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總有不開眼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總有不開眼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總有不開眼的

「王朝,陳廳長對你還不錯吧?」葉凡一臉關切,問道。王朝馬漢張龍趙虎四人現在倒成了葉凡的最鐵竿下屬。

四人雖說身上還沾著一些江湖莽之氣。但往往這種人只要服了你,一輩子都會死跟著你的,葉凡對他們四個倒是非常的『上心』。

「嗯,陳廳像大哥一樣照顧著我。在我面前,他一點領導架子都不會擺的。當然,在公開場合為了工作需要還是老規矩了。私底下他暗示我叫他『陳哥』,不過,我裝傻沒反應。」王朝一臉嚴肅,說道。

「嗯……不過,你也變通一點,既然陳廳長向你伸出了橄欖枝,在私下場合,叫他一聲陳哥你又不吃虧。你呀,做人不能太死板。有利可借為什麼不用?」葉凡叮囑道,實則是因為陳布和廳長的代字終於轉正了。

這個,跟鐵占雄在公安部的遊說是有大關聯的。陳布和投桃報李,知道王朝是葉凡的心腹大將。

所以,既然知道了葉凡的拜把子兄弟鐵占雄在公安部任副部長,現在林天民詭異死了后『鐵』的份量在公安部會越來越重。

更重要的是,還知道了葉凡是喬家未來的nv婿。陳布和已經把葉凡提高到了平輩論jiao地步。

最近這段時間葉凡的風頭更盛,腦mn子上莫名其妙貼了個『趙』字。又坐上了省委組織部副部長這樣重要的位置。陳布和甚至有種甘當葉凡下屬的荒唐感覺。因此,當然也想攏絡王朝,實則是表示給葉凡看的。

「那不一樣,我這輩子只叫您一個人大哥。別的人,我王朝絕不會開口的,即便是您嘴裡的鐵哥、狼弟的我也只叫他們鐵部長的狼局長。而且,就連馬漢、張龍、趙虎三個兄弟也是一樣的想法。大哥,這事您就不必cao心了,我們有自己的主意。要我們叫一聲陳哥鐵哥的,那是絕不可能的。」王朝口氣是恭敬而堅決。

知道這四個傢伙的腦子某些部位還停頓在後清朝時代,葉凡也就沒再說這方面了,笑道:「由著你們吧,怎麼樣,最近管一明的案子查得怎麼樣了?」

「很複雜,再說,都過去幾十年了,現在查起來一頭霧水。而且,知情者都有顧忌,根本就不敢吐霧真言。再說,我們又是暗中在調查,別人更忌憚了。沒辦法,我乾脆賣了個破綻,看看能不能攪動點什麼出來。」王朝身板坐得筆直,說道。

「你的故意『破綻』相必已經給有心人彙報給管一明同志了吧。」葉凡淡淡說道,站起來開了二瓶三兩裝的二鍋頭,兩人,一人一瓶就著一碟茴香豆嗑了起來。

「應該知道了,這不,報應來了。」王朝呵呵笑了出來。

「報應,什麼意思?」葉凡臉s一僵,看了王朝一眼,冷哼道,「是不是老管同志對你下手了?」

「嗯,倒沒派殺手來解決我。不過,最近幾天里,我總感覺有人在背後跟蹤似的。不過,跟蹤的人估計也是一高手。我只是有感覺,居然無法找到那人。想必那人跟蹤到我這裡了是不是?」葉凡冷聲一笑。

「我不怕他知道您跟我的關係,反正老管同志早知道了。我想,等下咱們來個引蛇出dong怎麼樣?」王朝詭異的一笑,看了葉凡一眼,又笑道,「那人是高手沒錯,想必高不過大哥的。」

「管一明還真有點本事,這種高手都能請來。難道此人就是一直在88慘案後面攪局的那位高人。」葉凡說道,旋即搖了搖頭。

站窗戶處施開鷹眼巡了一圈一來,回到沙上,說道,「應該不可能,攪局的高人肯定是盧安剛那邊一夥的,怎麼可能是管一明的人。管一明燒糊塗了也不會對自己的私生子管飛下手,還有陽田集團,我懷疑真正的幕後大老闆其實是管一明。」

