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更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更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更慘

3更到!求一下和訂閱,呵呵。..

「是天鷹的孫子啊,想不到,年少有為啊1金銳天略顯意外,瞟了頭上綁著紗帶的兒子一眼,眉頭一皺,哼道,「怎麼回事?」

「爺,這個……」金子桓身子居然有些微微顫慄,看來,金銳天帶給其家族的無形壓力是相當大的。

「這個那個什麼,我十年沒回來,你們到底幹了什麼?不然,華夏費家會千里迢迢打上門來。東塔金家的臉都給你們丟盡了1金銳天這老傢伙也著實狡猾,不著痕的先是訓誡了金家人。

矛頭一轉,居然又把費家扯了出來。想必你葉凡跟費一度想置身事外溜走那是不可能了。

「爺,這事都是因我而起,你責罰我嗎?」金星賢不敢出口了,金子桓臉黑黑的趕緊給妹子金夢娜使眼神。要知道金夢娜在家裡深得老爺子寵的。即便是做錯什麼了,相信老爺子也不會重重責罰的。

「什麼事?」金銳天斜了金子桓一眼,問金夢娜道。

因為葉凡等人在場,金夢娜倒也一五一十,不敢隱瞞的把事實都講了出來。不過,金夢娜強調了對張道林的女兒張琴下陰手暗算她是自己哭著喊著逼著哥哥金子桓去乾的。

「哼,伸手過來。」金銳天果然捨不得責罰孫女,不過,那臉色也不怎麼好看,以前的淡然細語變成了現在的沖她哼道。

金夢娜趕緊伸出了手,金銳天檢查了一陣子后臉色更是凝重。試著輸氣試了試,問了問金夢娜反應,結果估計是沒效果。

「你女兒呢?」金銳天突然哼道。

「前輩是想給她治病嗎?」葉凡問道。

「金家下了手,我履行承諾。。」金銳天話語有些冷梆梆了,葉凡和費一度感覺都有些不妙。估計是這老傢伙見金夢娜的腰部治不好了成了半癱瘓,現在把氣要往自己等人身上撒了。

張道林急匆匆把女兒從酒店接了過來,還真是快捷。在金銳天這種九段高手出手下,幾彈幾點之下,開了付葯后。張琴居然能站起來了。

「休息上半年,就能行動自如了。」金銳天擺了擺手。

「大師,你先把張琴送回酒店休息。」葉凡沖張道林說道。

「那我先去了,張琴也的確需要休息。」張道林答了聲,見金銳天並沒阻攔,趕緊把人給送走了。

他知道,葉凡的意思是叫自己趕緊脫身。目前這種情況下,估計想一走了之不容易了。

金銳天,肯定得掙回面子的。要知道,韓國人特別愛面子的。聽說女士出門都要花半個小時化妝打扮,如果沒搞好會戴上口罩等把相貌遮了。

而公司有時選人也會看面相。在這種如此重視外在形象,面子的國度里,金銳天輕易放過葉凡一伙人,那絕對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果然!

