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六十章很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很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很慘

2更到!老『ngrbng』同志飄紅了,恭喜老大成為官術的第五位盟主。。希望你能再接再勵,坐上頭把交椅,把騷豬給壓住一頭就行了,哈哈哈……加上早上的一更,狗子連更『六更』表示感謝。

來頭還不小,葉凡心裡哼了一聲,雙手抱拳說道:「華夏葉凡,今天這場死簽約定那就請朴社長當個見證人了。」

自然有人把葉凡的話翻譯過去,雙方又簽了一個見證約定。

朴太旭一臉嚴肅,說道:「既然稱之為死簽,那就是說。韓國金星賢家主跟華夏國葉凡先生兩人比武切磋,除了不能用現代槍械。古代以前的兵器之類都可以用。攻擊手段不限,但是,只能雙方單兵相抗。如果一方受到傷害甚至死亡,其親戚朋友家人都不得再糾纏不休。我朴太旭受雙方所邀,特地跟月新社社長崔正浩,慶大社社長安無休三人作為今天雙方『死簽』的見證人……」

朴太旭講完,三人各自坐在了一張木椅子上。

「金家主,請1葉凡雙手一抱拳,說道。

「我是地主,你先來1金星賢輕輕動了動手中飛魚刺說道。葉凡施出鷹眼觀察著那個飛魚刺,心裡有些納悶。這飛魚刺根本就是明不符實。既然稱之為『刺』,怎麼一根刺都不見到,就見到一個光溜溜的不知什麼材料做的圓球和一條連著它的鏈子。難道此球會冒刺,像有點像是自己的流星玲……

雙方就那樣站著,盯著對方。而一旁觀戰的人全都是屏息凝視著,大家都知道,在這平靜之中,蘊量著可怕的生死之戰。

10分鐘過去了,20分鐘過去了,半個小時過去了……

雙方還是沒有任何動作,這個時候,比的就是個耐心和定力。是毅力和心志的比拚,誰的心神稍微有些閃失,那就失了先機。

當太陽越來越強一些時,突然,一個光點從金星賢的『飛魚刺』上閃過。飛魚刺終於動了起來,一擊開山之錘旋轉著砸向了葉凡頭上。..金星賢果然下手很狠,一球就想把葉凡給解決了。

