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五十章憤怒的陳將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憤怒的陳將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憤怒的陳將軍

4更到!

「呵呵,軍轉問題。..如果葉凡能順利而過,幹部一處以後可就是葉副部長的地盤了。」管一明居然不中計,淡然的回之以一笑。

老傢伙,古懷心裡罵了一句,臉上笑道:「管,咱們都是國家工作人員,哪有你的地盤我的地盤之分。葉凡再怎麼嘎,他還是我的下屬嘛1意思是葉凡他能逃出我的五指山嗎?

「呵呵,老古,養虎為患這個成語想必你不會陌生的。這大院里老虎太多的話,蟻多還壓死象,更別說老虎成堆了。即便是大象,恐怕,到最後,也得被吞了個乾乾淨淨的。」管一明淡淡笑道,這老虎當然指的是鳳國興和葉凡了,當然,還有一些長毛帶刺的別的同志。

「老虎成堆,自然有獵人是不是?」古懷也是淡淡笑道,一付成竹在胸樣子。

「一個獵人恐怕也殺不了一群虎吧,等你換彈藥的時候,群虎而上,恐怕到最後,獵人也成了虎嘴下食物的。」管一明又伸出了橄欖枝。

「說得也是,多個獵人交替出槍,子彈不斷,群虎再厲害恐怕也只有挨宰的份頭了。」古懷見火候差不多了,暗中也同意了管一明的說法。

「哈哈哈,老古,為兩個獵人干一杯。」管一明開懷大笑了。

「對對對!一對老獵人,再兇殘的小虎也是槍下亡魂是不是?」古懷也是笑著,當地一聲,一對姦猾的老獵人碰了一杯。

「既然都是獵人了,管,也交交心。你說說。陳進平的事是不是有人在背後支使著。」古懷也想探探這事,他有自己的揣測。。

「老古,以後在私下場合叫我聲老管就行了。這管管的叫來生份。咱們同殿為臣,不必講究太多。疏密之間,稱呼定數。」管一明說道。

「行,以後就叫老管了。」古懷淡然點頭,說完后盯著管一明,因為,他還沒回答剛才自己提的問題。

「這事,不是你們組織部在故意拖嗎?」管一明臉上顯露著一絲驚訝。

這老傢伙,到現在了還不肯吐招。古懷心裡又罵了一句,嘴上卻是淡淡說道:「組織部是負責安置他們的,自已給自己找麻煩的事怎麼可能去做?要知道,陳進平這帶刺的所謂將軍不怎麼好對訃乙鄖昂么躋彩且簧俳。按級別的話跟你我身份也差不多的。要是真鬧騰起來,組織部能脫得了干係?」

「這個我就有些迷糊了,不是組織部的同志故意拖延又是誰在操作,其目的是為了什麼?」管一明嘀咕了一句,泯了口酒,轉爾看了古懷一眼,說道,「不管誰在操作,總是會給那傢伙造成一定麻煩的。這個結果,難道不是你我最願意看到的嗎?」

「說的也是,不過,從我自身來說,也是一大麻煩。」古懷皺了皺眉頭。

麻煩個屁,你還不是想趁機擠走葉凡。話講得如經冠冕堂皇的,你們組織部什麼時候幹事積極過。明明一個月就能安排下來的事都要拖上半年,拖得人家半死不活了還不得求你們……

管一明心裡暗罵著,嘴裡說道,「是有點小麻煩,不過,拖拖就過字。大麻煩解決了總比小麻煩的好。」

「說得也是。」古懷點了點頭。

「怪了,好像不是管一明從中作梗,不是他又是誰。..如果葉凡幹不了挪了位后這事總得解決,到時查不出背後主使人那不是添亂了……」古懷心裡嘀咕著也有些疑惑……

晚上8點,在姜太公茶樓坐著三位同志,葉凡、華和陳進平。

「陳將軍,前次的事抱歉。因為龍舟大賽追得緊,我已經指示蔡華和鄧雲兩位同志追著安排了。不過,很遺憾,還有十來位同志的事沒安置下來。不過,蔡華和鄧雲兩位同志因為幹事拖沓已經被組織部處理了。」葉凡誠摯的表示歉意,對於陳進平,著實有些歉意,倒不是講假話。

「哼,早就該處理了。兩個只懂得拿工資屁事不幹的政府官員。以前,我們找他,就懂得打官腔。要吃要喝還要……」陳進平講到這裡斜了葉凡一眼。

「水至清則無魚,陳將軍作為體制中人,雖說你走的是軍界一塊,但也大同小異是不是?」葉凡淡淡說道,倒也不著惱。

「講得也是,見怪不怪了。不過,我是沒有什麼好處給他們倆個的。每個月的工資加津貼還不夠老母親看玻」陳進平有些憤然,哼道。

「陳將軍,晚上葉部親自來就是想跟你商量一下安置的問題。咱們都拿出誠意來。」華說道。

「誠意,我夠有誠意的了。省委大院一個副廳級位置都沒有嗎?葉部長,省委組織部不會是連個副廳級位置都搞不定吧?」陳進平略帶譏諷口吻,哼道。

「陳將軍,請你注意講話的措詞。」華有些憤然了,這陳將軍也太大條了,真把自己當省委領導了?

