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直擊金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直擊金家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直擊金家

「跟老太爺比怎麼樣?」葉凡心裡一緊,問道。..

「老太爺說是半斤八量,不過,在百招過後,他輸了。不過,金銳天可是比老太爺小上接近30歲,估計現在不到70。

對於這方面好手來說,70歲雖說身體機能跟鼎勝時期差了許多。但是,他們出拳出腿的火候跟年輕時相比反倒是更純熟了。

攻擊的角度更刁鑽,下手的部門更狠。功技的純熟彌補了身體機能的自然衰老。

所以,如果真是如老太爺所說的,那位金銳天是東塔金家的老爺子的話。這事,還真有些麻煩。

老太爺說了,他現在人已半癱,在這件事上幫不了什麼忙了。如果青天大伯在,也許還有法子。」費一度臉色正經,說道。

「謝謝老太爺關心了。」葉凡點了點頭,巡了大家一眼,說道,「裴家肯定也有跟金家對抗的高手的。

不過,要說服裴家,肯定得拿出讓他們心動的東西才行。不過,咱們能拿得出手的有什麼?

所以,裴家這條路暫時不考慮。而且,估計即便是能說服他們也需要時間。

張琴的病不能再拖了,所以,我決定明天咱們直接拜訪金家。如果真有那等高人在金家掌舵,那隻能說明咱們運氣背到了極點。

只好另想輒子了,如果沒有那種高人坐陣,抑或是那高人死了或者什麼,咱們直接拿下金家。」

「對,師傅講得對,怕個毛。咱們直接殺向金家,媽的,敢到咱們華夏撒野,也太囂張了。不給他們點厲害,還真小瞧咱們華夏人了。」梅天傑這廝頓時嚷嚷了起來,為師傅葉凡助威了。

「行,大哥說怎麼樣就怎麼樣?」齊天和費一度都點了點頭,至於李強,只悶聲不響的站在葉凡身後,完全是一保鏢架勢。..而陳嘯天是葉凡隱藏的殺手,一般不在人前露面的。

第二天早上,梅盼兒自帶著一行人跟安信濤洽談去了。而葉凡一夥卻是直奔東塔山金家而去。

東塔山並不是一座很高的山,其實是一條緩形的大灣。因為最高處建得有座寶塔,而這塔又朝著東方,所以,稱之為東塔山。

此處景緻還真是迷人,居然種著一眼望不到邊的梅花。雖說是春節,但梅花卻是傲然開放,給有些蕭瑟的冬天披上了一層粉紅色的外衣。

費一度和李強一臉嚴肅,齊天和梅天傑卻是樂呵呵的,這兩個傢伙,唯恐天下不亂似的在這株梅花樹上摸摸,那株動動,像兩個頑皮的孩子。

梅亦秋冷冷的斜瞄了齊天一眼,哼道:「喂喂,注意形象。都二十好幾的人了,還像個小屁孩。」

梅天傑一聽,身子骨一嗦,那是趕緊停手不敢再去搖那梅樹了。不過,齊天大大倒是囂張了起來,不但搖了搖梅樹,而且,伸腿一腳踢去,嚓一聲,一株小梅樹居然斷了。這廝盯著梅亦秋,意思是咱踢了又咋的。

