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管一明的臉氣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管一明的臉氣黑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管一明的臉氣黑了

不過,張言也沒辦法,自己是寡婦睡覺——上頭沒人,干著急也沒辦法。

再說,家境也不是很好,如果有大把的票子拿去砸也能砸出個帽子來。所以,張言特別重視葉部長的招呼。

前幾天撞了葉部長后聽說了龍舟大賽的事,張言就更上心了。這幾天倒是仔細的研究過龍舟大賽,不然,剛才葉凡突然的考驗,張言也不可能答得如此的有條有理的。

「嗯。」葉凡微微點頭后,張言的心才定了下來。

下一刻苦,葉凡又講出的話才是令得張言心chao澎湃的原因。葉凡說道:「這幾天你先搬過來,就在外間的辦公桌上先辦公著。辦公室那邊的事我剛才跟張主任說過了,想必他會安排的。」

「是葉部1張言回答得像個被將軍誇獎了的士兵。

「幹嘛!看看,你那嘴唇好像都在抖瑟,是不是我這裡太冷了?」葉凡故意的要調侃一下這傢伙。

「不是,太激動了。能為葉部作事,是我張言三生的福氣。」張言雙腳併攏著,不過,還是沒能阻止住大腿的微微顫慄。

「那可不一定的……」葉凡似笑非笑說道,轉爾哼道,「去吧,把東西收拾一下先搬過來,咱們馬上要展開工作了。時間急任務重,干好了工作才是正經事。」

聽說張言出mn后先是小跑了幾步,後來反應過來,立即整了整衣衫,裝得相當沉穩樣子度到了自己跑龍套的辦公室。

當張言在收拾東西,同事們全都明白了,敢情這傢伙還真是達了。

不過,張言相當謙虛的說道:「葉部長只是暫時叫我過去幫幾天忙,龍舟大賽一完還得回來的。童欣,可別把我的桌子給扔垃圾堆了,要是回來連張桌子都沒有了那我張言真被大家掃地出mn了。」

「張大秘,那邊的桌子舒服一百倍。」同事李振山故意一聲冷哼,逗得大家直樂。

當然,幾個同事也麻溜的幫張言把桌子上東西收拾好全送到了葉凡這邊外間。當然,大家絕不敢喧嘩的,在外邊輕手輕腳的幫張言清理了一下外間。

剛好葉凡開mn想透透氣,一打開,現外邊有三位同志正像走貓步一般在幹活。現葉凡出來,三位同志都嚇得那臉都微微有些白了。特別是張言,嘴裡喃喃著都不出聲音來了。

「葉……葉部長,我們過來幫張言收拾一下就走,這外間雖說每天都有人打掃,但畢竟沒有我們幾個處理好一些,打擾您了。我們,我們只是想讓領導舒服一些。」童欣這nv子倒是膽大一些,彎著腰趕緊說道。

「舒服一些,呵呵。」葉凡若有所思,點了點頭,又看了看童欣三人一眼,突然說道,「張言,你去跟張主任再說一下,再要兩個人過來配合你一起幹事。」

「葉部,我看童欣和李振山兩位同志就不錯。」張言立即回答道。

「是你找助手,由你安排吧。」葉凡擺了擺手又縮回辦公室了。自然,給了點小甜頭給這小子,讓他樂一樂也好。

還別說,張言干起工作來還真有一套,不久就把有關材料整理了出來擺放在了葉凡辦公桌上。而且,有些重要地方還作了標記。

下午。

張言輕輕叩mn進來,說是省委管一明副書記到了,叫葉凡過去一趟。說是要聽龍舟大賽的籌備方面彙報。

葉凡心裡直冷笑,知道管一明同志又想來挑刺了。自然,在頭腦中整理了一番,拿著材料袋子,邁著沉穩的步子過去了。在管一明面前,絕不能輸人的。

進到會議室,現古懷和鳳國興兩位同志都在陪著。

「葉凡同志,管書記要聽聽有關龍舟大賽的籌備情況彙報。你給管書記好好彙報一下部里的準備情況。」古懷一臉嚴肅,說道。

「管書記,大體方案我們是沿襲著鳳國興同志的指導思想搞的。我接手過來不過幾天,沒有多大變化。早上古部長指示我,一定要把這次的龍舟大賽搞成一個公開公正公平的大賽。我想,部裡頭一次搞龍舟大賽,也是為了活躍廟都等五市黨政幹部氣氛,給幹部們注入新的活力。而且,在……」葉凡有板有眼的把計劃方案說叨了一遍下來。葉凡同志當然也相當的鬼,把這方案的大體框架先套到鳳國興頭上。爾後,又在指導方針方面搬出了古懷部長來。

既然方針和方案都是別人搞的,本人只是作了一點小變動,你管一明想在此方面搬nong是非哪不等於在講別人沒搞好。甩臉也是甩別人了,想必管一明會慎重考慮一下的。

「拿過來看看。」管一明面無表情,聽完后示意道。葉凡把材料分盒子遞了上去。

管一明戴上了眼鏡,像審閱文件一般居然細細的瀏覽了起來。而古懷和鳳國興掃了葉凡一眼,都沒吭聲,在一旁當啞巴。

「怎麼搞的,這離比賽還有七八天時間居然帶了一伙人往進賓館,這明面上是在為比賽準備,實際上在幹些什麼,無非是吃吃喝喝搞什麼嘛!

