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上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上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上任

「呵呵,當時我到魚桐任職,有到金部長那裡報道。一來二去,見過幾次面。剛好他又調到燕京去了,說起來我在燕京也沒幾個熟人,所以邀請了他。」葉凡笑道。

「哼!你不敢講出那兩個半老頭子的身份怕我們找他是不是?」費草草撅著嘴兒,哼道。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放心,我們只打他們屁股,絕不會欺負他們的。」說完,得意的看著葉凡。

「放肆,他們的屁股是你能打的嗎?」葉凡突然變臉,沖費草草哼道,轉爾見寧志和那臉s微變,葉凡立即說道,「我是怕草草的話傳到他們耳里,不大好。他們倆個都是我的鐵竿朋友。鐵占雄在公安部任副部長。至於說狼破天,是中央辦公廳內衛團的團長。對不起了寧部長,這事,怎麼說著……」

果然,狼破天的身份也挺唬nong人的。滿桌人都沉默了,寧志和倒也笑了,說道:「原來是他們倆個,這屁股,是打不成了。草草,要打的話我可是打不過他們的。」

「那個內衛團團長很派頭嗎?一個小團長的。」費草草有些不明白,倒也沒再胡鬧。只是,這個時候又轉成好奇了。

「當然派頭了,你想啊,人家是中南海的保鏢頭子,氣派不氣派。」寧志和笑了笑。

「啊,還真是厲害。中南海保鏢矣1費草草居然雙眼閃彩了,像一個粉絲。

「葉部長,前次到京,有幸跟鐵部長一起吃過飯。下次他如有空到粵東來,請一定告訴我一聲,這頓飯,我請定了。」陳布和廳長突然笑道,舉起一酒杯要跟葉凡碰杯子。

因為,陳布和轉正的事在公安部遇上了阻隔,林天民就是強力的阻隔者。幸好林民天莫名其妙死了,而鐵占雄花了大力氣。這份子人情,陳布和廳長當然記在葉凡身上了。

「中!下次鐵哥來,我一定支會一聲。到時,我可得喝窮你了,哈哈哈……」葉凡爽笑著跟陳布和幹了一杯。

不久,粟一宵帶著幾個同事到葉凡這邊來串mn。當然,也不泛顯擺一下。因為,粟一宵同志請來的都是正廳級副廳級幹部。甚至,還有副省長劉長青同志一起。

這個,當然是聽說葉東副書記會來,劉長青副省長特地來bang場子的。而葉東副書記當然也來了,只是小喝了半杯酒就走了,意思到心意到就是了。

當然,在桌的全不是傻子,猜也能猜到葉東副書記跟粟一宵同志肯定jiao情頗深的。不然,人家怎麼可能過來打個招呼的。

不過,當一進這個大包廂,粟一宵一伙人全傻眼了,甚至,那心臟都有些受不了似的直嘎。

因為,現這裡坐的全是省里高層人物,跟葉凡這邊的客人相比,老粟同志心裡直汗顏,暗罵了一句道:「變態!這簡直就是開小型號的省委常委會了,佔據了省委常委會的三成江山。簡直可以玩三國了,他娘的,人比人真是氣死人……」

而劉長青副省長本來是不想過來串mn的,自認為應該葉凡過來才對。不過,劉長青同志想到葉凡是組織部的副部長,沒準兒古懷部長也會在坐的。

所以,進來時本來還有一股子居高臨下巡視下屬的架勢,沒想到這架勢還沒拿擺起來,立馬那身子矮了許多,一臉的淡定變成了一臉恭敬的諂笑。

「林省長,我先敬您一杯。」劉長青同志敬酒當然是按幹部的黨內排名來敬的。

在林峰、古懷和蘇青雲以及李正升四個省委常委中,林峰是常務副省長,排名當然比另外三位同志高了。所以,劉長青一臉笑容拿著杯子先敬林峰副省長了。這個,也是官場必懂的規矩。搞錯了或者搞反了你就差不多了。

「劉省長,你這酒可是敬錯了。」林峰詭異的一笑,當然,是善意的提醒笑容了。

「敬錯了?」劉長青顯得有些沒摸著頭腦,看了桌上一眼,暗說是不是這裡面還藏得有『大神』,地位比林峰還要高,不可能呀!不過,劉長青那心裡可是相當的反悔,就怕真有這碼子之事那就糗大了。而且,比林峰還要大的人物,那可是能主宰自己命運的領導……