葉凡沒動,直到『飛魚刺』離自己僅有一米距離時才伸手擱去。就在拳頭跟球體物即將碰上時,詭異的事發生了。

那光溜溜的球體上突然冒出了像仙人掌般的細刺來。而且,相當的長,估計有七八厘米。而且,根根令人寒目。如果被紮上,那估計立馬就是幾十個血洞。

葉凡當然也是虛晃一槍了,一個大迴環轉到了飛魚刺後邊,伸手往鏈子上抓去。

「哼1金星賢一聲冷哼,哪能讓葉凡抓住飛魚刺,那鏈子一轉,活如靈蛇,纏向了葉凡。

葉凡摸出一把短匕削向了飛魚刺,鐺地一聲,短匕被飛魚刺糾住金星賢一發力,短匕頓時彈甩飛而去。飛魚刺好像會繞彎子,居然變著法子往葉凡頭上招呼了過來。

葉凡一個側身滑去,堪堪躲過飛魚刺。

「魚影隨行1金星賢一擊不奏效,生氣了,一聲大吼。飛魚刺調整旋轉了起來。

頓時,以金星賢為圓心。飛魚刺晃蕩著在葉凡周遭如波浪般的起伏著,飛旋著。好像一下子幻化出了十幾條飛魚刺,令你分不清哪個是真哪個是假。身體周遭都有飛魚刺扎來。

齊天和費一度都皺緊了眉頭,因為,他們看不清哪條鏈子是真的。幸好,葉凡有鷹眼。險中又險的在幻星般的飛魚刺中躲避著,雙方過了幾十招。

飛魚刺還真是難纏,真像你的影子一般老是跟著你。一個不慎被它砸中,估計就玩完了。

漸漸的,雙方體力耗費都很大。葉凡的身上衣服全濕透了,而金星賢顯得輕鬆一些。因為,主動權操控在他手中。

三個見證人還是一臉嚴肅,既沒說話,也沒吭聲,只是偶爾會輕微咕嚕聲喝茶。

齊天和費一度等人那臉凝重得能滴墨汁了,一個個都提著心暗中為葉凡捏著一把汗。。而金家人表情輕鬆一些,因為,場面被金星賢控制著,葉凡一直處於挨打的境地。

半個小時過後,葉凡汗下如雨,金星賢的飛魚刺也慢了下來。

就在這時候,葉凡躲避不及,手臂被飛魚刺擦了一下,頓時,手臂上一遍焉紅,煞是嚇人。

「好1金家人用韓國喊道。

「大哥1齊天和費一度都慌得叫了起來。

「哼1葉凡一聲冷哼,身子突然騰空,利用陽光的反射。手中飛刀一下子扎出了五把。這邊,一枚落寶錢旋轉著如幽靈一般環繞著飛了出去。

噹噹當……

金星賢果然厲害,詭異的事發生了。那飛魚刺上好像有吸力一般。五把飛刀全被金星賢磕掉。不過,最後一枚落寶錢才是葉凡的殺手。

哧嚓一聲輕響。

金星賢感覺頭皮一陣發麻發涼,金家人忍不住驚呼道:「停1

葉凡早到了金星賢身邊,一腳十成的內勁使出,踹得金星賢頓時在地下滾了七八個滾兒,像個皮球樣嚓嚓不停。葉凡當仁不讓,如影隨行,……

一連幾腳踢得金星賢頓時成了血人,因為,金星賢頭皮被落寶錢旋轉著揭開了。

不過,葉凡下手有份量。沒傷及骨頭,只是揭了薄薄的一層皮,當然,腦袋中央那塊頭髮全飛了,血還是很嚇人的。

「泱泱華夏,豈是你小韓所能抵擋的1葉凡一聲大吼,抬起腳來又要踢下去。

這邊,金子桓早慌得撲向了葉凡,地一聲,這小子很硬氣。居然跪在了葉凡跟前,大喊道:「子桓用命換我父一命1

「小子,你要違約嗎?朴社長,你怎麼說?」葉凡冷冷哼道。

「朴社長,我們金家可以出任何東西換我父親一命1金子桓叫道。

「葉先生,你看呢?」朴社長貌似公平,問道。實則,三人都站了起來,站在了葉凡跟著。那架勢,先是保護著金家人,如果葉凡真要下手,他們也會不客氣了。

不過,費一度和齊天以及梅亦秋梅天傑李強都圍攏過來。金家上百人也合圍攏了過來。看來,不接受條件就要圍毆了。

「如果你們想毀了金家,就給老子上來。」葉凡突然霸氣十足,指著金家人和朴社長等嘴裡哼道。手往百米處的那個巨大的花壇一揮,唰啦啦一陣子亂響。

嚓嚓嚓聲過後,金家人頓時抽了一口涼氣。因為,葉凡同時彈出了十幾把飛刀,把百米遠處的花壇全剃了光頭。殘花敗葉撒滿了周遭幾十米的空間。看上去是天女,實則,那其中蘊含著的卻是血腥一遍。

要是扎人身上,估計頓時就倒下一大片的。葉凡剛才講的話絕不是玩虛的。

「葉先生,難道就沒有可商量的餘地。」朴社長瞳孔猛地睜大,三個見證人沒來由的往後退了一大步。

「你們要那法子,我們給你!外加一千萬美金1金子桓大叫道。

「一千萬,很多嗎?閣下欺負我們沒見過錢是不是?」葉凡冷聲哼道。

「哪你要多少,給個數?」金子桓問道,這時,金夢娜瘋了般自己弄著輪椅沖了過來,整個人往前一撲撲在了其父親金星賢身上,哭喊道:「都是我惹出來的,華夏人,你打死我吧,打死我吧1

「向張大師陪罪!交出解病方法1葉凡哼道。

「對不起張大師,我錯了,我金子桓錯了1金子桓還真是拿得下,有梟雄本色,居然,立即到了張道林身前。嚓地一聲半膝跪地,請求原諒。

「你錯了,你知道,你乾的勾當讓我女兒整整在輪椅上坐了好多年。她的痛苦你知道嗎?雖說你的妹子也受了傷,但是,那是正大光明比賽誤傷的。而我的女兒,卻是被你用卑鄙手段暗算的。你個混蛋,無恥的傢伙1張道林破罵開了。

這老頭,最近也是被女兒的事折磨得快崩潰了。一連串罵聲傳來,足足罵了幾分鐘,終於收住了嘴,擺了擺手:「算啦,過去了。交出法子吧?你們的錢,我張道林不稀罕1

大師果真是大師,就是有大家風範。

解病方法送上了,金家另外送上了一張一千萬美金的支票,不過,葉凡跟張道林都沒伸手。齊天雖說眼饞,不過,葉凡沒吭聲,只好在暗中咕嚕道:「有錢不拿白不拿,反正是的。可惜啊,那可是一千萬美金。」

「這叫大家風範1費一度淺淺笑道。

「大家風範能當飯吃嗎?真是熊啊1齊天小聲反嘴道。

「無知1費一度被這小子氣得差點無語了。

「告辭1葉凡雙手一抱拳,沖已經包紮好的金星賢,以及朴社長等人說道。

「年輕人,能不貪,不錯。」突然,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傳來。

「老爺子,你終於回來了1金家人全露出了燦爛的陽光。

媽的,不會是金銳天那老傢伙回來了吧,麻煩了……葉凡心裡一涼,頭皮有些發麻了。

聽費家老太爺說是金銳天跟他的能量差不多,而且,此人聽說年齡不算大,現在估計就七十幾歲,段位,應該到九段了,哪是自己所能抗衡的。

不久,走出一個一臉淡然,面相和氣,鼻子微微發點紅色的老頭子。長相跟金星賢有幾分相似,不過,比金星賢的神情淡然得多。

「您是金前輩,我爺爺費長天說是如果僥倖碰上你,叫我代他向前輩問個好。」費一度也很鬼,知道肯定就是那位功力深不可測的老傢伙了。

那還不趕緊下嘴,嘴甜一點等下這老傢伙要刁難總會手下留情一些。再說,從另一個角度說,費一度不經意間就搬出了費家老太爺費長天來,也是一種牽扯作用的。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