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兩隻老狐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兩隻老狐狸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兩隻老狐狸

3更到,這幾天訂閱有些疲軟,兄弟們,訂閱才是王道,加強訂閱吧。。

因為,他已經有了初步打算。總參軍務部副部長這牌子還是相當好用的,實在不行用硬壓的強硬手段也能把此事安排下缺然,沒到最後關頭,葉凡是不會支出這最後的底牌的。

「葉部長,我是聽說,在陳進平的事上有人好像在玩手段。」華倒也注意到了這些。一聽說葉凡分管了幹部一處,華就有些想法了。所以,也在搜集,關注著軍轉有關方面情況。

「你聽到了什麼?」葉凡抽了口煙,問道。

「本來,像陳進平來說。作為一少將,被降職處分了才使得他轉業的。像將軍這個級別,是由中組部安排的。他為什麼被降職,沒準兒這其中還令有原為。

如果真是如此,那就相當複雜了。我想,是不是陳進平的對頭還不願意放過他。所以,一直窮追猛打著不放手。

此人能量相當的大,不光是在軍隊一塊。就是在地方上,也有其深遠的影響力。

所以,才倒致了陳進平那一夥同志的位置一直安排不下來。就是陳進平要一個副廳級位置來說吧,這個,其實也不難。咱們省委省政府裡頭副廳級位置並不少。」華也揣測到了一點什麼。

「你有沒發現,陳進平好像在故意刁難咱們省委組織部?」葉凡磕了磕煙灰,淡淡說道。

「我也有此感覺,他為什麼一口咬定要求在省委省政府內部安排個副廳級位置。出了省委省政府,外邊的廳局級機關有幾十個,裡頭的副廳級位置可是不少。

陳進平的要求,給我們的工作帶來了一定的難度。。因為,他局限的範圍太窄了一些。

而且,這樣子做下來,也相當被動。如果陳進平的對頭利用他的影響力影響了省委某高層領導,只要那位領導發一句話。

那陳進平就休想在省府大院內弄個副廳級職位了。如果範圍廣一些,也許那位領導鞭長莫及還好辦一些。」華畢竟是塊老薑,在組織部辦公廳浸染多少年頭。人情世故練達,人脈信息深遠,眼睛自然更能洞徹許多細微之處。

就連葉凡心裡都有些佩服,自己也是通過國安廳長孔東望同志的秘密調查才使得自己了解到了一些不為常人知道的東西。這個,嚴格來說,是有些不合規定的。而華人家就憑著常規手段就能洞察這些,著實不易。

「陳進平現在並不光是他一個人了,而是代表著一個小班體。有將近十位同志被他鼓動后一起抱成團來對抗咱們組織部。這個,集團的力量比單幹就大得多了。

更何況,軍轉問題涉及到軍隊一塊。軍隊又跟國防建設,聯繫在一起的。性質就變了,事情的嚴重度提高了。

即便是軍委領導,國家領導,也絕不願意看到軍人因為後續安置問題捅什麼簍子。

所以,這事相當的嚴重,牽一髮而動全身。如果陳進平執意鬧騰,那還真有些麻煩。

不過,前期經過蔡華和鄧雲的賣力安置,現在就剩下10來位同志還沒安置下去。這夥人,估計都是以陳進平為首鐵竿團隊了。

而且,我還調查過,這夥人中絕大部分同志不是陳進平以前的下屬,就是陳進平的好友。

所謂,人言說『擒賊先擒王,射人先射馬,拿下了陳進平,其他人,不足為慮。。」葉凡說道。

「要不我先去勸說一下,看看能否有點效果。如果不行,咱們是不是也不能按常理出牌了。

以毒攻毒雖說兩方俱損,但有時在正常法子沒辦法解決問題的情況下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倒能起到一定的制衡作用。

對於陳進平這種人,如果要解決他背後深層次的問題,恐怕時間也不允許了。」華皺了皺眉頭,說道。指的當然是古懷給的最後期限3月1號了。

「你去約陳進平出來,晚上正好有時間,叫他到姜太公茶樓坐坐。明天就放假了,沒有時間了。年一過到初八上班就已經是13號了。2月份又少了幾天,離3月1號不過半個月左右。而且,剛開年,各個單位上班都不怎麼正常。好像年還沒過完,干起事來拖拖拉拉,那個時候想安置這些問題就更棘手了。」葉凡交待了一番,華自去處理了。

「聽說你把幹部一處都交給葉凡了?」晚餐時間,一個小包間里,管一明掃了對面的古懷一眼,不咸不淡,說道。

「呵呵,葉凡同志的確有能力。對於有能力的同志,我們組織部也不能埋沒了是不是?

