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震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震驚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震驚

傳來啪啪的水聲,還有nv人那嬉笑的耍水聲,兩個大人,居然在按摩浴缸里打起水仗來了,現在又不是潑水節。

不久,前戲做足,某nv已經水漣漣,眼龐血紅如火,雙眼媚絲千般sh。

長槍出馬,直搗黃龍而去。聲聲出擊如金戈鐵馬,箭箭命中花心之地,那般溫潤溫濕令人猶如泡在仙瓊yu液之中,一股子緊繃……

良久,長槍回歸,不過,還是依然傲立。某nv吃驚的摸了一下,咯咯笑道:「你還沒吃飽。」

當然,葉凡在老蟒血支撐下,那勁頭是很足的。

「呵呵,剛好,差了一點火候罷了。」葉凡笑道。

「算啦……你……你再進來吧……不然,傷身子……」梅盼兒皺了皺眉頭,不忍心,嗯道。

某男當然再不客氣,直到某nv快散架了終於完成任務。

兩人就躺在浴缸里休息。

「說,你故意鬧事有什麼目的?」梅盼兒斜躺在某人身上,哼道。

「他們先動手的,那個金哲珠什麼玩意兒,居然說我摸她。老子是什麼人,要摸也得摸盼兒是不是?她那種貨s,有啥味道。」葉凡哼道。

「德xing1梅盼兒嗔了某男一眼,倒也不想再問什麼了,實則,心裡蠻滿足的。只是梅盼兒皺著眉說道,「你看看,明天我還得給盧克總裁陪理去。看你,都鬧騰的什麼事。打了就打了,別打得那麼慘。你是高手,教訓一下他們就是了。」

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是不是遇上什麼麻煩了。」

「沒事,我有啥事,只是手腳癢了想舒展一下罷了。」葉凡乾笑了一聲,看了梅盼兒一眼,伸手一動,抱起美人,笑道,「作秋大夢去吧,人生得意需盡歡,莫讓金樽空對月。宵一刻值千金,千金散盡還復來,哈哈哈……」

「什麼1uan七八糟的東西1梅盼兒嘴裡罵著,幸福極了。蜷在某人懷裡,像只溫州小貓,嘴裡喃喃道:「在這裡就是有安全感,他好像一座大山,到底怎麼啦?這個冤家1

梅、葉兩人在尋夢,可是對於東城區公安局的宋治來說就有些頭大了。宋治嘆了口氣,正想回家休息,不過,水州市公安局的盧偉局長氣勢洶洶的居然深更半夜的到了。

一開口就問葉凡被誰打了,為什麼打人的兇手不見了。這下子可是使得宋治傻眼了,趕緊陪著笑臉解釋了一番。

聽說被梅盼兒總裁保走了,盧偉才鬆了口氣。不過,臨走時卻是冷哼道:「宋治,你給老子記住,古川縣的葉凡是我盧偉的大哥,記住了嗎,以後注意著點。」

「是!是1宋治面上雖說叫官名人家叫他宋處長,實際上只是一個小科長,那是忙不迭地點頭哈腰將盧偉這尊大神給送走了。

「宋處,剛才好險,幸好沒對葉凡下手。說實話,剛才見那傢伙一嘴酒氣,一問三不知。而且,相當的『吊』,連我都忍不住想湊上去甩他一耳刮子,幸好沒動手。」宋治旁邊一年青警察心有餘悸,說道。

「處個屁,看到沒,盧局才是處,老子就一小科長,什麼處不處的,又不是處男處nv的好乾。」宋治沒好氣罵了手下一句。

看了幾個手下一眼,哼道,「記住沒,那位葉凡同志是盧局的大哥,明白嗎?」

「明白1幾個幹警全行了一個標準禮。

「回去回去,鬧騰了快一個晚上了。」宋治擺了擺手正想出mn,卻是聽到外面傳來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李昌海聲音道:「葉凡同志在什麼地方?」

宋治身子一顫,心說李廳長怎麼到了。這省政法委的馬國正書記剛被雙規了,現在廳里就李廳長暫時主持著,想不到他老人家深更半夜的也會到咱這小局子來。

宋治是三步並作一步迎了上去,一臉諂笑,說道:「李廳,這麼晚了還來巡查啊1

「葉凡同志呢?」李昌海一臉嚴肅問道。

「他……他被江南傳媒的梅總裁保走了,晚上的事是一個誤會。」宋治心裡一嗦,不知自己放人倒底是錯還是對了。看架勢,李昌海好像是針對葉凡來的。

「誤會,誤會什麼?聽說葉凡同志在黃氏會所被一夥酒徒給群攻了,怎麼可能是誤會,馬上查清楚事實,拿辦兇手,絕不能留情。」李昌海臉能滴墨了,一個大帽子扣上,先就把葉凡劃定到了受害者行列。

