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反陰鳳國興一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反陰鳳國興一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反yin鳳國興一把

這次專mn來找葉凡的茬,一來是報報葉凡對私生兒子管飛變太監的仇。二來,也想趁機擺nong點事給趙昌山看看。意思是你老趙挑的人居然這般的不會工作,那相當於打老趙同志的臉子。不過,想不到的是鎩羽而歸。管一明自然沒什麼好臉s了,噠噠噠著走了。

「你回去立即通知一下他們,要注意節約用度。訓練嘛該怎麼樣就怎麼樣,不過,要注意別搞得路人皆知人人側目就是了。」古懷淡淡說道。其意思卻是有些含糊,好像並不完全贊同管一明的指示,看來,這兩人,也未必融恰了。

「是,古部長,我明天準備下去一趟,順便給大家提個醒也好。」葉凡點了點頭。

看了看鳳國興一眼,突然笑道,「還是老同學好啊,謝謝國興部長拿出了這個『特優』來。不然,學弟我可是有大麻煩了。國興部長雖說年齡不大,卻是頗有股子大將風度了。」

葉凡說完后沖古懷部長點了點頭打了聲招呼,噠噠著走了。

鳳國興,自然,那嘴角不同得chou搐了幾下。實則,他知道被小葉同志擺了一刀。

葉凡這句話明面上在誇鳳國興夠同學情義,實則卻是在暗中貶低古懷部長了。古懷跟鳳國興都算是葉凡的領導,和著有外來人欺負你的手下葉凡了,你古懷卻是不為下屬說話,不吭聲。

而鳳國興一個副職倒站出來了,古懷心裡當然不是個滋味。而且,葉凡更yin,居然恭維鳳國興有大將風度,那不是說古懷沒有帥材之能,那省委組織部那正職位置不得讓位於鳳國興了。

所以,鳳國興剛才巧妙的利用葉凡的『特優』挑起了管一明對葉凡的進一步記恨,而葉凡也利用古懷的妒忌心擺了鳳國光一刀。兩人誰都不是贏家。

第二天一大早,組織部里開出了兩輛車子。一輛豐田大霸王,一輛奧迪,直奔海州市而去。

海州市就是全國五大經濟特區之一,副省級城市。組織部部長古懷就是原任的海州市市委書記。

金馬市是海州市下屬的一個縣級市,這次組織部搞的龍舟大賽的舉辦地點就在金馬市的金馬河上。

葉凡帶著一行人到海州時已經快到飯點了,市長牛森和市委副書記崔明凱帶著市政fu班子,站在政fu大mn口親自迎接葉凡一行人的到來。

至於市委書記岳奇同志倒沒看到人影,畢竟人家是副省級別,葉凡一個副廳級的組織部長雖說份量大,但是畢竟葉凡在組織部里也是排名墊底的貨s,而且,太年輕,也許岳奇同志不怎麼感冒。

再說,葉凡的能量影響不了岳奇這個副省級幹部的,如果是中組部的同志下來,岳奇那肯定熱情的。當然,市長牛森也是副部級幹部,他肯來也是給足了葉凡面子。因為海州是特區,是副省記城市,書記市長都是副部級別的。不過,岳奇書記還是沒能進入省常委會。

「歡迎啊葉部長。」牛森一臉笑意的迎了上來。兩人的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是四手相jiao緊握著的。

關於這個握手也是有些區別的,如果是領導跟群眾以及下屬們握手時,一般都是單手點擦而過。畢竟人家是領導,就得有領導風度。而跟平級握手,也是單手,當然,會熱情一點。有例外的話如果平級兩人關係很好,也會四手機jiao的。跟上級握手,那就是四手相jiao熱情過度了。當然,往往人家上級不跟你四手,你也只能雙手握著人家單隻手在哪裡搖dang了。

