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四十章陪葬的螞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陪葬的螞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時,另外幾個大校中也有一個說道:「別說我們軍人怎麼樣了,其實,我們夠忍耐的了。

跟我同一批轉業的那個誰誰誰人家早安排到了某市任處長。而我呢,現在還沒著落。

家都不知往哪裡去,原單位又回不去了。現在,連孩子上學學校都不收,說是咱們沒戶口。

咱們幹了幾十年的草命工作,現在工作需要,響應黨的號召脫下軍裝就成一沒人要的垃圾了?

難道保家衛國也錯了嗎?你們整天坐辦公室翹著個二郎腿。而我們,汗里來血里去的。你們去試試那種滋味?」

剩下的軍官們也都著差不多的牢sao,一個個那嗓mn又大又粗,遠遠聽來,還以有人在古懷部長的辦公室吵架。就連省委大樓里保衛科的同志都給吸引了過來。

「好了,葉凡同志,我給你一個月時間,最好是能在節前解決好他們的安置問題,最後的期限也不準過3月,號。

全省這麼大,難道就找不出的個位置來安排這些為國作出過貢獻的軍官們?

葉凡同志,作為黨的幹部,我們要想軍人所想,急他們所急。不能太讓這些為國的將軍大校們寒心了。

雙擁雙擁嘴上說得容易,它的涵義你明白嗎?」,古懷眉頭皺緊緊的,一臉嚴肅說道。好像這事錯全在葉凡頭上似的。

「古部長,這事是蔡處長和郊處長具體負責的。二年都解決不了的問題,你叫我在一個月內解決,總得給我一定的緩衝時間吧?再說,我接手幹部一處也才幾天時間。這些陳年的舊事也不是我拖成這樣子的?責任不在於我身上。當然,不管怎麼樣,我會按你的指示給幹部一處的所有科員幹部們講清楚的,全力抓好軍轉安置工作。」,葉凡也有些怨氣了,這古懷明擺著是沖自己來的。所以話講出來也有些硬朗了。

「話今天就擱在這裡了,節前解決最好了。實在解決不了不能過3月,號,也就是元宵節后兩個星期。這事,沒得更改了。咱們要過年為國的軍人們要不要過年?他們不過年,要不要過元宵。要是元宵過後二個星期內還是解決不了就另請高明?」,古懷一臉嚴肅,bi將了過來。

葉凡總算是明白了,古懷叫自己分管幹部一處,原來為了就是此刻將自己的,軍,。

這老傢伙,根本就沒安好心。葉凡心裡也是暗生警惕,估計古懷同志認為自己是趙昌山的跟班了。從中也看出,古懷跟趙昌山是niao不到一個壺裡了。

「行!我分管沒錯不過,如果幹具體工作的同志不得力,怎麼處理?

古部長的指示我無條件執行。不過幹部一處的某些同志都拖了兩年了,為什麼不能安排下去?

難道某些同志就沒一點負責了嗎?要干工作,這樣拖的同志,不作為的同志如果還在處里,我即便是有天大能量下邊不賣力也沒用?」,葉凡冷冷哼道,既然古懷都要自己挪窩子了,那自己再客氣那真成軟蛋了。

「不行就挪窩子,誰不行挪誰1古懷被葉凡一bi揮了揮手,像個將軍,點頭了。

「好!我相信古部長講的話在坐的都聽見了,不行就挪窩子。」葉凡轉爾沖古懷的秘,「陳秘書麻煩你立即把蔡處長和郊雲處長叫過來一下。」

陳秘書斜了古懷一眼,見他微微點頭了,於是打起了電話。不久,蔡華和鄧雲兩位處長小跑步著過來了。

葉凡那臉一板,「哼道:「蔡處長,邸處長剛才古部長說過了。要求我們處儘可能在節前解決軍轉幹部的安置問題。實在不行不能過朔,號。這事,既然古部長下了指示,我現在也對你們下一道指示。給你們十幾天時間在節前解決這事強調一下,就是大年刃以前解決這事。不行就挪窩子當然,最後這句話是古部長的親口指示,我只是傳達一下。而且,我會不折不扣的執行古部長指示的1

葉凡知道蔡華和鄧雲都是古懷的人,今天這事如果不是古懷搞出來的,就是蔡華和郊雲這兩位同志想yin自己搞出來的。既然你不仁,咱當然也不義了。

「才十幾天,聽你說古部長剛才說的是朔,號前,也就是還有一個月時間。怎麼一下子又變成十幾天了?葉部長,這事也太匆忙了,怎麼可能解決得下來。」蔡華仗著古懷部長在場,硬著頭皮反嘴道。

「哼,一個月是古部長給我的時間。而我給你們的十幾天。如果你們拿不下,當然,我得親自重新組織組織部幹部二處的幹部科員們辦這事兒了。

你總得給我十來天的緩衝時間是不是,到時挪鼻子可別說我葉凡不講情面。

這事辦不了,我葉凡自己也當作古部長面承諾,自動挪窩子。」葉凡一臉嚴肅,哼道,看了大家一眼,又說道,「而且,這事我可是聽說都拖了兩年了,你們看看,再拖下去有意義嗎?

