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巡視金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巡視金馬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巡視金馬

「原來如此,我說嘛,就那小子,一個嫩菜鳥能測出我們的打算來才怪。肯定有高人指點了,如果是他就說得過去了。」朱方寧猛地灌了一口茶。

對於chao州市市長位置,他跟管一明合計好久,這次勢必拿下。管一明甚至準備tian下老臉跟汪正錢省長合作,至少要保著拿下兩個市長位置,當然指魚桐市市長位置和bsp對於魚桐市委書記一職,管一明不敢有那奢望,而汪正錢倒也想過,不過,他也知道,趙昌山太強勢了,不可能把魚桐一把手位置讓給自己的。

所以,汪正錢轉爾求次,就是無論如何,也要在魚桐市這個全省排名第四的好地方安cha下自己的眼線。至少也有個聽話的人,以後也可以跟老趙支持的人擺擺龍mn陣。

不過,趙昌山的味口顯然不止一個魚桐市書記一職,他是想書記市長各來一個。當然。趙昌山也不敢打包票包下魚桐,他另有打算的。趙昌山在全省各個關鍵位置逐步進行小洗牌,把粵東下邊的強力市委書記一個個全換成自己的人。

前次推岳奇坐上海州市委書記一職就是趙昌山手筆了。這次,自然瞧中魚桐市委書記了。而原書記何鎮南當然也是老趙同志借葉凡之手,利用88慘案給踢出局了。

看似就一個龍舟大賽,實則是裡頭牽扯著省委高層各大勢力之間的角逐。各位有能力角逐的領導都想推一個自己的人上去。以後講話什麼的也有人聽,如果下屬遍天下,那自己坐軍中帳句話,不是事兒自然有人去辦理了。

各位領導的心思當然都如此,下屬是越多越好,而且,關鍵位置的下屬全是鐵竿跟隨者。

其實,全省是一盤大棋,是由各方勢力網組成的一張強力的大天網。而各位領導坐中央,有點像是蜘蛛在結絲,誰結的絲最多最牢固,就能掌控全省大局。

汪正錢要跟趙昌山角逐,當然也希望網越結越大了。沒有下屬光竿司令即便你是省長,講話沒人聽了不等於放屁?朱方寧暗暗佩服管一明的眼光,覺得這傢伙跟自己級別一樣,但人家那眼光就是賊准,大局觀比自己強得多。

「咱們暫時沒能力跟趙昌山和汪正錢這樣的集團相抗,不過,總得有自己的小集團。

沒有集團就像你講的那樣,講話沒人聽了,還不等於放屁。就拿葉凡那傢伙來說,說句不中聽的話,其實,就是趙昌山的一條咬人的狗。

這條狗而且還是一隻惡狗,就是我這個副省長在他面前,人家愛理不理的。

你說說,他哪來的天膽,要不是老趙在身後站著的。我們都有顧忌,這人活到這個味口上,也正是無奈了。」朱方寧嘆了口氣,臉s難看的直跟杯里的烏龍茶較勁了。

「老朱,當惡狗可以,但是,你也得要有『惡』的本事。不過,那小傢伙還真有『惡xing』,不要說你,就是我前次去魚桐,那傢伙硬朗著,被捋了帽子還衝天大喊一聲『知道了』。呵呵,你說說,有幾個下屬敢如此沖省委管帽子的領導如此吼叫。我看,他已經不是小惡狗了,現在,漸漸的快成一區狼了。」管一明居然笑了。

朱方寧知道,管一明無非是一直在『鼓勵』自己帶上堂弟朱潛好好跟葉凡較量一番。當然,這個鼓勵得加上引號才對,實則有挑唆的嫌疑。

當然,朱方寧雖說跟管一明相當要好。但是,各人還是有自己的利益的。

為了堂弟朱潛能上位市長一職,朱方寧這次也只能聽管一明的。朱方寧也知道,管一明絕對不會這般好心的。估計,在這次龍舟大賽中,管一明絕對會想出什麼蛾子的。

不過,老朱同志也不是盞省油的燈,裝得一臉憤慨樣子,哼道:「那傢伙太不是個人了,怎麼能把管飛整成這個樣子。我是懷疑那傢伙跟盧安剛是不是做了什麼jiao易。而且,一直死咬住陽田集團不放。管?」朱方寧拋出一彈頭來,露了一點頭。

