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升省委組織部副部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升省委組織部副部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升省委組織部副部長

「管一明同志,chao州市那個副市長位置可是不帶『常』的,咱們可以安排下去。不過,咱們就這樣安排中央黨校唐副主席親自授予的『特優學員』,呵呵,你說,要是傳到唐副主席耳里,人家會怎麼看咱們魚桐的省委常委們。」趙昌山今天轉xing了,居然像個笑面彌勒,一付胸有成竹,大事在握的架勢。心說,我倒你小管同志能跳到何種地步,汪正錢又怎麼協助你鬧騰。

「趙書記,不帶常也行,海州市不是也正缺一副市長嗎?可以叫葉凡同志去海州市嘛,反正都是副市長,海州條件比chao州好一些,相信唐副主席那邊也說得過去是不是?」趙昌山的老同學魯東來這話可是相當雷人。

汪正錢差點拍桌子了,覺得魯東來在挑戰他的權威,這廝嘴裡一哼,立即還以顏s,說道:「魯東來同志,海州市是特區,副省級城市,副市長即便是不帶常的也是正廳級幹部。至於原因,我剛才講過了。如果趙書記覺得行的話我也沒什麼意見?」

「絕對不行,才24周歲,怎麼能提正廳,咱們國家的組織原則是兒戲嗎?當然不是。

關於正廳級幹部,至少也得3o歲以上是不是?正廳的位置就不用說了,古部長,你是搞組織工作的,看看有沒什麼好位置。

咱們是黨的幹部,唐副主席授予的『特優學員』咱們不能丟一邊去,這是對國家領導人的極為不尊重,也會寒了下邊同志的心。」趙昌山看了組織部長古懷一眼,還沒等他開口,突然又說道,「噢,對了,看到組織部的古部長,我倒想起一個職位來。鳳國興同志原來不是組織部的副部長嗎?既然他提拔到常務副部長位置了,他那個位置現在是否有合適人選?」

媽的,老趙這是在bi我。你問出一個副部長位置來,而葉凡同志又正需要一副廳級位置,這不是點名就要索要組織部副部長位置了嗎……古懷心裡暗罵了一句,嘴裡說道:「嗯,鳳國興原來的位置現在還沒合適人眩不過,省委組織部的副部長人選委實重要。還需經得中組部同意才行。」

「嗯,省委組織部副部長位置的確很重要,跟一般的副廳級職位比,份量重了不少。我看,葉凡同志既然是『特優學員』,讓他擔任省委組織部的副部長也說得過去,特優對重要,不正好嗎?呵呵呵。」葉東副書記突然笑了幫腔著。

「對對!這樣安排最合適了,想必唐副主席也相當滿意了。至於中組部,如果能通過當然最好,即便是不能通過,至少咱們粵東省委向中央領導們表達了一個意思。中央黨校的『特優學員』咱們很重視的,咱們省委跟領導的指示充分一致是不是?」林峰也是笑著附和道,而魯東來也趕快開口附和著直點頭。

「那……」管一明還想嗦,趙昌山那臉突然一板,哼道,「這是省委常委會議,都記錄在檔的。

要是哪天唐副主席到咱們粵東來,一翻記錄,哼,同志們,你們要有清醒頭腦。對於上級領導的指示,我們要不折不扣的去完成?討論還價這是對等工作的態度嗎?

這事就這麼定了,同意葉凡同志擔任粵東省委組織部副部長一職的同志請舉手?」趙昌山居然大反常態,先舉起了手,葉東和林峰,魯東來跟著舉了直來,省城市委書記蘇青雲猶豫了一下,也舉起了手。最後,管一明和汪正錢都無奈地舉了手。本來想棄權的,不過,唐浩東這個貯君的隱威太大了。要是傳到他耳里那還了得,估計自己的政治生命結束了。

「好,一致通過。這說明,咱們粵東省委班子是一個團結的班了,一個充分擁有凝聚力的班子,一個向上的班子,一個跟領導指示充分保持一致的班子……」趙昌山充分肯定,大話講了一大堆。

轉爾沖古懷說道,「你立即指示工作人員把粵東省委班子決定上報給中組部,這樣,也能儘快知道部里的意思了。而且,要註明,葉凡同志這次是中央黨校的『特優學員』,是唐副主席親自授予的。」

「是1古懷立即出去下指示了,不久,文件傳到了中組部。

想不到的事生了,僅僅二天,中組部居然批複了一來。

葉凡正在水州的家裡喝著早茶,省委組織部的同志來電話了,叫他立即趕緊回粵東述職。一打聽,才知道自己已經獲得中組部批准,上任粵東省委組織部副部長一職了。

這廝心裡一驚,放下電話后喃喃道:「看來,那天晚上的耍酒瘋還真靈,總理下手很快的。既然總理這麼看重我葉凡了,我葉凡會加快粵東88慘案掃尾工作的查處的。管一明,你等著。」

