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二十章想欺負新嫩沒門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想欺負新嫩沒門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想欺負新嫩沒mn兒

這個,當然是葉凡指使已經調到省公安廳任刑警總隊副隊長代隊長的王朝同志故意乾的。

既然總理要求自己徹底查清粵東魚桐慘案,那總得幹些事出來。慘案雖說已經結案,但還有許多細節末節沒搞清楚。

比如盧安剛死前說的東坡山莊底下秘密,管一明跟盧安剛父親間的糾葛。那鳥化石礦在什麼地方窩著。還有,葉凡一直有疑問。盧安剛的身手並不怎麼高,僅比普通人強上那麼一點點。

而用『安樂球』殺死受害者的絕不會是盧安剛乾的。應該,另有其人。這個幕後殺手絕對是個高人,應該有著五段頂階身手,比青狼的身手還要高。

此人一直沒露面,此人沒查出抓捕歸案,葉凡心裡總覺得有些不踏實。而且,從良心來說,葉凡是絕對要把此人抓捕歸案的。

不過,粵東的形勢太複雜了。總理要求徹底查清此案,而粵東的頭號人物趙昌山的態度有些摸不清,好像有『到此為止』的意思了。

如果自己要查下去,那隻能偷偷查了。明目張的查,肯定會惹惱趙昌山。所以,葉凡也是處於兩難境地。

「葉部長估計是忘了,蔣雲現在還關在省廳的看守所里。這事,他兒子蔣小林也活動了一番,不過,只是省廳的答覆很模糊。你是知道的,蔣小林是咱們省財政廳副廳長,對咱們魚桐的影響太重要了。」李國雄面有難s。

「這事,當初還沒查清楚,關著他也正常。也許,省廳查清情況后應該就會處理了。一個老人家,退休前又是魚桐軍分區副司令員,如果沒有重大責任的話省廳應該不會為難他的。」葉凡淡淡說道,現在開始釣魚了。知道李國雄的軟肋被蔣小林抓住了,不得不來求助於自己了。

「葉部長,聽說負責蔣雲的就是魚桐市局原副局長王朝同志,你看,這事能不能給王朝同志說一下,要求儘快辦理下來。」李國雄終於露出了狐狸尾巴。

「這事恐怕不妥,說起來雖說我是王朝以前的領導,但我現在已經離開公安系統了。再說,88怪慘案牽扯很大,有些事,我作為當初的查處88慘案的主要領導,不方便出面。」葉凡淡淡說道,當然不會那般輕易的放了蔣雲的。

要知道,蔣雲的兒子蔣小林就是管一明的忠實跟班,那天自己被捋帽子時蔣小林就一臉譏諷的站在管一明身後的。蔣小林知道自己那天的表現太差了。

所以,不好意思出面,轉道拿捏起了李國雄,bi得李國雄這個市長不得不來求著葉凡。

魚桐市委書記何鎮南到省政協養老去了以後,市委書記一職已經空懸了半年了還沒敲定人眩有多少雙眼睛盯著這位置的。

李國雄當然是最眼紅這個位置的官員了,一直想作出點大成績得到省里認可。不過,像這麼重要的位置,趙昌山肯定得穩穩抓在手中的。除了他認可,其它人是不可能坐得這個位置的。

看了李國雄一眼,葉凡一臉慎重,決定提點李國雄一聲,說道:「李市長,我希望你不要摻和進蔣林的事中。88慘案太多人盯著,絲毫的摻和都會惹出大麻煩的。」

「唉,我知道了。當初也是為了市裡工作。既然葉部長如此說了我還不知好歹,那就太說不過去了……」李國雄嘆了口氣,沉默了一會兒,說道,「聽說葉部長到中央黨校學習是趙書記親自點的將?」

「這個,說起來我也一頭霧水的,不清楚到底怎麼回事,估計是這樣的了。唉,我只是作出了點小成績,想不到趙書記還記著了。說起來,到現在我還沒感謝趙書記一聲,真有些不好意思。」葉凡臉上露出一絲感激樣子。

