅了,估計是想趁機把葉凡給整倒在地。月黑風高嘛好群毆。

屋子裡不久傳來叭嚓嚓聲響,以及酒瓶爆開,椅子斷裂聲響。還夾雜著一些尖叫聲和痛苦的哎喲聲音。

也不知是哪位老兄被打了,不過,好像,其中還夾雜著小葉同志那吼聲道:「媽的,敢污衊老子,活不耐煩了,打死這幫龜孫子的……」

黃氏會所的保安等人沖了進來,打開電燈一看,傻眼了,地下躺著一大片人,男男nvnv都有。

原先高貴的聽說是歌星的某男某nv此刻衣衫不整,鼻血直冒,那個金哲珠連nai子都露在外面,白嫩嫩令人瑕想。

而高貴的盧克朗先生的褲子半截都沒掉了,已經露出了短褲。保安們有些好奇的看了看,現盧克副總裁的木尤皇敲桌鮮螅心說,媽的,還真是前衛埃

「抓起來,這傢伙調戲韓國nv歌星,酒瘋,他打傷了我們了。」盧克朗大喊道。

而葉凡同志是醉熏熏的斜躺在沙上看著大家,不吭聲。這傢伙也的確醉了,現在,只感覺頭暈腦花,啥事都記不起來了。

不一會兒,居然冒出七八個警察來,問了下情況后覺得事態嚴重,因為金哲珠可是韓國人,這個,有涉外的嫌疑,所以,把人全給帶走了。

黃老闆可是急了,葉凡是梅總的弟弟。這下子雙方都惹不起。不過,梅總的電話一直打不通。

而盧克朗等人是香港客人,而金哲珠又是韓國歌星,還有紅蓮開區區委書記顧一武居然也被打傷了。

這可是涉外和毆打高級幹部的特大事件,幹警們感覺事態嚴重。覺得自己這個小派出所肯定處理不了這種攻擊外國人的大案件。

所以,馬上報到了水州東城區分局,東城區分局治安科的宋治一聽,也覺得事態相當的嚴重。

要知道,能到黃氏會所去消費的全是有錢的主,搞不好會惹麻煩,宋科長只好親自下來處理了。

不過,公安的同志訊問葉凡時,這廝連身子坐穩都難,你扶正一下他又歪了向了另一邊。

而且,這廝嘴裡是胡1uan的答著。這問訊地,根本就沒辦法審下去了,能從黃氏會所出來的人肯定都不好惹,公安同志頗為為難埃誰知道這個醉的傢伙是什麼來頭的。

剛好葉凡的錢包被當兇器搜出擺在了桌面上,這時一個幹警說道,沒準兒裡面有他的身份證,咱們找找。

幾個幹警一聽也覺得此法可行,也就一找,倒是找到了身份證。不過,另一個幹警眼尖,一眼就看到了一張名片,還以為是葉凡朋友的,也就拔打了過去。

至少,也能打聽出葉凡的身份什麼的。因為,盧克朗等人故意使壞,不說葉凡是什麼人。只說他撞進來調戲韓國nv歌星,當然是想趁機搞臭葉凡了。

「你是陳原野先生嗎?」東城區的幹警還算是客氣,問道。

「嗯,你是……」陳原野問道。

「我是南福省水州市東城區分局治安一處的宋治,一位叫葉凡的先生你是否認識?」宋治問道。

「他怎麼啦?」陳原野知道總理有慎重jiao待的,凡是這個電話打過來的,得立即接通。

「這樣的,他喝醉了,嘴裡一直叫著什麼『兩個都有安排,為什麼老子就要坐冷板凳子……』估計是心裡有氣,後來,就打架了……」宋治把事說叨了一遍。

「知道了,你們要好好對他,不準打他或者什麼他。等他酒醒來你們再問,明白了沒有?」陳原野是以命令的口吻說道。心裡卻是相當的納悶,暗說,怎麼回事,哪兩個有安排了……

不過,陳原野的口吻令得宋治處長感覺非常的不爽,放下電話后哼道:「媽的,像省長一般,敢對老子下命令。還問明白了沒有,明白個mao球1

不過,宋治罵歸罵,但他並不糊塗,從電話裡頭聽來,感覺此人肯定有些能量。所以,倒也不敢對葉凡怎麼樣,想等他酒醒后再處理了。

不過幾分鐘,梅盼兒進了東城分局。見到歪斜著坐在椅子上的葉凡,見他沒受到什麼大傷害,只是衣服被撕破了,手臂和大腿上有些抓痕罷了,也就鬆了口氣。

一番解釋過後,不過,宋治在沒查清楚前就怕顧一武不滿,所以,不肯放人。因為顧一武作為水州市副市長兼紅蓮開區區委書記,在省城也是一風雲人物。

不過,梅盼兒當然有的是辦法。一個電話過去,不久,省公廳一個副廳長親自下來了,bi著宋治把人給先保了出去。

梅盼兒叫人把盧克等人全部人都送走了,嘴裡罵著這個冤家,明天還要收拾殘局。

也不知盧克朗生氣了沒有,只好叫了幾個人,把葉凡像拖死狗一般給nong進了自己住的地方。

感覺身上出了一身的汗,趕緊到裡面沖了一番,正舒服著時,被被人硬撞開了,還沒反應過來,胸脯已經被一隻大手給把握住了。嚇得梅盼兒一嗦,正想叫,轉頭一看,才知道是這冤家,哼道:「酒醒啦?」

「呵呵,一點小酒,有啥?」葉凡乾笑了一聲,手老實不客氣地在某nv身上揩油了起來,從上到下,由下至上滑至全身,沒一處放過。

「討厭,你是故意的是不是?」梅盼兒有些恍惚了,直覺好像中了圈套似的。

「真醉了,也許是剛才喝的一碗醒酒湯yao力現在才作了,媽的,咋不早點,現在,稍好了一些。」葉凡一臉猥瑣的笑著,滋啦幾下,早光溜溜的進了梅盼兒那個大號的鴛鴦浴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