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權力失而復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權力失而復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權力失而復得

2更到,回來一看,今天為『0』,狗子憤怒了,大吼一聲,再連更四更,晚上不睡了,你們砸不砸票???

看了古部長一眼,葉凡說道:「這事我本想再給蔡華和鄧雲兩位同志幾天時間,等年過後再說。..不過,既然有些同志提起這個問題了。我想再請示一下古部長,這幹部一處的人事要不要調整一下。」

葉凡當然聰明,知道古懷不會放過自己。蔡華和鄧雲必成犧牲品。即便是拿下他倆人,那這個惡人也得古懷來作。既然你古懷要打擊自己,那自己也得回捅你一刀才是。

「領導的話不管用了是不是?亂彈琴嘛!領導的話當兒戲了,那以後部里哪位科員還會再聽領導的話?」古懷果然發話了,講到這裡故意停頓了一下,掃瞄了大家一眼,給在坐的大家造成一種無形的壓力,嘴裡又突然哼道,「葉部長,該怎麼辦就怎麼辦1

既然古部長點名自己了,葉凡淡定的呷了口茶,把茶杯蓋子往茶杯上重重的一刮,發出『喀』地一聲響后才吹了吹茶葉,說道:「這茶不錯1

轉爾,看了大家一眼,說道:「既然古部長有指示了,我也不得不拿起尚方寶劍了。

改革需要陣痛,同理,部里調整一些同志的工作也當然會引起一些陣痛。部長,這次人事調整過後,組織一處將空出了一個處長位置來。

我覺得幹部一處的蔡華同志更適合組織工作。而鄧雲同志也可以去組織一處配合蔡華同志嘛!

另外,華同志在這次的龍舟大賽中表現突出,還獲得過省委領導點名褒獎。華同志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

能不能讓他過來協助我搞好軍轉安置工作,幹部一處也需要這樣的有能力,肯干實事的好同志。。」

葉凡在賭,賭古懷不會給蔡華和鄧雲機會的。因為,古懷給了他們倆貨機會,以後想要處理自己時就有些嘴軟了。

所以,葉凡倒給蔡華和鄧雲這兩位暗中陰自己的下屬挑了個好去處。省委組織部的組織一處也還算不幢然,這個只是一個手段罷了。

「哼!二年時間了,連個軍轉幹部的安置問題都解決不了,留他們何用?就按葉凡同志的提議所說的吧,把蔡華和鄧雲兩位調整出幹部一處。另外,華調整到幹部一處代處長。」古懷突然冷哼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關於鄧雲的位置,既然葉凡同志要調整幹部一處,提高工作效率,這事,也由葉凡同志敲定吧。不過……」

古懷講到這裡,那臉嚴肅得很,又停頓了一下,說道,「醜話講在前頭,3月1號還不能徹底解決陳進平等師職幹部的軍轉問題,葉凡同志,到時,你自己寫檢討吧。

而且,我會如實向省委彙報軍轉幹部的安置問題的。這事,陳進平最近鬧騰得凶,我是有些擔心他們真的去軍委大門口。

不要說去軍委,就是去省委,咱們粵東省委組織部這臉哪往兒擱。葉凡同志,你的任務很艱巨。春節一過,初八上班,就已經十二號了。

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作為省委組織部部長,我不希望任何一位同志在此事上受到傷害。

不過,承然如葉凡同志講過的那樣,改革有陣痛,咱們組織部有些處室,陣痛也是難免的。」

「那蔡華和鄧雲兩位同志呢,總得給人家一個交待是不是部長?這大過年的,總得人性一些。..」葉凡說道,倒真有些同情這兩貨。

「國興同志,你是負責組織部全面具體工作的,你說說,什麼地方適合他們倆位同志發揮專長?」古懷轉頭問鳳國興道。當然也不能放過鳳國興了。這廝剛才在一旁煽風點火,想脫身,那是不可能的。而且,位置太好我古懷絕不會同意的。

鳳國興眉頭一皺,想了想,說道:「古亭地委組織部現在還缺一個常務副部長和一個副部長職位,常務也是正處級職位,副部長剛好是副處級職位,搞的又是組織工作,倒也合適。」

鳳國興這話一出,在坐的同志全抽了一口涼氣,都在暗暗豎指,讚歎鳳國興的『狠』

古亭地區是粵東省最偏遠最窮的地委,比南福省的德平地區還要窮上幾分。聽說,那地兒人現在有二成的老百姓還在溫飽線上掙扎。雖說粵東是富省,但全省面積太大,每年砸了十幾個億進古亭也不見有多少氣泡冒騰出來。

如果再砸,即便是像粵東這樣的大省也受不了啦。而且,古亭坐車到省城要十幾個小時,而且,那二級路坑坑窪窪早不成形了。蔡華和鄧雲被發配到古亭,跟古代發配到邊疆充軍也差不多境況了。

