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總理派來的特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總理派來的特使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總理派來的特使

3更到,是兄弟就砸票!

付波轉頭一看,臉上閃過一絲喜悅,笑道:「叔,我陪曾市長、葉部長一起喝幾杯。。」

「付省長,您好。」曾凱早快走幾步過去打招呼了。

葉凡一聽就明白了,敢情是省委的付當陽副省長。此人居然是付波的叔,不知是親的還是堂的抑或是遠房的。

估計曾凱是看在付當陽的面子上來當和事佬的。而付家也不能太示弱了。付當陽親自出面當和事佬太掉價了。而葉凡畢竟是趙昌山的鐵竿下屬,付當陽當然不希望引起葉凡的不滿倒致扯出趙昌山來。

體制內的事,看似跟這個沒關係。實則上就一張嘴的問題,因此,,付家總得把這事抹平了免得留下禍根子。

所以,搞了個把戲玩了個『路遇』。既讓付波道了歉,而付當陽身影一閃,又給付波增加了份量。讓小葉同志明白,付家也不是好欺負的,家裡也有有份量的人。付波肯這樣子做,已經給足了你面子什麼的。

「付省長,您好。」葉凡只好上前打了聲招呼。

「葉部長在哪任職,付波,他是你朋友吧?」付當陽斜瞄了葉凡一眼,這廝故意問道。

「葉部長在省委組織部任職。」付波笑道。

「你就是葉凡吧,多虧你偵破了八八慘案。前次我到魚桐,魚桐的老百姓全在念你。」付當陽也不妨誇誇葉凡,看了大家一眼,笑道,「這樣吧,你們才三位,乾脆一起了。我這邊人不多,湊一湊就是了。」

「只是做了點小事罷了。。」葉凡略顯敬意,笑著說道。

「一起湊湊怎麼樣葉部長?」付波一臉笑意,邀請道,問的是葉凡。

「你看呢曾市長?」葉凡轉頭問曾凱,這廝心裡相當的爽,覺得葉凡很尊重自己,顯得自己唄有面子,於是笑道,「能有機會跟付省長一起湊湊份子,是我們的榮幸。葉部長,咱們不妨湊湊熱鬧。就是打擾了付省長,有些不好意思。」

三人也就進去了。

正喝得正酣時,齊天來了電話,說是陪一個人已經到了粵州,現正下榻在香格里拉酒店。

「什麼人?」葉凡略顯意外,隨口問道。

「京城大家出來的。」齊天略顯得意,笑道。

「你小子能認識什麼人,阿貓阿狗也稱之為大家?」葉凡沒好氣哼道。

「老大,別帶這麼看輕小弟的吧。真是大家,姓陳名恆峰。京城陳家的大公子,現任總理辦公室副主任。負責警衛、機要等方面工作。其實,他還有另一重身份,他也是特勤總部組的正式成員。」齊天嘀咕道。

「看來,還有點來頭,總理辦公室副主任。陳家在京城是什麼人?你給我詳細說叨一下。」葉凡心裡一動,記上心頭。

「說起陳家很有來頭的,老爺子陳河元將軍是咱們國家開國大將。而陳元河的大兒子陳凱越是現任軍委委員兼藍京軍區司令員,弟弟陳保國,國務院經濟改革領導小組的副組長,副部級大員。陳恆峰就是陳保國的大兒子。你說說,陳恆峰的身份是不是很顯赫。」齊天說道。

「作為總理辦公室副主任,難道是總理叫他下來的?」葉凡心裡一動,嘴裡說著,心裡早尋思開了,是不是總理叫他下來主辦協查88慘案後續案情的。。

「這個我不清楚,不過,陳恆峰我早就認識。他說這次下來想見你一面。他知道我們關係好,所以,叫我帶路來著了。這個,有些詭異了。大哥,你說說,這裡面是不是有些其它什麼事?」齊天不明白個中道道。

葉凡當然也不會講了,即便是兄弟,國家秘密就是國家秘密。這一點葉凡分得很清楚的。

於是說道:「既然是你的朋友,見見也無妨。不過,我現正在七葉紅會所陪領導喝酒。要不半個小時后我請你們倆再繼續喝酒。」

「老大,我好不容易到了一趟粵東,你不會連招待都不會吧?真沒人性,兄弟到了居然不管不睬的。咱人生地不熟,要是給人欺負了老大你可是要內疚一輩子的。」齊天叫了起來。

「欺負你,那日頭打西邊出來了。算了,我去打個招呼就出來。」葉凡說道,從衛生間出來,跟付當陽說是有兩個朋友來了,提出了告辭。

「葉部長,如果方便的話帶來一起湊個熱鬧怎麼樣?反正人也不多。就當是多幾個朋友互相喝幾杯湊湊興。」付當陽當即開口道。他也想藉機讓侄兒付波跟葉凡加深感情。

這種機會不多的,有自己在場,葉凡自然也會客氣一些。而且,那天龍舟大賽的後續影響力還在。中組織部的寧副部長對葉凡顯得那般親切,而鳳老又很欣賞葉凡。

所以,自然也想跟葉凡套套親乎。要知道,地方上許多副省級幹部都是沒『爹』的孩子。他們能當上副省長都跟當時的領導有關係。並不等於他們在京城裡有靠。所以,能有機會攀上京城的權貴們,他們是絕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畢竟,京城是決定他們命運的地方。