快把陳將軍等人請過去商量一下,一定要找到合適的位置給他們軍排下去。我相信你們的能力,當然,我相信陳將軍他們也不會漫天要價的是不是?」

葉凡講到這裡掃了陳進平一眼,此人立即點頭道:,「我們的要求絕對不會過份,符合軍轉條例的。這點請你們放心,我們不是莽夫!是共和國的鐵血軍人,我們有軍人的骨格。」

蔡華和鄧雲偷偷掃了古懷一眼,才現這廝板著個臉根本就沒反應。就在兩人心裡憤怒之時,古懷也感覺到了蔡華的眼神,哼道:「還不去辦理,真想挪窩子嗎?時間,對你們來說就是工作量。」,直到這個時候,兩位同志才知道被古懷耍了。敢情自己兩人現在已成了古懷搬走葉凡的攻擊棋子。

為了把葉凡挪走,古懷當然寧願犧牲自己這兩枚小棋子了。儼然,自己兩人就是葉凡的陪葬品罷了。

這個時候,蔡華和邦雲那是後悔得直想去撞牆。不過,於事無補」兩人黑著個臉,客氣地請陳將軍一夥到那邊辦公室磋商去了。

「可憐的小傢伙。」,葉凡走過雷副部長辦公室時,這廝特地從辦公室走子出來心裡正想著這句話。雷副部長還向葉凡露出笑臉打了個招呼。不過,葉凡的鷹眼現」這廝那份子興哉樂禍可是藏得很深的。

「雷部長,這軍轉幹部到底怎麼回事?」葉凡故意問道。

「呵呵,說起這事其實簡單。軍官們對安置的地方職位不滿意。說這事複雜也複雜,哪能人人的要求都滿足。

而且,這幾個人動不動就要上訪。聽說,再不安置的話就要到省委去靜坐。

那個陳進平同志還揚言過,要到軍委mn口去請願什麼的。麻煩啊!葉部長,你可得抓緊了,聽說古部長只給了一個月時間。

相信葉部長應該能解決這棘手問題的。要是解決不了,相信古部長也只是說說罷了,難道真能挪了你窩子?你是國家任命的副部長,不是,那個,呵呵……」雷一興裝得一臉好心,說道。意有所指……

「呵呵,這種事絕不會生的。當然,任務會圓滿完成的。不勞雷部長牽挂了。」葉凡答了一句,頭一抬,走了」知道這貨在擠兌自己。

「完成,我雷一興拭目以待。嘴上無mao,辦事不牢啊!這軍轉的水,深不可測,你知道個屁…………」雷一興看著葉凡背景」低語喃喃道。

「難道軍轉幹部的事有貓膩,雷一興肯定知道一些。不過,想從他嘴裡撈出點什麼,一般不可能……」,葉凡心裡一動,雷一興的話雖說低,但葉凡有靈敏的耳朵」倒聽到了一個模糊意思。

蔡華跟郊雲兩人現在可是特積極,跟陳進平等人磋商了一個下午,聽說最後是無疾而終。走出來時」蔡華的臉黑得像包公,而鄧雲」聽說親自帶著一幫子科員們去走訪落實安置的單位了。

不過,聽說郊雲腰酸背疼的回到單位時那臉s跟蔡華同志的差不多。兩人躲進辦公室聽說連晚飯都沒吃,加班加點去了。

二天後一個晚上,一個小酒館的包間里坐著兩位同志。

粵東省國安廳廳長孔東望同志先跟葉凡碰了一杯,才說道:「這事我查過了,還真有些詭異。」,「詭異,軍轉幹部有什麼詭異的?」葉凡眉頭一動,心說果然有貓膩了。

「陳進平這個人在粵東軍區任共和國第七集團軍軍長,也是一個強勢人物。而且,年歲又不大,今天不到四十五歲。

聽說此人的背後之人就是朱世野。朱世野是誰呢,此人原是粵州大軍區副職里排名相當靠前的實權級副司令。

後來不知道怎麼回事,好像走出現了指揮上的重大失誤。致命得在一次軍演中死子五名軍人。

朱世野當即被軍委降了職,現任粵州軍區後勤部的副部長。搞後勤去了,而少將軍銜也被降為了大校。

要說朱世野還得講講現任的粵州軍區副司令叫張天明這個人。此人原先跟朱世野的位置差不多的。

後來在競爭中敗下陣來,落後了朱世野在軍區中的排名二個位置。張天明心裡自然不痛快。

朱世野一倒,而朱世野的鐵竿手下陳進平領軍的第七集團軍中居然畢了炸yao庫炮彈放置不當生爆炸的事。

當時炸死了兩個守倉庫的軍人,而倉庫的負責人卻是陳進平提拔上肉事還真是奇巧了是不是?」孔廳長講到這裡頓了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