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鬧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鬧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鬧事

「前段時間,聽說為了chao州市市長這個位置展開了激烈的角逐。共有五位種子選手,大家都是有能力有政績有後台的人。

所以,省里高層各有想法,這下子意見不怎麼統一,麻煩事就來了。這事,擱到後面就僵持了下去。而省委的趙態度模糊,這事一直就無法敲定下來。

最後,往組織部一擱,乾脆全不管了。而管副跟組織部的古部長中意的人選不同。

管副聽說比較中意金馬市市委朱潛。說起這個,那是因為朱潛是朱方寧副省長的堂弟。而朱副省長跟管副關係不錯,他一直跟著管副爬上來的。

而古部長好像是比較滿意陽市去考察過一遍。而且,省委組織還在陽市搞了個幹部人事選拔的綜合試點。這個,有點像是造勢的架勢。」

「嗯,古部長能這麼重視陽市,是有點苗頭。不過,也說不準。」葉凡淡淡點了點頭,看了阮明一眼,說道,「你繼續說。」

「而粵州市的縣級市廟都市吉海平是蘇青雲的鐵竿。而chao州市的縣級市五水市市委鄭誠聽說跟汪正錢省長有點遠親。

這個,具體是不是我也不清楚。而魚桐市所屬的縣級市天東市費水香同志,林峰副省長一直對她的印象不錯。

林省長把天東市當一個試點的樣板市在抓,說是要讓天東市成為粵東縣級市的指模。

幾年下來,倒也初具規模,天東市受到過粵東省政fu點名褒獎。光是資金投入一塊,每年林省長都會特批半個億給天東市搞建設。」阮明小心的說著,還看了看董然,估計有些擔心董然說漏嘴什麼的。

「放心明哥,我不會1uan嚼舌頭根子的。」董然佬Α

「省委辦公廳空出一副主任位置,盯上的人不少吧?」葉凡淡淡問道,轉移了話題。既然知道得差不多了,也就收話了。

「嗯,目前有資格競爭的,光是辦公廳的處級幹部就有1o位。像各處室頭頭,都有這個資格。加上外邊的正處級幹部,那就更多了。初初塞選一下,絕對不下2o個。」阮明倒也倒出了實情。

「辦公廳的副主任人選,估計秘書長的意見很關鍵吧。」葉凡說道。

「嗯,劉青秘書長是省委常委、他的推薦當然份量最重了。」阮明臉s有些難堪,葉凡一看就知道,這貨肯定無法打通劉青秘書長的關節了。

「秘書長有中意的人選啦?」葉凡哼道。

「這個,我不是十分的清楚。」阮明有些吞吐。

「既然這樣你回去吧?」葉凡那臉一板揮了揮手,覺得這廝在這個節骨眼上了還不敢倒實情,幫他何用?

「葉部長,我真不知劉秘書長心裡想法。只是,我倒是有看到省軍區司令於升跟劉秘書長吃過幾次飯,都是在私人場合。就他倆人。我想,是不是於升在為他侄兒於雄飛拉關係。於雄飛現在海州市市委辦公室任副主任,正處級別。此人呼聲也相當的高,是一強勁對手。」阮明有些慌了,趕緊解釋道。

「嗯,這事我知道了。」葉凡正經的端起了茶杯,阮明知趣的先告辭了,走前,葉凡說道,「省里有什麼事打個招呼。」

「是,一有事我就打您電話。」阮明很聰明,趁機討要葉凡的私人電話了。葉凡也就給他了,這廝有些激動著走了。

「五個市委各有人支持了,就是沒看出趙昌山支持誰……」葉凡自語喃喃著,尋思了一陣子,猛然一驚,差點叫道,「難道老趙同志對這五位同志都不滿意。所以,態度模糊。

估計魚桐市委人選老趙同志也想搞到手,而chao州市市長這個職位也想包了。

所以,老趙一時難以下口,這胃口有些大了當然阻力就大了,汪正錢不說,管一明和葉東就是兩個強勁對手。

如果真是這樣子狀況的,龍舟大賽不管誰得第一次,我都辦砸了事。與其到時得罪老趙,還不如得罪其它人。那就來了混1uan收場,誰也別想討到好。也許,到時大家對我的態度還會好一些。」

