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誰出的餿主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誰出的餿主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誰出的餿主意

「還是趕緊跟陳進平商量一下吧,總比在這裡等死的好。要不,咱們乾脆投靠鳳國興去,相信以老鳳家的能耐,古懷也有所忌憚」鄧雲突然恨樣子,說道。

「傻蛋,鳳國興會收咱們嗎?鳳寶山馬上也快退了,鳳家,他們自顧不瑕,哪有閑功夫管咱們這些小mao蟲子。再說,鳳家,估計也將難以再現昔日輝煌。快整理資料,這是唯一的出路。」蔡華罵了一句,兩人又趕緊整理起資料來。

1月31號早上,葉凡到了海州金馬。

先是招集駐紮在金馬市的組織部同志們開了個會,聽取了有關彙報,當然,也作了一些指示,狠講了安全工作方面的事。

「客人來得怎麼樣了,都邀請了什麼客人?」葉凡瞅了負責人華一眼。

「省委所有領導和各廳局級一把手我們都了貼子,當然,還包括各地級市一把手,以及各市組織部mn頭頭。中組織部那邊我們也了貼子,不過,聽他們說是臨近年關,沒空來。叫我們自己組織好,抓好安全工作就是了。」華說道,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至於五個市自帶的人員,啦啦隊等,我們已經統計好了。估計每個市來的人馬不下一千人,這還只是登記在冊的。我估計他們臨時頭還會來許多人。估計金馬市本地人會來好幾萬,這個,無法統計。」

「場地容納得下嗎?一定要安排好。給金馬市的負責同志講一下,公安局的同志要全部到位。

另外,我已經給省廳的王朝隊長講過了,他說下午會帶二個支隊的幹警過來,另外,武警那邊也會來二個支隊。

就以省廳支隊為主,金馬市公安局負責配合保衛和維持秩序。一定要確保安全,不能傷了一個人,不能……」葉凡一臉嚴肅下達了命令,巡了大家一眼,又說道,「估計省委領導會來多少?」

「這個,無法確定。當時送貼子時他們答覆,說是有空會來。」華面有難s。

「倒真是難以確定,有空就來,沒空就不來了。」葉凡自語了一句,擺了擺手說道,「算啦,不管來不來,該怎麼安排都得安排好。還有,你們把空白的貼子放些在我這裡。另外,馬上招集五個市的負責人開會,宣布比賽規則。」

不久,五個市的市委書記全到了。

當華剛宣讀完比賽規則,頓時,現場炸鍋了。

五水市市委:「葉部長,往年其它單位舉辦的龍舟大賽可不是這樣子乾的。龍舟大賽比賽時怎麼能允許下水,要是安全出了問題怎麼辦?」

「是啊,安全責任重於泰山。說白了,我們這些當領導的最怕安全出事故了。幹得再好,一旦出事就是煩。輕則重罰,重則丟帽子丟飯碗也不在話下。龍舟比賽重在龍舟上,怎麼能什麼手段都可以使。還可以下水推船,這變成什麼了,哪還像龍舟大賽?」金馬市書記朱潛差點吼出來的。

「嗯,這大冬天的,要是淹死了人怎麼辦?」陽市書記高林是組織部的古懷在背後撐著的,講話更是不客氣了。

最後,五個書記中就魚桐市所屬的天東市書記費水香估計是看在曾經跟葉凡同在魚桐市當過常委的份頭上沒吭聲,其它的同志都有些憤憤不平樣子。

當然,這些個傢伙仗著背後有人撐腰,見葉凡面嫩,一個個都有些不服氣。根本就沒把葉凡當一個副部長看待。

嗑嗑……

桌子兩聲微響,現場的幾個書記頓時拿眼看著葉凡,倒沒吭聲了。

「是你們組織活動還是省委組織部組織活動,你看看你們,一個個哪有點組織紀律xing。安全安全,難道我葉凡就不擔心安全啊嗎?這些,我們主辦方都想到了,不用你們擔心。還有,哪位同志不滿意可以立即退出,這是龍舟大賽,沒bi著你們硬要參加。」葉凡伸指在桌上輕輕的嗑了兩下,巡了五位同志一眼,說道,「這事就這麼定了,沒得更改。

別跟我說你們選出的龍舟隊員不會游泳吧?這次舉辦活動,我們為什麼選這地點,就是因為這裡水淺。

全掉下去也淹不死人。你們說說,一米五左右的水深能淹死你們選出來的龍舟隊員嗎?剛才華主任給我報過身高了,你們選出的隊員中,最低的也有1.8o米。

一米八的個子被一米五的水深淹死,那真成為了滑天下之大稽了。可笑還有,有沒人退出,退出的話現在就到華主任處報名。

簡直不想話,參賽隊倒是規定起主辦方的條件來了。像你們這種態度,那奧運會就不用舉辦下去了。」

頓時,現場五位同志全啞火了。幾個原先想欺負葉凡不知道水情,想不到葉凡心裡明鏡似的,什麼都知道。

不久,五位同志快離開了。回到駐地后馬上招集隊員商量對策了。

這餿主意當然是葉凡出的,既然對這五個人,趙昌山書記都不滿意。葉凡就想來個1uan拳打死老師傅。最好是把水攪渾了,最後,五隻隊伍全犯規了罰出局。沒有勝利者,也沒有失敗者。