「那我問問。」葉凡點了點頭,打了電話給齊天,這傢伙說是馬上就打車過來。

陳恆峰不到一米八的個頭,人顯得相當的禮貌而儒雅。看上去並不是那種帥得掉渣的貨色,長相勉強算得上帥。不過,人看上去很沉穩,一雙眼眸淡然深邃,很難揣測他的心中喜怒。風度方面頗為招人喜歡。

「是齊老大啊,哈哈哈,真想不到,真想不到1齊天一進包廂,哥付波同志倒是搶先大笑著迎了上去,跟齊天就是一個熱情擁抱,就差來個飛吻了。

「你倆個認識?」葉凡轉爾一想就明白了,付波既然是被人從獵豹踢出來的,認識齊天也正常。

「以前他是我手下,我是正營長,他是副營長,咱們一起扛過槍打過劫匪,抓過毒犯喝過大碗酒。這傢伙那一手紅桃牌玩起來會要人命,在咱們獵豹,人稱之為『小哥』,比老子這『泥腿子』外號還拉風。不過,唉,算啦,不說了。」齊天講到後邊嘆了口氣,有些可惜樣子。

「算啦,過去的就過去了,那龜孫子會遭到報應的。」付波臉上露出憤然來了。

「這是我朋友陳恆峰,總理辦公室來的。」齊天首先給葉凡介紹道。他才不管在坐的其他官員是什麼級別職位的。在他心目中,就老大最大。

「你好葉部長,早聞你的大名,如雷貫耳啊1詭異的就是陳恆峰倒搶前一步上前來,雙手伸出,熱情的跟葉凡緊緊的握住了手。

看那架勢,好像略帶點恭敬味道,令得付副省長和曾副市長都感覺不可思議。兩人一聽陳恆峰是從總理辦公室來的,也不敢託大,立即站了起來,上來握手相迎了。

不過,陳恆峰跟付副省長和曾凱副市長握手時只伸出一隻手,淡淡的禮節性的握了一下就抽手了。這個,人家是總理辦公室下來的,總得有點脾性的。令得付副省長和曾副市長心裡鬱悶的同時更是對葉凡好奇了起來。

按理說葉凡只是一副廳級幹部,付當陽還是副省級幹部。曾凱也是正廳級幹部,而且,還是省城常委。這陳恆峰不會連幹部的級別都分不清吧,這是絕不可能的。從總理辦公室下來的同志哪有蠢蛋。那就有些令人琢磨不透了。

對於握手,兩隻狐狸當然曉得個中道道,所以,腦中一直尋思開了。雙方寒暄了幾句坐了下來慢喝了起來。

「兄弟,現在系統混得不錯吧?葉部長是我大哥,以後你得尊敬著點。不然,小心老哥我了你。」齊天這個時候顯得口無遮攔樣子噴話道。

「葉部長以前還是魚桐的政法委,在系統,他是大名遠揚,我當然尊敬他了。能偵破88慘案的主帥,在我付波心中就是英雄。說起來,對葉哥我是佩服得五體投地。你不知道,那天我在他面前搬門弄斧了。」付波臉微微有些紅了,張口就跟著齊天叫上了葉哥,這傢伙,也相當厚顏的無恥的。

「班門弄斧,怎麼回事,難道你跟我大哥較量過了?」齊天微眯著眼來了興趣,心說你小子不成肉袋子那才怪。敢叫板我大哥,該!

就是一旁的陳恆峰那耳朵也豎了起來。這些傢伙都是練過不少年拳腳的,當然對這方面特別感興趣了。

「呵呵,那天一場誤會。我甩盡了紅桃,結果連葉哥的衣角都沒沾著,還吹什麼『紅桃哥』丟盡臉子了,唉……」付波嘆了口氣。那一臉佩服倒不是裝出來的。

「呵呵,你小子沒成豬頭運氣算好了。你可能不曉得,大哥可是鐵團的拜把子兄弟。」齊天這句話一出,付波徹底驚菜了,嘴張得老大一時是合不攏了。

而一旁的陳恆峰沒忍住,問道:「齊兄弟嘴中的鐵團不會是鐵占雄部長吧?」

「當然1齊天得意的斜瞥了兩貨一眼,不拿擺死這個傢伙這廝是絕不會停嘴的。

部長……一聽這兩個字,付當陽和曾凱兩位同志心裡又尋思開了,不知什麼部門的部長,好像這個鐵占雄很牛逼似的……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