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鎮東海也會拍馬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鎮東海也會拍馬屁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鎮東海也會拍馬屁

「兄弟,這世上什麼樣的人就有。像你講的盧安剛也許就是這種詭異的人。

他不直接殺了你,就是要讓你受盡jing神上的摧殘,這種折磨其實比直接殺了你更可怕。

估計王朝露出破綻后管一明也成了驚弓之鳥。當然,如果管一明真的心裡有鬼的話。而私生子又成了太監,老管每天又生活在惶惶之中,這種折磨,是不是比直接殺了他還可怕。

不過,老弟你講有有理,也許,盧安剛只是一馬前卒子。這事,如果牽扯到軍方高層,那我們,不如直接向鎮頭兒彙報。

畢竟,這事已經出了刑事案件範疇,已經上升到跟國家安全層面有關的地步。也是特勤a組應該管的事兒。

他們如果肯出面,就把那屍體jiao給科能組那幫老傢伙,也許,他們能查出點什麼來。

畢竟,他們是這一行當的高手。而且,特勤a組的打雜部隊遍及世界各地,信息比咱們靈通幾百倍的。

即便是清朝的一些秘密的事,也許,特勤a組都建得有檔案的。特勤a組,不要怪兄長我說句不中聽的話,你只看到了它冰山的一角。

真正的核心機密,你估計還沒接觸道。不然,為何特勤a組這般的令外國一些級特種部隊如此的忌憚?」鐵占雄也露了一點。

「我想也是,不過,對於組裡的核心機密,我倒是不想去了解。有的東西,了解得越多責任反而越可怕。

簡單來說,如果你知道這個外國人是派到咱們華夏的間諜,是不是會在無意中去注意到他。

你一注意不就會惹出一系列的事來。到最後你yu罷不能,完全陷了進去后就是一大麻煩了。

所以,如果我不知道,反而是淡然與他相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1葉凡有些苦澀的笑了笑。

「也是,如果你肯混特勤那就沒話說了。如果你不想牽扯太多,還是不要去探秘。畢竟,秘密越多被你曉得,你chou身脫立的機會就越少了。到最後,你想chou身,國家絕對不會放過你的。最後,你肯定得專混a組了。呵呵呵……」鐵占雄乾笑了一聲。

「老鐵,你說說,你現在公安部混跟特勤相比,哪一個強。以前老哥你可是盡牢sao,不願意離開獵豹的。」葉凡乾笑了一聲問道。

「以前沒出來,哪裡知道天之高海之闊。就糾結於一塊地盤,一支部筆鋇娜泛苣壓,覺得在公安部事事不如意,排名又在最後,還得受林天民那老傢伙的氣。

不過,現在不一樣了,此一時彼一時了。現在叫我再回獵豹去,我肯定不願意再回去了。

畢竟,即便是在公安部排在最尾巴的一個副部長,可面向的是整個國家。世界更jing彩,生活當然更jing彩了。以前在獵豹,常常干一些見不得光的事。

現在,老子把那本證件往別人面前一閃,吃遍喝遍全國,車子開遍全國也沒人敢攔的。

最近生的一件事讓我感受頗深,記得以前在獵豹時有次喝醉了,開車時把一jiao警擦了一下,結果,雖說我有獵豹的軍事證件。

最後,還是在公安局呆了一天後才被部隊的人保了出來。那個時候,人家雖說知道你是部隊長,但人家未必怵你。現在就不一樣了,前幾天開車又遇上了這事。

當時從你家出來喝高了,一jiao通警察被我擦了一下。那傢伙很牛bi啊,一直敲打著老子的車子口出狂言要叫我吃上十幾天牢飯。後來,老子火大了,一下車子。

上前啪啪幹了那傢伙幾耳刮子。旁邊一督察上來要銬我。嘿嘿,老子把證件往那督察處一扔,那傢伙一翻,頓時嚇得臉都白了。

老子哼道:正在執行緊急任務,被你媽的破壞了。嚇得兩傢伙頭點得像ji啄米一般。老子上車后一開車,揚長而去。不久,那年青的jiao通警察登mn來了。

提了二條的特供。我說那傢伙整的如此的翹皮,原來其爸還是部隊里一個師長。在查過我的來歷后登mn來了。」鐵占雄差點講得口沫橫飛了,得瑟不已。

「這就叫權力!明面上的權力總比暗中的權力吃香得多,唉……」葉凡嘆了口氣,直接掛通了鎮東海電話。

在聽了葉凡的彙報后,鎮東海沉思了一陣子。說道:「這事是有些詭異了,難道還真有軍方高層的人牽扯其中。這樣吧,我叫人下來把屍體運回總部來研究一番再說。這事,我會jiao待人下來配合你一起查查。如果真有人敢幹出格的事,危及國家安全,我鎮東海絕興地手軟的,哼1

