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兩隻螞蚱也想鬧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兩隻螞蚱也想鬧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兩隻螞蚱也想鬧事

那次蘇蓮會失敗,當然是有人做了手腳。而蘇蓮這娘們不去找正主兒,倒把自己這個處長記恨上了。

因為,那次丁根同志的推薦名額上有自己的簽字。蔡華也是滿腦子憤怒,丁根人家是上頭打了招呼的,是管一明副書記暗示下的結果。自己一個小處長,哪敢跟管一明堂堂的省委管黨群的副書記硬扛。

而蘇蓮這娘們也有些來頭,聽說是省委常委、省城市委書記蘇青雲的本家。蔡華這一出,不但在蘇青雲心裡打了個疙瘩。而且,居然還得罪了自己的身後人古懷。

因為古懷跟管一明面似和拍,實則並不怎麼和拍。管一明支持丁根上位,而古懷卻是有自己的人眩

當初蔡華沒搞清楚狀況,以為古懷跟管一明同穿一條褲子。心說幫了管一明也等於幫了古懷,誰知這事背地裡另有說詞。

最後,為這事蔡華差點被古懷藉機挪走了。最後這廝趕緊是立場堅定的表了忠心不二才使得古懷消了氣。不然,蔡華同志早不知去啥旮旯涼快去了。

「嗯,處里一把手蔡華同志既然管上這事了,我看,這次軍轉幹部的事就由蔡華同志直接著手處辣然,鄧雲同志也熟悉,就由你協助蔡華同志共同抓好軍轉幹部的安置問題。」葉凡心裡自然不痛快了,尼媽的老子在這裡你還自稱處里一把手,把老子擱在什麼地方當擺設去了是不是?

既然你要當大頭,就得拿出當大頭的氣勢來。旋即,葉凡臉一板,重重的拿起茶杯蓋子在茶杯上颳了一下,出刺耳的『滋嚓』一聲后,又巡了大家一眼,哼道:「臭話講在前頭,這事蔡華和鄧雲同志兩人一起把事辦好。要是軍轉幹部鬧事出了什麼紕漏,哼!到時別怪我葉凡翻臉不認人要兩位同志挪窩子了。今天的見面會就開到這裡,散會1

葉凡一聲冷哼,噠噠著走了。留下兩個恨不得把蘇蓮這娘們吞了的蔡處長和鄧雲副處長。這兩禍本來是同穿一條褲子的。剛才商量好了,就是要拿軍轉幹部的事說事。

最好是把此事撂葉凡這愣頭青頭上,到時出了什麼事,古懷這個部長自然會收拾這傢伙的。

想不到擱來擱去的居然被蘇蓮攪了局。而蔡華太想當一把手了,惹出了葉凡這年青人的真火來了。一耙子把兩人都挖了出來,一條繩索把兩貨都給綁在了一起嘎了。

「兩位處長,還捨不得走啊,要不要我叫人送盒飯過來,咯咯咯。」柳小紅副處長也不老,聽說才27歲,背後聽說很有背景。此刻一臉看笑話樣子,母ji下蛋咯咯笑著走了。

「婊子1鄧雲看著柳小紅的背影走到遠處,望著那扭擺著的大屁股,朝地下呸了一口,狠狠罵道。當然,會議室里人都zou光了,就剩下老蔡和老鄧兩人了。

「人家那屁股大,有人摸,當婊子也當得神氣。媽的1蔡華也忍不住罵了一句,臉syin沉如墨了。

「怎麼辦蔡處?」鄧雲回過神來,摸出兩隻煙遞了過去,兩人就在會議室吞雲吐霧了起來。

「哼,處里的頭頭現在不是我,是他了。真有事,他還能置身事外。我就不信他敢拋手不關。這事,你合計一下,既然他把事擱咱們頭上,咱們也可以挪過去嘛1蔡華處長噴了個扁扁的煙圈,哼道。

「怎麼擱?他是副部長,聽說還是趙家的狗?」鄧雲臉s有些難看,一幅死豬樣子。

「未必1蔡處長搖了搖頭,吞下半隻煙后,看了鄧雲一眼,說道,「這次的軍轉幹部問題還真是棘手。雷一興那老傢伙滑得像條泥鰍。以前,他分管咱們幹部一處,咱們想把這事擱他頭上,他居然不接招。這麼一拖,兩年的幹部加一塊居然冒出6o個來。這麼大批人,而且,個個是共和隊中曾經的jing英,叫我們怎麼辦?

