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誰比誰拳頭更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誰比誰拳頭更大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誰比誰拳頭更大

5更到。。

「叭嚓叭嚓……」

華還沒反應過來。只見葉凡突然動了,人一晃就到了陳進平跟前。一個耳刮子煽了下去,陳進平這熊瞎子的高大身材居然被葉凡給煽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下。

這事還沒完,陳進平反應過來,一個翻身吼叫著「狗日的龜蛋子1,看架勢這廝想決鬥。不過,顯然,葉凡不給他機會。

抬起腿來照準陳進平的腰部就是幾腿下去。隨著幾聲悶響,陳進平頓時躺在地下滾了幾滾,已經爬不起來了。像一根人子樣癱在了葉凡跟前。

牆根處的華處長,自然早就瞠目結舌了。那張嘴,張大到了極限,口水順著嘴邊流了下來,張處長居然不知道。這個,太震驚人了。

要知道,陳進平可是堂堂的少將,以前肯定也是從軍中小人物摸爬打滾兒出來的。

也許,還殺過敵人。這種人,什麼擒拿短打沒練過,居然被葉凡一個文弱官員幾腿就撂倒在地,而且,臉上給煽了兩巴掌后立即腫起老大一塊,鼻血也直流,說起來,那狀況是相當慘的。

反觀陳進平,臉上裝滿了不信和不甘。一屁股坐在地下居然發起呆來,獃獃的盯著葉凡,不知在想些什麼……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陳進平腦子裡突然閃冒出這個念頭來,要知道,他一向對自己的身手可是相當有信心的。

年青的時候跟水州獵豹部隊的一個少校也能打成平手。當時聽那獵豹的少校軍官說自己有著國術三段身手。爾後,在軍中多次比武大賽中陳進平拿過三次的冠軍。

想不到自己在這葉部長面前居然成了紙糊的了,看架勢那傢伙根本就沒出全力,想耍猴一樣在耍自己。..這種狀況,陳進平實在難以接受,所以,一時蒙了。

「別以為軍官的拳頭就大,老子以前是干政法工作的。八八慘案聽說過沒有,就是區區在下破的。」葉凡冷哼了一聲,撣了撣身上弄皺的衣服,翹著二朗腿坐回了桌上。

「你……是高手……」陳進平艱難的吐出了這句話。

「小時候練過幾年。」葉凡淡淡哼道,轉爾說道,「張天明這個人想必你不陌生?」

「當然知道,他化成鬼……」陳進平未及防備到葉凡突然話鋒會轉這麼大的彎,所以是脫口而出。話講了半句,轉爾清醒,這廝眼珠子瞪得更大了。而且,是一臉的驚駭,嘴裡喃喃道,「你……你怎麼知道他?」

「林華,你先出去,我有事要問陳將軍。」葉凡擺了擺手,華猶豫片刻,說道,「葉部,你沒事吧?」

「謝謝,我沒事,放心,他打不過我。」葉凡擺了擺手,給華一個充滿信心的笑,華點了點頭,一拐一拐出去了。

葉凡知道,如果陳進平真的有冤屈。那此人就是在故意搗亂,對於故意搗亂的人,你如何安排他,他都是有意見的。

所以,如果從組織安置方面來說,是解決不了問題的。要搞定他就得對症下藥,像這種達到將級的軍官,什麼事干不出來。

他強,你要表現得比他更強。首先要打掉他的高傲、自尊。然後才好降服他的。

「你剛才想說張天明這個人化成鬼你都會記得著的吧是不是?」葉凡嘴裡淡淡說著,其實逼將了過去。

對於陳進平跟張天明的恩怨,葉凡也有些好奇。而且,葉凡隱隱的感覺到這裡面是不是跟粵東大案有著某方面的牽扯著。。

「張天明這個狗日的,別看他是粵州軍區堂堂的副司令員。其實,陰狠手辣,為了頭上那頂帽子,什麼事都做得出來。」陳進平咬著牙罵出來的。

罵完后斜了葉凡一眼,嘆了口氣,重新坐回了桌上,撣了撣衣服,說道:「這些事你還是不要知道的為好,知道了對你一點好處都沒有的。而且,知道了也沒用。那邊,太強大了。根本就不是你我所能抗衡的。」

