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家主顯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家主顯身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妹子跟我女兒之間只是一種正常的武技切磋,失手傷了她這個正常。。

何況,還是你妹子金夢娜先挑戰的,堂堂金家,怎麼有膽挑戰而不敢認輸。

你是高手,偷偷下陰手傷了我女兒,使得她幾年下來只能在輪椅上度過。

你,堂堂的東塔金家少主,武品何在?人品何在?虧得你披了一身好皮子,原來是如此的小人一個。本人,對你很失望。」張道林雖說憤怒,但也沒有養成破口大罵的脾性。

「何謂偷襲?笑話。我向你女兒挑戰,張琴小姐可是自己答應了的。用你華夏的術語就是,正大光明進行的武技切磋。技不如人她自己傷了腿與我何干?前次你無端找上門來,本人憐你愛女之心饒過了你。真以為東塔金家是泥捏的是不是?這次來,本人決定不再放過你了。包括,跟你一起來的。」,金子桓相當的猖狂,斜掃了葉凡一夥一眼,發現都是些年青人。

就是那個最多跟自己年齡相仿,難道段位還能高過自己?金子桓對自己的絕佳天賦有信心,絕不相信在自己這今年齡還有如此多的六段高手。再說,現在在金家的地盤上,自有老爺子在後邊撐著。所以,更是有恃無恐,言語中極盡輕狂之態。

「呵呵,當時那種狀況。你金大少以威逼形勢向張琴小姐挑戰,她一個女子,在你們幾個圍逼下不迎戰能行嗎?估計,就是她不應戰你們會放過她嗎?笑話。」葉凡講到這裡,淡淡的斜瞄了金子桓一眼,哼道,「一個高手,得有點高手風範才對。枉你生了一幅好身材,可惜1,說著這話,葉凡眼裡極盡失望樣子還搖了搖頭。

「武德,笑話。剛才閣下出手偷傷我的手下可是有武德?」金子桓反駁道。

葉凡心裡一愕,覺得以金子桓的身手,不應該看到自己出手的。旋即明白了,在這廳里某處,還有真正的高人在坐鎮。肯定是此人傳音給金子桓的。看來」東塔金家,果然藏龍虎。。

「閑話少說,既然你金子桓說走向張琴小姐挑戰。那好,本人燕京來的費一度。今天,就在這個時刻,在你們金家的地盤上,向你金子桓大少挑戰。咱們也切磋上幾十招怎麼樣?」,費一度見葉凡向他使了個眼神,旋即上前一步」一臉淡定,哼道。

「費一度1,金子桓淡淡的掃了費一度一眼,眼一張」哼道,「行!不過,到時被打傷了可別像他那樣?」,金子桓指著張大師哼道,「可別賴賬1,「賴賬,我費一度不知這個詞什麼意思。不過,倒是閣下會不會我是有些懷疑,因為,你有前科了。」,費一度那嘴」絕對是不饒人的。