「這個暫時不清楚,抓了他咱們暗中一審就清楚了。有了分筋錯骨手,鐵打的漢子咱們照樣子讓他變爛泥。」王朝淺淺一笑,呷了一口二鍋頭。

「不過,你也得注意著點了。此人跟蹤你能讓你不現,我想,不會就一個人吧。如果他真要做點什麼,那還真是防不甚防的。」葉凡皺起了眉頭。

「沒事,腦袋掉了碗大的疤,想要我王朝項上人頭的得有能量才行。這世上,也找不出多少的。」王朝眉mao一挑,很有一股子傲氣。

「嗯!先拿下那人再說。想必這種高人也不好找,管一明想再去挖掘一個也不容易。咱們就讓他吃個啞巴虧再說。」葉凡冷哼一聲,表情嚴肅得能滴墨。

「我想說的倒不是這件事,管一明沖我下手還有另一件事。我調整進省廳的時候,陳廳長就把總隊的原隊長何意功給踢到治安總隊去了。

這傢伙當然對我懷恨在心,不過,我也不怕他。而且,他知道陳廳照顧著我,所以,當然表面上對我還客氣。不過,我已經做好了隨時接招的準備。

何況,陳廳先是叫我代著總隊隊長,前段時間已經準備將我扶正了,報告送到了省委組織部。

不過,不久前報告又給退了回來,說是省委組織部沒通過。陳廳有些惱火了,像公安部mn雖說是雙重管理,一般來說,省廳自己內部提拔幹部,只要省廳領導點頭了。

省委組織部一般只是履行個手續,一般不會過問這事的。可我的任命就被組織部退了回來,陳廳認為是他自己沒兼任政法委書記的緣故。

還感嘆說自己份量不夠,一直辦法去組織部疏通。一疏通,知情人告訴陳廳,才知道這事居然是管副書記親自定的拍了了。陳廳知道后那臉s自然不怎麼好看。

當即去找了政法委的楊志遠書記,想再次推薦我,請楊書記出面做通組織部的工作。

不過,楊書記面有難s,最後就是推了。而且,一推就到了現在。」王朝講到這裡,看了葉凡的眼,居然笑道,「我知道管一明是絕不可能通過對我的任命的,前幾天又賣了破綻,估計那老傢伙現在恨我入骨了。」

「哼……老傢伙,他是沖我來的。你只是一犧牲品。」葉凡冷哼一聲,干進去了二兩白酒,說道,「別急,老管的事咱們會找到解決的辦法的,一個正處級職位都解決不了,老子這個副部長回家賣紅薯去算啦。」

「我無所謂。」王朝搖了搖頭,其實,心底里還是難以釋懷的。自從退出浦海市杜家后,王朝倒是真正進入了政fu官員角s中。也嘗到了職位級別的風光。

而且,王朝四人從杜家出來每人撈了一千多萬,也夠這輩子花銷的了。在錢滿足的情況下,權力就是他們另一方面的展了。他們,當然感激葉凡給他們帶來的這些。當然,葉凡的人格魅力才是他們信服的最重要原因。

不久,居然接到了新建的『盤帝集團』副董事長董鶯鶯的電話,說是在香格里拉大酒店。

葉凡聽了,心裡一熱,這個,好久沒過這種那啥的生活了,再說,這身體,還真有種渴望。

眼jiao立即浮現出了董鶯鶯那羊脂白yu般的美妙來,說不mao燥,那除非是雌的。

「王朝,你按平時的習慣出去,我在後頭,倒是什麼人如此大膽敢跟蹤你。」葉凡站了起來。

王朝出mn而去。

葉凡小心的跟了出去,而且,像作盜賊一般還是從水管處滑下去的。

奇怪的是此人的確狡猾,就是葉凡張開了鷹眼往四處巡探,小心得很,也只是感覺到了此人的存在,就是無法確定目標。

葉凡坐車裡正想尋思著怎麼樣才能把此等高人引出來,眼神恍惚間現前面有面旗子在晃動,條件反sh般吱嘎一聲停下了車子,往前一瞅,現幾個警察攔在了車前。而且,車子居然剛剛碰到揮旗的那個警察的褲邊上,差點就撞上了。

「幹什麼?」葉凡心裡有些火大了,眼看王朝離自己越來越遠了,而跟蹤王朝的高手自己一時沒現,自然火大了。降下車mn,口氣相當的沖,吼了過去。

「媽的,敢吼老子,活得不耐煩了是不是?」揮旗的警察火更大了。還是個二級警督,抬起一腳,地一聲踢在了車mn上,沖後面幾個喊道:「哥幾個,上來招呼一下。」

其實,沒等此人招呼幾個警察早圍了上來。把葉凡的車子踢得直響,有的還在拉車mn。

那架勢,估計是想圍毆。葉凡一看,哪還了得,又怕誤了時間。而且,身份不好暴露得,所以,mn被他打開了,一腳踢去,一個警察被踢得撤到了三米開外一個街邊花欄邊斜坐著。

「媽的,還敢襲警1這時,不遠處一個坐在椅子上的警察,還是個一級警督,估計頭頭樣子的jing幹家伙脾氣也相當的爆燥,幾個跨步到了葉凡跟著。一聲令下,四個警察加上他自己cao起警棍二話沒說,全往葉凡身上招呼了過去。

「你們是哪個部mn的,領導在哪?」葉凡口氣嚴肅,快的一個退步閃到了三米外哼道。對同行下手,葉凡還是想先問問情況。

「管你屁事,打了再說,敢打我們刑警。」cao旗的那個傢伙狂妄的喊道,見那個頭頭模樣的人沒有反對,幾個警察拿起警棍又幹了過來。

「叭……」

葉凡伸腿握拳快出動了幾下。

一陣子雜1uan的聲音傳來,地下頓時躺下了幾個囂張的警察。葉凡到了那個身高足有1米七八左右,臉上較帥氣的老成頭頭樣一級警督面前,哼道:「報上名來1

「小子,他是我們省廳刑警總隊隊長付波,你要倒大霉了1旁邊躺地一警察痛苦的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