雷一興分管幹部一處時,帶著蔡華和鄧雲二年了都沒解決一些軍轉幹部的安置問題。

而葉凡同志說是給他一個月時間就能徹底解決這個問題。既然他能解決這個老大難問題了,我也放心的把幹部一處交給他了。

不然,我這心啊,還是有些忐忑的。畢竟,省委組織部的幹部一處可是各個處室裡頭拔尖的處室。

好多隻眼睛都盯著的。」古懷淡淡的笑了笑,不露聲色。估計今天管一明邀請自己喝茶,應該是不光喝茶這麼簡單的。

最近,趙昌山越來越強勢,管一明因為88慘案隱射影響。已經給趙昌山逼向了死角,而管一明當然不願意坐以待斃的。

已經加快了跟自己合作的意向。不然,等趙昌山徹底掌控粵東,估計管一明就沒他什麼事了。那將會陷入一個相當尷尬的局面的。

「呵呵,蔡華和鄧雲兩位同志好像都是你提拔的吧?」管一明著實老奸,古懷哪裡痛楚,他就往哪裡下刀子。

其實,處理蔡華和鄧雲是為了搬倒葉凡,古懷不得不如此。當然,古懷如此做,也會在一些幹部心目中造成一種『兔死狗烹』的惡果印象的。不過,為了拔除葉凡這枚老趙同志硬塞進組織的硬釘子,古懷也顧不及了。

「是我親手提拔的,不過,兩位同志干工作太不得力了。當初提拔他們時也沒想到軍轉的問題居然被拖了兩年了。對於這種思想作風懶散,不作為的同志,組織部再不處理,國家的法度何在,公務員的制度何在?」古懷講得差點慷慨激昂了。

管一明當然在心中嗤之以鼻了,知道這廝只是在玩『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的遊戲罷了。

「要是葉凡在3月1號搞不好軍轉工作呢?」管一明步步緊逼,就是要逼出古懷的態度來,兩人轉爾可以聯手,徹底陷葉凡於萬劫不復之地的。

自從88慘案破了后,管一明恨葉凡已經入骨。哪想到這小子居然在暗中指使著王朝還在調查自己,這下子一來,管一明是再也難忍了。決定無論如何,先拔掉這顆咬人的毒牙再說。

至於趙昌山那頭,只要處理得當,就讓他吃個啞巴虧。這次的軍轉安置問題就是個下手的好機會。只要陳進平鬧騰了起來,管一明就有了下手的契機。

古懷當然不知管一明心思,還以為就是因為88慘案的事。而古懷自己也有自己的打算。

本來組織部提拔了個硬茬子鳳國興已經讓古懷同志相當難受了,這下子又給塞進了葉凡這個小的硬茬子。

古懷當然也忍不住了,鳳國興此人想拔除想下套較難。畢竟,他老爺子鳳寶山這位巨神在背後撐著。古懷還沒那膽子去捋鳳國興的帽子。

最多是下些小絆子讓鳳國興難受一下。絕對無法傷及根本,至於葉凡,雖說那天中組織部的寧志和副部長跟京城鳳老好像對他印象都不錯。但是,古懷認為,葉凡跟他們的交情並不深。

就是趙昌山來說,只是在利用葉凡而還沒達到葉凡是他核心下屬的地步。人與人之間都在互相利用罷了,只是在於利用率高低罷了。

「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古懷回答得相當乾脆,管一明一聽就明白了。和著古懷同志也有意向倆人結盟的打算髮展了。

「恐怕省裡頭那隻趙大虎一關難過吧,還有那位寧副部長。葉凡同志畢竟是省委組織部的副部長,是經過中組部批準備有案底的幹部。」管一明斜瞄了古懷一眼,一絲興哉樂禍溢於言表,當然是故意的。

「呵呵,其實,就我跟葉凡同志來說,從根本上說並沒有多少私人恩怨。

如果他工作干不好,我批評批評,調整一下分管工作就行了。這個處室干不好調整到另一個處室就行了。

不過,葉凡同志在88慘案中可是很搶眼的。得到過總理的點名褒獎。而且,在釣魚台國賓館同桌進過餐。

這份榮耀,就是古某也相當佩服。唉……這輩子恐怕都沒這機會的。」古懷轉爾抽出一把『刀』,狠狠地捅向了管一明。知道老管同志最怕人提及八八慘案了,一提就跟陽田集團聯繫在了一起。

古懷這樣子做,當然是還之以顏色了。你老管講我拋掉下屬不地道,我古懷也譏諷你老管同志連親親的侄兒都給葉凡弄成了太監,這個,誰更痛自己最清楚……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