「就古亭吧。」古懷一鎚子就把蔡華和鄧雲兩個可憐的同志給發配到了古亭。自然,發配完蔡華和鄧雲后,大家都隱晦的看了葉凡一眼。心裡在偷笑,下一個就該輪到這姓葉的傢伙了。

不過,姓葉的傢伙好像面子很大,鳳老對他印象不錯。此人又是趙昌山的代表狗。古懷再想下狠手也不可能把葉凡發配到像古亭這樣的地方去的。

最多是調整葉凡分管的工作,讓他手不沾權,去伺候老幹部局那些退休的老幹部是他最終於的選擇了。不過,趙昌山肯定不願意看到此等事發生的,那葉凡這枚棋子就等於報廢了。

好戲在後頭……

華回到家后打點了包包,帶著全家人乾脆回老家過年。一來是避避風頭,二來是散散心。最近這段時間太鬱悶了,沒有了職位,雖說一身的輕鬆,但人這個東西。輕鬆意味著沒權,失去了權力,再輕鬆也輕鬆不起來了。

昨天晚上回去,華那耳朵里當然塞滿了老婆的嘮叨。還有兒子那有些怨怨的眼神,老張,連死的心都有了。要不是葉凡給了他一點希望,老張覺得自己是不是快崩潰了。

不過,正在長途汽車上的華突然接到了電話,叫他馬上回去移交工作。

「我不是早跟林行東移交好了嗎?」華生氣了,在車裡,突然沖手機里大吼了起來。嚇得駕駛員以為遇上了瘋子,吱嘎一聲車子停了下來。眼神複雜的看著華。

「他……他昨晚上沒睡好,有些焦燥了,沒事,你繼續開。」華的老婆趕緊解釋了一下,那臉,羞得通紅,恨不得有個地洞子鑽進去。

「什麼,叫我去幹部一處跟蔡華移交,你沒搞錯吧張秘書?」華有些不相信,問張言道。張言以前是他手下,兩人關係還行,所以,講話倒也隨便。

「沒錯張處長,你現在是幹部一處的代處長了。這事,是葉部長費了好大功夫才搞下來的。至於蔡華和鄧雲兩哥們,聽說去古亭地委組織部喝小酒了,呵呵呵。另外,葉部長有交待,立即回來,移交完后馬上進行軍轉幹部的安置中去。爭取打個漂亮戰。咱們幹部一處,不能讓別人小看了……」張言秘書得意的說道。

「好,我馬上回來1華一聲吼,沖老婆說道,「下車,回去1

「林華,你是不是,怎麼啦?」華的老婆還真有些擔心昨天晚上是不是被自己嘮叨過度,華壓力過大精神上出現了一些小問題。而華的子女也是一臉關心的盯著老爸。

兒子張勇一臉擔心的說道:「爸,是不是要下車先休息一下再走?」

「不是,你老爸我回去工作了。走,下車去1華興奮的笑道,臉上一片陽光。

當移交完畢,華那是激動的跨步進的葉凡房間,說是小跑也行。這廝嘴唇動了半天也沒講出話來,權力的失而復得,令得華同志倍加珍惜到手的權力,這個,握在手中的才叫麵包,其它的,全是虛擬的。

「什麼都不用說了,張處長,把軍轉安置工作干好就是了。」葉凡親切的笑了笑,華才反應過來,忙不迭地掏出一盒中華抽出兩隻遞了過去。

「張處長的喜煙我是得抽上一隻了。」葉凡呵呵笑著借過了,華又是趕緊給葉凡點上了。這個時候,在華心中,葉凡就是他的再生父母。

「葉部,啥話我也不說了。有什麼事你交待我去干就是了。」華也正經了起來。一談起工作,華還是很認真的。畢竟,蔡華和鄧雲就是倒在軍轉安置上的。

目前,警報還沒解除。如果解決不了軍轉問題。估計不光是自己,就連葉部長頭上那烏紗帽都會晃動的。華的心裡並不輕鬆,短暫的喜悅過後就是沉甸甸的壓力。這是古懷帶給他的巨大威壓。

「老張,放輕鬆點,別那麼嚴肅。軍轉問題,雖說陳進平等幾位同志拖了二年了。

但是,絕大部分同志都是今年才轉業的,也不算拖了。軍轉安置,從來都是個大問題。要做到讓部隊,地方和個人的三滿意,的確有些難度。

而且,陳進平的事其中還有些不尋常的問題。估計一直安排不下來,跟這些問題有關係。

我想,只要解決了這些問題,事就能迎刃而開了。」葉凡安慰道,對於陳進平的事,這廝倒不怎麼擔心。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