「相信我的話說來聽聽。」葉凡不為所動,態度不咸不淡。

「算啦,我知道你也難做,這事,我不講了。至於安置的問題,你們看著辦吧。這輩子,我陳進平是沒什麼戲唱了。說起來,以前我陳進平是有些在刁難你們。

不過,是有人逼得我不得如此的。你可能不知道,我中意的位置一提出,總是會有人暗中打了招呼,結果怎麼樣,那位置不久就得飛了。

所以,二年了,我跟幾個朋友的安置問題一直被某些人操縱著沒法搞下來。而且,後來,省委組織部給了我們什麼位置。呵呵,都是些垃圾部門。

我知道,這個不是你們省委組織部的錯。是有人,一直不肯放過我陳進平,他是要置我於死地,要我永世不得翻身。」陳進平好像一下子泄氣了,也許,是被葉凡打醒了。

「所以,你就破罐子破摔。天天鬧騰著跟那背後高人暗中較勁?」葉凡哼道,看了陳進平一眼,問道,「那人到底是誰?是不是張天明?」

「呵呵……」陳進平笑了兩聲,似承認又似沒承認。

葉凡知道,八成就是張天明了。不過,葉凡還是問道:「這個我倒是有些不明白了,張天明不過粵州軍區副司令員。

而且,我調查過,排名也不是很高。當然,他在粵東軍方層面有些能量,這個我承認。

但是,他有什麼能量操控咱們省委政府層面的事?要知道,能讓省委組織部有些忌憚的人,至少也得是在粵東省委層面有些能量的人。

比如,管一明副這種份量的人如果要操縱此事不讓你的安置問題搞下來那是有可能的。不過,整個粵東省,又有幾個管一明如此高位的人?」

葉凡淡淡的看著陳進平。

「你真想知道?」陳進平臉上閃過一絲輕漫,斜瞄了葉凡一眼。

「當然1葉凡點了點頭,咕嚕一聲,一杯酒幹了進去。

「還是不要知道的為好,你,不是我陳進平看不起你。你的份量,跟那人相比……算啦,不說了……」陳進平搖了搖頭。不過,葉凡的鷹眼和相面術感覺得到,陳進平不是故弄玄虛,講的是真話。

「哼,婆婆媽媽的嘮叨了這麼久,你就這幾句話?」葉凡哼道,顯然有些不高興了,看了陳進平一眼,不屑的說道,「我看你平時膽了挺大的,天天在省委『串門』。至少,我們省委組織部的大門已經成了你的接待室?怎麼,臨到頭了成孬種了?」

當然,葉凡這個『串門』得加上引號了。

「誰敢說老子是孬種,要不是有人勸我,再加上老娘一直生病,不能少了我這個兒子。不然,老子早到燕京去鬧了。」陳進平被葉凡戳中了痛處,手重重地在桌上一砸。突然拿起一瓶紅酒咕嚕著一氣呵成,全灌進了肚皮。

那臉,加上被葉凡煽了兩個耳刮子,本來就是有些浮腫成紫青色的。這一下子更成了紫茄子了,甚至,有些顯綠。

「不是孬種就說吧。」葉凡哼道,更是打定主意,要挖出這次事件的幕後操縱者。

「趙昌山。」陳進平擱出這三個字后,葉凡感覺腦袋有些嗡嗡,一時有些蒙了。

想不到『阻隔者』居然是趙昌山這巨人,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涼氣。心說難怪陳進平那幾個人的問題一直解決不了,這頭大虎在,誰吃飽了去惹他。陳進平想進省府大院,那絕不可能的……

不過,轉爾,葉凡哼道:「怎麼可能是他?趙到粵東不到二年吧,而你的事可是拖了兩年了。不要跟我說,趙沒到前他就在操控粵東省了?」

「呵呵,他沒到,不代表著他沒那能量。再說,我們剛轉業時張天明不是在攪和。這安置問題也不可能一天兩天就能解決的。省委組織部按正常程序也得弄七八個月時間是不是?不久,趙昌山就到了。是不是差不多時間。」陳進平居然淡淡的笑了笑,不過,葉凡看得出,他的笑容有些苦澀。

畢竟,趙昌山並不是代表他一個人。他是在代表著京城趙家,而且,趙家還有一個派系,哪裡是陳進平這個貌似威風,被拔了牙的前集團軍軍長所能惹得起的。

陳進平在人前風光,堂堂的第七集團軍軍長。可是跟趙昌山這種軍界大家族相比,只能是一頭小牛犢子了。難怪陳進平最後脫了軍裝,一個少將,被弄得降職成師職給扔到了省委組織部安置了。

「是不是怕了?」陳進平居然得意的瞄了葉凡一眼,這個時候,眼色中露出的是一絲鄙夷。剛才被葉凡幾拳幾腿就給捋到了地下,陳進平心裡有些難堪,這個時候,當然想找回點面子了。

「怕,呵呵,是有點。」葉凡淡淡的說著,看了陳進平一眼,笑道,「不過,我不明白。趙為什麼一定要幫張天明?難道張天明也是軍界趙家一系的?」

「聽說你是趙家出來的人?還是不要問這些無聊的問題了。到時問了你又解決不了,有意思嗎?」陳進平繼續鄙視著葉凡。

「呵呵,我看你很無聊。」葉凡淡淡的搖了搖頭。

「難道你不是趙家那一集團的?」陳進平反正也豁出去了,乾脆賺點口舌再說。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