「那就簽下約定1齊天在旁哼道。

「簽1想不到金子桓和費一度同時出口了,兩人都是一臉淡定瞧著對方,身上氣勢大作。看來,真的將遇良才,昂上了。

不久」一個管家模樣的人搞出了份簽定。二份韓文二份華文,梅亦秋過目過點了點頭,金子桓和費一度分別簽了字。

金家演練場相當的大,而且,非常的氣派。不但有華夏古代的一應練功材料,比如石鎖」石碾子,梅hu樁,而且」還有現代的各種能提高身體機能的器械。

在一塊軟質的土地上,金子桓和費一度各站一邊」兩人,都冷冷的盯著對方。

足足三分鐘過去。

「嚓1,雙方一口大吼,幾個踮腳,騰起足有二米多高。一條腿劃破空氣,激起凌厲的腿勢往對方身上招呼了過去。

雙方在空中互換了一腿,叭嚓一聲,各自被對方震得退了幾大步才穩住了身子。雙方都有些訝然,這個時候,知道對方都是有份量的人,所以,盯著對方的眼神漸漸的凝重了起來。

「閣下在華夏不是無名之輩吧,本人怎麼沒聽說過費一度這名字?」金子桓哼道。。

「呵呵,本人來自香山腳下的費家莊。」費一度淡淡笑了聲。

「費家莊…………」,金子桓在嘴裡喃喃了一句,搜索了一會兒,沒結果。不再管了,又是一聲吼,這次一個爆猛的直勾拳直擊向了費一度。

「來得好1,費一度喊了一聲,騰在空中,往下鎚子般地一砸腿往金子桓頭上踢了過去。

哪知金子桓身手超常的敏捷,突然來了個360度大轉彎,居然溜到了費一度背面。撩起一腿照準費一度腰部踹了過去。

費一度眼看來不及躲閃,身子一側,被踹到了后腰側部,身子慣性作用下往前一撲。不過,正在金子桓略顯得意準備往前補上一腳,準備讓費一度來個狗啃泥時。

費一度突然在側身之機來了個360度的大迴轉,整個身子突然往地下斜去。在貼地的一瞬間爆燃發力,一個回馬槍。

在腿的慣性下,雙手以閃電般的速度到了金子桓面前。那沙鍋大拳頭,是狠狠地砸在了金子桓的大腿根上。

金子桓感覺大腿一陣扎痛,狂叫一聲,抬起腿想踢向費一度臉龐。不過,費一度哪能讓他得逞。雙手一絞,金子桓沒站穩,眨眼間摔倒在地。

費一度在金子桓身上的一個猛跳站起身來,一腳就砸在了金子桓肚皮上,狠狠的一踩一旋,再次用腳后根一兜。金子桓頓時痛得嘴都張大了。

……

費一度得理不饒人,雙腳像練跳球一般又是幾腿下去。

「停1突然,不遠處一株大樹下傳來一道中氣十足的大吼聲。費一度在聲音傳來之際還抬腿狠踢了一腳,這一腳可是踢在了金子桓的下頜處,頓時金子桓的下頜脫了下來。嘴張得老大血都冒了出來。

一個人影怒了,撲向了費一度。

「老傢伙,你的對手是我1,葉凡一個側身到了費一度跟前,輕輕一帶,費一度被扯到了十幾米開外。這邊腳也不慢,一腿抬起猛踢向了虛影。

說……,葉凡感覺好像是硬到鐵板了似的,那內勁充溢的腳底板感覺一陣子扎痛,收腳時站在了原地。

發現腳下微微腫了。心裡有些駭然,抬眼掃去,發現一個身著古老朝鮮人服飾的胖臉老頭,正一臉怒容瞪著自己。那老頭一個俯身,在金子桓下巴處一拍,輕微的嚓聲后,金子桓的下巴終於合起來了。

「爸1,金子桓忍著痛叫道。

「退下,我來1,老頭也講的是華語。

「爸1,金子桓還想爭,不過老頭一擺手哼道,「你不是他對手。」

「閣下年少有為,不可能無名,報上名來。」老頭相當的大條,瞅了葉凡一眼,「哼道。

「剛才我那黃豆可是你瞅見的,難道還不知本人叫葉凡嗎?」,葉凡哼道,一語就道破天機。

「閣下一個高人,何必跟一個看門的過不去。武德何在?」老頭厲聲哼道。

「閣下也是高人,怎麼能暗算一個弱女子。你的人品何在?」,葉凡也是不客氣地反哼了過去。

「犯我金家的人,沒要她小命已經算是優待了。」老頭十分的囂張。

「金家,金銳天是你什麼人?」葉凡突然爆出這個人名來,也是想試探一下東塔金家是否金銳天的後人。

二來,如果真是,那就可以借費太老爺的威名來鎮住他們。不是的話就更好解決了,直接出手強服他們。

「你知道我父親?」,老頭那眼皮子突然跳了幾下,失口說道。那是因為葉凡剛才的問話里突然加了化音迷術,老頭不知中突然也著道了。

媽的,果然是金銳天那老傢伙的後人,還真是惹上麻煩了,葉凡心裡尋思了一下,說道:「想必飛鷹費長天這個人你應該聽說過吧?」,「你是費家子弟?不過,你姓葉。」老頭哼道。其實,心裡相當的震井的。

「呵呵,剛才跟金子桓對腿的費一度就是費長天老太爺的親親別,子。」,葉凡指著費一度說道。

「想不到真是費家後人。」,老頭喃喃了一句,突然,那臉變得嚴肅了起來,哼道,「我正想找費家子弟切磋一番,你不是費家子弟,讓開,讓費一度來跟老夫過上幾招。」

「老頭,你也太不知羞了吧。要切磋也是金子桓跟費哥繼續是不是?」梅天傑在一旁哼道。

「我可以代表費家跟你切磋幾招。」,葉凡淡淡說道。

「你…………憑什麼?」老頭搖了搖頭,一臉的鄙視。

「他可以1費一度慎重的點了點頭,指著葉凡脖頸下的項鏈說道,「他是費家年青一輩人中,飛鷹,。」,「飛鷹1,老頭果然有些動容了,盯著葉凡脖頸上的項鏈看了許久才點了點頭,「費長天把這個送給了你,看來,你有資格挑戰了。那就來吧,本人金星賢,現為東塔金家家主。

「請!金家主1,葉凡雙手一抱著,正經了起來。

「大哥,約還沒簽?」,這時,齊天在一旁喊道。

「用得著嗎?我相信金家主不是那種人1,葉凡動了動嘴,說道。掃了金星賢一眼,說道,「如果在下僥倖勝了,希望你們金家要治好張琴的腿疾。」,「勝,你沒有機會。」金星賢斜了葉凡一眼,轉爾又說道,「不過,你敗了,張琴的腿我們照樣給你法子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