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中組部寧副部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中組部寧副部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中組部寧副部長

不過,葉凡也沒有一定要巴著費家的打算。更何況,跟費家的關係也頗為複雜。人家怎麼待自己還難說。人心隔肚皮的,就是兄弟倆也會互相反目更別說自己一個外人了。費家能支援自己的估計也有限。不過,葉凡的心情總體來說還是相當不錯的。

晚上9點,粟一宵請客。說是同事們要他埋單,慶賀高升。其實,老粟同志已經到監察廳上班半個月了,只是,一直沒請客。估計省里也沒幾個人認識。

地點就在黑天鵝了,珠江之畔。聽說粟一宵家裡有幾間店面,一年光是店租就能收上十來萬。所以,雖說不能大富大貴的,倒也衣食無憂的。

七點,葉凡正想出去黑天鵝。雖說早了點,乾脆順便的在珠江邊走走,散散心,走路去黑天鵝了。

不過,很不巧的就是電話響了起來,一接通就聽見常務副省長林峰笑道:「恭喜你了葉部長,呵呵。」

「我還沒感謝您呢林省長,謝謝您了。」葉凡暗中的意思當然指的是林峰省長在省常委會上替自己說話了。

「舉嘴之勞罷了,要說感謝,我得感謝你才對。子潤已經成為了張局長的專職秘書。這小子,現在興奮得很。嘴裡一噴出就是副部級正部級幹部,居然連副國級的國家領導人他也看見過。還說,張局長曾經叫他給二位副總理送過文件,呵呵,差點樂得他找不著北了,比我有出昔了,唉……」林峰很高興。

「子潤自己也有能力,如果沒有能力,即便是張局長也不敢用的。畢竟,他們是在給共和國的高官們打下手,哪能馬虎是不是?」葉凡不著痕的小bang了林峰的兒子一句。

這馬屁正拍中林峰癢處,他呵呵笑道:「葉部長,晚上可得請客了。這快9點了,突然想喝幾杯。」

「行啊,這樣,就去黑天鵝怎麼樣?」葉凡心裡一動,覺得有幾個領導也得感謝一下。既然林副省長這樣講了,人家看得起自己,哪能拒絕什麼。

難道林副省長還怕沒點心吃,人家擺明了是要跟自己繼續加深關係嘛!

自己剛到省委,兩眼一抹黑什麼都不清楚。也許,在酒桌上還能探聽到有關省委組織部的支言片語。而且,如果還能認識一些朋友,慢慢的墊高人脈也是不錯的。

「行,就黑天鵝了,到時不介意我帶幾個朋友過來蹭酒喝吧。」林峰笑道。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悅乎,多多亦善啊1葉凡心是更是感激,知道林峰想介紹幾個朋友給自己認識。林峰的朋友,估計都是有些份量的人。不然,一般的官員,難入他法眼的。

葉凡給粟一宵打了電話,當然沒說林省長要自己請客的事,只是說晚上組織部的同事也要求自己請客。

粟一宵一聽,立即笑道:「那敢情好,咱們乾脆都黑天鵝,各搞一個包廂。到時也可以互相串串mn不是更好。」

葉凡當然也有這個意思,粟一宵認識的朋友也能接jiao上,何樂而不為。朋友之間一jiao流,朋友自然就多了起來。

葉凡想了想,邀請了省城市委書記蘇青雲、組織部長古懷以及幾個副部長。葉東副書記就沒必要了,肯定會去為粟一宵撐場子的。不過,葉凡還是去了個電話。葉東果然有事來不了,不過,話講得相當的客氣的。

