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到省委書記家裡練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到省委書記家裡練膽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到省委書記家裡練膽

「倒沒跟我說chao州市市長的考核問題,而是把常務副部長鳳國興負責的龍舟大賽撂我頭上了。」葉凡說道。

「這倒怪了,難道這龍舟大賽跟chao州市市長人選有瓜葛?」於志海當然也不清楚省委組織部內部情況了。

「聽說要考察五位同志的組織領導能力,所以就搞了個龍舟大賽。我懷疑古懷當初是把這個燙手山芋拋給了鳳國興,後來我被提拔為副部長了。

古懷又叫我去協助鳳國興,而鳳國興更厲害,乾脆直接全脫手了,把這山芋拋給我了。

不然,這事也太巧合了是不是?一個龍舟大賽,鳳國興搞了那麼久了怎麼可能輕易放棄。

到時來賓可是不少,鳳國興怎麼肯放過這種露臉子的機會。我絕不相信鳳國興有這般好心的。」葉凡說道。

「嗯,的確太巧合了。chao州市市長人選是那五個,而組織部搞的龍舟大賽的組織者又是那五位同志,這其中,肯定有著什麼不尋常的關聯。

最後,估計能奪得第一名的同志就是chao州市市長了。最後,真有些什麼不妥當的地方,上頭要怪罪下來,你可就是古懷和鳳國興的替罪羊了。

這事,干好了沒獎勵,干不好就得捅簍子。這兩位,看來,是欺負你剛進組織部啥都不清楚,想yin你。

組織部分配官員帽子,尤為複雜。而且,省里高層全盯著組織部的。你干好了是本份內的事,干不好就是對工作不負責任。實際上,組織部,名頭好聽,大至情況來說,實則乾的是傀儡工作。

當然,一些不重要的職位組織部的同志也有一定的決策權的。不過,對於官員們來說,先當然不能告罪組織部的同志了。

不然,雖說他們不能左右上級領導的決定。但是使些小絆子,也許還能把事給攪黃了或者給降低了層次。」於志海嘆了口氣,居然為移鵠礎

「就是不清楚趙書記的態度,反正我現在腦mn上已經貼上一個『趙』字了,乾脆去試探一下趙書記的態度。我估計,這龍舟大賽在cao作方面還有黑幕的。」葉凡倒也乾脆了。

「不一定。」於志海講道,沉yin了一會兒又說道,「也許,趙書記的目標不在「難道盯著魚桐那個位置?」葉凡心裡一陣子恍惚了。

「魚桐市市委書記人選半年了還沒敲定下來,一直就那麼晾著。估計是趙昌山還沒調和好省里各方關係,認為時機不成熟,一旦時機成熟,他肯定會雷霆動手了。」於志海分析道。

「嗯,魚桐書記人選牽扯太多事了。而且,如果是李國雄市長上位,那不又空著一市長人選了。又有得這些官員削尖腦袋往上扎了。」葉凡嘆了口氣。

「不對呀,我覺得是不是趙書記看準了這兩個位置。如果是想把魚桐市書記、市長兩個位置一把抓了,即便是趙書記作為粵東的一把手也不能可,畢竟,汪省長不是吃素菜長大的。現在,也不是支手遮天的年代了。

而且,最近管一明跟趙書記頗有微詞。這事,也許還牽扯到了你的身上。聽說前次中央黨校進修那個名額管一明可是堅決反對給你的。

不過,趙書記強勢壓了管一明一頭,此人肯定懷恨在心了。而且,你現在在組織部,管一明又是你的直接領導,以後得事事小心。我懷疑這次的龍舟大賽是不是管一明的意思。」於志海說道。

「是有些詭異了,古懷聽說對辦公室主任華不怎麼滿意,認為他是前部長金樹洋的鐵竿,所以,估計華那屁股坐不久了。

昨天我提出要借用張主任協助搞龍舟大賽,按理說古懷想對他下手的話,我的提議不是正中下懷。

結果卻是很詭異,古懷沒同意。我在想,是不是古懷想借龍舟大賽搞我一把。

他知道華是搞這方面的好手,而且,華知道許多內幕。如果有華協助我,也許這次的龍舟大賽能圓滿辦成。

古懷為什麼不想讓龍舟大賽圓滿完成,他如果希望我搞砸了,此人居心可就不良了。聯繫上管一明,倒真有點像他的手筆了。」葉凡說道。

「人家都認為你是趙家的人了,管一明跟古懷其實跟趙昌山並不怎麼合拍。

以前的金樹洋在時聽說對趙昌山還行,現在換了個強勢的古懷來任組織部長,而管一明又跟趙昌山有芥蒂,老趙同志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

