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走私槍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走私槍支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走私槍支

「是也是,不是也不是。..」葉凡淡淡說道。

「在粵州軍方這一塊,趙家並沒有什麼能量插手。所以,張天明就是趙寶剛發展的一個門人罷了,估計跟你的身份差不多。趙寶剛作為曾經的軍委副主席,不說門生顧舊滿軍界,但在軍界一塊,還是有些門生的。」陳進平倒出了實情。

「就這麼簡單?」葉凡仿似不信樣子。

「當然就這麼簡單,不過,張天明所乾的事,估計就是京城趙家也不怎麼清楚的。不過,也許人家清楚也指不定。」陳進平一臉凝重,說道。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不過,趙家只需要張天明在軍界一塊支持著趙昌山在粵東的施政,其它的,趙家也不會過問的。」

「說得也是,你張天明想幹什麼,那是他的事。」葉凡淡淡的點了點頭,「你是不是想通過我去探探趙家的底子,抑或者說是把張天明所乾的事露出去,試探一下趙家的態度?」

「不不!有用嗎?我不是說過了,張天明乾的事是張天明乾的事。趙家不會摻和進來的。即便是張天明有干一些出格的事,趙家即便是知道了,也會裝著不知道的。畢竟,跟失去張天明這個門人相比,不如裝糊塗了。」陳進平到是看得很遠。

「呵呵,趙家可以不管,但是,我倒是可以過問一下。」葉凡突然詭異的一笑。

「你……」陳進平搖了搖頭,一份失落溢於顏表。

「我給你介紹個朋友,想必他能幫助你。當然,你相信我的話。」葉凡淡淡說道。

「什麼朋友,如果沒有份量,相見不如不見,徒增煩惱。並且,有的事我也不想搞得盡人皆知。某些同志,會狗急跳牆的。我還有一個家,還有一個老床不起的老母親。。」陳進平搖了搖頭,旋即,眼中狠厲一閃而逝,哼道,「當然,如果夠份量,我豁得出去。不就一百八十斤的肉!下輩子還會長回來的。」

「行,夠不夠份量咱們換個地方再說。」葉凡哼道,轉身走了出去,陳進平猶豫片刻,也跟了出來。出門后,葉凡發現華居然沒走,正貼在過道牆邊抽煙,一臉的焦急。

「老張,你先回去。」葉凡心裡有些感動,這華還是不錯的,是個能用的人,輕輕的拍了拍他肩膀。

「你們……」華看了看陳進平,發現這兩人有些怪異,剛才打起來能要人命。這個時候,居然好像沒事人一樣,真是把華這個八面玲瓏的老幹部都搞糊塗了。

「我們沒事。」陳進平的說道,居然還擠出了絲笑點了點頭證明一下。

「回去吧,準備過年了。前次搞龍舟大賽你也給累著了。不過,我跟陳進平將軍見面的事……」葉凡講到這裡看著華,相信他懂的。

「我明白。」華很懂得揣摩人之心理,一聽就知道了。顯然是葉凡不願意讓這些事聲張出去。

兩人上了車子,葉凡把陳進平帶進了『九轉角』一座古舊的民房裡。陳進平巡視了周遭幾眼才進房的,看來,還是有些不放心,警惕性蠻高的,怕葉凡下套什麼的。

「張主任,陳主任,這位是曾經的第七集團軍軍長陳進平少將。」葉凡開口就直白的介紹道。

「你好陳將軍。」張雄淡淡說著,跟陳進平淡淡的握了握手。轉爾說道:「葉部長,請坐。陳將軍,你也坐。」那邊總理特使陳恆峰也差不多態度。

張雄對葉凡客氣,並不等於對所有人客氣。所以,講話的口氣和方式都不一樣。對葉凡用了個『請』字,對陳進平就隨便了。而且,這個還是看在葉凡面子上的。。

張雄是鎮東海派來粵東查案的。前次王朝跟葉凡把跟蹤的人解決掉后,發現那自殺性毒藥好像是軍方生產的。

所以,這事牽扯到了軍方,估計跟有關係。鎮東海聽了葉凡的彙報后,立即把張雄派了下來,叫他配合葉凡把這事查清楚。

而葉凡,也正在組建粵東查案班底。像監察廳的副廳長粟一宵就是目標之一。不過,到目前葉凡還沒叫他來見張雄和陳恆峰。

當然,陳恆峰是總理暗中派來的,跟張雄兩人心照不宣。表現上看,各查各的,實則兩人早匯成一堆共同查案子了。雖說分屬不同的部門,但國家利益這個大方向是一致的。

其實,兩人都是特勤組的正式成員。說白了,陳恆峰還是鎮東海安插在政府這一塊的釘子。

倒並不是說鎮東海在懷疑總理什麼,陳恆峰實則是鎮東海派到總理那邊協助總理干一些機密工作的。這一點總理也清楚,所以,叫陳恆峰下來查案子,倒也知道陳恆峰能量非凡。因為,他是來自那個部門的。