對趙昌山好jiao待,對五隻隊伍的背後人也好jiao待。至少這個法子對葉凡來說還是頗佳的。要知道,不管怎麼做都要得罪人。而且,葉凡還現了一個詭異現象。

像這種能決定官員帽子的活動,按常理說早就有人到自己這邊來活動了。原先在知道這其中的道道後葉凡已經做好了關機的準備。

沒想到幾天過去了,居然沒有人來講情走後mn。這一點顯得太不尋常了。事太反常必有妖,葉凡左思右想之後豁然開朗。估計這次的龍舟大賽就是省委那些領導玩的一個遊戲。

既然要玩,那就跟他們好好玩玩。因此,就這個法子還比較適中,葉凡也是絞盡腦汁才想出了這麼個餿主意來,也真是用心良苦了。

所以,在犯規方面有嚴格規定的。

當然,葉凡搞的方案不到半個小時傳到了各位領導耳里。

「他到底想幹什麼?」省委常委、副省長魯東來同志一臉疑huo不解,坐沙上喝了口茶。

「呵呵,這次的事就連我自己也猜不透他了。年青人,鬼點子還真不少。」趙昌山的語氣中居然有絲絲嘉許味道在,這令得魯東來相當有震驚。要從趙昌山嘴裡1u出這個味道來,是相當難的。

「趙書記,估計老汪和老管會氣得噴血吧?」魯東來淡淡笑道。

「這個就不清楚了,得去問汪省長和管大書記了。哈哈哈……」趙昌山爽朗的笑了。

「趙書記,龍舟大賽之終結估計也是各個重要位置確定的時刻吧?」魯東來略顯擔憂樣子。

「差不多了,年底前解決掉吧。不然,讓各位幹部連個年都過不好。一直懸著心怎麼干好工作。天天跑官要官,工作自然沒勁頭了。正值年關,一切求穩。」趙昌山淡淡點了點頭。

「趙書記,我估計人家會把這筆賬算你頭上。」魯東來說道,居然似笑非笑的。

「呵呵,算就算吧,只要人事安排能順利進行,我欠多少賬都沒關係。不過,這傢伙也ting厲害的,怎麼就能想出這餿主意來?」趙昌山也有些佩服。

「真不是你授意的?」魯東來有些訝然了。

「老魯,我是哪種人嗎?這事大家不是商量好了的。誰也別cha手,誰cha手誰出局。說起來是一場官場遊戲,說起來也是考驗各位官員組織領導能力的智力遊戲。」趙昌山說著話,看了魯東來一眼,笑道,「你看到沒,大家都沒行動,說明,大家都很遵守遊戲規則。

這個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你破壞了遊戲規則就得出局。管一明指示海市的牛森暗示葉凡。

以為我老糊塗了是不是?還有,組織部的古懷同志把中意的人選不都擺桌面上了。

他以為不開口玩個把戲,叫辦公室主任把高林的材料墊底放著就能怎麼樣了是不是?哼」

「古懷那傢伙太無恥了,高林的材料以前早就在組織部內部討論過了。明擺著這次會議不是討論高林的事卻是支使人擺出高林同志的材料來,傻子也能明白了古懷的用意。不過,好像葉凡沒理他。」魯東來不由得罵道。

「沒理他那傢伙日子難過了,最近不是鬧出了軍轉幹部問題來。」趙昌山淡淡說道,心裡明鏡似的。對於這個風頭上生的事,趙昌山當然關注著。

「這個坎葉部長是有些難過去了,趙書記,到時要不拉他一把。」魯東來說道。

「這次軍轉幹部里有問題,一個月想解決,有難度。換作你我還差不多。葉凡一個副部長想解決這拖了兩年的老大難問題,是有些難為他了。不過,要說拉不拉他,我要看他這次龍舟大賽的表現了。哼」趙昌山突然收斂了笑意,一臉嚴肅。

「嗯,他如果能領會趙書記意思咱們就拉他一把。如果一點領導意識都領會不到,這種阿斗拉上來也沒用。」魯東來當然一切行動看趙昌山眼神了。因為他的帽子就是趙家bang上去的,沒有趙家就沒有魯東來這個常委帽子。

「這個hun蛋,這出的什麼餿主意?」管一明副書記差點要敲桌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