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紳士水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紳士水準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紳士水準

「跳出這個圈子干別的,可是我什麼都不會,除了治貪官。。」鐵托很是正經的微微搖頭。

「如果能上省委副一職,總比你這個紀委權力大得多。」葉凡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我當然也想,這個,難度太大。副可以進碰頭會,人事上面也可以沾點邊。

你也知道,想進一小步,難度都不校常言說政績政績,這體制內的事你又不是不清楚。

我鐵托的政績足夠上副了,不過,背後沒人難啊!占雄在部,如果是在中組部還差不多。」鐵托嘆了口氣,也有些鬱悶。說他不想去坐坐省委副寶座,那是不可能的。

而段海天同志更是鬱悶。

這大過年的,葉凡剛走近他家門外就聽見了裡面的大吼聲,好像在喊『亂彈琴/

停了一下葉凡才敲門,見到葉凡。段海天才收斂了怒氣,招呼葉凡坐下。

「段哥,彆氣壞了身子骨。大過年的,有啥事跟自己這麼過不去。」葉凡勸道。

「不氣不行啊,你看看,一想到紅蓮開發區我就生氣。這幫蠢蛋,招商招商,倒招來一騙子。人家搭了個廠棚子,花了幾十萬,可咱們呢,被他騙走了一千多萬。想起來我是真想給這幫蠢蛋幾拳幾腿的。麻痹的,那腦子簡直是漿糊做的。」段海天又冒怒氣了,在別人面前他會收斂,在葉凡面前,也許覺得自己人,也就放鬆了下來不想戴著假面具了。

「段哥,這事各地時有發生,也算不得什麼。」葉凡說道。

「別的地兒我不管,可在我段海天管轄範圍內就得管一管。。這國家的也是錢。小老弟,你也知道,水州明面上是省城,說起來悲哀,連個副省級城市都不是。

倒是蒼海市,人家倒是副省級城市。爬我們省城頭上不說,這次紅蓮開發區又搞得不三不四的。

本來我是想藉此一舉突破,好好的壓蒼海一頭,誰知事與願違,越陷越深了。

要是當初你能坐上那個位置就好了,至少,不會顯得如此被動。」段海天嘆了口氣,葉凡發現,他頭上居然有白髮了。

「這事,也許我上位也差不多。畢竟,紅蓮開發區有自身的毛病在。有些事,並不是人力所能挽救的。所以,你也放開一些,別整天就盯著紅蓮。紅蓮不行了,乾脆另想法子。從全市出發大力發展經濟,提高水州的知名度,以及各方面指標亮度。東邊不亮西邊亮,沒準兒也能漸漸好轉起來。」葉凡說道。

「放屁!顧一武會幹什麼?除了吃喝玩樂包女人,他還干過什麼正經事。

要不是葉副總理一直在支持著他,老子早就動手踢他出局了。媽的,這都什麼事,一個阿斗怎麼能扶上牆?

他倒好,最近被我逼得不行了,居然亂嚼舌頭根子,說我段海天到了水州后,沒給他創造一個倔起的環境。

什麼指導性思想出了問題,而且,這傢伙還跟高懷民一起,一唱一合的,簡單是亂彈琴嘛1段海天差點又吼出聲來。

「小聲點老段,還怕你的嗓門不夠大嗎?這整棟樓都關不住你那破鑼嗓子。」段海天老婆沒好氣白了他一眼。

「算啦,不說了。今天葉老弟到了,好好整幾個菜喝幾盅再說。」段海天的氣估計也發得差不多了,擺了擺手。。

「是不是最近省里人事調整的事攪得段哥你有些心煩了,其實,段哥如果想,也可以去爭取一下。乾脆拋掉水州這個大包袱,弄個常務副省長噹噹也比這個強。」葉凡建議道。

「哪那麼容易,常務副省長是宋初傑。人家還在位上,再說,雖說這次省里有可能調整,如果全是本省幹部上去,當然可以空出一些位置。不過,如果上去一個,上頭空降一個下來,蘿蔔把坑全填滿了,其他人,全沒戲了。」段海天哼道,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再說,我到水州時間也不長,不到二年時間。

