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軍方專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軍方專機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軍方專機

五更到!

梅亦秋當然不會吐露特勤機密的,梅盼兒自然信了。..李嘯峰的能耐當然大,就是梅家老爺子也能做到這一點。

派架專機還是能辦到的,而且,又不是軍用專機,倒是小型號的民用專機。當然,梅盼兒也曉得,這其實就是軍用專機。只是披上了民用的外衣罷了。

軍總醫院,鐵占雄和狼破天以及張雄齊天等人在過道里全蹲在地下抽煙。旁邊倒是有幾條長椅子排在寬大的過道里,可是幾個傢伙就是坐不住,急得不行。

「小傢伙會醒過來嗎?」王老問道。

「這個……」鎮東海就說出了兩個字,說不下去了,看了王老一眼,「專家組正在研究,發現外傷倒不是特別的嚴重。只是人一直昏迷不醒,已經一天一夜了。如果按正常的推理,人昏迷太久不醒就有大麻煩了,恐怕會落下病根。」

「查清楚沒有,金銳天怎麼會突然放過他?」王老哼道。

「查不出來,據齊天詳細彙報。說是到時十分的詭異,葉凡正要撞到一堵花崗岩石上時那老傢伙突然改了主意,用飛魚刺救下了葉凡。」鎮東海說道。

「個中肯定有原因,還真是怪了1王老淡淡的點了點頭,看了鎮東海一眼,說道,「等下你支走全部醫生,我去檢查一下。看看是不是內勁之氣方面受了堵塞,氣之不暢也有可能導致人昏迷不醒。不過,費家怎麼到現在還沒動靜,難道費青山還沒回家?」

「沒回家,自從他在浦海市杜家一現后如閑雲野鶴,至今再沒顯露過身影。難道最近國術界頂階層次方面有變故?」鎮東海一臉的憂色。這個,特勤組不但要負責國家大的安全事件,而且,像武功門派方面都是特勤組在管理。人員太少,個個已經累得快散架了。。

「聽說日本最近幾個高手有意向,難道他們在秘密組織再到什麼地方顛峰一決。這些高手,好鬥是他們本性。

而且,在切磋中也能增加經驗和能力。他們一輩子也不缺什麼,對權力金錢不感興趣。一生都醉心於武學。隔上幾年都會在什麼地方決鬥一番,即便是因此致殘,甚至丟了老命,一個個也無悔。」王老淡淡說道。

「秋山林一夫不久將到華夏一行,難道就是來迎戰的。」鎮東海說道。

「我倒想起一件事來,幾十年過去了,唉……」王老突然嘆了口氣,在腦中搜索了一陣子,才說道,「幾十年前,日本橫斷家族的橫斷井田郎到咱們華夏來叫囂,太極門的如今大師陳無波的師傅沒忍住跟他決戰華山之顛,最後慘敗,鬱郁而死。

費家的費長天沒忍住,決定應戰。後來,在華山之顛鬥了一場,結果,費長天只是略顯勝一點點。

實際上算得上是兩敗俱傷。雙方約定幾十年後,就是2003年比試再次決戰華山。

難道費青山就是在準備這件事,如果橫斷井田郎的後代來華,估計就是陳無波也會出頭的。看來,新一輪的武林聚會又要拉開帷幕了。」

「也許秋山林一夫就是應橫斷家族的邀請來華的。」鎮東海點了點頭,「王老,真有此事的話咱們特勤是不是也該派出高手去走一遭。」

「高手,特勤還有什麼高手。那些人,全是八段位以上的高手。現在,除了昏迷的葉凡以外,去哪兒找八段。而且,去不如不去。那些人,最討厭國家插手了。」王老哼了一聲。

「也是,不過,那些人好像也不會對國家造成什麼損害。不過,我是擔心咱們華夏高手層遭到損傷。雖說他們沒有直接為國效力,但是,其潛在的威懾力還是在的。而且,我們特勤許多精英都是他們的後代子孫或弟子。。高層如果遭到重創,後面可也是跟不上的。」鎮東海有自己的顧慮。

