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省長位置有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省長位置有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省長位置有缺

「不管牽沒牽扯,咱們要動曹欲,葉家人肯定會不滿的。..」葉凡說道,看了大家一眼,眼神突然犀利了起來,哼道,「當然,咱們把證據搞充分一些,要讓葉全森都無話可說才行。所以,想提前動曹欲是個大問題。一動曹欲,就怕驚動了某些大魚。大魚跑了抓些小蝦米有什麼意思。」

「先秘密監視曹欲。」張雄說道。

「一宵同志從陽田集團明面上著手暗中調查一下。不過,要注意安全。老粟,把你引進來,不知是對還是錯,唉……」葉凡交待完后嘆了口氣。這事牽扯麵太廣,如果粟一宵因此事受了傷害,甚至失去了生命,葉凡心裡會不安的。

不過,調查也是把雙刃劍,僥倖成功的話,也將為宵一宵這位監察廳的副廳長記上一筆的。也是一筆不可多得的政治提拔的資源。

「行,我會小心的。葉部長,謝謝你引領我進來了。人活一世,總得干點什麼是不是?即便是為此丟了命也值得,幹了1粟一宵點了點頭。態度堅決的表了態,粟一宵想洗刷他在南福省麻川縣那一場風波騷事。所以,也是決定一搏了。

「同干1五人同幹了一杯酒,散場了。

春節到了。

葉凡也放下了心思,決定好好回家過個好年。

剛好粟一宵也要回家過年,兩人開了兩部車子直接往家裡趕去。到南福省水州后兩人才分開了。

剛回到楚天閣.葉府,發現張道林大師倒是到了。不過,見張大師一臉的沉悶,葉凡心裡一格,暗說是不是大師的女兒出事了……

「大師,出什麼事了是不是?」葉凡問道。

「今天早上,小琴的腿突然抽筋。。我以為是正常情況,想不到抽得十分的厲害。就連腳筋都給卷了起來,送到醫院也沒辦法解決。」張道林一臉焦急,說道。

「先看看再說。」葉凡招呼張大師上了車子,直奔醫院而去。檢查完后,這廝眉頭皺得老高。

「大師,我沒猜錯的話,肯定是韓國金氏家族的金子桓動的陰手現在劇烈發作了。看來,韓國一行得立即成行才是。」葉凡一臉嚴肅,說道。

「那……你看……」張道林不好意思開口。

「晚上吃了年夜飯,等手續辦好,否有去韓國的飛機,有的話我們立即起程。」葉凡說道。

「行,你怎麼說我怎麼做。」張道林點頭著說道。

初一,葉凡去給齊振濤、鐵托和段海天三人拜年了。

齊振濤還是那樣的一身英武逼人,看來,軍人轉業就是與眾不同。葉凡一看,呵呵笑道:「齊叔,你還是將軍的料子。」

「埋汰我是不?」齊振濤斜了葉凡一眼,哼道。

「哪敢,你可是堂堂的省委副,埋汰你那不是跟自己帽子過不去。」葉凡乾笑了一聲。

「我可是管不了你,趙昌山差不多。」齊振濤沒好氣,哼道。

「嘿嘿……」葉凡乾笑不答。

「大哥,咱們出去溜達一下,在家裡煩死了。這大過年的,街上肯定有味道。」一旁的齊天慫恿道。

「你小子給老子安靜點,小葉來有事,懂嗎?哪像你,都二十六七的人了,老婆不娶,連個女朋友都沒有。真的要老子躺棺材你小子才懂事點是不是?整天就懂得唧唧歪歪,別以為我不知道,賺了點錢全往女人身上燒,燒不死你小子。」齊振濤一聽齊天的聲音就來氣了,居然,當作葉凡面,一點面子沒留,齊天,那頭頓時差點被罵成老焉了。。

「有錢有啥錯,咱又不偷不搶的,正大光明賺的錢,還有國家開具的證明。至於說怎麼花,這個有啥。不花女人身上花誰身上?再說,你自己上不去就懂得把氣往我身上撒,哼1齊天仗著有葉凡這個大哥在場,估摸著老頭子不敢怎麼樣,所以,也反嘴了。

「你……」齊振濤被噎住了,揮著手在空中停住了。

「好了,你爺倆湊一塊就要拌嘴。今天好不容易小葉來一趟,真要把客人嚇走是不是?」風雅梅沒好氣數落著,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別理他們,兩個爆脾氣。你坐,等著,風姨給你做好吃的。」

「齊叔,剛才齊天好像說什麼『上不去』?是不是南福這邊最近有大動作了?」葉凡是不好騙的,抓住話頭緊追著問了過去。

「這犢子胡說你也信。」齊振濤臉色一頓,哼道。

「誰胡說了,郭朴陽不是要走了。聽說很可能費滿天會上位,不是空出一省長位置來。爸現在也是省委副,完全有能力去爭取一下。不過,好像上頭的孫懷雲那傢伙更有實力一些。老爸這次估計沒戲唱了。」齊天的用意葉凡懂,無非就是說給自己聽的。因為,葉凡的關係網齊天最清楚了,這小子也猴精得很的。