鐵占雄、狼破天,張雄、齊天等人也得到了消息,紛紛打來慶賀電話。雖說級別沒變,但省委組織部的副部長地位非同小可的。

跟正廳級幹部絲毫不遜,比省里一些偏mn廳的廳長份量還要重得多。畢竟,是管全省官員帽子的組織部mn。

而這消息第一時間傳到魚桐,魚桐市那些幹部電話差點把葉凡的手機給打爆了。就是市長李國雄等同志都打來了電話。

「爸,聽說葉凡升省委組織部副部長了,他真有本事。」喬圓圓斜瞄了父親喬遠山一眼,口吻中自然帶著一股子得意的驚喜了。這個,喬圓圓知道父親喬遠山肯定知道此事。

因為,按規定,重要的市以及副省級城市的組織部長的任命都要通過中組部的。而葉凡作為粵東大省的組織部副部長的任命,肯定得通過中組部的。

當然,一般像這種情況下邊已經推薦決定了的人選,中組織部一般來說都會通過的。喬圓圓這樣子說,無非是想引起父親對葉凡的進一步重視罷了,說起來也是用心良苦。

「那孩子還真有出昔。」喬遠山老婆葉蓉也忍不住誇了一句,看了nv兒一眼,笑道,「看把你高興得,我說怎麼了,晚上連飯都多扒了幾碗了,原來是這個原因。」

「媽……」喬圓圓臉一紅,拉長了聲音趕緊撒嬌掩飾一下尷尬。

「組織部是好地方,不過,粵東那個地方的副部長不好做。但願那小子那屁股能坐穩當了。」喬遠山淡淡說道,表情無悲無喜的。

喬圓圓可是心裡一驚,知道父親絕不會無地放矢的,趕緊問道:「爸,有什麼不好做的,不都是干工作?」

「干工作,呵呵。」喬遠山居然淡淡的笑了,還微微擺了擺頭,低下頭看報紙了。喬圓圓儘管心急,可又不敢再問,只好當了一悶葫蘆。

「葉部長,咱們兄弟倆又可以同城為官了,哈哈哈……」葉凡喝得大醉,剛回到粵東就被魚桐市局一夥衝來,這不,灌得大醉了。正想躺賓館休息一下,想不到傳來粟一宵這傢伙聲音了。

「同城為官,粟哥,這個,什麼意思,你不是安排在魚桐?」葉凡有些訝然了。

「嘎嘎……」粟一宵得意的乾笑了兩聲,才說道,「現在不在魚桐了,那地兒,沒意思,還是省里好。」

「什麼部mn?」葉凡問道。

「監察廳。」粟一宵淡淡笑道。

「不錯啊老粟同志,居然監察起幹部來了。以後可得手下留情了,別整天來監察我就是了。」葉凡呵呵笑道。

「哪敢,你還不捋了我帽子。」粟一宵笑道。

「是不是常務副廳長?」葉凡問道,其實,也有些好奇。粟一宵有著葉東這個省委坐第四把jiao椅的副書記在後面撐著,在粵東混得好像比南福還要如魚得水一些了。

「哪能,半年前剛入了魚桐市常委,現在到監察廳也只是一排名最尾巴的副廳長罷了。」粟一宵說道,嘆了口氣,問道,「你這下子可是火了,組織部大部長一出mn,哪個官不巴結著。」

「別說了粟哥,我跟你差不多,在部里也是排名最尾巴的。聽說上頭有好幾個副部長,而且,有幾個都是正廳級別的。

就三個副廳級別的副部長,我就是其中一個。而且,人家那個副廳級別的在部里也幹了不少年頭了,人脈基礎深厚。

咱們一個白丁走了進去,又得從頭干起了。」葉凡也有些苦澀,本來在政法系統幹得好好的,剛有了點底子。

想不到又被趙昌山給nong到省委組織部了。這個,一切又得從頭來了。而且,聽說省委組織部里關係也相當的複雜。

新任的古懷部長面上看去平和,滿面笑意。實則,有人稱他為笑面虎。使得葉凡想起了魚陽縣的笑面虎謝強同志來。

而常務副部長鳳國興同志年青氣盛,有個中紀委書記的鳳寶山這個國家領導人當爺爺。估計在部里也是呼風喚雨的角s。自己這個排名最尾巴的副部長,就怕會淪落為一個跑龍套之流了。

不過,鳳寶山聽說半年後就要退了,到時如果費家的費一桓能上位的話,那自己的腰竿子應該能硬實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