不過,有點奇怪的是趙昌山好像並不怕管一明跟古懷聯手,這個時候叫你去擔任副部長,這其中是不是有關巧?」於志海看問題的角度的確很老辣。

葉凡心裡暗暗佩服。嘴裡說道,「我也一直在懷疑趙書記的動機,說起來我並沒去拍趙書記什麼。

就連這個黨校名額都是他在沒打招呼的情況下給我的。而當初管一明捋我帽子時可是簽得有趙書記大名的。

這老頭,我估計他早就打算好了,借黨校培訓完后的機會馬上給我搞進了組織部。這個,肯定是他預謀好了的。

他的目的是什麼?我想,是不是叫我進去攪局,他知道我秉xing有些火爆,如果能把組織部這潭水給攪渾了,攪得古懷和管一明都沒辦當安心了,他不正好坐收漁人之利。

於哥,你說說,老趙同志是不是有點這方面小心思。」葉凡分析得也相當有道理。

於志海聽了后說道,「是有些道理了,而且,估計組織部還不光管一明跟古懷兩人的事了。鳳國興可是一個不可輕視的人物。這次他能上位,肯定是鳳寶山跟老趙家做了什麼jiao易。或者說老趙家被鳳寶山鉗制住了,不得不提拔鳳國興上去了。而鳳國興倒是對抗古懷和管一明的有力武器。再加上你這一摻和,這省委組織部就更熱鬧了。這些東西,真是越扯越開了,1uan啊1於志海都感覺頭大了。

「算啦,不扯了。我想問問你老哥,李國雄跟趙昌山什麼關係?」葉凡問道。

「不清楚,不過,半年多了,李國雄也是活動得快筋疲力盡了趙昌山還沒表示。

估計李國雄還沒打通趙昌山的關節,也許,趙昌山對李國雄根本就不感冒。

不過,李國雄這個人聽說跟省委常委、統戰部長李正升的關係還不錯。

而李正升這個人聽說跟趙昌山的關係還馬馬虎虎的。是不是李正升的態度不夠明朗,所以,害得李國雄也遭了池魚之殃?」於志海也有些疑惑。

放下電話后,葉凡決定去試試。如果趙昌山還在等待李國雄的態度,而李國雄又無法勾通跟趙昌山的橋樑,那自己去搭一回鵲橋何樂而不為。

即便是趙昌山不感冒李國雄,對自己也沒什麼損失。最多趙昌山嫌自己是咸吃蘿蔔瞎更何況,到時自己裝著是看在魚桐同事份上幫點小忙,倒也不會在趙昌山心裡落下多大的疙瘩。最多老趙同志會怪自己同仁情義太強,伸手過界罷了。

而如果能搭成,那自己不但將贏得李國雄的心,而且,老趙同志暗中也該感謝自己是不是?

有的時候,也許趙昌山也希望能獲得李國雄這個得力手下,只是,沒有個路徑在,雙方都有些模糊。因此,衡量得失,葉凡覺得那絕對是弊小於利的。

紅葉灣省委高幹家屬樓是專供粵東省委副部級及以上高幹們住的地方。環境幽美,一座座小別墅掩映於蒼松翠柏之中。別墅趨向於古樸,甚至,有點仿明清古居的架勢。

葉凡悄悄到了這裡,當然,也提著個大木桶,裡面裝了兩隻『圓皇后』。

mn口有武警執勤,要獲得裡面主人同意才能進去的。葉凡打了電話給趙昌山,以彙報工作為由頭倒也獲得了趙昌山的允許進到了裡面。

車子停在了一號別墅。

現這座別墅居然有點像是都老燕京的四合院子,估計趙昌山到了粵東后還作過改進,他是都人,喜歡四合院。

「來就來了,提這麼大個傢伙想讓天下人都知道你葉凡同志來送禮的是不是?」趙昌山斜瞄了葉凡一眼,開頭第一句話居然是這樣子說的。

「正因為大,所以,大家知道裡頭東西肯定不值錢。最多就是一些山貨魚乾菜乾之類東西了。」葉凡略顯恭敬樣子,笑道。

感覺今天趙昌山的心情應該不錯,以前趙昌山可沒這般對自己說過話,都是板著個臉,拿擺著省委書記架勢,一付上級對下級公事公辦樣子的。

「噢!去黨校走了一圈回來膽子倒練了起來,不錯不錯,倒也算是有收穫了。」趙昌山淡淡笑了笑,指著旁邊沙說道,「坐吧,裡面估計又是叫『龍魚』的什麼了是不是?」

「嗯,這個,其實,不是我nong來的。在魚桐,人們叫它『圓皇后』,只有魚桐市月潭那個地方才有產的。而且,數量不多,沒花費功夫是nong不上來的。」葉凡輕輕坐下,說道。

「是誰這麼下功夫去nong幾條魚,看來,是不是走你后mn要帽子來了。這種同志的思想可是要不得的,工作不幹專mn搞這些歪mn邪道。」趙昌山哼了一聲。似乎在說誰,好像也在講葉凡同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