而且,隨手撈起一朵梅花嚼了嚼吞了下去,笑道:「這梅花採得也不咋的,好像還有股子酸味兒。」

這傢伙顯然是在指桑罵槐,梅亦秋可就是姓『梅』的。哪能忍得住這廝的輕狂,嘴裡哼道:「混蛋一個!你再採給我看看?」

「采了又咋的了,梅花又不是凶婆娘?」齊天哼聲著又往一朵梅花捋去,想再次表演辣手摧花。感覺眼前腿影一晃,地一聲,兩人都退了三大步。

「再來,臭婆娘1齊天嚷了起來,一個舒展,飛起二米高踢向了梅亦秋。

「掌嘴1梅亦秋可是大惱火了,這廝居然敢如此粗魯的說自己。。

兩人你來我往幹了幾拳,突然一聲大吼聲道:「不知道這裡是金家園子嗎?滾出去1

「正主兒出來了。」葉凡嘀咕了一聲,跟費八度交換了個眼神,而齊天跟梅亦秋自然停下了拳腳。剛才葉凡不制止,當然就是為了引出金家人來。

葉凡朝齊天使了個眼神,這傢伙那眼眉一豎,用剛學來的幾句韓語粗話罵道:「娘的,敢管老子閑事?」

「打殘了牙齒敲下再扔出去1那道冷冷聲音用韓語哼著傳來,隨著聲音,從林子里撲出一個高大身子往齊天身上招呼了過去。

「來得好雜碎1齊天用華語罵了一句,一腳高翹往天狠狠反踢而去。啦一聲,來的身影被踢得狠狠地往梅樹上摔了過去,頓時壓斷了一株小碗粗的梅花樹。

「也1齊天朝天豎了個b手勢,用極端鄙視眼光盯著那傢伙。因為,其它韓語齊天講不來,只好用啞語了。

「哼1又是那聲音,從樹林里撲出三個影子,一個扶地下的摔倒者,二個撲向齊天。

不過,照樣子被齊天幾腿就解決了。因為齊天現在已經突破到四段第二個層次。這次看梅林的最多二段左右身手,哪是齊天對手。這傢伙還真是爽了一把,打得痛快。

「閣下是來的是不是?」一個瘦小的身子從梅林里走了出來。此人是個中年人,看上去矮矮小小的。

梅亦秋一步上前,用韓語說道:「我們是從華夏來的,要見金子桓。」

「要見金少不難,先過了我這一關再說。」瘦人怒了,飛起一腿就往齊天身上招呼了過去。

「一個屁關,有啥好過的1齊天在水州被人稱為『鐵腿子』,那腿功的確不錯。

,叭叭叭……

一個掃趟腿,瘦人彈起身閃過。哪知齊天變腿快,腿往上一抬,正中瘦人腰部。瘦人一個踉蹌,往前一撲,差點摔倒在地。待得他轉身時,已經是一臉的駭然了。

「夠資格沒有?」梅亦秋哼道。

「我先問問。」瘦子中年人哼道,打起電話來,不久,冷哼道:「金少有請1

金家的房子很普通,只是造型有個性罷了,看上去像匹狼。本來以為是古老家族,房子應該是老古董樣式的。誰知,沒發現老古董房子,看見的卻是一座現代化的大樓。而且,是10層樓的,估計住裡面的人不少。

大樓外邊的草坪上停著十幾輛豪華小車,看來,金家的人的確注重享受,也很擺闊。

走近樓中大門,發現站了兩排全身身著黑色西服的大漢。即便是在大冬天裡,那胸肌還是通過西裝鼓鼓的鼓了出來,如果每位同志再發一柄斧頭,倒真像極了香港黑幫中的斧頭幫。

「老大,看來金子桓有大哥情結啊1齊天乾笑了一聲,反正韓國人華語聽不懂,調侃幾聲沒事。

「人家金家就是韓國的幫頭,稱為金家幫也不為過嘛1費一度微笑著說道。

不過,當走在最前頭的齊天想進門時卻被一個虎背熊腰的壯漢攔住了。

「什麼意思?」齊天眉毛一豎,哼道,梅亦秋上前翻釋了一番。

「這是我們大韓金家的老規矩,進狼王樓必須先搜身。我叫金德明,添為金家保衛部部長。」這時,走出一個一臉冷峻、不凡的中年人。居然,講的是普通話,再一細看,應該是個華人,或者華裔後代。

「大韓,韓個屁!你,好像還是華夏人吧?怎麼冒出金姓來?」齊天冷冰冰哼道,看這小子在同胞面前居然如此的顯擺,心裡十分的不爽。

「他哪能稱之為人,狗一條罷了。而且,還是條看門狗1梅亦秋居然一臉嚴峻,哼道。幫襯起齊天來,倒是令得齊天這廝覺得今天是不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梅大小姐居然肯幫著自己,這廝投過去一絲感激,哪知梅亦秋對他的感激是直接無視。

「閣下幾位是從華夏過來的吧,呈口舌之尖有用嗎?華夏是禮儀之邦,怎麼盡出些不知禮數的阿貓阿狗之流。」金德明臉更是陰沉,哼開了。不過,下一刻,感覺嘴巴突然猛地一熱。

旁邊一個保鏢一臉訝然,突然說道:「金部長,你的嘴唇流血了。」

金德明一摸,果然有血。直到這個時候,才感覺到了嘴唇痛得扎心。巡了周遭一眼,沒發現什麼異常狀況。這廝,那眼,頓時就紅了,吼道:「哪個孫子乾的1

話剛落地,嘴唇又是一道痛苦。這次更嚴重了,居然,連門牙都給掉了一顆到嘴裡。

這個,自然是葉凡乾的好事。這廝在兜里塞了幾顆黃豆,在內勁用力下,再加上飛刀手法,那還真是神不知鬼不覺的就讓金德明同志成了豬嘴。

「上,打殘了這幫……」金德明心裡明白,肯定是葉凡這一伙人其中某位高手乾的。

這傢伙再次巡了一眼,居然把目標對準了張道林大師。因為,就張大師這風範的確有些高人風範。至於葉凡,雖說人顯得較老成,但太嫩了一些。

「慢著1突然,一道聲音傳來。

「金少!這幫孫子暗算我1金德明頓時身子低了不少,一臉憤怒著,說道。

那聲音講的也是華語,隨著聲音走來一位長相英竣帥氣的老成年青人,估計接近30歲。葉凡一看,就知道是金家大少金字桓了。

「是你1當金子桓看到張道林大師,表情微微一愕,旋即,臉色變得嚴厲,哼道,「前次饒過你了,這次還敢來。真把我們大韓國東塔金家當什麼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