「別急,實在不行我在出遊之前去會會他們。」王老擺了擺手,看了鎮東海一眼,笑道:「小鎮子,你可能打的就是這主意吧。」

「嘿嘿……」鎮東海居然像個孩子樣乾笑了一聲。

第三天,葉凡蘇醒了過來。鐵占雄他們也鬆了口氣,一個病房坐滿了幾個好兄弟。

「媽的,本來以為你們會狠敲金家一筆,我還後悔怎麼會遇上事去不了。想不到會遇上金銳天那老匹夫。大哥,看來,這高手,偶爾也會冒出來的。」狼破天罵了一句。

「老狼,這次幸好你沒去,不然,慘啊!錢沒撈到倒是惹得傷筋斷骨的,那就划不來了1鐵占雄開玩笑了起來。

「誰說的,我最喜歡湊熱鬧了。媽的,金家那雜毛別給我碰上,不然,哼1狼破天哼道。

「就你,老狼,別往臉上貼金了,你看看葉凡怎麼樣了。你自信能跟葉凡過幾招?」鐵占雄是不時時機的打擊著狼破天同志。

「唉……這個,呵呵……」狼破天摸了摸沒毛的下巴,乾笑了一聲不答了。

「麻痹的,落寶錢還有三枚沒收回來。飛刀又去了幾十把,金家這筆債,我會去討回來的。」葉凡突然哼聲道。

「對,給我們10年的時間,踏平東塔金家1齊天嚷叫道。

「10年,難!除非葉凡能突破九段。這個,有可能嗎?」鐵占雄搖了搖頭。

屋裡一時沉默開了。

良久,葉凡哼道:「沒事,10年不行20年絕對行!金銳天那老傢伙,希望他能活到那天1

「20年後那老傢伙90歲了,但願吧。不然,金家就等著倒霉吧。」鐵占雄倒是贊同的點了點頭。

「這事要不要跟圓圓講一聲。」齊天問道。

「不用了,免得她擔心。」葉凡擺了擺纏著綁帶的手,看了大家一眼,突然說道,「你們說怪不怪,昨天晚上,我感覺好像身上著了火似的。作了個怪夢,好像有個人一直在拿捏著我的身體。一股如火的氣流灌注了進來,開始少,後來越來越強。今天早上醒轉過來,感覺這身體舒服多了。」

「作夢吧老大,人家做的都是春夢,就你,專作這種莫名其妙的什麼破夢。」齊天扁了扁嘴,一臉鄙夷,哼道。

「難道有高手給你暗中療傷?」鐵占雄經驗老道,問道。

「有可能!不會是那位吧?」狼破天看了葉凡一眼,神秘一笑。

「哪位?」葉凡沒好氣哼道。

「坐地老虎費青山,六尊之一啊!可惜,我就沒那好命。有個這般派頭的大伯。」狼破天笑道。

「呵呵,破天,你去浦海市見一見那個鐘阿咕,包準有好事落你頭上。」葉凡神秘一笑,說道。

「鍾阿咕,那個裝聾作啞的老傢伙。他不打斷我腿就不錯了,還想好事,我呸1狼破天哼道,根本就不信。

「不信拉倒,言盡於此。」葉凡淡淡笑道。

「真有好事落我頭上?」狼破天一愕,看老大葉凡那神情,好像不像作假,「能不能先透個底子?」

「去問你師傅?」葉凡笑道。

「我師傅,你知道我師傅,不可能1狼破天搖了搖頭。

「北山樵子陰無刀,我曾經在一個村子見過他。他很會搞『叫花魚』,當時還教過我,味道不錯1葉凡這話一出,狼破天好像被人突然踩中了尾巴似的居然跳了起來,一臉訝然盯著葉凡,那嘴,的確張得比較大。

「呵呵,信了沒有?」葉凡笑道。

「服了,大哥,你真是神人,我狼破天一點家底全給你挖出來了。」狼破天終於垂下了頭,好像一個被人識破了秘密的小孩子一樣,居然有些失落。而鐵占雄自然是暗暗震驚,想不到老狼的師傅居然是北山樵子陰無刀,華夏六尊中的老二,厲害呀。

「老狼,隱得夠深的。六尊坐第二把交椅的牛人。」鐵占雄譏諷道。

「呵呵,這個,師傅不讓我提起他老人家名頭。而且,這老傢伙最喜歡玩了,到處溜達,就連我都好多年沒見過他了。聽說就是南極那冰旮旯地方他都去過。」狼破天乾笑了一聲。

看了葉凡一眼,忍不住問道,「大哥,這個,跟鍾阿咕有屁的關係呀?」

「老狼,有個晚上,我聽一個老人談起了你。說你是你師傅從狼群里救出來的。而有次那位老人剛好抱著你,你小子居然在人家身上撒了泡尿。你師傅當時笑道:小娃,你膽大包天,居然敢在那個啥的身上,以後就叫狼破天了。哈哈哈……知道這回事嗎?」葉凡倒出了費長天講過的喬段子。

狼破天摸了摸頭,不好意思,笑道:「的確在這麼一回事,後來聽師傅講過。那位前輩可是連我師傅都要稱之為太歲的人。想不到這騷包事大哥也曉得,怪了1

「呵呵……」葉凡只笑不答,弄得狼破天十分的鬱悶。

「你說李嘯峰委員調動了專機來借葉凡回燕京,這事就怪了。葉凡一個副廳級幹部,憑什麼能驚動李委員出馬?」費一桓問兒子費一度,說道。

「雖說看上去像民用專機,但是,我知道,那肯定是軍方秘密專機。」費一度十分肯定,說道。ro!~!..