「陳將軍,有什麼事你可以給張雄主任和陳恆峰主任說。」葉凡也沒客氣,一屁股坐了下來。知道陳進平有話問,所以,他在等著。

陳進平也坐了下來,覺得葉凡跟這個面相普通的中年人好像關係還不錯。於是問道:「不知張主任和陳主任在哪個部門高就?」這麼大的事,陳進平肯定得查清楚張雄和陳恆峰身份,不然,絕不可能講什麼的。

「張主任,陳主任,把證件給他看看。畢竟,此事很大。任何人都會選擇慎重的。」葉凡一臉嚴肅,說道。

張雄沒吭聲,直接從皮包里掏出了證件往陳進平面前一推,說道:「如假包換,你自已看吧。相信有葉部長在,是真是假你自己查查。」

而陳恆峰也差不多,拿出了一本證件。

陳進平有些狐疑的拿起證件翻看了起來,當看見職位時陳進平的手顫慄了一下。把證件又是細細的審查了幾遍,才輕輕放在張雄面前,又把陳恆峰的證件翻了幾次,眼神明顯的複雜了起來。說道:「想不到張主任是軍情調查室副主任,陳主任居然是總理辦公室出來的人,我陳進平看來是真找對人了,我相信你們。」

「葉部,要不要來杯紅酒?」張雄笑著問道。

「來杯吧,不然,枯坐著也無聊。」葉凡笑道。

張雄一招手,進來一個姑娘。不久,像個服務員一般,把杯子紅酒。而且,還有四碟小菜。

「張雄,老狼喜歡啃全聚德的雞腿,想不到現在你也染上了。」葉凡呵呵笑道。

「唉,傳染病啊1張雄苦笑了幾聲還搖了搖頭,頗有些感嘆。

「葉部長,這事……」陳進平看了葉凡一眼,好像是希望葉凡不要摻和似的。看來,陳進平心地不錯,還會為葉凡考慮著。

「他當聽故事就是了,沒事,你什麼事你儘管著,不必避晦什麼。葉部的嘴,是鋼鑄的。」張雄和陳恆峰都笑了笑,說道。

「張雄,我不成鐵人了。」葉凡笑了笑。

「那我說了。」陳進平見葉凡表了態,先是干進去一杯紅酒,沉默了一陣了,估計在整理著什麼。良久,才說道:「這事說起來很複雜,牽扯麵也相當的廣。」

「沒問題,你慢慢說。我們邊吃邊聽就是了。」張雄示意了一下,跟葉凡碰了一小杯。

「要說張天明這個人,首先得說說他的兒子張春。此人二十五六歲,搞了個『天星海運公司』。」陳進平剛講到這裡,葉凡擺了擺手,突然插話道:「停一下,是不是粵州的『天星海運公司』?」

「嗯,總部就在粵州省城的紅土灣。」陳進平有些意外葉凡好像曉得這公司似的。

「那就對了,『天星海運公司』好像是掛靠在陽田集團旗下的。其實是陽田集團一個子公司。」葉凡淡淡說著,心裡震動相當的大,心說這天星海運難道跟陽田集團以及88慘案有什麼瓜葛……

「這個我倒不清楚,張春搞的這個『天星海運』專門以海運為主。公司里貌似有二艘萬噸級貨輪,還有一艘能載幾百人的遊船。」陳進平說道。

「不會是公司吧?」張雄淡淡哼道。

「還真給張主任講對了,實際上張春搞的就是個半皮包公司。三艘船倒真是貨真價實的,不過,只是掛羊頭賣狗肉罷了。」陳進平淡淡笑道。

「怎麼說,他們不搞運輸難道?」葉凡問道,倒也來了興趣。

「搞運輸只是一個幌子罷了,幾個月也難接貨一趟。明明沒生意,人家找上門去要求運貨,他們反倒把客人往外退,說是最近日程都安排滿了,如果要運的話要等到一年時間等等。這麼一說,客人當然都嚇得跑了,誰等得了是不是?」陳進平說道。

「也是,海運公司又不止他們一家。」葉凡淡淡點了點頭。看了陳進平一眼,說道,「他們不會是在干違法的事吧?」

「葉部長嗅覺很靈敏。」陳進平贊了一句,說道,「沒錯,正是干違法的事。而且,乾的還是大買賣?」

「走私1葉凡跟陳恆峰不由得同時出聲了。

「嗯,就是走私。張春厲害著,扯起他父親的虎皮子,往往都能平安而過。共和國一個大軍區的副司令員,那能量,是平頭百姓們無法想象的。特別是在強力部門這一塊。」陳進平說道。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