鎮東海話說進堂堂正正,絕對不是故意裝出來的。葉凡能聽出其中味道來,心裡也暗暗佩服這些老將軍們的愛國情結。

即便是像趙寶剛這樣的人,雖說有的時候為了家裡的私利也會搞一些小動作,但是,其人愛國情結絕對是令人毫無懷疑的。

不一會兒,鎮東海說道:「葉凡,狼破天能突破嗎?」

「嘿嘿,如果總部肯提供單上的yao材,有八成可能。」葉凡盡量裝著淡然口氣講這話的。其實,老狼早突破到了七段頂階,就是八卦mn的yin陽參相助的。

葉凡現在想幫助老鐵恢復到四段頂階,所以,yao材不夠,就借狼破天的手向特勤要yao材了。

前次到費家的『地庫』又搜颳了許多好的yao材,早就夠配製幾顆雷yin九龍丸的了。不過,有這種機會,當然得敲一些了。國家的東西嘛,既然出力了,不拿白不拿,葉凡拿得也安心。

「那你……能不能……」鎮東海講話居然也吞吐了起來,葉凡一聽,頭皮有些麻了。

趕緊說道:「是不是又想額外給特勤nong幾顆用用。」

「呵呵,小葉同志深通悟心了,孺子可教也1鎮東海居然拍起葉凡馬屁來。

「這個,我當時也有這種想法。去求那位前輩一次不容易。而且,前輩現在已經快百歲高齡了。也不知什麼時候蹬腿就去了。所以,也想請他多配製幾顆的。」葉凡說道。

既然知道扯不開了,乾脆做個順水人情,自己先提出來,總比鎮東海開口求自己時來得更積極一些。

「唉……小葉同志的思想時步了,看來,這次在中央黨校的學習沒有白費。作為國家的人,應該一心把國家放在心上。國家的事無小事,我們一輩子都在為國為民幹活。當然,也是為了自己嘛是不是?小葉同志,能搞幾顆?」鎮東海老著臉皮誇獎了葉凡一番,後面,馬上就露出了狐狸尾巴來。

「太多肯定不行,老前輩畢竟老了,現在配製一顆出來都要耗費許多力氣的。最多給特勤二顆,狼破天突破用一顆,剩下一顆你願給誰就給誰了?比如,齊天已經可以再次突破了。」葉凡乾笑了一聲。

「打住,才兩顆,要是老前輩真仙去了那特勤以後怎麼辦?我這次給你五倍的yao材,你再多給二顆。至於說給誰,這個跟你沒關係。齊天嘛,有你這個大哥罩著,還用得著特勤給他yao丸嗎?」鎮東海一番話下來,差點把小葉同志噎著了,心裡直罵這老傢伙真是厚顏無恥,居然硬是把齊天的提功問題貼算到自己頭上了。

「鎮頭兒,兩顆都頂天了,你還要增加兩顆,那不成四顆了。而齊天的份頭你又算在我頭上,我自己不得留二顆的,和著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沒功勞也有苦勞,總不能白乾事吧?要是把老前輩給累死了,我以後找誰配製去?」葉凡大叫苦了。

鎮東海沉yin了一陣子,說道:「那就三顆了,不過,齊天你負責了。」

「就這樣吧,三顆就三顆,實際上可是四顆了,齊天的份頭沒算進去。」葉凡以痛苦的口吻說道。

「知道你小子為國出了大把子力,這份情我鎮東海記下了。算我欠你一份情,下次答應你一個能辦得到的條件怎麼樣?」鎮東海居然也談起條件來。

「中1葉凡就驢下坡,心道老鎮同志欠一個天大人情不容易,以後遇上解不開的事時再去討要了,也算是值得了。

搞完這些一看時間,已經是凌晨一點了。試著打了電話給董鶯鶯,居然還沒睡,埋怨葉凡怎麼到現在還不到,害得她久等。

葉凡心裡一陣子火熱,底下那根燒火棍又不雅的居然翹了。這廝開著車子直接香格里拉大酒店而去,反正住過幾次了,倒也輕車熟路的。

一進房間,董鶯鶯一身素潔的白s紗式睡衣出來迎接的。一聞葉凡身上,捂著鼻子道:「快去洗洗,臭死了。你是不是半夜當賊去了?搞得全身臭哄哄的。」

「正好,一起來個鴛鴦浴如何?」葉凡乾笑一聲就要動手。

「這個,不行……」董鶯鶯臉一紅,不過,掙扎著被某君霸王硬上弓樣子給抱進了那個兩個人都能洗的大號浴缸中。

到缸里了反倒不掙扎了,裡面倒放好水了。

「你早準備好了,看來,你剛才只是猶抱琵琶半遮面吧?」葉凡一聲乾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