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背後的魚太大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背後的魚太大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他父親是副司令員。估計就是粵東邊防這一塊都在他的眼皮子底子。張春扯起他父親虎皮子走點私誰又能查到。而且,估計張春這個人也相當狡猾的。」陳恆峰淡淡說道。

「呵呵,嗯,就是這樣子的。不過,臨到最後。張春的錢賺了二三千萬的時候,這傢伙的私慾極度膨脹。居然到澳門賭錢,大把燒錢,玩高級美妓,二千多萬啊!聽說半年就燒完了。

而且。還欠下了二三千萬的賭債。兩位估計都聽說過,那可是高利貸。能讓你拿走二三千萬的人。都是黑社會老大。如果張春不還錢,估計就得落下個屍骨無存的下常那些人才不管你什麼副司令員不司令員。

為了儘快還錢。張春也是鋌而走險了。他父親不是分管軍械這一塊嗎?」陳進平講到這裡故意停頓了一下。

「難道張春把部隊的槍支偷去賣了?」陳恆峰動了動嘴,臉上露出駭然來。這種事。絕對屬於膽大包天之輩了。難怪就連見多識廣的總理特派員陳恆峰公子也給驚住了。

「沒錯!他就幹了這事兒。雖說咱們國家對槍支管理非常的嚴格,不過,貓有貓道狗有狗路。

槍支總要報廢的是不是?張天明作為副司令員,手中管著的槍支可是不在少數。

沒有幾百萬把也有幾十萬把吧。這麼多的槍彈,張春搞幾百把出來一點問題都沒有。

最後,以報廢為由頭不就解決了。當然,張春不會一次就搞了幾百把出來,而是分批次零散著搞。

那些槍支的確快報廢了,不過,走私出去后通過地下渠道賣出去那價碼還不低的。

起初,張天明估計不知這回事。後來,應該察覺到了。不過。張春已經上了賊船」下不了船了。

虎毒不食子,張天明只得為兒子擦屁股了。..

而這事就被我的下屬發現了告訴了我。

葉部長既然講出了張天明這個人,應該查過一些事。我想瞞也瞞不住了。

原粵州軍區副司令員朱世野是我的上級。他對我也很照顧著。不過。他跟張天明一向合不來。」陳進平講道。

「估計是你一知道張春走私槍支的事後立即把這事捅到了朱世野哪裡是不是?」葉凡淡淡說道。

「嗯,朱副司令對我好,我當然得幫著他了。只要這事捅出去。張天明那屁股還坐得穩當嗎?不過,想不到張天明警覺性很高。在我上報給朱副司令的時候,也有人把這事告訴了他。

朱副司令聽了后立即採取了行動,想來個人臟俱獲。嗯不到一個叫陳錢的狗雜種臨到最後出賣了朱副司令。

此人是朱副司令的鐵竿下屬。嗯不到臨到頭居然干出這事來。後來我查過,才知道陳錢居然是張天明的一個遠房親戚。

估計。早就是張天明安插的釘子。結果。朱世野同志沒抓到證據,倒是死了五個軍人」全給炸死的。張天明展開了反撲,朱副司令難逃責任。又拿不出證據。只好認了這事。

結果對外說是朱副司令在軍演一塊出了指揮性錯誤,死了五個軍人。朱副司令被從少將降到了大校去搞後勤工作了。」陳進平一臉的憤怒。

「朱世野一倒,估計就下一個就該輪到張天明收拾你了是不是?」葉凡哼道。

「嗯,不然,我正當壯年怎麼可能退伍轉業。而且,少將降為大校轉業的。這個。符合程序嗎?」陳進平哼道,看了葉凡三人一眼」居然笑道,「這就是體制內的事,只要有人支手遮天」什麼事干不出來?將軍,對普通老百姓來說這顆金星月芽很威風,但對於手握實權的軍界巨人,將軍,就是一隻可憐的螞蚱罷了。..」

「這事你有證據嗎?」張雄問道,這才是最關鍵的。

「我有證據的話早就跟張天明拚了」還會等到現在被欺負得像狗一樣活著。而且,當初跟我一起乾的幾個師職幹部全倒霉了。湊一塊全沒得到安置。最倒霉的就是察覺到張春走私槍支的李松同志」他是我們第七集團軍一個團長。他最慘了」居然上了軍法庭。罪名居然是強姦女軍人。現在還在大牢里,我對不住他啊1陳進平講到這裡。聲音有些哽咽了。

「把所有人員名單提供過來「」張雄一臉嚴肅,有些憤怒了。

走出樓后,陳進平說道:「葉部長,不管這事最終怎麼樣?您是我陳進平的恩人。我跟幾個下屬安置的事,你看著辦吧。不管你們安排哪裡,我無條件去上班。」

陳進平好像解開了心結,也看到了希望。對手安置一塊倒是釋然了。

「那剩下的同志的工作就由你去做了,放心,我們會么妥善安置你們的。最燼在3月份前絕對搞下來,這段時間你們耐心等等。千萬別衝動,估計張天明等著你們去鬧事,到那個時候。就是他下手的時候了。所以。不能給他葉凡交待道。