打不得罵不得以勸為主。那些人時不時還鬧事,軍人啊,咱們惹得起嗎?不過,姓葉的畢竟不能跟老泥鰍雷一興相比。

雷一興聽了可以裝著沒聽見,根本就不表意見。姓葉的怎麼樣,還不是吭聲了。

雖說被蘇蓮那娘們攪了局壞了事,但是,至少可以看出一點。年青人,還是有血xing的。

只要有他有血xing,咱們就有機可尋。這世道,最怕的就是那種什麼事都不想干,只想求穩求平的像雷一興同志那樣的人。

他不接招你拳拳擊出只得打空氣了,白費力氣。」蔡華居然又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嗯,雷一興不要說了,此人是老狐狸,滑得很。再說,他也是咱們組織部的老人了。就是古部長也得看他一點面子是不是?葉凡,小年青的,名頭響,其實,回回被人當槍使。關鍵是咱們要拿他當槍使,也得找出辦法才行。」鄧雲講到這裡,看了看大mn,現沒人時,嘴巴小聲湊過去說道,「蔡處,聽說上頭那位對這小子不怎麼感冒。不然,怎麼肯把這麼重要,權力了得的幹部一處jiao給他。就是其它幾個副部長也眼紅的。」

「呵呵,這個你就不懂了。上頭的意思就是要讓其他同志眼紅,人這個東西,就怕你不眼紅。一但眼紅自然就會患了紅眼病,一病不就得生事了。我估計,這姓葉的小子就是趙書記安cha進來的。」蔡華低聲說道。

「攪局者1鄧雲恍然大悟,點了點頭。

「你想想,他想攪局。無非是不想讓這組織部mn被某些同志全面撐控了。而他自己用來不順手,成然,掌控者會甘心嗎?」蔡華一臉神秘。

「當然不甘心了,組織部,說起來權力還真是大,管官員帽子的部mn,哪位領導不想握在手中。

只要控制了組織部不就等於管住了全省官員帽子。帽子就是權力,也是錢。管一明想掌控,有些人也想掌控。

咱們部里的頭頭腦腦當然不想讓任何人支手掌控了。這事,最好是自己大權獨握。

自然,不會讓某些老鼠屎來壞了整鍋湯了是不是?」鄧雲笑道,他跟蔡華從來是同穿一條褲子,倆人倒也無話不談。因為,兩人有遠親。這個,只有他倆人知道,別人都不曉得的。

「我跟你說,你看我這個年齡,是不是也該升一升了。」蔡華神秘一笑。

「升!早就該升了。姓葉的算個屁,一個小mao孩子,居然也爬到咱們頭上,什麼玩意兒。聽說這小子以前還是干政法工作的,突然又殺到組織部了。他懂什麼,就翻了幾張組織部的章程,看了幾個人事任命,自以為就懂了組織人事關係,懂個屁。這次龍舟大賽,有得他哭的了。」鄧雲小聲罵道。

「呵呵呵,到時我如果真能上去,這處長位置,你好好把握一下。咱們是親戚,共同進步。」蔡華笑道,樣子好像他真坐上了副部長位置似的。

「謝謝蔡叔提點。」鄧雲頓時眉開眼笑不已了,那身子居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佝僂著像個駝子,一臉的諂笑。雖說蔡華僅比鄧雲大上幾歲,但按遠房輩份,鄧雲還得在私底下叫蔡華一聲蔡叔的。

「咱們是親戚,親戚不幫還幫誰是不是?」蔡華淡淡笑了笑,覺得鄧雲這把土槍很好用。只要自己哼一聲,叫他瞄準誰他絕不會瞄錯了。有這樣的親戚下屬還真是愜意得很。

果然,鄧雲立即又表忠心了,說道:「蔡叔,我鄧雲永遠是你的槍,你指哪兒我立即打那兒。那傢伙既然要惹咱們,咱們也得給他些顏s看看。這龍舟大賽就是很好的試金石,更何況辦好事後古部長也滿意……」

晚上,葉凡正陪董鶯鶯逛街。這粵東省呆了一年了,可是就是沒好好逛過。

今天董鶯鶯硬是把葉凡綁架到街上陪她一起買衣服。葉凡可是遭罪了。這八段的身手,居然被逛街逛得腰酸背疼快散架了。

葉凡暗暗納悶道:「人說nv人逛街最可怕,原來還真是如此。一件衣服,七穿八穿的穿了十幾個店還沒買下來,煩都煩透了。這如果逛得幾個晚上,還不得要了老子小命。」

「葉凡,今天林省長叫我哥去上班了。」董鶯鶯一臉燦爛的笑容。最近,父母之仇得報。

自從盤帝集團加盟,魚桐大案得破,董鶯鶯的公司有起s,而且,狠賺了一笑。而哥哥董然的事又有了著落。再加上有葉凡的滋潤,當然心裡舒坦著了。

「蘇秘書不是還沒下去,你哥估計是協助蘇秘書幹些打雜的工作吧。真要正式成為林副的秘書,還得等上一段時間吧?」葉凡淡淡笑道。

「哼,講得這麼難聽。什麼叫打雜,我哥可是正式上班了。聽說蘇秘書年過後就要去赴任了。到時,我哥不就成正式的了。你不知道,現在我哥可是氣派得很,天天有人請客吃飯。就是以前見他愛理不纔那些廳長副廳長的,現在也開始巴結我哥了。見到那是親熱得不行,董秘董秘的叫著,我哥攔都攔不祝」董鶯鶯扁了扁嘴,得意的瞅了葉凡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