幾個市都是縣級市,在縣一級裡頭經濟狀況都很好,這一點我清楚。不過,即便是再富也不能顯富擺闊。

地方財政也是老百姓的血汗錢,怎麼能如此無度的揮霍。而且,一住就是包下整個賓館,他們不心疼,我管一明的心在滴血啊1管一明把文件材料重重的往桌上一放,板著個臉開始訓話了。

「管書記,這個是五市的自由行為。這一點我們組織部即便是主辦方,也不好干涉人家訓練是不是?就拿奧運會來說吧,有的國家不是提前十幾天就到了,熟悉一下場地,適應一下主辦地環境氣候為比賽作準備等等。主辦方總不能說把大家趕走,不讓大家提前來。」葉凡裝著沒聽見,淡定的回答道。

「哼!葉凡同志,你還是沒聽明白我的意思了。龍舟比賽能跟奧運大賽相比嗎?別拿著jimao就當令箭。

都是在本省內,最遠的五水市離海州也不過幾個小時車程,至於要提前七八天就住進賓館,而且,還是包下整個賓館。

這是典型的一種借公家小事搞吃喝玩樂的不正之風,財政的錢是國家的錢,不是供人享樂玩樂的。

特別是咱們組織部,以後傳出去外人怎麼看。和著組織部舉辦活動就是給下邊的幹部同志們提供一個大吃大喝的機會。

葉凡同志,中央三令王申要求剎住大吃大喝的不正之風,四菜一湯代表的是什麼意思,難道就僅僅是一餐飯那麼簡單嗎?

這是一種思想認識上的提高。這是對艱苦樸素的另一類詮釋,難道說地方有錢了就不要優良傳統了?」管一明批駁了一番后把材料往桌上一推。

這廝又沖古懷哼道,「古部長,看來,組織部有些同志的思想上有些鬆動了。還得加強思想上的學習,認識啊!

別小看這個思想上一點認識上的偏差,一點小波動,如果任其展下去,那是要犯大錯誤的。

你想想,要是有人把龍舟大賽關於吃喝的事捅到上頭,領導們會怎麼看咱們粵東省委組織部。

那是在給組織部mn抹黑,捅屎盆子。其它兄弟省的組織部mn會怎麼看我們粵東省委組織部,真到那種地步,那就是大事了1

管一明指桑罵槐,明面上在講給古懷部長聽,暗眼裡一字一句全是沖著葉凡去的。

「呵呵,管書記,我看給部里同志們提提醒是應該的。某些同志的思想上的確有些鬆動了,此風一定要剎一剎。」鳳國興居然開口了,小葉同志那臉s自然有些yin沉了下來。

不過,鳳國興很詭異,一轉爾居然又說道,「不過,即便是要提醒,我看,葉凡同志好像應該不在提醒之列了,他倒是可以排除在外。」

「嗯?」管一明應了一聲,拿眼盯著鳳國興,意思是你鳳國興同志解釋一下為什麼。

「葉凡同志可是中央黨校『中青年傑出幹部提高班』的『特優學員』,還是唐校長親自給的證書。」鳳國興擺出道來,管一明一聽,那臉s自然不怎麼好看了。

葉凡真想上前煽上鳳國興一耳刮子,鳳國興這傢伙明面上在給葉凡講情,實則是在貶低管一明同地瞎眼了。

和著你管一明講葉凡同志思想認識不夠高,人家鳳國興馬上就搬出唐校長來,中央黨校唐校長親自授予的『特優學員』思想認識能不高嗎?不是唐校長錯就是管一明錯,自然,唐校長那能錯?錯的當然就是管一明了。所以,那不是立即就打了你老管同志一耳刮子了。

自然,管一明要記恨也是恨上葉凡了。鳳國興家世了得,當然也不怕你管一明打擦邊球記恨了。

鳳國興居心不良,當然想進一步挑起管一明對葉凡的記恨了,不過,倒是解了古懷部長的圍。

「我馬上個通知,給五市的領導們支會一下。」葉凡立即說道,當然得給老管同志一個台階下,不然,不知這廝又會整出什麼mao病來。人哪,有時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哼,下次再有這種情況生,我看哪,古部長可以換人了。」管一明當然不領情,拂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