,「我明白。。。陳進平慎重點了點頭,大步走了。看到了希望的人,人的精氣神也好了不少。

晚上。粟一宵和王朝也被葉凡領到了,九轉角,的民居里。王朝倒沒什麼,因為張雄他見過。老粟同志倒也坦然,因為,他根本就不知道葉凡帶他來幹什麼。

,「粟副廳長,這兩位同志一個叫張雄」一個是陳恆峰。是中央特地派到咱們粵東查處踢慘案後續情況的特派員。我也是組員之一,今天正式通知你,你願意為國家秘密辦事嗎?。。葉凡一臉嚴肅,問粟一宵。

,「願意#。粟一宵沒絲毫猶豫,既然葉凡如此說,肯定不會騙自己的。因為,葉凡就是八八慘案的主破官。後續問題估計中央在關注著,要求葉凡繼續查下去也正常。跟著他混,應該前途更遠大。

,「呵呵,歡迎你粟一宵同志。這是我電話,你可以隨時給我通電話。。。張雄微笑著跟粟一宵握了握手算是認識了,遞給他一張名片。當然,上頭寫的是商人名頭了。

外帶著,連工作證都遞了過去。

,榭謝,一哼哼關的情況。我會隨時向您彙報的。,。粟一宵一臉正經,說道。倒也翻了翻那工作證。頓時,瞳孔微微收縮。這廝盡量穩住了心神,才不致於震駭面現。

,「其實,葉凡同志才是我們這個調查組的最高指揮官。所以。咱們這個秘密調查組以他為核心。粟一宵同志,你明白我的意思沒才。。」

,「明白」。粟一宵居然一個立正,行了個警察禮。雖說老粟沒當過警察。但現在省監察廳任職。所以,倒也接受過類似的培訓,那禮敬得相當的標準。而且,老粟同志明顯的有些激動。雖說是秘密調查,但也預示著天大的機會。

幾人在一起合計了一陣子。

,「王朝,東坡山莊查得怎麼樣了?」「葉凡問道。

,「難辦,根本就進不去。我是有些擔心。如果裡面真有問題,估計現在也轉移了陣地。咱們即便是能進去,估計也是一場空了。。。王朝有些憂慮,搖了搖頭。

,「王朝講得在理,對手既然能設計出八八慘案這般驚天的大案來,其智商絕不會差到什麼地方的。此人手狠手辣。計劃周密細到。好像我們行動之前,步步都被他搶得了先機。而且,此人很可能能量不小,就連軍方的秘密毒藥都能搞到,不簡單。。。張雄居然嘆息道。

,「管一明也許是解開此門的一把鑰匙,不過,管一明的身份擺在哪裡,咱們不好對他採取行動。。。葉凡皺了皺眉頭,說道。看了大家一眼,一拳擂在桌上,說道「「調虎離山怎麼樣?。。

,「好計1。張雄說道,轉爾,又說道「「這事我來辦,乾脆先把老管同志支會到國外去或中央黨校去學習上幾個月,他不在場咱們行事也方便一些。」。

粟一宵同志豎著耳朵聽著。自然暗暗心驚。心說,這張雄口氣挺大的。管三明堂堂的省委管黨務的副書記他說支會走就支會走。看來,中央來的特派員的確牛逼。

,「目前陽田集團董事長管飛還在美國治病,估計沒才個一年時間是回不來的。新的掌舵人叫曹欲,此人什麼來頭,應該有些能量吧。既然要對陽田集團下手,就得摸清他的底細才行。」。粟一宵插話提醒道。

看了大家一眼。粟一宵又說道「「曹欲姓曹,不會跟京城軍界曹家有關係吧?如果真是如此,那要拿下陽田集團還有些麻煩。地方上有管一明撐著,上頭有曹家在幫襯著,這事,必須做到萬無一失才能動他們。」,,「嗯,一宵同志講得對。關於曹欲的來頭,張主任,你查清楚沒才?」,葉凡問道。

,「剛搞清楚,此人背後的點子很硬。。。張雄的臉色有些不毒么好看。

,「什麼人?。。葉凡問道。

,「葉全森副總理。」。張雄吐出這句話后。大廳里頓時陷入了沉默當中。葉全森的名頭太響亮了」即便是在副總理中份量也相當大的。

,「他們什麼關係?,。葉凡哼道。

,「曹欲是葉副總理的外甥。曹欲母親葉月hu,她叫葉副總理哥哥。而且。是親哥哥,並不是堂的或遠房的那種。」。張雄一臉凝重,說道。

,「這事葉副總理應該沒有牽扯進去吧」如果牽扯了進去,這事。還真是複雜了。」。王朝也皺起了眉頭,畢竟,葉全森的名字太響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