「齊叔,是不是真的?」葉凡問道。

「唉,倒是真的。這事還是我哥親口講的。他在財政部任職,消息比我們靈通。

聽說年過後不久就要大調整了。估計費家人早就盯上了郭朴陽的位置。費不是聽九常了,誰能爭得過他。

你齊叔倒是可以搏搏省長的位置。不過,分管常務工作的副孫懷雲在黨內比你齊叔高一位。

這個還不是主要的,主要是因為孫懷雲聽說就是鳳寶山支持的。鳳寶山在即將退休的關鍵時刻,估計會推自己親信上場的。

而鳳家,又沒什麼有份量能坐上省長位置的人。」鳳雅梅嘆了口氣。有些可惜樣子,畢竟,誰都想當省長夫人的。妻以夫貴,齊振濤也50了,再不想點輒,以後的路就有些難行了。

「不是還有京城另一個鳳家嗎?」葉凡瞅了齊振濤一眼,問道。鳳寶山集團實力很強,但是鳳天遙的集團也不弱。倒是可以較量一番本手打的。

「唉……」齊振濤嘆了口氣,一臉的陰沉,坐哪兒半天沒吭聲,盡跟茶昴上了。

「是不是鳳家這次還另外要推人?」葉凡隔了良久才問道。

「嗯,鳳老的大兒子鳳朝峰已經50三四了,現任安東省省委。今年可能要調整一下,有可能進入中央政治局委員系列。他的歲數也差不多了。

而我明年才到50,再說,我能跟他比嗎?雖說按歸定,有正式的政治局委員退了,由候補的政治局委員按黨內排名順序接替。

但是,有的事即便是有規定恪C獾靡豕道鋟了船是不是?再說,鳳朝峰要進入政治局委員序列,首先就得調整一下他的職位了。職位跟頭銜不相當,會遭人非議的。

安東省經濟狀況以及在全國的影響力都差了一些,所以,鳳家所主持的津派,將傾全派之力把火力全集中在推鳳朝峰,倒不怎麼怕政治局委員這個頭銜丟了,這個是跑不了的。主要是想給他找個好地方換換。

本來,像南福省省委位置就不錯。不過,費家盯得緊,鳳家如果跟費家相抗,有些不划算。

要是以後費一桓進入九常之後,那不是無端的為鳳家招惹上一強敵。

所以,南福這塊地盤,鳳老舍了。估計得另選在國內有影響的大省了。

比如幾個直轄市的市委等。具體原因鳳老沒講,不過,他希望我們齊家兄弟能助一把。

說起來我這個位置還是鳳老給敲定下來的。在派內需要幫助的時候,我齊振濤能推嗎?」齊振濤說道。

中央政治局是黨的中央組織和中央領導機構的組成部分。1927年4月黨的五大開始設立。五大黨章規定,中央委員會,選舉正式中央委員一人為總及中央正式委員若干人組織中央政治局,指導全國一切政治工作,並選舉正式中央執行委員若干人為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

候補政治局委員參加政治局會議時,只有發言權而無表決權,正式政治局委員離職時候補政治局委員依次遞補。中央政治局互推若干人組織中央常務委員會處理黨的日常事務。

黨的中央政治局,由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選舉產生……

鳳朝峰進入政治局委員序列是板上釘釘,想不到居然又要調整職位了。齊振濤剛好趕上了鳳家這個坎,在沒有鳳家支持的情況下,拿什麼去爭取一省之長的位置,全國又有幾個省長位置?

齊振濤雖說知道葉凡跟喬家的關係,但是,那是一省之長,如果是個廳級職位,也許求喬家還能幫襯著點。省長位置,不是自己同系集團的,人家不可能幫你。而且,齊振濤也不可能去求喬家,喬家跟鳳家並不是一個政見集團的。

「齊叔,真沒什麼辦法啦?」葉凡問道。

「你說說還有什麼辦法?等下一次機會吧。」齊振濤很鬱悶的搖了搖頭。

「孫懷雲上調了,能不能在黨內分管方面上調一位。管組織黨務工作總比管其它的強一些。」葉凡問道,這個,黨群在一省之中黨內排名第三位。分管著組織人事工作,其權力當然大得多了。

「這個,也相當的難。」齊振濤搖了搖頭。

接著葉凡去了鐵托家。

當談起齊振濤的事,鐵托也是直搖頭,愛莫能助。

「鐵,你一直搞紀委工作,就沒想過跳出這個圈子,去干點別的。」葉凡笑道。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