「葉部長,咱們又見面了,哈哈哈……」旁邊傳來崔明凱那爽朗笑聲。

「老崔,你這高升了,可還沒請客呢?也太摳mn了一點是不是?」葉凡又跟崔明凱握在了一起,崔明凱以前是魚桐市常務副市長,現在調到海州市任副書記。

雖說是副書記,但因為海州是副省級城市,級別跟普通的地級市相比提了半級,所以,崔明凱的級別卻是提到了正廳。

雖說還沒能執掌一方牛耳之地,但也算是一大進步,所以,見到葉凡同志,以前的小恩小怨的倆人早忘了。

兩人像老朋友一般的熱情握著手,彼有一股子相逢一笑抿冤讎的感覺。以前在魚桐時崔明凱跟李國雄被稱之為常委會上的雙子星座,也沒少給葉凡製造麻煩。

不過,此一時彼一時了,當然,葉凡的地位跟在魚桐任政法委書記時又不同了,組織部的副部長,份量絕對比崔明凱這個正廳級的副書記強得多。

「失禮失禮了,晚上補上,補上1崔明凱隱晦的看了牛森市長一眼,眼角中略顯得意。意思是怎麼樣,葉部長對我還不錯吧……

雙方正寒暄著,這時,一輛奧迪悄悄的停在了mn口外邊。海州的官員一看,立即又擠了出去,差點把奧迪給圍成鐵桶了。

葉凡余光中一瞥,立即明白了,敢情是海州市的頭號人物岳奇書記到了,難怪海州的官員突然間好像炸了鍋似的沸騰了起來。因為嘛,岳書記是管海州帽子的頭號人物。

「來晚了一點,呵呵,失禮了1岳奇居然站在車mn前沖葉凡淡淡笑著說道。

當然,岳奇畢竟是副省級別的書記,他有自己的矜持,笑著打招呼行。但是,並沒有挪開步子上前。

自然,他在等了。當然,岳奇即便是這個樣子,已經算是給了葉凡莫大的面子了。能來,就能彰顯對葉凡的重視,他完全可以不用來的。

「哎呀,是岳書記啊,一時沒認出來,倒是我失禮了。」葉凡知道岳奇等著自己上前,倒也沒計較什麼。

這個,也是應該的,所以,熱情的笑著先伸出了手走了上去。葉凡伸的是兩隻手握過去,而岳奇卻只是出了一隻手。

葉凡也曉得,岳奇肯來,並不是看重自己,而是因為自己腦mn上貼了個大大的『趙字』。聽說岳奇就是趙昌山推上去的,人家自然是要來來迎接一下自己這個趙昌山的所謂的『代表』了。

「葉部長,先解決了五臟廟再談工作怎麼樣?」岳奇淡淡笑道,表情還是很隨和的。

「在這裡你是書記,也是地主,我可是下來吃大戶的,呵呵呵。」葉凡笑道。

「那好,咱們出。」岳奇笑著點了點頭,幾輛車子直奔海州大酒店而去。

主座席上葉凡一行人就葉凡跟辦公室主任華兩位同志安排坐的,其餘的像張言、童欣等跟班全在另外一張桌子上。而海州這邊是由市委書記岳奇和市長牛森,副書記崔明凱等一干正廳級的市委幹部相陪。

酒過三巡。

牛森笑著問道:「葉部長,聽說關於這次龍舟大賽,管書記有特別指示是不是?剛收到了上頭的文件傳真。」

「嗯,就按文件上的辦就是了。」葉凡點了點頭,巡了桌上同志一眼,說道,「下午要招集所有參賽隊伍負責人開個簡短的會,傳達一下管書記和古部長指示。」

「唉,管書記一向節約,真是我黨的揩模。咱們海州的經濟還行,但是,也不能忘了節儉。這個,也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嘛1牛森市長這話一出,明擺著是在隱晦的bang管一明了。葉凡心裡一動,就知道這傢伙跟管一明關係相當不錯了,也許,他這個市長位置還是管一明搞上去的。

自然,牛森同志在葉凡的心裡頭,馬上就打了個疙瘩。

岳奇淡淡的看了牛森一眼,說道:「嗯,管書記的指示我們市委會不折不扣的執行下去的。不過,作為海州市的幹部我可以指揮他們。但是,其它市,像魚桐來的同志,粵州來的同志,我這個市委書記就有些捉襟見肘了。」

岳奇的話看似在贊同管一明,實則後面隱晦的有些批駁管一明是小題大作,故意作秀罷了。

正說著,外邊mn被輕輕推開,走進一胖子來。此人小眼,圓胖臉,手中拿著一酒杯,笑眯眯的說道:「想不到岳書記和牛市長都在這裡,剛才在隔壁吃飯,聽到了一點動靜。領導都在,我過來敬一輪,各位領導,不介意吧?」

「朱書記,你現在先要敬的應該是葉部長,我跟岳書記都是老熟人了,不必客氣,葉部長來者是客。」牛森市長呶了呶葉凡的位置,笑道,倒是替岳奇作起主來。

「哎呀,葉部長到了,真是失敬了,失理了。我朱潛先自罰三杯算是陪禮。」朱潛張著個大嘴巴,笑著,也不等葉凡有反應,咕嚕著搶先自罰了三大杯紅酒。自然,搞的是霸王敬酒的架勢。

爾後,這廝到了葉凡根前舉起了舉杯,一股子敬酒架勢。葉凡一看就明白了,敢情這個是牛市長安排好了的節目。

因為,岳奇在不經意間還皺了下眉頭。這朱潛同志,就是金馬市市委書記了,這次龍舟大賽的參與者之一。

看來,朱潛跟牛市長關係不錯,而牛市長跟管一明關係又不錯。難道牛市長是在暗示自己,這次的龍舟大賽,請照顧著點朱潛同志。

尋思著這些1uan七八糟的糾葛,葉凡裝著有些不明白樣子,淡淡笑道:「這位同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