而且,我心裡也有些不甘心。你不知道,蒼海市那個納蘭傢伙很翹皮,總是隱晦的指責我們省城不如蒼海市怎麼怎麼的。

而我的黨內排名比他還要高,他心裡不服氣。說是咱沾了省城的光。不過,這事說起來咱有什麼話說,還真不如他。

水州無論是在經濟上還是人居環境方面,都比蒼海差。要說在國內國外的影響力,外國人都知道蒼海,水州城人家未必曉得。

有人還問,南福省到底是蒼海是省城還是水州是省城,龜孫子的,這叫人怎麼回答,丟人啊1段海天嘀咕一聲干進去了一杯自釀的米酒,他就好這口。

「那個也不能怪你,再說,蒼海市人家是名氣市。在解放前就出名了。就是因為『蒼海大學』而得名。

蒼海大學是華僑捐贈建的,不過,蒼海是個島市,的確有自身的獨天優勢。

水州雖說是省城,政治地位高,影響力的確差了一些。水州的攤了大,有些亂。段哥你能搞成現在這個局面,已經不錯了。」葉凡說道,小棒著段海天幾聲。

「讓老弟見笑了,你就別棒我了。水州怎麼樣,我最清楚了。咱一家人不說兩家話,逗自己高興也沒意思。」段海天終於露出了一點笑,擺了擺手。

葉凡交待張強去辦理簽證,這方面有了張強在,倒是好處理,而且,特事特辦。初二的凌晨三點,張強就把有關的手續送到了葉凡家裡。

人馬方面,葉凡點了齊天、陳嘯天。狼破天。為盧偉因為有事,倒是去不了。倒是費家的費一度聽說過後那是義憤填膺,答應一起去。說是要把踢得喊媽才行。

當然,費老太爺在聽說葉凡將去韓國會金氏家族后也是慫恿費一度去的。費一度也該歷練一番了,不然,武技不用於實戰還有什麼用?費家,雖說在現代社會裡,但也絕不願放棄武技一塊的。

梅盼兒和梅天傑以及梅亦秋都跟來了,因為,梅家的江南傳媒正在跟韓國公司談判合作的事。

至於梅亦秋和梅天傑都是趁機出來玩一趟的。而葉凡一行人就順當的成了江南傳媒集團的工作人員了,自然是山寨版本的。

初二下午五點,葉凡一行人到了韓國。

韓國首都首爾地處朝鮮半島中部,因位於漢江之北,古稱「漢陽」。14世紀末,朝鮮王朝定都漢陽后,改名為「漢城」。1945年朝鮮半島光復后,漢城的英文名字按韓國語固有詞發音用標記,意為「首都」。2005年,在市政府推動下,漢城的中文譯名由使用了600多年的「漢城」改為的諧音「首爾」

不過,現在是2000年2月,所以,還叫漢城。

集團早就在漢城的洞塔大酒店訂了豪華套房,來迎接梅盼兒一行的是集團副總載安信濤先生。

這洞塔大酒店建得像座塔,估計有五六十層樓。外形相當的前衛,不小心看還真以為是座仿古的衝天巨塔。

安信濤先生居然很年輕,看上去最多三十來歲。聽說是董事長的大公子,安家擁有著幾個億的家產,也算是豪門顯富了。

葉凡隱晦的發現,安信濤好像對梅盼兒有些什麼想法。那熱情,也太過度了一些。一看見梅盼兒,熱情的就迎了上來,緊緊的握住梅盼兒的手一直搖晃著不肯鬆手。

「安總裁,你好。」葉凡心裡不爽,故意的伸手過去。安信濤一看,只好抽出手來跟葉凡握手了。不過,跟葉凡握手卻是一粘而過。好像葉凡的手上長毛刺似的。

梅盼兒斜瞄了葉凡一眼,臉上掛著的居然是得意的笑。知道這貨心裡不爽,她倒是跟安信濤談得火熱。看來,就是要讓小葉同志鬱悶一下。當前,葉凡的身份又只是梅盼兒的跟班,難道跟班還能教訓總裁?

不過,安信濤此人整個來說,還是顯得相當有禮貌的。很有一種歐洲古典紳士風度。

葉凡是越看越冒火,發現地下有塊香蕉皮,頓時來了勁頭。乘人不備輕輕的抬腳,那香蕉皮無聲地就滑到了安信濤腳下。

果然奏效。

哧溜一聲。

堂堂的副總裁安信濤大大居然給摔了個仰八叉,齊天趁機上前,裝著去扶安信濤樣子。不小心手勁太大,一劃拉,又是哧啦一聲。安副總的西裝褲子居然被齊天給拉裂開了。幸好裡面穿得有,不然,安副總在大街上就得表演裸舞了。

齊天這廝還不解氣,裝著手忙腳亂樣子。又把香蕉皮弄得安副總褲子上都是,頓時,那昂貴的西裝就成了垃圾貨了。

「對……對不起安總,看我這手。」齊天趕緊用英語表示歉意。

「沒……沒事,我去換換。」安信濤幾乎是小跑著走的。梅亦秋和梅天傑捂著嘴直樂。

梅盼兒先是沒想到這些的,不過,發現葉凡一臉淡定的微笑著。再往地下一瞧,頓時明白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