果然,管一明被激怒了,冷冷的瞅了朱方寧一眼,哼道:「知道什麼,老朱,對我還要藏著掖著嗎?咱們是什麼關係,都到這個節骨眼了你還跟我打馬虎?」

朱方寧心裡冷笑一聲,嘴裡卻是神秘說道:「管書記,88慘案不是已經結束了?」

「當然結束了,省里已經下了結論的。」管一明點了點頭,看了朱方寧一眼,突然想到什麼,問道,「是不是有人想翻陳年舊賬了?」

「這個我倒不清楚,不過,最近有個同志跟我說了一些事。好像是省廳刑警隊的代隊長王朝同志在偷偷調查東坡山莊。」朱方寧這句話拋出,相信管一明絕對會怒了的。

哪知,管一明居然一點動靜都沒有,淡淡哼道:「東坡山莊又沒啥事,他調查什麼?我倒想看看他想玩什麼花樣。跳樑小丑一隻罷了,來跳去的能玩出什麼噱頭來?」

「嗯,葉凡的走狗。我擔心的是,這次的事是不是趙昌山暗中點過頭的。如果是他點過頭的,這事就複雜了。」朱方寧不激出管一明真火是絕不罷休的。

「應該不可能,這事要是趙昌山的暗中指示。趙昌山難道想伸出巴掌煽自己耳刮子。再說,陽田集團行得正坐得端,怕什麼。」管一明果然冷哼出聲了。

朱方寧知道,老管肯定記上心頭了。心說陽田集團會行得正那才是鬼話。估計,要保住陽田,勢必搬倒葉凡了。趙昌山搬不了,就搬走一隻惡狗吧。

「但願吧。」朱方寧臉上居然露出了一絲微笑。他前腳剛走出管一明辦公室,就聽見裡面傳來一聲微響,知道管一明終於把茶杯給砸了。

葉凡到了金馬市的金馬灘。

朱潛儘管昨天被葉凡隱晦的駁得顏面掃地。不過,為了帽子,還是擠著笑臉來迎接葉凡部長了。

不過,就朱潛和金馬市市長高邦幾個人,稀稀落落的還站著幾個市政fu的幹部。

葉凡知道,這是朱潛在搬回面子。你這省委組織部的大部長來我們市裡二位巨頭都到了,禮數做到了,但是,場面並不熱鬧,甚至,略顯冷清。

金馬河很寬大,估計寬度達2oo米左右。而且,聽說水並不是特別的深,而組織部這次選取的地點水深不到兩米。

當然,也是為安全考慮了。這大冬天的,雖說南方的天氣較溫暖,但畢竟是冬天,要是人給凍淹而死那責任就大了。

河灘上早就搭起了幾個簡易的竹棚子,聽說這裡就是組織部的臨時指揮部了。老遠看還以為是農民的鴨棚子,只是竹子搞得較漂亮罷了。

進了竹棚子,才現裡面別有dong天。地上居然鋪著木頭地板,而且是懸空了十幾厘米,倒也不顯得chao濕。裡面電腦電話話筒等一應設備都安排調試好了。

葉凡進來時正有幾個工作人員在忙碌著,在組織部辦公室一個負責人帶頭下,全站了起來拍手歡迎葉部長光臨前線指揮所巡視指導工作。

以後的幾天里,組織部辦公室主任華同志帶著這次來的幾位同志就留在金馬市現場指導工作了。

葉凡了解了比賽在河面進行的可能情況,以及工作人員有沒什麼困難等等,當然,也講了一大堆大話套話空話屁話,勉勵工作人員堅持工作等等,屁股一轉走人了。

葉凡知道,活動的舉行方面是絕對沒問題的。關鍵的問題會出在名次上面。如果上頭有指示還好辦,沒指示這個就相當複雜了。

辦好了說你會領會領導意思,領會不到領導的意思即便是活動舉辦得再好再漂亮也是失敗。

當然,對於古懷和管一明以及趙昌山的態度模糊,葉凡也拿定了主意,一咬牙,決定那就把古懷的公開公平公正擺在檯面上去。

所以,走之前jiao待華要把這六個正搞得大大的,端端正正的,到時擺在主席台上方讓大家都瞧瞧。

不過,華主任卻是詭異的一笑,湊葉凡耳嘀咕道:「葉部長,這句話當時古部長不是親口說的嗎?不如請古部長題字一行咱們仿著叫人搞出來,下邊落款古懷,不是更有說服力。」

葉凡聽了大為感慨,當然是感慨華的老道。跟他相比,在處理某些事情上,自己還是略顯嫩了一點。而且,從另一個方面講,華有投誠站隊的意思了。不然,他絕不敢1uan出餿主意的。

葉凡當然是微微一笑,拍了拍華肩膀。華親自把葉凡送到車上,一直微躬著身子看著葉凡的車子冒煙遠去的。

不過,葉凡不知道的是華的『熱情』表現當即被有心人報給了古懷部長。古懷聽了后眼皮子都沒眨一下,哼了一聲道:「既然他不想回來了,就不用回來了。」

彙報者一聽心裡自然大喜,立即又把電話拔給了另一位同志。那位同志當然聽了差點樂得把舌頭給咬了。

晚上回到粵州。

已經調到省公安廳的王朝同志來訪,葉凡熱情的招呼他進到了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