「算啦!陳將軍的事拖了兩年了,他有氣這個正常。換作你我也差不多,這事,我們省委組織部的工作是沒做到位。」葉凡擺了擺手,看了陳軍一眼,說道,「有件事我一直沒明白,你為什麼一定要呆在省委大院內?

難道處邊的廳局單位的副廳級位置就不適合你了嗎?比如,教育廳,建設廳等,這些單位並不差。

而且,說起來,陳將軍。你的執意而為也為我們組織的安置工作增添了相當大難度。如果不是這樣,也許,早就安排下去了。所以,這事,你我都有責任是不是?」

葉凡的口氣還是較和緩的,並沒有咄咄逼人架勢。不過,陳進平顯然不賣賬,哼道:「我有責任,笑話!我為國為民可以拋頭顱灑熱血,我有什麼錯?你們自己辦不下來還把責任往我身上推?真以為我們軍人全吃素的是不是?說句不中聽的話,葉部長,我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如果再搞不下來,我陳進平就是到前靜坐的事都會幹的1

「陳進平,你這是在威脅是不是?」葉凡收斂了口吻,口氣變得嚴肅起來,一雙寒目盯著陳進平。這廝沒來由的在心裡打了個閃,暗道怪了,這位姓葉的副部長那眼神好像能扎人,太犀利了。

不過,顯然陳進平所受的委屈太大了,這廝旋即就反應了過來,冷冷哼道:「威脅,你硬是說是它也行!不過,我們是不得已而為之。我們要吃飯,要工作,難道有錯嗎?」

「你要吃飯,要工作,這沒錯。你們為國可以灑熱血,這個也沒錯。這點,我葉某佩服。但是,你要想想,我們只是乾的工作不一樣罷了。更何況,組織部並沒說不給你們安排,而是,你的要求太苛刻了。如果人人都像你這樣子提要求,咱們省委組織部還真得關門大吉了。」葉凡口氣很硬,逼了過去。

「早關了好!一個不作為的組織,拿來何用?」陳進平針鋒相對,兩有吵架的架勢了,可把一旁的華給急壞了。

要是因此鬧僵了還怎麼處理問題。所以,他是趕緊勸解道:「葉部長,陳將軍,兩位都冷靜冷靜,坐下來慢慢談。」

「談個屁1陳進平顯然認為葉凡在耍領導威風,自己堂堂一個少將離開了軍營這個滋養自己的天地,到頭來是虎落平陽被犬欺,所以,站起來就要走人。

「陳將軍,咱們喝幾杯再說嘛1華這個和事佬趕緊打著笑臉說道。

「道不同不相為謀1陳進平一點面子不給,站起來噠噠著直往門口而去。

華還想挽留,不過,葉凡卻是冷冷擺了擺手,哼道:「讓他走,一個在軍營中受了鳥氣的落魄將軍到政府地兒來撒野了。有本事到軍營去撒撒,拿過槍的,看來,也不咋的。」

「你說什麼話?」陳進平好像被騷到了痛處,豁然轉身,一雙能噬人的目光盯著葉凡。

要知道陳進平體格相當的高大,估計有一米八五左右,虎背熊腰的屬於那種熊瞎子體型的。

葉凡雖說長得健碩,但跟陳進平還是沒有可比性的。估計人家一伸腿就得撂倒下了。

所以,華處長一見,以為陳進平要動手,趕緊一個大跨步上前攔在了陳進平面前,雙手撐開虛擋著,嘴裡喊道:「陳將軍,冷靜點1

「冷靜個屁,滾開!我陳進平今天倒真要欺負一下你這個只會靠著祖宗庇護,屁本事沒有的所謂的省委組織部的副部長。毛都沒長全居然教訓起老子來。」陳進平一臉的鄙夷,一臉的憤慨,一把就把華推到了牆根處,幾個跨步到了葉凡根前。

「陳將軍,別動手,坐下……」華相當的勇敢,又撲了上來,糾住了陳進平的衣袖想拉他坐下。不過,陳進平顯然是憤怒到了極點,這二年所受的氣一下子積蓄在一起怒發了。

地一聲,華被他順手一推撲到了牆根處。這次下手較重,華估計有些痛了,一時居然爬不起來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