「看到沒,mi糊了不是,呵呵呵。」林峰副省長開了個玩笑后,指著寧志和說道,「要敬,得先敬中組部來的寧志和部長。咱們都是本地人,遠來的都是客人嘛1

「寧……寧部長,我……我……」劉長青手微微一顫,幸好沒把酒給灑了。一臉尷尬著又到了寧志和副部長面前要敬酒。

「遠來的是客,剛才劉省長進來並不知道。所以,不能怪他是不是?現在既然知道了,就從寧部長這裡開始怎麼樣。而我作為東家,也陪寧部長和劉省長共飲一杯。」葉凡趕緊站出來合稀泥了,劉長青同志,這個時候自然是感激,差點涕淚了。

結果,粟一宵同志帶的這些正廳副廳級高幹們全縮著脖頸,恭敬的打滿了通莊,規規矩矩的一個個退了出去。

「粟廳長,你的朋友能量不小埃」劉長青出來后長舒了一口氣,嘆道。

「人家是組織部的幹部,能量當然比我大了。」粟一宵也略顯得意,葉凡是自己朋友,葉凡有能量,等於自己也有面子。

而且,剛才敬酒時葉凡是給足了老粟同志面子,更進一步,當作大家面叫了一聲『粟哥』,差點樂得老粟同志屁顛著找不著北了。

爾後,葉凡當然也禮尚往來到粟一宵包間內打了一輪通莊回來。不過,葉凡感覺有些怪異,那些個正廳副廳的全把自己當領導看待了。一個個恭敬得不行,就是劉長青副省長也是親熱的拉著自己連幹了好幾杯還不肯鬆手。

葉凡知道,劉長青的眼睛盯上了寧志和部長。既然寧部長是自己請來的客人,那自己跟他的關係肯定不錯的。

劉長青作為副省長,當然也想百尺竿頭更進一層了,這個,跟中組部可是有莫大關係了。

像副省部級大員,提拔的利害關係一般來說都在中央層面掌控著,而中組部作為最高層選擇人材的機構,擺在明面上的位置就重要得驚人了。

第二天,葉凡進了省委大樓,望見那座在外人看來神秘莫測的大樓,心裡頗為感嘆。

想不到自己也有今天,而且,在這寬敞,代表著粵東省最高權力的省委大樓里,也有了間傳屬於自己的辦公室了。這個時候再裝深沉,就有點裝b的味道了。

葉凡整了整衣服,臉上擠著一絲微笑,盡量讓自己變得緩和了一些,緩緩的往組織部而去。

不過,在路上也沒什麼人認識葉凡。見這個小年青的,級別職位自然不高了。自然,也沒人理他了。

「沒長眼啊,讓開1突然一聲喊叫從身後傳來,葉凡轉頭一看,感覺肩膀被重重地側撞了一下。葉凡倒沒事,倒是那位撞人的同志連人帶文件地微響一聲撞在了走廊的牆上。

文件資料,頓時滿廊撒著了。量,相當的多。那大豆腐塊一般的文件盒子居然有二十來個。估計是這位同志嫌麻煩,所以,一次xing玩了疊羅漢手法,而到後面又累得不行了,所以喊著讓開。

「沒事吧同志。」葉凡伸手去想把人給拉起來。畢竟自己擋了人家的道。

「怎麼搞的,老早就叫你閃開,你看看,搞得滿地都是。還不給我撿起來?倒霉,這『清早八神』的起來盡遇這鳥事?要是給主任看到了還不活拔了我?」年青人一邊爆著粗話一邊自怨道,倒也沒罵葉凡什麼的。

「呵呵,沒事,我跟你們主任說說。」葉凡溫和的一笑,看了看前方不遠處的組織部大mn,估計這小夥子應該也是組織里干秘書之類工作的,或者在辦公室也指不定。

「跟我們主任說,笑話,你是誰啊!本人堂堂的人民大學高材生,在這裡混得慘埃幾年了,還僅是個不著調的小副科。就老弟你……」小夥子看了葉凡一眼。

突然,好像現了新大6似的,嘴邊,居然露出了一絲淺淺的微笑,拍了拍葉凡肩膀,說道:「哥們,是不是來報道的?」

「報道,嗯,算是吧。」葉凡笑了笑,看了那傢伙拍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年青人也感覺到了什麼,手也放開了。不過,那廝卻是略顯得意,左右巡了一眼現走廊上沒有,顯得有點神秘,說道:「哥們,別嫌張哥我多嘴。這省委組織部啊,水深著呢。你別不信,不小心的話,會被淹死的。言盡於此,信不信由你。」

「我會游泳的,沒事。」葉凡一邊幫他收拾一邊聊了起來。

「游泳,屁用!就拿我們主任來說,別看只是辦公室主任,人家,堂堂的正處級幹部。不過,人家能量大著,遠遠過一個正處級幹部能量,比部里有些處室的一把手厲害得多的。」張同志小聲說道,還真把葉凡當成了一個剛畢業分配過來的學生仔對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