這下子,宋治可是腦mn子直冒汗了。這事,明擺著李昌海這個時下廳里的一把手要偏向葉凡了。所以,喃喃道:「李廳,你聽我把具體情況說說。當時是這樣的……」

「哼,是不是顧一武讓你害怕了。」李昌海態度居然空前的鐵硬,哼聲著看了宋治一眼,突然一拍桌子,厲聲喝道:「馬上把顧一武等一伙人拿回來詢問清楚,該罰的要罰知道不?」

「李廳,這個,梅總說是盧克朗等人也是他請的客人,當時……」宋治剛講到這裡,李昌海冷冷哼道,「我的話不管用了是不是?是不是要馬國正同志的話才管用,你是不是要跟他去?」

「我……我馬上去抓人。」宋治哭喪著臉一個立正,哪敢再辯論什麼,馬上帶著一伙人出去了。

「宋處,這事,這事怎麼辦?聽說梅總是京城梅家的,她的面子難道不給?」宋治一個手下滿臉難堪。

「怎麼辦,辦個屁!梅總是京城老梅家的,難道李廳就不是官啦?剛才你沒聽見嗎?李廳叫我找馬國正去,馬國正在什麼地方呆著,你小子沒聽說過嗎,要不,你去找找馬國正同志,哼1宋治沒好氣,罵道。

「馬國正不正在看守所,雙規了……」那年青幹警身子骨一嗦,再不敢吭聲了。

經這麼一折騰,天也亮了。宋治當然不敢去拿水州市副市長顧一武了。

開玩笑,一個小科長去拿一個副廳級幹部,而且,人家還有來頭的,所以,這廝帶著一夥幹警,在街上硬是轉悠了一整整幾個小時不敢回局裡去,早上時趕緊向盧偉彙報了常務副廳長、代廳長李昌海的指示。

「既然有李廳長指示,立即抓人。」盧偉二話沒說,下了命令,當然,抓人由市局出面了,宋治現在當跟班了。這廝,也鬆了口氣。

第二天9點,梅盼兒在葉凡的懷裡醒了過來,剛開機,電話頓時打爆了。

一接通,才知道盧克朗等人以及顧一武都給水州市局抓了。一問,才知道上邊要嚴肅查處他們毆打葉凡的事。而且,是省廳下的命令。

「你到底要鬧騰到什麼時候才完嘛?」梅盼兒生氣了,狠命地把葉凡從夢中推醒了過來,這廝睡眼朦朧,問道:「幹嘛,好好的剛見到一美nv,還沒幹啥就給你推沒了,可惜1

「還美nv,你就盡想著美nv。你昨天找省廳誰出面了,盧克朗等人又被抓了回去,現正在水州市公安局接受審訊。你看看,我都不知該怎麼辦了?盧克朗是代表香港公司來談判的,你以後叫我怎麼辦?這合作項目要是泡湯了,那可是十來個億的。」梅盼兒埋怨道。

「我真沒有,你又不是不知道。昨晚上到現在咱們都在一起。奇怪了,到底誰幹的,我問問盧偉再說。」葉凡也是一臉mi糊,梅盼兒以為他裝傻,還真掐人,被葉凡一把按住了,開了手機打起了電話。

「大哥,昨晚上咋的關機了。齊天那傢伙跟我說你到水州了,還說你問起了『黃氏會所』,後來,偶然間知道黃氏會所有人打架。

我一問才知道是你。到東城分局一問,才知道你被梅總保出去了。唉,又聯繫不上你,急人埃

還是大哥厲害,居然把李昌海給bi了出來,看我今天怎麼收拾顧一武這傢伙。

媽的,以前仗著他是水州市副市長高高在上,今天,老子好好的修理他一頓再說,敢搶老大的位置。」盧偉連珠炮一般轟了過來。

「打住,到底怎麼回事?」葉凡趕緊問道。

「昨晚上李廳親自到了東城分局,下命令指示宋治那小子嚴肅查處毆打你的酒徒。宋治一個小科長,哪敢去抓顧一武,聽說這盧克朗還是香港傳媒集團的。還有什麼韓國妞,叫金哲珠的。」盧偉說道。轉爾,這廝一臉訝然,問道:「難道大哥不知,李廳不是大哥請出來的?」

「不是,我是一頭霧水。昨天晚上手機沒電了,所以,誰我都沒講。不過,金哲珠那小妞得好好修理一下,媽的,居然敢污衊老子摸她胸脯,啥時nong來讓老子真搞了再說,敢調戲老子。還有顧一武,適當修理一下就行了。這事,別整太大,影響不好。」葉凡說道。

這廝心說,昨天晚上那個宋治科長已經把話傳到總理秘書陳原野處。李昌海,估摸著是陳秘書給支使出來的。

估計,總理對咱的印象也相當糟糕了。不過,粵東的管一明要刁難老子,也得讓他難受一下才行。

「噢,我明白了,適可而止。要是李廳問起來,就說這事還是梅總請大哥講了情,大哥真是寬仁大諒啊1盧偉乾笑了一聲掛了電話。

「這小了,鬼笑啥1葉凡沒好氣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