張道林前腳剛走,金銳天淡淡哼道:「你叫葉凡?」

「是的金前輩。」葉凡雙手抱了抱拳。

「這樣吧,既然來了東塔金家。我的子孫不爭氣,被打就也被打了。不過,看你的身手,應該剛突破八段吧?」金銳天淡淡說道。

「嗯,晚輩剛突破的。剛才也是僥倖,不然,還不知怎樣個結果呢。」葉凡謙虛的說著。

聽葉凡那般一說,金子桓終於露出了驚駭神情。就是齊天那嘴差點僵硬了。

不過,這種場合不敢問。而費一度,眼皮子卻是跳了幾下。。梅亦秋則是板著個臉看不出神情。梅天傑那是張大了嘴,一臉的得瑟。那樣子就是告訴別人,老子的師傅是八段高手。

「相必令師也是位高人,能培養出二十來歲的八段位高手。你的天賦,可以蔑視全球了。」金銳天淡淡一笑。

「跟前輩比,這算不得什麼?」葉凡說道,小棒了這老傢伙一聲。

「唉……老夫好久沒遇到過能動手的高手了。這樣吧,小夥子,不介意我們切磋一下,以20招為限就是了。」金銳天終於露出了狐狸尾巴。

他是在逼葉凡,其實的意思就是你能接過20招,你可以走人了。

費一度一聽,那臉差點黑了。心裡直罵著這無恥的老傢伙,嘴裡趕緊說道:「金前輩,您是韓國國術界泰斗。葉凡畢竟才二十來歲,又是剛突破的八段,哪能跟您老人家比斗。」

「我說過比斗嗎?他還不夠格。只是手癢了切磋一下罷了,難道我金銳天這點面子都掙不到?」金銳天那臉一沉,哼道。這貨根本就是在逼宮,不比肯定是不行了。

「就20招?」葉凡慎重點了點頭。

休息了一個小時。

「你出招吧1金銳天往場中一站,氣勢溢出,如泰山一般給人一種無形的厚重威壓。九段位高手,的確可怕。

「哼1葉凡一聲冷哼,雙手一陣亂舞,飛刀一下子甩出了十幾把,全包圍著往金銳天身上扎了過去。

「哼!就這點小能耐?」金銳天淡淡一笑,也不知怎麼搞的。他大手往空中一揮,頓時,一股氣旋轉在空中形成一旋渦流。

葉凡的飛刀詭異的全被這股子強悍的氣旋給旋轉得好像空中敗葉一般在飄飄洒洒,不久,噹噹當全落地了。自然,一把都沒碰到金銳天身上了。

葉凡心裡一沉,暗道不妙。果然是超九段位高手,自己那所向無敵的飛刀在他面前變成了小孩子的玩具。

如果是偷襲也許還有點用,正面對敵根本就是在耍寶。今天自己,估計下場絕不會比金星賢好到什麼地方的。看來,實力差太多什麼武器抓手中都是白搭。

「這個算一招吧1金銳天淡淡掃了葉凡一眼,說道。

「好!」葉凡只好硬著頭皮上了,揮起拳腳踢向了金銳天。頓時卷帶著凌厲的風勢踢了過去。

「呵呵1金銳天隨手一扯,葉凡那一腳下去三四千斤的腳力居然被化於無形。而且,因為慣性太大,一個踉蹌差點被扯得摔倒在地。

「再來,才二招1金銳天淡淡笑道,始終淡然。

媽的,這老傢伙在玩老子。葉凡心裡頓時冒出一股子悲愴味來,這個,段位差太高,實力相距太大,現在自己這八段位高手居然成了人家手中的玩物。

「咂1葉凡怒了,全身氣勢炸然爆出,彈起足有三米高,在空中那飛刀又出,這邊,兩枚落寶錢旋轉著飛了出去。

「老辦法沒用了。」金銳天淡淡笑了一聲,又是故計重演,雙手一旋轉,一股強大氣旋閃現。飛刀又是紛紛落地,順手往葉凡的大腿上一拳砸去。

地一聲。

葉凡感覺好像被一把重達幾萬斤的鐵鎚子給砸了一下,整個身子倒退著像火箭一般砸將了出去。

啦啦……

小葉同志當即被砸得飛跌進了一個花壇里,頓時,雜草野花搞得一身都是。

「哼1金銳天突然冷哼一聲,一個縱身彈向了葉凡。那身姿,如飄葉一般。

不過,突然嚓一聲微響,金銳天趕緊一個大回身,不過,好像也晚了點。頭上那足有20來厘米長的長發居然被葉凡的落寶錢給旋轉著割斷了一撮。

落寶錢就有這點好處,可以旋轉著一個大迴環延時攻擊對手。金銳天並沒見過葉凡跟兒子金星賢的比斗,所以,只顧著打落飛刀,倒是落寶錢沒發現。

金銳天那臉色相當的難看,雖說沒傷著皮筋。但一撮頭髮被割這個對他這個在韓國武術界的泰斗級人物來說,也是個莫大的恥辱。

葉凡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拚了命縱身一起,手腕一動。又是幾把飛刀彈出,全包圍射向了金銳天。暗中一條長玲飛了出來。這個,當然就是喬圓圓的師門根據『血滴子』打制的流星玲。

那流星玲在空中如一朵蓮花般張開了,往金銳天的腦袋瓜上套了過去。雍正時的血滴子專套腦袋瓜,而且,一套一個準。再用手一拽,對方的腦袋瓜就搬家了。是活生生的硬扯下腦袋的,端的是毒辣無比。

說是遲那是快。

「哼1金銳天怒了,隨手抓起地下飛魚刺當鎚子砸了過去。

嚓一聲巨響,一道刺目的陽光反射如蓮花一般炸開了似的。流星鈴跟飛魚刺狠狠地砸在了一起,葉凡感覺虎口一陣子鑽心疼痛,頓時,血流如注,知道虎口開了。

而用特勤科能組的合金鋼搞的流星玲,居然變形扭曲成了麻花狀,根本就成一廢鐵了。鷹眼下發現那飛魚刺好像也變形了,看來,是兩敗俱傷。

正恍惚間,一道人影彈來。匆忙迎戰。來不及了,身子好像被鐵柱子猛撞了一下,整時頭腦嗡嗡炸響,整個人飛拋往幾十米開外跌去。

「大哥1齊天和費一度慘叫著趕緊飛撲向了葉凡。

金家的飛魚刺被毀,再加上金銳天的頭髮被削去一撮。這老傢伙終於怒了,根本就不顧及身份,以十成力勁往葉凡身上招呼了過去。金銳天這是存心要毀了葉凡。

對於華夏這樣的一位可怕的年輕高手,金銳天絕不會讓葉凡正常著走出去的。難道還為金家預埋下一個強悍的敵人等著他日功成再來報復。不得不說,金銳天也是心狠手辣之輩。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