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撓中癢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撓中癢處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撓中癢處

「葉書記……不,葉部長,魚桐的老百姓都念叨你呢?說你是魚桐的保護神。」洛紅短暫的驚訝過後又恢復了活潑,笑道。

「噢,保護神,我都不好意思了。就幫魚桐的老百姓幹了一點小事,想不到他們都還記得。這當官啊,真得為老百姓幹些實事,你們說是不是?」葉凡一邊小喝著蘿蔔海鮮湯,一邊說道。

「對對!葉部長講得太對了。」桌上人全在點頭,不過,看董然的眼神又多出了一絲複雜。

估計一個個都在猜,林峰副省長會看上董然,是不是這位葉部長講過情。不過,感覺好像又不像。葉部長有能量,但也不過一個副廳級幹部。林省長是什麼,人家是常務副省長,位高權重,在這粵東之地,還是一風雲人物的……

「董大秘,2月1號要不要去金馬看龍舟大賽?」這時,洛紅笑問道,一臉的興奮勁頭。葉凡一聽,心裡一動,張起了耳朵。

「當然去,不過,不知林省長去不去。」董然臉上開始是興奮,轉爾,立即沉默了。

「呵呵,董秘是大秘了。身不由已,領導去什麼地方他總得跟的。」陳青講到這裡,轉爾看了葉凡一眼,略顯恭敬,笑道,「葉部,不是聽說這金馬的龍舟大賽是省委組織部主辦的?到時估計省里的領導都會去吧?」

「嗯,倒真是部里主辦的。怎麼,有啥想法?」葉凡隨口笑道。

「想法倒沒有,只是,聽說這次的龍舟大賽跟什麼有關係?」陳青好像說漏了嘴,話只講了半句,不再講了。

「一個龍舟大賽有啥關係,陳青,你丫的就講半句話,想噎死我們是不是。」董然心裡一動,他可是從老姐嘴裡知道這次的龍舟大賽就是葉部長組織的,所以,也想幫葉凡打聽點內幕出來。

「聽說有內幕,不過,到底怎麼回事,我陳青一個小科長,哪能知道?」陳青動了動嘴,居然看了阮明處長一眼不吭聲了。葉凡知道了,阮明估計是知道一點內幕的。

省委辦公廳是為省委領導服務的部mn,耳目靈光,肯定知道一些有關省委的小道消息的。不過,一個個嘴都較嚴實,想套出點什麼來,在這種公眾場合是不可能的。

葉凡也就沒再問這些,爾後,大家只談了一些無聊的趣事。吃完后大家邀請葉凡去k歌,不過,葉凡以有事為由頭先告辭走了。而董鶯鶯倒沒同時走,k了一會歌后才走的,主要是為了避嫌。

不過,一轉身,董鶯鶯電話打向了葉凡……

「董秘,你跟這位葉部到底啥關係。在老哥面前別打馬虎眼,以前老哥對你咋樣?」這時,阮明舉著一杯紅酒,湊董然耳旁說道。

「阮哥這話說笑了,阮哥對我董然當然好了。那次的事要不是阮哥,我估計早被人家不知踢到什麼ji角旮旯去了。」董然一臉感激,說道。

說起來阮明雖說並沒幫董然大忙。不過,一年前董然犯了一不大不小的錯誤,當時忙,把文件送錯了地方。而正好遇上中央某位部長下來巡視。當時陪同的某副省長一看手中材料,差點氣炸了肚皮。其實,該副省長也有些馬大哈了。

幸好阮明眼明手快調換了材料,不然,董然估計下場很悲慘的。從此,董然稱阮明為明哥,兩人關係相當不錯。

不過,阮明也快到4o的人了,還只是辦公廳里一個小處長。一直在爭取副主任位置。不過,因為背後沒有可靠的靠山,一直只得眼巴巴看著別人坐上副主任位置。

粵東省省委辦公廳機關行政編製為26o名。其中:秘書長1名,副秘書長5名;辦公廳主任1名,副主任5名;省委常委辦公廳主任、省委機要局局長、綜合調研室主任、督查室主任、機關黨委書記、紀律檢查專員按省委規定配備;在其中,這26o名正式幹部中光是處級領導職數就達7o名。

從中看出,省委辦公廳是個幹部堆積的地上。阮明一個處長,在裡面的確算不上什麼。不過,阮明負責的是辦公廳的秘書處,所以,其位置倒也重要。

只是阮明運氣不好,沒找到大樹靠上罷了。大樹是很多,只是人家不怎麼待見他罷了。

「嗯,既然明白那還不坦白你跟葉部的關係。別跟我說你倆人只是魚桐的老鄉。葉部跟你家裡有點jiao情,光是一點jiao情。說句實話,他晚上不可能來的。」阮明bi了過來,這個時候,也只能老頭臉皮,仗著跟董然關係較好才敢bi的。不然,董大秘生氣了的話阮明可是就偷ji不成蝕把米的危險了。