「是啊,趙書記對於有能力有功的同志都會記牢的。前次到魚桐釣魚,可惜他不讓咱們魚桐的同志陪著。」李國雄一臉遺憾,說道。

葉凡心裡一動,從李國雄的言語中看,好像還沒達上趙書記那條線,難道這廝今天來的真正目的是想請自己當個『紅娘』,蔣雲的事只是一個幌子罷了。

於是笑著說道,「嗯,我當時被何書記叫去保護趙書記,想不到又現了東坡山莊的事。等我趕回來時,趙書記已經走了。」葉凡當然不會揭底牌了。

「那天葉部長應該跟趙書記一起聊過吧,聽說還叫你釣魚了。」李國雄當然不會就此放棄,當然得扯點東西出來。

「正準備釣魚,誰知來電話了,所以,匆匆走了。」葉凡淡淡說道,斜瞄了李國雄一眼,說道,「李書記,我還得恭喜你高升了。」

「恭喜啥?還是代著的。」李國雄嘆了口氣。

「上頭還沒定下來?快半年了吧。」葉凡故意問道。

「嗯,這魚桐的市委書記,說起來,競爭太大了,說句實話,我都有些體力不支了。」李國雄倒出了目的。

「相信以李書記的能力,應該有很大把握的。」葉凡說道。

「葉部長,你現在省委工作,見到趙書記的機會很多。如果見到,能不能給趙書記說叨一句,月潭的魚現在味道最好了,有機會可以試試親自釣圓皇后。」李國雄說道。

「李書記的意思是邀請趙書記到月潭釣魚?」葉凡淡淡笑道。

「我是這麼想的,只是,趙書記是大忙人,又臨近年關了,哪有空下來。」李國雄有些失落樣子。轉爾看了葉凡一眼,笑道,「聽說葉部長現在正搞一個龍舟大賽?」

「噢,這個你也知道,看來,李書記的信息不是一般的靈通啊1葉凡調侃了一句,心裡也有些訝然。

「倒不是,適逢其會聽到的。」李國雄臉上閃過一絲尷尬,轉爾,說道,「聽說五個地級市的市委書記是這次比賽的組織者,說起來還真是有些巧了。前段時間,chao州市市長陳樹立同志高升到了部里,所以,一下子空出個市長位置來。

據小道消息說是有五個地級市一把手有希望摘了這市長位置。不過,一直鬧騰了幾個月也還沒定下來。

這個倒好,省委組織部一下子又搞起了龍舟大賽,倒是能為幹部職工們的身心著想。

這龍舟一劃呀,身體自然就好起來了。下邊對這次省委組織部搞的龍舟大賽反響很好,覺得這樣的活動應該隔年舉行一次,形成一種規矩就更好了。」

「活動是要開展的,生命是革命的本錢。工作要干,身體當然也不能圬了。幹部們的身體尤為重要,因為,他們沒經常幹活。疏於勞動,久而久之身體機能下降,容易生玻」葉凡淡然說道。

知道李國雄這是在隱晦地提醒自己,這龍舟大賽的真正目的估計跟chao州市市長人選有關係。看來,原先自己的揣測還真是如此了。

這龍舟大賽有貓膩,如果單純舉辦一個活動那容易。如果這個活動一旦跟官員帽子扯上關係,那就麻煩了。估計,麻煩將不會消停的了。

「葉部長,這事,你看……」李國雄甚至略顯低聲下氣了,看來,為了書記的位置,他也是tian著這張老臉了。

「這樣吧,如果僥倖碰上,我一定遞個話。」葉凡點了點頭。

李國雄前腳剛走,葉凡尋思了一陣子拔通了省紀委常務副書記於志海電話。

「老哥,你有沒聽說過chao州市市長人選的事?」

「當然聽說過,這事在省內高層又不是什麼新鮮事了。聽說經過初選,最後有五位同志入了圍。當時初選那爭鬥也相當激烈,常委會上爭辯不斷的。

五位同志都是咱們粵東所屬的五個縣級市市委書記,分別是……只是,這裡面關係頗為複雜。

能坐到經濟排名較好的縣級市市委書記位置上,其背後的能量絕不能低估的。

五位同志那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了,據圈內人聊天時說,說是就連中央某些部委領導都出面說情了。

這事,搞到後頭就僵持了下來。就是粵東省委組織部也相當為難了。給誰呢?給誰就得得罪其中有著深厚背景的另外的同志。

你們組織部的古部長為這事可是傷透了腦筋骨。當然,chao州市市長人選方面省委高層也在角逐。

最後拿不下來,省委那些領導急了,乾脆把這事全撂給了省委組織部。呵呵,你們古部長接手了這個燙手山芋可是有些苦瓜著了。這頂帽子,已經不是頂帽子,而成了座火爐子。誰接手燙誰?」於志海笑道。

「老哥,這事現在可能撂我頭上了,真是倒霉啊!這火爐子,可別把我給燙傷了。」葉凡嘆了口氣。

「擱你頭上,怎麼可能。拍板肯定得古懷拍板,而且,古懷也只是個傀儡。真正的定格者是省里那幾位強勢人物。而古懷要平衡各方領導關係,也是頗為頭痛。難道他把考察chao州市市長人選問題jiao待給你了。應該不可能吧,那可是一個正廳級職位。他是不是有jiao待你一些隱晦的傾向?比如什麼什麼的?」於志海有些訝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