葉凡想到這些,心裡是豁然開朗,決定一搏了。立即電話把此事給**華同志說叨了一遍,**華自去想辦法安排了不說。

對於軍轉幹部的問題,葉凡想找個知情人。不過,好像在粵東軍方一塊都沒什麼熟人。像於升只是表面上過得去,軍轉幹部的內幕人家未必肯說。

想了想,乾脆一個電話給了國安廳長孔東望同志,叫他暗中調查一下軍轉師職幹部的事。特別是那位叫陳進平的同志。

不過,第二天早上,葉凡因為有事擔擱了。所以,到九點才到辦公室。

屁股還沒坐熱,古懷的電話居然到了,有些生氣口吻,說道:「怎麼搞的這是,葉凡同志,馬上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葉凡心裡一動,估計有事生了。旋即大步到了古懷辦公室,現外間的一個小會客室里坐著五位一身戎裝的威武軍人。

而古懷部長旁邊坐著的居然還是一位少將,其它的,全是大校軍銜。這些同志,無一例外的就是胸前佩著一大堆的軍功章。葉凡一看就明白了,估計是軍轉幹部來了。

「這位同志叫葉凡,是我們組織部的副部長。他負責的是組織部幹部一處的工作。你們軍轉幹部的安置問題就是由他全權負責的。」古懷開口就把葉凡的分管工作扯了出來,而且,加了個『全權』。

「找他有什麼用,以前那個雷副部長我們一找他就推到蔡華處長頭上。說是蔡處長負責的具體工作,他只是分管一處罷了。具體的工作還得找具體的同志去辦。」陳進平斜瞄了葉凡一眼,現是個年青人,微微一愣,一絲驚訝寫在了臉上。

也是被葉凡的年青給震動了一下。旋即,臉yin沉了下來。這廝好像被戳中了痛處,居然翹起了二郎腿,一臉的不屑的說著話。

「你是陳進平將軍吧?」葉凡毫不著惱,笑著打了個招呼。

「你咋知道我的?」陳進平有些訝然了,盯著葉凡。

「本來這幹部一處是雷一興副部長負責的,昨天才划拔到了我的手頭上。昨天我立即招集處里同志開了個短會,在見面會上當時處里負責軍轉安置工作的鄧雲同志在彙報工作時講到了你們的問題。

當時蔡華處長也講了話。關於這事我已經指示他們倆位共同去抓,一定在最短的時間內把6o名軍官的後顧之憂解決掉,他們倆也點頭了。

所以,這事如果陳將軍有什麼具體的要求的話最好找蔡處長和鄧副處長磋商去。

古部長是省委常委,省委那頭還有一大幫子事要做。而部里的事也不少,所以,能不能……」

葉凡剛講到這裡,陳進平生氣了,把茶杯往桌上重重一磕,哼道:「你們就知道拖,我都被你們拖了整整兩年了。好歹我在軍隊里也是粵州軍區第七集團軍軍長,是實職的軍長。

想不到受了點傷必須轉業時你們地方政fu就是這個態度。一天拖一天,一日拖一日。真把我陳進平當破抹布隨手扔來拋去的了是不是?

兩年了,我的事還沒落實下來。我要求不高,只是想進省政fu某個單位工作罷了。

我在軍隊里是少將軍銜,你們給我一個副廳級位置總是要的是不是?可是你們呢,雷副部長被我bi急了,指示蔡處長給了一個處長位置安置我。

難道我們軍隊中的少將軍銜真成爛白菜多得隨地可撿了。於升司令是少將,他還是省委常委。按他的級別職位,最少也抵得上個副部級幹部了。

而我要求一個副廳級位置,就是按軍轉條例再怎麼安置要求一個副廳級位置也不算過份吧。

那個蔡處長和鄧處長更不是人,見到我就打官腔,愛理不理的。前次,居然還叫人趕我們走。要是惹得我軍隊中那臭脾氣,拔出槍來就要人的,哼1

不過,陳將軍忘了他現在早沒槍了。

「陳將軍,也許是暫時省政fu沒有合適你的副廳級位置。所以,這事就擱置了下來。組織部幹部一處會儘快想出一個妥善辦法給你們一個說法的。」葉凡說著套話還想拖一拖。像這種事,兩年都沒搞下來,其中難度可想而知了,其中肯定有大原因的。

「放屁!兩年了。我看省政fu裡頭副廳級幹部們換的換走的走,沒有幾十個也有二三十個位置在轉換,為什麼就不能把我安排進去。

相當年,我還受到過主席親自接見,這少將軍銜,我是用一條腿換來的。

你們看,我這條腿,走是能正常走路,就是使不上力。難道殘疾了就成廢物了?

而且,我還不是個廢物。走路能走,一般的工作,只要是不要扛上幾百斤的工作還是能幹的。難道坐坐辦公室的工作我就不能勝任啦?」陳進平相當的激奮了起來。

相當鬱悶,這居然這麼少?連前5o都沒進去。兄弟們的保底都去啥地方了?

謝謝『龍華腳夫』『想你的心』『你還在想我』三位兄弟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