還有省紀委常務副書記於志海。省委副秘書長喬報國,以及省公安廳長陳布和,加上國安廳長孔東望同志,黨校同學曾凱副市長當然也在邀請之列。

還正好,這些人全都在。而且,葉凡一邀請,大家都欣然同意準時來蹭酒喝。

9點,客人都到了。

至於粟一宵那邊,聽說8點半就開席了。

林峰帶了幾個客人來,不過,在葉凡引領下進了包廂。看到蘇青雲和陳布和也是笑道:「想不到蘇書記也在,還有陳廳長,孔廳長、喬秘書長……」

林峰帶來的客人中有省委常委、統戰部長李正升同志,還有幾個重要位置的廳長。

都是些熟人,雖說各位在政見上未必合拍,但是,在這種場合還是相當融恰的。

一來二來,大家都閑聊開了。當然,大家湊一塊,一般不談省里的事,講的都是些有趣的事。

不過,對於葉凡的能量,來的客人中自有想法了。就是組織部長古懷以及省委組織部的幾個副部長,也得重新審視起葉凡來。

剛喝了不久,葉凡接到費蝶舞電話,說是正陪著寧和和父nv以及費草草逛珠江。而且,還說葉凡陞官了,又是地主,得請客。

葉凡心裡一動,當然,也把這幾位請到了黑天鵝了。費蝶舞當然是想緩和一下葉凡跟寧和和之間的關係。

而寧和和的父親,也就是中組部老牌副部長寧志和同志的到來,也令得林峰和古懷等人又看到了葉凡潛在能量。

雖說寧志和也是副部級幹部,但中組部對在桌的官員來說,都擁有著不可抵抗的威力。他們考察的就是副部甚至正部級官員。自然,這一桌人,寧志和副部長成了當然的核心了。

不過,對於葉凡跟寧副部長的關係,在桌的都不清楚。一個個當然好奇,不過,在桌的全是高官,沒一個是蠢蛋,所以,倒也沒人去探這個底子。

「葉凡,聽說你可是把我家和和氣得不輕。這丫頭,一直在家抹眼淚。」寧志和副部長是笑著講的這話,好像在興師問罪。

「姨丈爺,不光是和和,還有我。」想不到費草草也有些氣鼓鼓樣子,掃了葉凡一眼,哼聲道。費草草和費蝶舞是費家最小一輩人,所以,輩份自然很小了。

「噢,連草草也被欺負啦?看來,葉凡同志很威風嘛!就不怕你家費爺爺出馬捋了他帽子。」寧志和淡淡笑道。

「這個,那個,寧部長,當時誤會了,誤會。」葉凡擠了點笑,有點尷尬樣子回應道。

「誤會,我看未必。當時我跟著梅天傑到的你家裡。爸,你不知道,人家葉凡同志好威風埃那廳里擺了幾張大圓桌子,中間最大的一張坐了十七八個人。有兩個半老頭子更威風,居然罵我。」寧和和今天好像真來氣了,居然在酒桌上揭起葉凡短來。

葉凡是暗暗叫苦,早知道就不把幾個人nong到這裡來了。這下子,估計得丟臉子了。寧部長在場,又不好作得。

奇怪的是費蝶舞也是默不用聲,因為,那天葉凡的表現可是令得此nv也有些傷心了。覺得葉凡太自大了一些,所以,就想讓這廝丟點臉子。

「噢!兩個半老頭子,都是誰啊,敢罵我們家和和,他們怎麼罵的,等下我打他們屁股,給和和出氣。」寧志和半開玩笑,說道。實則,寧家都相當疼寧和和的。其實,寧志和胸中也有點疙瘩,那天聽說自己nv兒被葉凡罵成『沒教養』,這個。

可是把自己這個父親給罵了。沒教養,肯定是自己沒教育好孩子了。所以,一聽說葉凡邀請,寧副部長居然來了。

就是想趁機敲打一下這個大條的傢伙,而且,聽說葉凡是費方成這個二舅哥的義子,寧志和也想來考察一下這傢伙的人品。堪不堪大用,還得慢慢來的。

「我不認識,他肯定知道的,爸,你問他好了。」寧和和往葉凡身上呶了呶嘴。

而其它人,像古懷等人,自然瞧起熱鬧來了。甚至,古懷的眼裡露出一絲疑惑。當然,大家對寧和和口中的兩個半老頭子也有些好奇到底是誰,居然敢罵寧和和。

「你跟蝶舞、草草都見過的,就是那天晚上來的那兩個。是我的朋友,他們可是不老,剛到4o。」葉凡打著馬虎眼,不想爆出鐵占雄和狼破天來。

不過,費草草是個機靈的nv孩子,那記憶也是群的,說道:「一個好像叫鐵占雄,一個叫狼破天是不是?是他們自已講的,不會是個假名吧?」

「如假包換,的確是這兩個人。」葉凡點了點頭,倒也老實招了。

「鐵占雄、狼破天……」寧志和嘴裡喃喃了一句,在腦中搜羅了起來。而桌上的客人也一樣,全在想這兩個傢伙是什麼人,當然,除了林峰副省長外。因為,那天酒桌上林峰也在常

「對了,好像這位伯伯也在場的,沒錯,當時這位伯伯就是在那兩個半老頭子下邊坐著的,我記起來了。」寧和和突然伸指指著林峰喊出聲來,好像被她抓住了什麼天大把柄。

林峰心裡一驚,自然,滿面苦澀了。想不到怕什麼就來什麼,倒真給寧和和記起來了。要是寧副部長怪罪自己當時在場,那自己不也成了葉凡的幫凶了。

林峰只好硬著頭皮,笑道:「嗯,我當時的確在他們倆下邊坐著的。那天晚上是葉副部長的弟弟訂婚,我去喝酒。」

「那林省長肯定知道兩人的身份了?」寧志和斜瞄了林峰一眼,問了過去。

「好像,我也是聽金樹洋部長說的。」林峰一不小心說漏了嘴,寧志和笑道:「想不到金部長也在,葉部長的能量不小嘛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