「呵呵,jiao情還行。以前我母親在世時提供了一些對葉部破案有力的證據,所以,就這麼結jiao上了。他很照顧我們兄妹的,我們都把他當大哥。」董然當然不會倒出葉凡跟妹子的關係的,只是從這方面打馬虎眼了。

倒也吻合一些情況,而且,董然心裡也有想法。既然阮明在省委辦公廳掌管秘書處,平時當一耳目使用倒是不錯。

當然,這個耳目是為葉凡準備的,自己目前還不夠份量。只是,董然既然決定跟著葉凡混了,葉凡以後有了升遷,對自己也有好處的。

「噢!看來jiao情還頗深嘛!董然,你小子隱得很深啊,這麼一個高人在背後你從沒露一點。要不是今晚上出現,咱還被蒙在鼓裡。」阮明眼神一動,有了計較。

「明哥這是說啥,這個,也算不上什麼隱藏,真要隱藏的話今晚上就不會顯身了是不是?」董然這嘴還是相當甜的,這廝經過幾年的磨難,倒也成熟了起來。

「說得也是。」阮明點了點頭,轉爾,看了董然一眼……

第二天晚上,董然來了電話,說是想拜訪葉凡得到葉凡的提點一下,以後也不會壞了當大秘的事。這傢伙語氣誠懇,一幅請教口吻從電話裡頭傳來。

想到董鶯鶯那期盼的眼神,葉凡也就同意了。

最難消受美人恩,講的就是這個。

11點鐘,天很晚了。

董然到了葉凡的家,奇怪的是並沒談什麼,倒是一直扯出了阮明處長來。葉凡一下子就明白了,這廝是來當說客的,醉翁之意不在酒。

「大哥,阮明以前對我頗為照顧的。只是,他的運氣也不怎麼好……」董然把阮明的大致情況說叨了一遍。

「你是說他瞧上了辦公廳副主任一職?」葉凡淡淡問道。

「嗯,最近剛好有個空缺。他也4o過頭了,再不想點辦法,一直在處級擔擱著,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不過,他這個人還是相當忠誠的。以前年輕的時候倒是跟了一個老領導,所以,一直提拔到了處級位置。

不過,那位老領導居然得病死了。他在處長位置上也呆了五六年了一直沒再找人。當然,估計是有些領導心裡也有顧忌什麼。」董然說道。

「噢,這事,以後再看吧。」葉凡故意說道,實則有些心動。如果能把阮明拔過來,在省委辦公廳安cha上一釘子,不得於自己多了一耳目。現代是什麼社會,消息社會。早一點知道消息就等於你握住了主動權。

「葉部,這事,阮明等不起。如果錯過了這次機會,再等得五六年,人都快到5o了還有什麼戲唱。」董然有些急了。

「呵呵……」葉凡淡淡的笑了笑,自己當然不能表現得過急了,太掉價了。

「葉部,其實,阮明就在下邊的大樹下候著的。你看,能不能……」董然說道,有些擔心,就怕葉凡怪他自作主張。

「天這麼冷,叫他進來先暖和一下吧。」葉凡就驢下坡,點了點頭。

阮明進來了,手中提著兩條中華和兩瓶好酒,擱旁邊,一身的拘束,半邊屁股坐在沙上。

「你的事董然剛才跟我說過了,不過,辦公廳副主任是副廳級職位。而且,省委機關里多少雙眼睛盯著的,不大好上去。」葉凡淡淡說道。葉凡的話講得很有藝術,並沒把路堵死了。只是說不大好上去,並沒說不可能上去。

這就是領導講話的藝術,阮明這種老油子一聽當然就明白了。知道自己不拿點貨s出來人家不會憑白幫助自己的。

「葉部長,聽說龍舟大賽是您負責的?」阮明終於要拋底牌了。

「嗯,這個,也不是什麼秘密了。」葉凡淡淡的點了點頭。

「我是聽說這龍舟大賽有些小內幕,當然,這個,我也是聽說的。」阮明一臉的慎重,這話出口可就收不回來了。這廝是咬著牙噴出這話來的。要是不能贏得葉凡的認可,那今晚上可就有些大條了。

「說來聽聽。」葉凡斜瞄了阮明一眼,裝得一臉的淡然。不過,阮明知道,自己已經撓中了小葉部長的癢處。對於任何一位負責龍舟大賽的同志來說,這個內幕都是很吸人眼球的。阮明賭了,他知道自己會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